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赌一赌,校霸变奶狗第15章:我认错人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5章:我认错人了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锦安发布时间:2019-07-27 16:49:55

  我已经和微生走丢6年了,还是没有和她重逢。
  我的小月光,可能真的和我有缘无分吧。
  ——《SH》
  这其实并不是时寒第一次进这间屋子,老实说,他也算是“常客”了。
  高一那年,因为一场让时寒“名声鹤起”的架,他在家被时敬揍得上窜下跳、腰酸背痛,回到学校来还得接受每天中午的“心理咨询辅导”。
  高一那年班主任还不是脾气好的袁丁,而是雷厉风行的时妍,他的姑姑。
  门被合上,屋子里只剩下了姑侄二人。
  时妍交叉着手臂,毫不客气:“听你爸说你在家不肯说打架的理由是吧,来,坐下好好谈谈。”
  时寒嫌弃地看着那张沙发,仿佛看到了上面无数个人留下的屁股印,纹丝不动:“我的私事。”
  时妍怎么也不愧是从警察世家出来的人,虽然是老师,也曾单枪匹马冲进网吧逮学生,岂会怕她这个知根知底的侄子。
  她冷笑:“那就别怪我严刑逼供了啊。”
  时妍一把将时寒按进沙发里,蹲下,眼疾手快地从沙发底拉出来一个伸缩银环,套上少年白皙的脚踝,“咔”地上锁,又如法炮制安上另外一个。
  时寒:?
  他陷在质地柔软的沙发上,待反应过来时,双脚已经动弹不得。
  时寒不敢置信地看着时妍:“……你们还有这种操作?”
  心狠手辣妍老师优雅地直起身来,甩了甩长发:“我们秉承着‘学生就是上帝’的理念,亲亲不满意的话,这边建议把手铐也加上哦?”
  时寒:……谢邀,亲亲拒绝。
  时妍坐到对面的沙发上,舒舒服服地抿了一口茶:“那个秋微瑟,昨天和家长亲自来申请转学了,眼睛肿得不行,”
  她仔仔细细地瞧着少年的神色,却勘不破半分:“我明明记得之前她还跟你闹过早恋,怎么,大义灭情?”
  气氛瞬间凝固了下来。
  半晌,时寒耷拉下眼帘,沙哑着嗓子道:“我认错人了。”
  见他不再自我封闭,时妍揪着这条缝隙,耐着性子问:“认错了谁?秋微瑟?你本来……不是为了她打架的?”
  可惜刺猬向来警觉,柔软的肚皮只肯露出片刻,便又蜷缩回去。
  时妍叹了口气,也懒得搭理他这副死鱼样,撇下一句“你自己好好想想”,就走了出去。
  室内只剩下了空调呼呼作响,时寒窝在沙发里,安静得心跳可闻。
  他破皮的额角还没有痊愈,此时仍在撕裂着疼,眼睑处的瘀血也没散。
  时寒慢慢回忆起,第一天遇见秋微瑟的情景。
  走廊里,她手里拿着一叠书,垂头快步从他身边走过,手臂的夹缝里不经意掉下来一个小信封。
  他吹着的口哨逐渐停了下来,回头望了一眼秋微瑟匆忙离去的背影,弯腰捡起那个信封。
  很神奇,时寒平时懒得管这些小事,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得踩上两脚,此时却鬼使神差地插了手。
  就好像不捡起来,他就会错过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信封做工粗糙,边角已经被光阴侵蚀成暗黄色,封皮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字,里面似乎还装着东西。
  等辨认清楚封皮上写的字,时寒悠哉游哉的步伐顷刻停住。
  ——微生写给寒哥哥的信。
  ……这是什么?
  时寒不敢置信地抬手揉了揉眼,视线再次聚焦。
  ——微生、写给、寒哥哥的、信。
  微生,寒哥哥。
  他浑身的气血一股脑地往上冲,乐队在心上拼尽全力地奏起摇滚,让他血脉偾张、心跳如擂,宛如一千米冲刺。
  砰,砰砰,砰砰砰!
  字迹圆润稚嫩,跟那把尤克里里上的“对不起”别无二致,他反复看过千百次,绝对不会认错。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宋太太今天作死了吗 妄想小野
  顾眠要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一个她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他,他宛如谪仙,精致漂亮的祸人,面色如玉,荡人心神,这样清冷漂亮的人对她说:“和我结婚,钱都给你花。”
  很动人的话,仿佛他就是爱她,要不是那人面无表情,神色冷淡,顾眠可就信了。
  顾眠没有犹豫,笑着回答:“好。”
  顾眠以为自己不爱他,其实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文案一:
  传言都说宋少不爱自己的闪婚妻子,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天天夜不归家。
  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哪儿是什么小情人?这就是宋太太本人啊。
  今日头条#宋少又从小情人公寓出来了# #小情人上位记#
  下午,从不发微博的宋少说:眠眠和我回家吧,我知道错了,别住酒店了,我心疼。
  吃瓜网友:……小情人敢情是宋太太本人。
  文案二:
  网友们都知道,宋太太是三天必上一次头条,回回作死,今天不是高楼手接婴儿,明天就是撕逼某世家小姐。
  #论宋太太的作死技巧#
  1.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2.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3.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
  [双洁1v1甜宠]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宿主,反派黑化值爆了 萧浅歌
  宋执梳觉得,人死也要死的体面,不管你活着的时候有多牛逼,你坟被挖了还是不能让别人抠666
  所以,宋执梳出了车祸之后,就是坟都莫得
  白团子:宿主666
  无奈之下,她只好走上降低反派黑化值得不归路。但是当事人觉得小说里那些牛逼哄哄的都是骗人的,她莫得金手指,莫得小棉袄,就成天对着黑化值快爆了的反派假笑,万一哪天人家不高兴拖着光头强的枪就给你崩了呢
  喂喂喂!就是说你呢!降低你黑化值你对我动手动脚做什么?是不是脑子有病病?
