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赌一赌,校霸变奶狗第10章:我故意逃课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0章:我故意逃课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锦安发布时间:2019-07-22 16:29:51

  记住这历史性的一天,寒爷我逃课被抓了。
  还特么是自首。
  ——《SH》
  -
  苏葳蕤盯着那字,弯眸笑出声。
  还“芒果之神的神奇饮料”,校霸大人真当她是小孩了?
  她并不是很懂最后那一行字,时寒为什么要强调自己是一条单身狗。
  苏葳蕤略略思忖,看来以后她要对同桌好一点了,毕竟从属于同一个物种。
  她打开瓶盖,浅浅抿了一口,唇齿间顷刻便被清新的芒果味所充盈,乌龙茶香回味无穷。
  真是神奇,喝不出来是哪家饮料公司的味道。
  苏葳蕤咂了咂嘴,舍不得多喝,颇为珍视地将饮料瓶放到书包侧的网格袋里。
  ……
  周佳瑶跟苏葳蕤一样,也早早地回到了课室,接着背她的那本手抄《诗词精选》。
  她在暑假接近结束的时候恶补《中国诗词大会》,根据每期的飞花令归纳出不同类诗句,甚至完完整整地记下每一季冠军的生平。
  周佳瑶知道,鲍橘酷爱唐诗宋词,每个学期的第一节课都不上正课,专讲诗词。
  她高一整个学年,都没在鲍橘面前留一个深刻印象,这次一定要抓紧机遇,争取在高三拿到那个导师生资格。
  温渝是她的同桌,一回来就好奇地探过头来问:“你在看什么啊?”
  周佳瑶绷着脸,手臂下意识地围住本子挡住温渝的视线,语气冷淡:“与你无关。”
  她们二人关系本就不好,温渝也看不惯周佳瑶这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依稀瞥见是古诗词,小声一嘁:“临时抱佛脚,小心得不偿失。”
  前桌坐的是周佳瑶的好姐妹,见她神色不虞,帮着她说话:“你懂什么,咱佳瑶虽然家境好,但也是靠成绩进来的,哪像你们这些吊车尾,连佛脚都抱不了。”
  温渝也懒得理会,不着痕迹地白了一眼那对塑料姐妹,便从书包掏出一副化妆品,自顾自地开始抹口红。
  ……
  直到上完语文早读,时寒二人还是没有回来,苏葳蕤只当是校霸的日常逃课。
  第一节课是鲍橘的,如周佳瑶所愿,讲的是诗词。鲍橘的课堂不喜欢点人回答问题,也只有这一节有关她兴趣的课例外了。
  她特意化了个宋风远山黛妆面,换上了半年一戴的隐形眼镜,神情也不像以往严肃。
  很快,鲍橘开始提问了:“哪位同学对宋代女词人有些了解呢?”
  这个问题,正好对上了周佳瑶刚刚背的两首《点绛唇》。
  周佳瑶眼睛一亮,掩盖住激动,保持着骄矜的神态举手回答:“李清照是宋朝代表性的女词人,写下过无数脍炙人口的词篇,例如两首《点绛唇》……”
  她接着流畅地背出了词的内容,脸上挂着标志性的面具笑容。
  鲍橘点了点头:“不错,这两首词很能代表李清照的两个人生阶段。那你知道她的生平吗?”
  生平……?
  糟了,她只来得及背词,没具体了解过诗人词人,更别说李清照了。
  周佳瑶的笑容逐渐破裂,手心微微出汗,吱唔了半天也说不出些什么。
  鲍橘了然一笑,没有为难,摆摆手就让她坐下了,余光却瞥见后排“颤巍巍”举起的一只纤手。
  是新同学!
  周佳瑶刚如蒙大赦地坐下,就听见了鲍橘愉悦的声音:“来,大家要像新同学学习,第一节课就积极举手!”
