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赌一赌,校霸变奶狗第7章:给她买饮料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7章:给她买饮料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锦安发布时间:2019-06-28 22:38:17

  老天问我:“苏同学啊,有这么好的同桌儿,你感动吗?”
  讲真的,不敢动、不敢动/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SWR》
  -
  “卧槽。”
  “快快快,从实招来。”
  接着,苏葳蕤捂着发烫的脸颊被两个新宿友足足“盘问”了十分钟,声如蚊呐地复述自己的那番中二发言。
  姜谧险些被苹果汁呛到,靠着柜子狂笑:“我的妈小葳葳你太直了吧哈哈哈哈……”
  于淼淼笑着,善解人意道:“不知者无罪,说不定人家早忘了呢,安啦安啦。”
  苏葳蕤抱着新校服,长叹了一声。
  道理谁都懂,可她就是觉得很尴尬,再让她看到时寒一秒都要窒息,不知道人家冷漠的外表下是怎么看她的呢,还得继续相处两年。
  苏葳蕤决定,以后对着他能少说两句话就少说两句话,说多错多。
  她拿起下午要穿的夏季校服进去卫生间,换好出来后,就撞见了自己脸色阴沉的上铺。
  与陈思曼娇软甜美的长相截然相反,周佳瑶眼波清清冷冷的,不笑的时候自带一种出水芙蓉的气质,光看着如何也不能跟当代的“白莲花”联想到一起。
  她手上拿着一张写满字的粉色信纸,看到了苏葳蕤也没有很惊讶,唇角扯起一抹笑,恍如带着一副面具:“你好苏同学,我叫周佳瑶,跟你一个班呢。”
  有些人天生就经不起笑,周佳瑶一笑,顿时就破坏了这副长相的气质,反倒变得虚伪起来,让仙女儿一跃跳下人间,沾染上了凡尘的俗气。
  苏葳蕤也不知道她从哪儿知道的自己,客气地寒暄回去。于淼淼二人在她面前也当惯了透明人,各自忙活。
  周佳瑶寒着张脸,慢里斯条地将手里的信纸撕成纸条,丢去阳台垃圾桶。
  -
  苏葳蕤分配到的值日项目是倒垃圾,午休结束后,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打着哈欠将纸屑准备倒进大垃圾桶,低头却又瞥见了熟悉的汉字。
  她这辈子可能就是跟“曼”这个字,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吧。
  周佳瑶撕得不算彻底,盖在最上面那张纸条写的字,字句分明映入苏葳蕤的眼帘:
  “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曼’这个字一看就很有女人味。”
  有画面快速地从苏葳蕤脑中划过。女生在楼梯口红着脸对少年说:“我……看到你给我写的信了。你觉得‘曼’这个字,很有女人味啊。”
  纸上的字迹看着龙飞凤舞,却不像是天成的,起承笔锋带着僵硬,不细看还分辨不出来。
  陈思曼估计没见过时寒的字,看到信时就先入为主地为之疯狂,已经压倒心里那根警惕的稻草。而她被拒绝后重新看回这信,稻草春风吹又生,才发现漏洞。
  能知道女生心里遮遮掩掩小计划的,除了好闺蜜,再没谁了吧,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她们俩的“坚实友谊”这次掰得彻底。
  周佳瑶,够狠啊,不惜牺牲姐妹情也要铲除情敌。
  情感大师的职业病又上头了,苏葳蕤都忍不住想为她鼓起掌来,堪称一中坑姐妹第一人。
  回班能少说话就少说话名单人数+1。
  -
  苏葳蕤跟着于淼淼二人回到教学楼,不舍地跟她们在二班门口分别,一个人走去办公室。
  所幸开学第一天不上正课,下午全是班会和分发书本。袁丁等上课正铃响起后,笑眯眯地带苏葳蕤去一班。
  走廊里其他班都已经安静了下来,只有一班仍不消停,隔着老远还能听到叫嚷声。
  袁丁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显得苦涩:“小苏啊,你……可能要做好一点心理准备。”
  苏葳蕤尚不大明白,最多是来个自我介绍,为什么要做心理准备,又不用准备才艺。
  ——直到她透着门看清楚班里的现状。
  一班的座位很明显地被分为两个阶级,不,部分。前半部分的学生整整齐齐,都拿着教材认真地预习,两耳不闻窗外事。
  而后半部分的学生就显得良莠不齐了,听音乐的有、睡觉的也有,还有几个围成小圈打扑克,一个男生砰地一摔牌:“卧槽我胡了?!不是,我赢了?!”
