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第24章仙长饲养吸血鬼(24)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4章仙长饲养吸血鬼(24)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简潇潇发布时间:2020-03-09 21:57:03

  明缇一早从床榻上醒来,看到自己赤裸的身子,整个人都有些懵,僵硬的歪过头看着身旁紧闭着眼睛还在睡眠中的君瓷,嘴角忍不住上扬。
  喜悦感瞬间席卷了全身。
  昨晚的记忆袭来,开始明明是在放花灯,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最后回了客栈又……
  明缇做贼一样的蹑手蹑脚的把衣服穿上,然后在床榻上翻来覆去,最后轻轻的挑出一缕君瓷的头发玩弄着。
  君瓷最后成功被吵醒了,歪过脑袋一脸冷漠的看着眼眸含笑的明缇,“你没事干?”
  明缇赶紧收回手,一脸期盼的看着君瓷,“昨天晚上……”
  “你先动的手。”君瓷掀起被子盖住脑袋,“你别打扰我睡觉。”
  明明是你昨天先勾引我的!
  现在想找我说理?没门!
  是不是想要讹钱?不可能的!
  我,守财奴!
  “我饿了。”明缇将君瓷盖在脑袋上的被子揪了下来,露出雪白的脖颈,还残留着昨夜疯狂的痕迹,明缇赶紧移开目光,脸色一红,“昨天…之后你喝了我不少血,我现在浑身没劲……”
  君瓷面无表情的从床榻上坐起来,抓起一旁的衣服穿上,好吧这是我的锅我背。
  的确,昨天晚上君瓷差不多就是抱着明缇一个劲的啃脖子,明缇没贫血已经是万幸了。
  “想吃糕点。”明缇捧着被子看着君瓷离开的背影轻轻开口,脑袋歪了歪,眼中的笑意仿佛要溢出。
  终于得到了。
  是真的甜啊。
  君瓷此时慢悠悠的走在街上,深刻的和馒头回忆昨天的经过,然后一拳头砸在旁边的墙上。
  [……瓷妹儿,你别激动…]馒头默默的摸了一把汗,[这件事吧…]
  昨天晚上是他勾引我的对吧。
  [……对。]是他先勾引你,然后你先动手的。
  那就行,我就说我是一个矜持的人,怎么可能先动手的。
  [……]我还是不要告诉她事实了,假装不知道吧,要不然可能会被灭口。
  君瓷整个人豁然开朗,一抬头就对上一双复杂的眸子,白衣少年站在她的正前方,对上她的视线后微微一笑,抬脚走了过来。
  君瓷下意识的退后两步,一脸警惕的看着逐渐靠近的陆隐然。
  你对我笑的这么诡异干什么,碰瓷吗?
  “君瓷。”陆隐然站在君瓷的……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穿成三个崽的恶毒后妈 寒之素手霸红尘
  架空世界,种田,系统升级,萌宝撩夫,欢喜冤家,甜到齁的那种。
  本站独家,原创文,若有雷同,她抄我的,欢迎举报!!!
  学霸彭若若大学毕业后,放弃优渥工作,宅在家里写网络小说,穿进了自己追的一本《撩夫养娃,糙汉仙妻》的小说中,成了拥有三个崽的恶毒炮灰后妈
  为了改变最后杯具般的命运,她努力善待三个小反派崽崽,手撕极品一众渣,外带赚钱养家,并努力将三个崽培养成富二代,和她一条心
  无意间惹来了一个帅气阳刚兵哥哥,粘她粘得跟牛皮糖,怎么扯都扯不下来那种,“媳妇儿,你这么会带娃,咱们再生一个怎么样,凑齐平安喜乐好不好?”
  “不是说回来离婚的!”
  “谁说的,谁出来跪玻璃渣,况且咱们是军婚,受保护的……。”
  “你你你,干嘛,手往那放?”
  “你是我老婆,有证的那种,我的手当然放你这啊,放别人那,才是耍流氓,媳妇,你真香……”
  今天的彭建明无比的庆幸,他和媳妇儿结婚是按规矩扯证的,他们又是军婚,媳妇儿想离不容易
  旁边那个谁,狗眼往那看,再看挖出来当乒乓球踩
  大宝:我都考第一,我的学习成绩都是我妈辅导我的,妈妈最厉害,我最喜欢妈妈。
  二宝:我妈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女人,她晚上还给我们说故事。
  三宝:妈妈会做漂亮衣服,会做好吃的,我们村就是我穿的最好看,妈妈最好了,我爱她,比爱爸爸还爱。
  三胞胎合:爸爸你好笨,怎么还没把妈妈追回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有个妹妹和弟弟?