  温渝噗嗤地笑出声,在周佳瑶耳里变成明目张胆的讽刺。
  她坐得笔挺的背逐渐僵直。
  为什么新同学总能轻而易举地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宿友也好,时寒也罢,连老师也喜欢她。
  -
  篮球场上的铃声坏了,大早上的,空荡的球场上只剩下了时寒跟宋颂,犹不自知地挥洒汗水。
  等他们察觉这早读时间好像过于长,忙跑回教室时,课已经上了一半了。
  时寒本想从后门偷溜进去,弯下腰的一瞬间,却听到了女孩清越空灵的嗓音:“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无忧无虑。”
  “譬如《点绛唇·蹴罢秋千》,写尽了闺中少女的一腔天真与对爱情的向往。”
  “而出嫁后,她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境遇孤苦,词作情调悲伤。”
  “那首《点绛唇·寂寞深闺》,是在青州时对夫君的思念之作,已经初现后期词作的影子。”
  鲍橘听着听着,本严肃的眉眼也染上欣赏的笑意,班上更是静默无声。
  即使是门后最讨厌语文的时寒,也不由得停住脚步,留心听了一耳朵。
  少女如百灵鸟一般清越的嗓音,一开口就能摄取所有人的注意力,也仿佛能为地狱渡去光芒希望。
  时寒低头,忽而一笑。
  果然乖乖巧巧的女孩儿都是好学生,跟他不是一类人。
  他过的这些年岁,做什么都好像是风中草芥一般的漫无目的。
  别人从外表看着光鲜亮丽,但其实,连时寒自己也不曾懂得,这么活着的意义。
  鲍橘笑道:“不错不错,看来苏同学很熟悉这位才女和点绛唇的词牌啊。”
  窗外骄阳似火,却不期然地下起了太阳雨,雨滴沙沙沙地刮过窗户。
  鲍橘心生一计,也想探探新同学的底细:“既然这样,不如请苏同学就着这天气,试试现场作一首点绛唇?给你五分钟准备一下。”
  她一说完,班上顿时产生了窃窃私语:
  “坑人老鲍上线了!”
  “上回她这么刁难的学生已经自闭了。”
  “隔了一个学期没点幸运儿了,我好期待啊妈耶。”
  他们不约而同地向站在最后排纤弱的女孩投去同情的目光。
  鲍橘最喜欢刁难同学,不点人还好,一点人肯定要掉一层皮,新来的也不例外。
  随后的几分钟,同学们一片寂静,唯恐鲍橘“迁点”自己。
  宋颂躲在门后,用肩膀撞了下时寒,满是不可置信:“卧槽,现场作词,这得是神仙吧?”
  时寒不语,贴在门边尽力往里看,却看不清女孩的神情。
  他眼前倏地浮现起昨日,苏葳蕤在各种场合里的小心翼翼,却又有掩藏不住的雀跃灵动。
  那抹小心翼翼,放到现在这个场景来,让时寒觉得愈发刺眼。
  被这么刁难,同桌儿不会被吓懵了吧?万一以后还留下阴影了怎么办?
  他眼神复杂,快速斟酌了片刻,毅然决然地撞开了课室后门。
  “砰!!!”
  钢制的门板突然开启,刹时撞上墙壁,一声闷响吓得门外的宋颂一激灵,傻眼了。
  全班同学齐刷刷地回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后门站得笔挺的少年。
  时寒神情淡然,不羞不燥的,仿佛只是请假去了个洗手间。
  他的桃花眸弯弯,隔着大半个教室对上同桌儿错愕的眼,刚想启唇拉走鲍橘的注意力、帮苏葳蕤脱离困境,却见她慌忙阻止。
  苏葳蕤慌慌张张地瞥了一眼时寒,清艳的眉眼因为紧张而眉飞色舞起来:“老师,我准备好了。”
  时寒:“……咳、咳。”
  英雄救美的剧本怎么不管用了???
  时寒到嘴边的那句“我故意逃课老师你罚我吧”就这样不上不下地被呛了回去。
  他桃花眸中闪过一丝狼狈,身体还保持着进来时的方向,试图通过眼神对苏葳蕤说“嘿,我在帮你呢同桌儿”。
  奈何,对方并不接受此条信息。
  苏葳蕤来不及去理解时寒那炽热目光的意味,心底也有些气急败坏,拳头不安地攥着,内心腹诽:她同桌儿……这是傻了吗?
  逃课也不逃一整节,赶在这时候回来,这下就算是神仙也没办法为他开脱了啊。
  短短五秒内,苏葳蕤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将词作出来,说不定鲍橘就高兴了给他网开一面。
  苏葳蕤面上的苦恼慢慢消失殆尽,偏头望向仍在“挣扎”的时寒,唇角微扬,杏眼里满是为自己的机智而雀跃的小情绪。
  时寒当然不懂她在打着什么算盘,清楚目睹着同桌儿从一开始的慌乱,变成现在的从容,此刻看着他时眼里甚至还带着邀功的意味。
  不是,你得意个什么劲儿?被为难也这么开心吗?
  还是……不屑他这个劣迹斑斑坏学生的帮助?