  袁丁只说了一班次重点的名号,却没有说,这里只有一半靠的是真才实学,还有一半靠的是真财实权。
  袁丁走上讲台,将手上的枸杞红茶放好,清了清嗓子道:“同学们都安静一下,我们开始上课了,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前半排的好学生给了个面子,抬起头来草草地看他一眼,后半排的学生干脆不理会。
  袁丁也不恼,继续说:“我叫袁丁,将陪伴你们度过剩下的两年。此袁丁非彼园丁,袁是——”
  后排那个摔扑克牌的男生突然有了动作,狰狞地抓着头发,差点没跳起来,吼着:“卧槽,谁说的赢了请客,我怎么没听到!我不管!!!”
  袁丁也被他吼得震了震,舌头一绊,张嘴就说成“袁隆平的隆”,自己也没发觉,接着便开始了对自己漫长职业生涯的讲述:
  “我考大学的时候,得益于这个名字,就觉得啊,身为园丁就要去培育祖国的花朵。我第一次当班主任,希望未来能陪伴我们42位同学共同进步。”
  苏葳蕤总觉得他说的那个百分之九十的一本上线率是骗小孩的。
  袁丁顿了顿,这才想起自己忘了什么:“啊对了,我们的大家庭多了一位新的转校生。”
  随后他转头对半倚在教室门口、正感觉自己在发霉的苏葳蕤说:“进来吧小苏。”
  吵吵嚷嚷的后排同学听到“转校生”后,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视线集中到了步伐微乱地走进来的女孩。
  女孩身高大概160,将一身宽大的校服穿出别样乖巧的感觉,微红着脸,嗓音柔软干净:“大家好,我叫苏葳蕤,以后请多关照。”
  没料到她这么简洁,袁丁一顿:“啊……那行,那新同学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吧。”
  苏葳蕤环顾了下四周,忽略掉四面八方投来的火热视线,只在靠窗大组的最后一排发现一对空桌。
  原本空桌前围着的扑克四人组分散开来,摔牌男孩就坐在前桌,朝她见牙不见眼地笑。
  没了办法,苏葳蕤只能缓慢地走过去,坐在了靠走廊的那个位置。
  她放下书包坐下来的那一刻,除了四人组,全班人都倒吸了口凉气,周佳瑶更是不着痕迹地往这边剖来一眼。
  摔牌男孩悄悄用手臂捅了同桌一下,低声问:“你说,寒爷等下回来会对这个小软妹……”
  话没说完,他眼神扫过门外,突然安静了下来。
  袁丁此时仍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奇幻生涯:“关于早恋,只要不影响成绩,我是保持旁观的。”
  “从前我教过的一个班,有一对男女同桌儿,其中的男生早上迟到了,班主任问他去干了啥,他回答说,同桌没带水壶,他去给同桌买饮料去了。”
  “最后,两个人走在了一起,前不久还给我发了婚礼邀请函。高中遇到的那个人,可能是你此生最念念不忘的……”
  袁丁说着说着,也察觉到仿佛凝固了的空气,随着学生的视线看向门口,只见时寒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手里握着瓶还在冒冷气的饮料,站在门口看他。
  袁丁面上一喜,正想表扬他知错就改,就被他打断。
  “老师,我迟到了,”时寒面色不变,语气格外镇定,丝毫不见悔意,“给同桌买饮料去了。”
  袁丁快要吐出口的表扬登时被呛了回去。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宋太太今天作死了吗 妄想小野
  顾眠要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一个她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他,他宛如谪仙,精致漂亮的祸人,面色如玉,荡人心神,这样清冷漂亮的人对她说:“和我结婚,钱都给你花。”
  很动人的话,仿佛他就是爱她,要不是那人面无表情,神色冷淡,顾眠可就信了。
  顾眠没有犹豫,笑着回答:“好。”
  顾眠以为自己不爱他,其实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文案一:
  传言都说宋少不爱自己的闪婚妻子,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天天夜不归家。
  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哪儿是什么小情人?这就是宋太太本人啊。
  今日头条#宋少又从小情人公寓出来了# #小情人上位记#
  下午,从不发微博的宋少说:眠眠和我回家吧,我知道错了,别住酒店了,我心疼。
  吃瓜网友:……小情人敢情是宋太太本人。
  文案二:
  网友们都知道,宋太太是三天必上一次头条,回回作死,今天不是高楼手接婴儿,明天就是撕逼某世家小姐。