  这就是一个全能学霸型宅女,在穿进网文中成了恶毒后妈女配,为了改变自己的悲惨命运,努力的将炮灰活成了团宠的励志喜剧故事。
她娇软可欺 温执愿
  糖和你的区别是糖甜于口,你甜于心。糖化水入胃,你化毒入骨髓。
  ——沈折南
  文案一。
  北朔高中校霸,破天荒的开始学习了,这到底是人性的扭转,还是道德的恢复?
  姜姈知视线落在旁边刷题的学霸大佬身上,思量许久,没忍住问他。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学习呀?”
  校霸大佬刷题的动作一顿,轻笑着回答。
  “因为我未来女朋友是学霸,我得娶妻随妻,认真学习啊。”
  姜姈知闻言,明了的点了点头,神情带着几分佩服。
  “那你女朋友可真厉害。”
  大佬放下笔,往后一躺,盯着她语气意味深长道。
  “是挺厉害的。”
  不然怎么将他勾得死死的。
  文案二。
  某人死死的抱住小姑娘,将头埋在她的颈窝。
  姜姈知用力推了推,结果对方丝毫未动。
  小姑娘怒了,生气道,“你干嘛啊?放开我!”
  “不放!我都好久没看见你了,抱抱怎么了。”某人又将她抱紧几分,语气委屈。
  “才一天没见。”姜姈知无语。
  某人松开抱着她的手,俯身吻住她的唇,低声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姜姈知被他吻得迷迷糊糊,浑身发软。
  —
  此生唯一的执念是你,哪怕用命来换他也愿意。
  因为她值得。
  …
  娇软学霸姜姈知vs闷骚校霸沈折南
  北朔高中八卦部每天在线毒舌一问。
  ——今天沈校霸追到姜学霸了吗?
  /本书1v1,男女主双洁。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本文超级甜,可放心食用。
  /本书又名《沈校霸今天哄骗到娇妻了吗》《大佬他今天又在学习》《亲眼见证校霸追妻的那些日子》《全校都在磕我们cp》
宿主,反派黑化值爆了 萧浅歌
  宋执梳觉得,人死也要死的体面,不管你活着的时候有多牛逼,你坟被挖了还是不能让别人抠666
  所以,宋执梳出了车祸之后,就是坟都莫得
  白团子:宿主666
  无奈之下,她只好走上降低反派黑化值得不归路。但是当事人觉得小说里那些牛逼哄哄的都是骗人的,她莫得金手指,莫得小棉袄,就成天对着黑化值快爆了的反派假笑,万一哪天人家不高兴拖着光头强的枪就给你崩了呢
  喂喂喂!就是说你呢!降低你黑化值你对我动手动脚做什么?是不是脑子有病病?
  刚刚还委屈屈的反派彻底黑化,他猛地扑倒宋执梳,勾唇一笑:“阿梳,你逃不掉了。”
  妈耶装逼装过头了
奴婢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 啾啾鹿鸣
  文案一:
  “夜已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床幔里,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地传来。寝房里没有点灯,朦胧中,只听一声轻笑在耳边低低袭来,呵气如兰:“您不是总说奴婢不知天高地厚么?那奴婢今夜索性斗胆,飞上这卫府的枝头。”
  烛火爆了一声,光影绰绰,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慢慢攀上锦被。男人清冷的嗓音一如既往:“恐怕没那么容易。”
  “试试?”红艳的唇近在耳畔,若即若离。
  “不试试…怎么知道?”
  男人低低笑了开,覆身一压。
  “…随时奉陪。”
  文案二:
  大晟年间,歌舞升平。看似太平盛世,实则暗潮汹涌,酝酿已久的战事,随着传说中破运祸星的降生,一触即发。
  “此女是破运星的命格,大凶之兆,断然留不得啊!”
  “破运星么?”白衣如雪的男人凤目冰冷。
  “世人皆道这传说中的祸星会逆天改命,可我偏不信命。若我当真能够成就大业,她又岂能破了我的帝王命格!”
  乱世的序幕徐徐拉开,淋漓的鲜血背后,露出的究竟是灼灼桃花,还是累累白骨?
  -
  原名《遗世长歌》
  乱世求生貌美祸星小女奴×温润如玉衣冠禽兽卫公子
  关于本文:
  构思良久,尝试颇多,结果如何,尚待定论。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 荣光非我
  人尽皆知,叶听是不受宠的叶家废物,盛名在外的第一丑女,常年考倒数第一的学渣,更是名媛圈中的饭后笑料。
  一场家族联姻,新郎拒不出席,对她的奚落声不绝于耳,却被她——实力打脸!