  刚刚还委屈屈的反派彻底黑化,他猛地扑倒宋执梳,勾唇一笑:“阿梳,你逃不掉了。”
  妈耶装逼装过头了
她娇软可欺 温执愿
  糖和你的区别是糖甜于口,你甜于心。糖化水入胃,你化毒入骨髓。
  ——沈折南
  文案一。
  北朔高中校霸,破天荒的开始学习了,这到底是人性的扭转,还是道德的恢复?
  姜姈知视线落在旁边刷题的学霸大佬身上,思量许久,没忍住问他。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学习呀?”
  校霸大佬刷题的动作一顿,轻笑着回答。
  “因为我未来女朋友是学霸,我得娶妻随妻,认真学习啊。”
  姜姈知闻言,明了的点了点头,神情带着几分佩服。
  “那你女朋友可真厉害。”
  大佬放下笔,往后一躺,盯着她语气意味深长道。
  “是挺厉害的。”
  不然怎么将他勾得死死的。
  文案二。
  某人死死的抱住小姑娘,将头埋在她的颈窝。
  姜姈知用力推了推,结果对方丝毫未动。
  小姑娘怒了,生气道,“你干嘛啊?放开我!”
  “不放!我都好久没看见你了,抱抱怎么了。”某人又将她抱紧几分,语气委屈。
  “才一天没见。”姜姈知无语。
  某人松开抱着她的手,俯身吻住她的唇,低声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姜姈知被他吻得迷迷糊糊,浑身发软。
  —
  此生唯一的执念是你,哪怕用命来换他也愿意。
  因为她值得。
  …
  娇软学霸姜姈知vs闷骚校霸沈折南
  北朔高中八卦部每天在线毒舌一问。
  ——今天沈校霸追到姜学霸了吗?
  /本书1v1,男女主双洁。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本文超级甜,可放心食用。
  /本书又名《沈校霸今天哄骗到娇妻了吗》《大佬他今天又在学习》《亲眼见证校霸追妻的那些日子》《全校都在磕我们cp》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反派师尊:徒儿你做甚 慕花寂
  坐电梯遇到电梯坏掉是什么感想?
  被困在电梯里半个小时是什么感觉?
  问题是当你以为你终于能出去了的时候,你发现你穿越了又是什么鬼设定!!!
  穿越就算了,还要整天被系统逼着走反派boss线,好不容易洗白一点,下一秒又被泼黑了!
  日常还要养着三个娃子,重点是其中一个娃子还整天惦记他!
  我拿你当儿子养你却整天想着如何上我是怎么回事?
  于是,墨子言在日常总会遇到这样几种情况:
  师尊,那个魔物长的好可怕,求抱抱
  师尊,弟子晚上一个人害怕,师尊陪我一起睡吧
  师尊,听说昨天二师弟抱你胳膊了,你能不能告诉弟子他是用哪个手抱的?
  师尊,亦师叔他有那么好看吗,你为什么一直在看他?
  墨子言无奈扶额中:你师叔他是男的啊……
  帝惊鸿冷哼一声:徒儿也是男的啊,师尊为何只看他不看我?
  “我能回家吗?或者系统你把男主先弄走也行啊”墨子言崩溃的看着系统。
  系统:【检测到男主心情值下降中,请宿主留意环境变化保护自身安全】
  好吧,我错了!
  可是男主他,好像真的不正常啊!!!
  *
重生之抱上金大腿 空余
  莫名其妙的被炮灰,渣男友和他姘头相亲相爱去了,还顺带搞垮了自己的公司携款逃跑。心如死灰跳楼自杀,竟然没死成!
  重生成另一个人,原主居然有一个老公,还是一个天凉王破的霸道总裁,他的人生简直可以编成一本教科书。
  一直想着要报仇的简杰同学有一天掉马甲了,掉得很彻底的那种,却从此抱上了金大腿。
  “爸爸,你为什么老是欺负爹地,爹地哭的好惨!”
  “乖,你爹地是舒服的哭了!”
  本文耽美重生生子文,雷者勿入,小心翻车。
HE这辈子都不可能 姜北北
  分离许久的竹马回来怎么变得如此撩人?
  总把他撩的脸红心跳就算了,怎么这人还一言不合就强吻,二话不说就上床。
  面对某人的夜夜笙歌,祁风小受表示无福消受,于是就暗戳戳地计划着跑路计划。
  可是没想到跑路计划还没实施,就被竹马给识破了?!
  所以这个日常求HE的竹马到底是谁?
  ——
  原名《不合法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