  时寒眸色深沉,俊脸黑如锅底,简直要气得七窍生烟当场去世。
  坐在后门的同学:……这里怎么突然这么冷啊,好怕怕啊呜呜呜。
  鲍橘跟笑眯眯的袁丁完全不一样,凤眼挑着,带着杀气睨向时寒。
  她两头兼顾,一张脸像是被撕裂成两个部分,语气愉悦:“这么快呀?那苏同学就试着分享一下吧,写不好也没关系的。”
  鲍橘投给苏葳蕤一个肯定的目光,接着又似笑非笑地盯回时寒,似乎在说着“可给我逮着机会了”“新帐旧帐一起算”“跑一个我试试?本宫打断你的腿”。
  一班各科老师秉承着“只要你逃课不被我抓住,我就不理你”的理念,平平静静过了一年,终于被最浑的小子破了例。
  这是寒爷自小学获称以来第二次被老师当众捉住逃课,为了自家傻同桌儿。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无斓孜叶
  【看文须知】
  ①本文慢热,每个世界最少也要7w字,甚至可能更多,不喜勿进。
  ②本文双洁,两位男主身心干净。
  ③本文长篇,狗血小说,天雷滚滚啊哈哈哈,各种梗都可能有罒ω罒,不喜勿进。
  ————
  无意间看了一本狗血的古早虐恋情深小说的墨应斓,眼睁睁看着各种戳他萌点的男主角一路被狂虐,最让人气愤的是结局还是无脑大团圆。
  “……”
  “开什么世纪玩笑!”
  “脑子不正常吧,不对,这家伙压根就没脑子!”
  “要是我的话,一定要在姓江的渣渣‘醒悟过来’的时候果断死掉,虐不死他小爷不姓墨!”
  三观超正【我不管,歪到极致就是正】并且心灵纯洁【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的墨应斓在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奇葩结局后,得出了如此感人肺腑的结论。
  真是感天动地,于是……他被一个攻略系统绑定了,系统说让他穿越万千世界,扮演被任务目标各种虐身虐心的原主,并且完成系统发布的各种奇葩任务,攻略任务目标。
  只是系统发现,这个宿主不仅不像前几任宿主那样苦大仇深,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一两次任务后,就宁愿自毁也不肯再继续穿越了。
  这个宿主,他,反而……很兴奋……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霸总每天都想离婚 乔鹤
  真霸总醋精神经病×内心丰富冷淡娇妻。
  一句话简介:脑抽后我开始追妻火葬场。
  -
  老公失忆后的唐声晚似乎拿了摘肾虐心替身剧本。
  英俊冷漠的男人怒视她,口中吐出冰冷的话语:“你也妄想和纯纯比?”
  唐声晚:“我没想。”
  霸总挑眉,凉薄一笑:“乖乖让我摘了你的肾移植给纯纯。”
  唐声晚乖乖点头。
  本认为此时霸总应该就此与她井水不犯河水。
  却没料到——
  总裁眼中带着三分傲慢三分冷漠四分漫不经心,唇角上挑,充满兴趣:“很好,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行使夫妻义务是你该尽的责任!”
  唐声晚噗通跪地,呐喊:“纯纯!挖肾!总裁不要!”
  -
  老公什么时候才能正常QWQ。
  双洁 后期男女主也没碰过别人 狗血 非常狗血 融合所有狗血梗。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本太子养的小黑蛇成精了 神女大人
  “我捡到了一条蛇。”
  “后来呢?”
  “……后来,它变成了一条龙。”
  ——不仅如此,这条龙还化身为人,把我扑倒。
  ·
  傲娇纯情人界太子受vs闷骚高冷龙族太子攻
  年下
对你了无分寸 熙筱妍
  傅黍生的好看,是医学界的翘楚,年纪轻轻就参与了无数的重大手术,从未失败。
  他为人高冷,与谁都保持着一种天生的距离感。
  直到有一天,傅黍在工作总结大会上发言,白净的手腕上多了一条粉红色的小皮筋。
  众人哗然。
  救命是谁摘走了傅医生这朵高岭之花!
  被高岭之花拿下的温楹表示委屈屈:“救命明明是我被摘了!!”
  _
  温楹作为当今热度最高的网文作者,雷厉风行的女强文火得出圈,哪知生活中却是个拥有幼态萌脸的软妹。
  软妹软不自知,气呼呼的发微博澄清。
  木木盈V:谁家软妹骑机车?
  下面配图是自己的粉色春风NK。
  评论区炸了锅,纷纷议论原来木盈是个酷姐。
  直到一条评论横空出世,迅速占据了楼层最上方。
  Hiraeth V:我家的。
  底下还获得了该博主的秒回。
  木木盈V:是先生家的,先生家的。
  粉丝以为自家房子塌了,点进Hiraeth主页一看,还是经过微博认证的大V用户。
  而那个人介绍上的名字,不就是温楹在微博小记中多次提到的医生先生——傅黍吗!
  粉丝:救命!我嗑的cp成真啦!
  _
  很久很久的以后,温楹在新书《我的H先生》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情人是一个无比优雅而浪漫的词汇,我只用在H先生身上。
  H先生,我一生的、忠贞不渝的情人。”
  _
  “人们把一见钟情和见色起意划上了等号,可他们不是我,怎么会明白我见到的倾城绝色。”
  ——傅黍
  _
  小甜饼、食用愉快
  _
  PS:是《狐妖》一定程度上的衍生文,背景小部分重合,时间线一致。简单和《狐妖》中的女二为同一人。
穿书后寡妇拿了锦鲤剧本 棠羡
  顾北柠发现自己穿书了,变成克死三任丈夫的寡妇!
