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快穿之牧式上位攻略第23章 高冷学长在隔壁(22)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3章 高冷学长在隔壁(22)

快穿之牧式上位攻略帝九墓发布时间:2018-06-07 23:17:45

  因为被某只猪偷啃破了嘴,心情不好的沈牧之坐在电脑前玩了一个通宵,在赢了无数把之后心情才好了一些。
  看了看表,才五点三十,沈牧之飞快地跑进卫生间整理好自己的形象,他决定了,今天一定要离苏铭那个混蛋远一点。
  到了学校,沈牧之心情舒畅的叼着一个包子悠哉悠哉的坐在学校小树林旁边看书,准备在这里堵女主,这里是女主每一天的必经之路。
  “那个……宿主啊……其实男主也挺好的!”系统看了看苏铭不停上升的黑化度数据,默默的劝导着。
  “闭嘴!”沈牧之恶狠狠咬了一口包子,“以后再听到你提他老子就拆了你!”
  “那你以后可不要后悔哇!QAQ”系统说了这一句后,深度潜水去了,哼哼,宿主现在不听我的,以后有你好果子吃的!
  “切!”沈牧之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吊儿郎当的把书盖在脸上,靠在树上补眠去了。
  ……
  “牧哥!牧哥!醒醒啊!”不知过了多久,顾水月来到了沈牧之的面前,揭开了盖在他脸上的书,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沈牧之微微有些红肿的唇瓣,眼里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
  “嗯哼?”沈牧之十分不爽的用手挡了挡眼睛,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你怎么睡在这里啊?”顾水月好奇的问道。
  “我啊!”沈牧之揉了揉眼睛,把自己的头发捋了捋,这才对着顾水月露出一个阳光帅气的笑容,“我在这里等你啊!”
  “哔——女主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85”
  “牧哥……你……你不怕你家那位攻君欺负你吗?”顾水月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道。
  此话一出,沈牧之的脸顿时黑得跟锅底似的。攻君?特么的,老子看起来像受吗?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和他其实就是室友而已,他只不过是我的房东。”
  “可是我看得出来,你的那个房东可喜欢你了……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快穿之牧式上位攻略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医倾天下:嫡女无双 苏漾尘S
  玉梓婉,现代的世家贵女,她精通医术,中西医双修,闻名中外。
  一场意外,她不幸殒命,竟然魂穿至架空的古代,变成当朝丞相之女。
  母亲早亡,继母当家,她即便身为嫡女,日子也不好过。
  一道圣旨,她被赐婚给成王做侧妃,继母的女儿则赐婚于瑞王做正妃。
  姐妹两个同天出嫁,最后她却阴错阳差的成为了瑞王妃。
  瑞王,当朝二皇子,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年纪轻轻就有战神的美誉。
  可边境一战,瑞王身中剧毒,双腿尽费,寻遍名医也无法根治,终身只能躺在床上。
  面对这样的丈夫,玉梓婉本对他就无男女之情,是救还是不救?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
奴婢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 啾啾鹿鸣
  文案一:
  “夜已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床幔里,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地传来。寝房里没有点灯,朦胧中,只听一声轻笑在耳边低低袭来,呵气如兰:“您不是总说奴婢不知天高地厚么?那奴婢今夜索性斗胆,飞上这卫府的枝头。”
  烛火爆了一声,光影绰绰,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慢慢攀上锦被。男人清冷的嗓音一如既往:“恐怕没那么容易。”
  “试试?”红艳的唇近在耳畔,若即若离。
  “不试试…怎么知道?”
  男人低低笑了开,覆身一压。
  “…随时奉陪。”
  文案二:
  大晟年间,歌舞升平。看似太平盛世,实则暗潮汹涌,酝酿已久的战事,随着传说中破运祸星的降生,一触即发。
  “此女是破运星的命格,大凶之兆,断然留不得啊!”
  “破运星么?”白衣如雪的男人凤目冰冷。
  “世人皆道这传说中的祸星会逆天改命,可我偏不信命。若我当真能够成就大业,她又岂能破了我的帝王命格!”
  乱世的序幕徐徐拉开,淋漓的鲜血背后,露出的究竟是灼灼桃花,还是累累白骨?
  -
  原名《遗世长歌》
  乱世求生貌美祸星小女奴×温润如玉衣冠禽兽卫公子
  关于本文:
  构思良久,尝试颇多,结果如何,尚待定论。
网恋男友很嚣张 故沉
  某情侣奶茶店。
  江锦看着对面的人,此时他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吐槽自己这被狗日了的心情,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网恋对象应该是个一米六二会撒娇会卖萌的软妹。
  可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自称是他网恋对象,目测一八二的猛男是怎么回事?!
  ——————————
  “我喜欢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
  男主身心干净1v1
  甜文甜文甜文康康我
  书评区禁止打广告和推书,工作室和网编走开谢谢,我骂你🐴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的心尖宠 蔌生
  江慵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书中,还是一个喜欢作死的炮灰,结局被万人迷大佬算计惨死街头。
  虽说的确活该,但这也太残忍了啊啊啊啊。
  江慵下定决心要远离万人迷,不参与和他有关的所有事物,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只不过…
  万人迷你干嘛老是盯着我的屁股看!
  谢衍书:能给我摸摸你的屁股嘛
  江慵:草…请你从哪来的滚哪去,我不认识你
  ——
  江慵是江慵,你是你,我想要的也是你。
  他笑得温柔,眼里全是他,眼里只有他。
  ——
  江慵X谢衍书
  全文小甜饼但也会有点小虐
  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1v1双洁
快穿之黑化男主求放过 穿靴子的猫
  郁白表示死并不可怕,被花盆砸死才是可怕,被花盆砸死的郁白被人工智能系统威胁强迫进行快穿,完成任务什么的包在小爷身上,可谁能告诉他这个黑化男主是怎么回事啊?
  “真想把你囚禁在一个只有我能找到的地方,不让 别人看见你,不让别人听见你的声音,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男主大人笑得一脸温柔。
  郁白真想呵呵了,被男主大人连人带心的囚禁在身边也就算了,这一个界面过了也就算了,可下一个界面,下下个界面,每一个界面都是如此这是闹什么啊!
  郁白惊奇的发现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都是那个死变态啊!
  “无论你在哪里,都休想逃开我。”
她如晚霞渐晚渐浓 LG
  白祎弦在得知自己生命只剩下一年的不久后如愿嫁给了爱了十年的男人,可惜,是顶嫁。
  为她逃婚的妹妹顶嫁。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容,掀头纱的那一刻,程源还是认出来了,霎时,眼里的光芒消逝全无。
  他爱的从来都是自己的妹妹,她知道。
  可在相敬如冰的婚姻里,她还是拖着苟延残喘的身子,飞蛾扑火般地努力,妄想用余生带给他丝毫温暖。
  她接受他拒绝她,抛下她,心里装着另一个她。她始终逆来顺受的,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反正,她就要死了。
影后好甜:隐婚老公入戏深 爱哭的女人
  身为影后,谈湘灵却遇到了那个霸道的男人。
  “不准拍床戏!不准拍吻戏!不准和男人一起拍戏!”
  谈湘灵一脸黑线:“如果我非要拍呢?”
  薛世恩扬唇腹黑一笑:“可以,晚上回家和我一起拍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