  #论宋太太的作死技巧#
  1.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2.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3.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
  [双洁1v1甜宠]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快穿之BOSS的自我攻略 邀颉
  把最爱的你捧在手心,宠入骨髓
  沈研被迫?玩快穿。
  [攻略BOSS就复活。]
  “……”
  [在不同的位面你可以吃到很多的美食。]
  “好的,没问题。”沈研愉快的说道,生怕系统反悔了。
  “做我男朋友,我天天给你买好吃的。”校霸脸色微红。
  影帝大人:“可不可以对我只对我笑,命都给你了。”
  皇帝对着所有大臣说道:“就算是祸水,他也只能祸害我一个。”
  狼狗总裁深情地看着他,“你哪里只值一亿,分明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无良医生:“感冒了?我建议你住院观察一二。”
  ………
  系统式懵逼:宿主的任务对象总是在自我攻略,而我的宿主全程都在吃!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拥有第三性别(哥儿)的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快穿之我的病娇宿主 墨歌
  身为病娇,楚九却分为俩个极端。
  极端的白和极端的黑。
  表面温柔内心无情,甚至是想控制主神,改变系统规则,毁灭世界,不在乎生命,甚至没有恐惧,优雅又极致的女子,只能说是她楚九了吧……
皇上太过分 墨月荏苒
  自己……竟然穿越了,怎么说呢,上来就是被囚禁这么……变态的事情。
  原因嘛,这位原主招惹了皇帝……
  身为一朝国师,沦落至此,还真的是不爽。
  且看他宫辰修如何翻盘吧。
  冷血腹黑帝王攻:夜胤寒
  妖孽阴柔国师受:宫辰修
TFboys之只宠爱你 唐笑
  他总是沉默寡言、行事低调、高傲冷漠总是让人难以接近,且心疼。
  这是江童对易烊千玺的第一印象,但总会被这样的他吸引。
  舞台上的他是闪耀的,是璀璨的,酷帅的舞步和那少见的暖心笑容。
  直到一次偶然,江童误打误撞成为了TF家族的练习生,女扮男装的各种心酸事,让她顶上了个“爱哭鬼”的称号。
  “江童,别怕。”他牵着她的说着,这是最暖心的话。
  ————————
  声明几点
  1,此文在别的网站发表过,这里不是盗版,是原作者换了个名字发了一遍
  2,有人说这里把千纸鹤写的很少,因为这篇文是14年写的,两年过去了,我们家族肯定壮大了不少,不喜勿喷,小说是小说,请不要带入真人,有不妥之处请包含
  3,作者脾气不好,玻璃心,不想看到一切不好的评论,我会选择删除或者开撕
  4,喜欢本文或者找我确认是否原创的可加群:581438719,加群问题请回答江童
  5,作者很俗,打赏加更
  6,以后再补充……
倾世祸妃:非卿天下 陌路扬尘
  “跟我在一起就那么难受吗!”南宫浚双手抓着凤倾城的双肩大吼,看着凤倾城眼中的空洞与无神,他愤怒,崩溃,用力撕扯着她的衣服。
  他撕咬着她的唇,在她身上留下属于他的印记,直到嘴中布满甜腥。凤倾城忍受着身上的痛苦闭上了眼,一行清泪自左眼划出。
  看着眼前手持灯笼,站在风中的她,他不禁心疼,“站在这儿干什么呢?外面很冷的。”他边说边脱下了外袍,轻轻地披在了她的肩上。
  “我怕你走丢了”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如羽毛一般轻轻划过了他心底那片宁静的湖。
  她搅乱了他的整个世界。
  粗大的棍棒一下接一下地打在她单薄的身子上, 血从她的嘴角渗出,但她还是微笑,因为他说过,他希望她每天都快快乐乐地笑。
  “不要……不要……”宫觞辕看着眼前的那么无助的女子,绝望,痛苦,他用早已断掉的手骨撑起了身子,手上早已没有知觉,只听见骨头与地面摩擦发出的沉闷的声音。
  他一步步艰难地向她爬去,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覆在了她的身上,棍棒落下,只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的脸庞,摇着头,泪水如珠子一般滚落。
  他为什么要这么爱她!为什么!
  (原创勿盗,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