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拐个奶包做老婆第17章 醒来身在穆家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7章 醒来身在穆家

拐个奶包做老婆喵不成鱼发布时间:2018-06-26 23:33:23

  “尚小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过来解释这到底怎么一回事?”这回是尚行文暴怒。
  尚小杰除了哭以外,他还能说什么?说他被自己姐夫骗了,被强迫吗?这个家里边的人,又有谁会相信他。
  尚小杰颤巍巍起身,失魂落魄的走出家门,里边闹得这么厉害,他再继续呆下去,也只会被打而已。
  “都无所谓了,反正这个家,也不是我的家。”
  泪水滑落他眼角,仿佛空洞了一切,周围也陷入了死寂,可却奇怪的,又依稀能听见自己爸爸跟大姐的破骂声。
  一滴泪水又掉下他眼角,“不管我做什么,你们第一时间并不是维护我信任我,而是质问我打骂我,这个家,我已经呆累了。”犹如死掉了一般,眼底一点光芒都没有。
  突然,他脚步晃荡了下,眼前的景色也慢慢倾斜,没给他时间多想,身子已经倒下。
  此时有人疾步走了过来,手忙脚乱把他接住,尚小杰晕倒前只听到了这么一句,“孩子,你没事吧!”
  他长得跟穆斯法很像,可却比穆斯法要老了些,但脸上带着的,却是温柔,是尚小杰所没有见过的慈祥。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尚小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陌生的房间里,装修奢华。
  这里……,这里是哪里?
  他连忙弹起身子,眼慌慌张张的环着四周,可偌大的房间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突然,外边响起了一声暴怒,之后是响亮的巴掌声,“混账东西,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下得了手?我平常是这么教导你的吗?”
  随着这声骂下过后,被打的人并没有说话,没会又响起了刚刚的声音,“这孩子现在留我们家照顾,等他醒过来,我再跟你好好算账。”
  被打的自然是穆斯法,而打他的,则是他亲爸。
  几个小时之前,穆仁英去尚家赴约,正好在庭院碰到晕倒的尚小杰。
  那会及时抱住尚小杰的人正是穆仁英,他把人急冲冲抱进尚家,本是要问谁家的孩子,身子似乎不舒服,可却看到了争吵的穆斯法他们,……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拐个奶包做老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我和前男友为炒cp复合了 江豫茶
  我把你比作我温柔的铠甲带领我所向披靡。
  -
  再次见到卓衍,是在四年后,江疏浅被经纪人安排去见自己的“绯闻对象”。
  男人面无表情地倚在沙发上,眉目落拓,神情微凉,闻声望向她时,又深又沉的眼眸快要将她溺进去。
  而他的面前,正放着公司发出的签约合同。炒作时间长达一年。
  他的名字端端正正地写在乙方下面。
  那一刻,江疏浅就明白。
  他们的故事又开始了。
  -
  “给个面子,明天配合一下在镜头前恩爱点?”
  “加个条件,今晚别走?”
听闻丞相是病娇 顾懿
  【剧情版文案】
  “臣只想做陛下的一人之上。”
  眼睛被蒙上,傅锦遇轻轻浅浅的吻落在她的耳廓,又痒又麻。
  耳垂倏而被咬住,细细的疼痛过电般传来,空气中传来淡淡的熏香混合着血的味道。
  “傅锦遇,你造了这么大的局谋算皇位,此刻不去稳定人心,反而费尽心机来折辱我,就不怕为人作嫁,功亏一篑吗?”
  苏绮越忍住体内药物发作导致的晕眩,尽量控制大脑的清醒,声音冷硬的道。
  傅锦遇闻言停住动作,鼻尖相触,清朗的笑声在她胸膛炸开“阿越,我从始至终,算尽心机不择手段,谋算的都是你啊。”
  【沙雕版文案】
  ——朕听闻丞相患疾?