  “她顶着那张丑脸怎么敢出来溜达的呢?我都替她害臊!”
  叶听掀开小丑面具,绝顶的娇俏人儿美貌惊艳全场。
  她嘴角扯开一个轻蔑的弧度,轻笑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家族遗传的美貌。”
  众人:“!!!”
  -
  开学不过两天,她竟与当红影帝传出桃色绯闻,键盘侠们全军出击,一个比一个凶狠——
  “哪里来的白莲花,滚回娘胎里重造一次吧,呕。”
  “狐狸精退散,莫挨我家爱豆。”
  叶听沉默。
  十分钟后,当红影帝主动发博,内容劲爆,引得微博一度瘫痪。
  “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侄女,小姑娘脸皮子薄,大家多关照一下她。”
  配文图片是叶听的高清怼脸照。
  众人:“!!!”
  -
  叶听在校园中混得风生水起,更打动了联姻对象的心,却不知他在得到她后,却将她踩在脚下,把她贬得一文不值。
  “不过是一场游戏,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呵,要不要做做梦?或许可以成真。”
  自尊被踩在泥沼之中,她下定决心要让负她之人付出代价。
  六年后——
  昏暗的宴会厅中,锋利的刀尖抵在她脆弱的脖颈边,高大阴戾的男人弯腰凑近她的耳畔,掀起薄凉的唇,声音清冷禁欲——
  “说,你喜欢我,深爱我……”
  他喉结滚动,气氛暧昧。
  “想要我。”
  叶听掀唇一笑,当着所有豪门贵族的面,反客为主握住刀把,将他抵在墙边,刀子在男人脖颈上划出一条血痕。
  他听见她清冷嘲笑的声音传来
  “喜欢我?你配吗?”
  -
  ps:温馨提示,所有剧情皆是虚构,请勿考究模仿。
江爷他晚节不保 宋知忆
  耽美/校园
  本书又名《就喜欢你拽上天也要叫我老公的样子》《再拽不还是要当娇夫》《叫你声哥哥你敢答应吗》
  /
  江之澈第一次见宋允怜,是班主任把这个矮他半头的小奶包交到他手上让他保护好这个根正苗红的班级独苗儿。
  江之澈看见宋允怜腼腆的笑容,只想给班主任表演个辣手摧花。
  然而一世英名的江爷没有想到,辣手摧花的路上竟被“花儿”抓住了把柄,眼看宋允怜笑的像个小狼崽子,
  “是,江哥帅,江哥拽,江哥能扛又能打,江爷酷,江爷炫,江爷爱吃大白兔。”
  江之澈:谢邀,拳头硬了。
  多年之后,江之澈被问到当年的辣手摧花计划。
  江之澈痛心疾首:“你妈,江爷我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众人:???
  假奶狗翻身狼王×假校霸乖乖子
  宋允怜×江之澈
  划重点:江哥那么拽当然是受了
  ps:宋允怜的奶是有原因的,宋崽崽是狼崽子,是攻,别逆我cp!
  读者裙:1148274020
逆袭娱乐圈:影后求抱大腿 黎小湘
  [高冷御姐影后X憨憨奶狗影帝]
  上一世遭人陷害,重生一世再登上巅峰。
  一切安排和计划都按照预料中的进行着,但是…谁来告诉她,在步步高升的过程中,为什么她的身边总有一只小奶狗无时无刻地黏着她?
  陆遇雉:“阿婉~”
  沈初婉/面无表情:“滚。”
  面对影帝小奶狗的火热花式表白,沈影后直接抛出了三大标准:
  “第一,我不喜欢跟小朋友谈恋爱。”
  “第二,我不喜欢长得比我好看的。”
  “第三,我不喜欢你。”
  KO。
  ☞娱乐圈模范夫妻请戳这里@陆遇雉@沈初婉,花式虐狗。
  ☞不走套路,剧情不按套路出牌。男主可甜可盐,时而奶狗时而霸道。
教授你正经点 木锦弦
  (高冷腹黑攻×温润诱受)
  科学什么的,最难懂了!尤其是物理!
  可是林若现怎么都无法接受,他竟然被全家人逼去研读物理专业,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另外,谁来告诉他,为什么那个最擅长在黑板上唰唰写着无数深奥公式的男神教授,比他大不了几岁?!
  哼,不过是读下四年的理论物理学,他林若现怎么可能做不到?
  深深的愤懑不平激起了林若现学习的欲望……
  可!是!
  那个成天逗弄他,干扰他学习的人,不是教授又是谁?
  哥哥,这里好可怕,快救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