  眼看flag插满全身,必死无疑,顾北柠瑟瑟发抖,不行她得保命!
  手撕白莲第一天,就有一极品美男跪地求婚:“三媒六聘,愿意嫁给我吗?”
  What?她不是倒贴都没人要吗?
  闹了半天是一仿生机器人,可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她要丢掉他时,机器人:“主人,我可奶可狼可暖床。”
  她被欺负时,机器人:“谁敢动她试试!”
  她找小白脸快活时,机器人:“主人,我吃醋了。”
  顾北柠懵逼,剧情好像不对?
  原本关系淡薄的三个哥哥更是严重偏离剧情。
  原本残废的大哥居然站了起来?
  清高自傲的二哥居然给她穿鞋?
  直男癌三哥居然要给她摘星星?
  后来,亿万富翁的国民男神要娶她。
  三个哥哥:“你配不上阿柠!”
  机器人将她压在身下,“阿柠,你真不乖。”
  “?”顾北柠这才发现,这不是她费尽心思想远离的反派男配吗!
我在地府调戏恶鬼 书婳
  苏婳,二十三岁,因为是一名职业葬仪师,向来不惧神鬼玄说。
  一次意外被人拉去给游戏《超恋爱攻略》当小白鼠,结果进入到真实模拟恋爱游戏世界里。
  而她的攻略对象,竟然是仙姿秀逸,孤冷出尘,银丝如瀑,高高在上的——天界战神!
  可是为什么她的人设居然是一个叫凤天玖的男人,还是传说中的阎罗王,印象里那个高坐大殿,长相粗鄙跟张飞有得一拼的络腮胡子大叔?
  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做男人她也认了,攻略就攻略,为什么还要逼着她一起去追杀凶兽饕餮,被妖王擒获,被自个儿判官惦记……
  战神,咱们就简简单单谈个恋爱、你侬我侬不好吗?
  文案一:
  若我这次能死里逃生,定兑现你的三个诺言,一是护你此生周全;二是娶你为妻;三是……待我归来时便说于你听。
  ——高冷战神:灼光
  文案二:
  这三界六道皆容不下我,世道苍生都唾弃我,我涂炭生灵,为祸苍生,为的不过是想让你凤天玖,能真真正正多看我一眼……
  ——妖孽少年:饕餮
  (故事设定在游戏世界,所以一切皆是虚构。文中牵扯的四位判官,仅人物名字相同,但故事和时间皆与历史无关,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太较真,开心笑笑就好,谢谢ヽ(○^㉨^)ノ♪)
快穿之女主开挂中 陌上情花
  天道是我儿子!
  这是女主有持无恐一直很嚣张的资本。
  身为天道的母亲大人,帝神做腻了,去外太空星球玩。
  在外太空星球玩腻了,她就让天道儿子给她创造出一个系统界来。
  于是,她带着系统君开始穿梭每个时空界面。
  她是天道的母亲大人,所以她能开挂拥有金手指,看的系统君羡慕嫉妒恨的要死。
  它很倒霉的,遇到这么一个金贵的宿主。
  打不得骂不得,说一句坏话瞬间就死机,还得送回去维修。
  所以它学会了闭嘴,看着宿主各种秀恩爱也好,虐狗也罢。
  总之它是不会理会宿主会不会把界面崩坏。
  毕竟帮宿主擦屁股的又不是它。
论驯养的反套路 锦陵
  燕朝商业繁华,满街都是各类大狐狸老狐狸小狐狸。
  作为四大狐狸之首的萧渐离表示有点糟心,大家都是狐狸,搞什么男女歧视,母狐狸怎么了,非得她嫁人才能当狐狸吗?!
  萧渐离摇着狼尾巴,扯了扯身上的狐狸皮,细细一想,算了,还是招婿吧。
  随意找了个夫婿就往府里养,养了好几月才发现自家夫婿真可爱,萧渐离抱着自己的狼尾巴,看着自家小小个的夫婿,阴森森露出獠牙,她要把自家夫婿驯养成最乖巧的宠儿。
  而许素眨巴着眼睛,任由披着狐狸皮的野狼将他捏圆揉扁,乖巧得不行……
  野狼驯养了好几年,忽然有一天发现,不对啊,除了自家夫婿,她身旁再没了第二个能让她觉着满意的人啊物啊,难不成……她被反驯养了?!
  萧渐离惊慌望向许素,许素还是眨巴眼睛,笑得无比可爱,但他身后那摇啊摇的狐狸尾巴,却是藏不住了……
  这是一场驯养与反驯养的漫漫长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