  ——臣疾名陛下。
  ——(果然是野心勃勃的奸相,一心谋算皇帝之位,都成心病了)
  ——(阿越好美,好想把她#%@…)
  【正经版文案】
  从小被当成男儿养大的苏绮越直到皇帝驾崩才知道自己原来是皇帝的儿子(女儿),十岁时意外绑定了“皇帝养成计划直播系统”她还一直以为是自己得了疯症臆想出来的。没想到自己真的跟皇帝有血缘关系。
  本以为接下来的日子无非就是开直播,斗奸臣,收兵权,稳国土……却不想无意间招惹了个病娇,从此人生天翻地覆。
  “阿越,你是我的经年谋算,如今得偿所愿。”
  讲真,要不是因为我脖子上那把刀,我是不会同意的。
  ………………………………
  #一个专心搞事业有被害妄想症的没权没势小皇帝和恋爱脑病娇偏执权倾朝野的大尾巴狼丞相之间单爱相杀的故事#
  #本书又名《听说丞相是个病娇》,《女帝直播间》#
  #推荐列表好友的文,傅清《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孤九缘《病态绮丽》池纾《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的心尖宠》#
快穿:为什么我总拆cp 一世长情
  穆希:“你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
  季子铭:“不行。我睡了你,又怎能不对你负责任呢?”
  穆希:“哦!那你继续吧!”
  季子铭:“……”亲亲,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穆希抬眸看着那脸委屈的男人,恨不得上前
  打醒他。“拜托,大哥你是男主啊!你的女主在
  等你英雄救美呢?我一个无名路人甲你就放过我吧!
  穆穆,我执着了千年,换你一回首。如若有人敢来阻本君,我定屠他个片甲不留。你是我的,我的。
  铭,这四海八荒的景可愿陪我看?这上古天劫可愿陪我渡?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可会坚守?
  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双手一一奉上。陪你渡这劫有何不可?
  我不喜欢男人,但我喜欢你。这羁绊已解不开了。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拥有第三性别(哥儿)的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皇上太过分 墨月荏苒
  自己……竟然穿越了,怎么说呢,上来就是被囚禁这么……变态的事情。
  原因嘛,这位原主招惹了皇帝……
  身为一朝国师,沦落至此,还真的是不爽。
  且看他宫辰修如何翻盘吧。
  冷血腹黑帝王攻:夜胤寒
  妖孽阴柔国师受:宫辰修
窃窃私语 FSY
  “嘘,小声点,我爱你。”
  两个问题少年的相互救赎。
  ——
  唐筠从未想过能和幼时的病友再次重逢,然后连鞋都不脱地住进了他的心窝。
  本以为可以简简单单地谈一场秘密的恋爱,却没想到,过往与未来都藏着阴霾。
  不过这又何妨,唐筠想,天空再黑,他们也是光。
  ——
  伪校园的阴谋文【慢热】
  随便读读全校第一×随时嘴臭无敌bking
  (杨子竹×唐筠)
  ——
  【已完结 入股不亏】
  【你收藏 我收藏 咱两迟早吃到同款CP糖】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或抄袭】
一不小心抢了女主的男主肿么破 殇十泪
  陆清苒穿越了,从一个二十八岁剩女穿成二十二岁出道十年的十八线演员……当天穿越就被接去领了证,当她以为自己是普通的穿越,嫁了个普通的男人时。
  一身暗绿色军装的男人出现。
  “抱歉,部队临时有事,我来晚了,我们领证吧。”
  “啊,好,可以。”好不容易能脱单,嫁的人还那么帅,她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然而拿到红本本后……
  这不是她死前看的那本虐心文男主的名字吗?!她以为只是单纯的撞名,可某男明明和小说里那个薄凉冷静理性的男主如出一辙!!
  陆清苒害怕了,担心了,震惊了!她一个没有名字的路人,跟女主抢男主简直是在想屁吃!
  “南之槐,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某女战战兢兢。
  南之槐:“说。”
  陆清苒:“我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这样的婚姻是不会辛福的。”
  南之槐:“我会抽出时间来陪你,不用担心。”
  陆清苒:“……”
  陆清苒:“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你这么说帅,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你……”
  南之槐低笑一声,“别担心,我是你的。”
  !!!!
  靠!撩你大爷啊!劳资tm不是女主好吧!
  陆清苒:“我要离婚!!”
  南之槐:“……想屁吃。”
  PS:关于文中一些资料是十泪上网查的,还有自己杜撰的,别钻牛角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