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重生之我被强宠了第11章 裴伺琰突然大发雷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1章 裴伺琰突然大发雷霆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喵不成鱼发布时间:2019-09-24 23:06:04

  “啧啧!说什么不喜欢那个什么范晓,自己还不是生气了吗?什么啊!”
  跑到大厅这边的江晟碎碎念,一屁股坐下沙发之后,随手打开了电视。
  “下边插播一条新闻,江家少爷江晟昨天于十二时跳楼自杀身亡,江家人不得不白发人送黑发人,场面几乎接近崩溃。”
  噗……自杀?我自杀了?
  一打开电视就是自己跳楼自杀的新闻,江晟差点吐血。
  他明明是靠在了腐朽的护栏上,从二十五楼不慎掉下楼的,怎么就成了自杀了?
  “妈的,到底怎么回事啊?”江晟急慌慌的看着,电视里的自己父母跟妹妹都哭得稀里哗啦的,在他墓地哪里一直哭着不肯离开。
  “裴伺琰,电脑借我用一下,快点。”
  江晟朝饭厅里边大喊,他现在需要上网查看到底怎么一回事。
  护栏腐朽,一看就知道是不慎掉下楼的,怎么还有人说是自杀?
  “妈的,你听到了没有啊!我要电脑,他妈有没有电脑啊艹?”
  听不到裴伺琰回话,江晟火冒三丈。
  可其实不是裴伺琰不想回答他,而是他自己身子已经震在地,没有了反应。
  因为刚刚他也听到了电视的声音了,说江晟自杀的事。
  “怎么回事?江晟自杀了?这,这怎么可能?”
  白昊也一脸的不敢相信,脸色苍白,然后快速的看着裴伺琰,道,“需要我去调查一下到底怎么一回事吗?”
  裴伺琰拳头握紧,双眼冰冷,“我要知道是真是假。”
  “好。”
  白昊立即起步离开,匆匆忙忙的。
  此时的范晓却跟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嘴角勾着一抹笑容,十分的意味深长。
  “你他妈聋了,我说了要电脑,你没听见啊!”
  江晟冲进饭厅,怒气冲冲咆哮。
  可吼完了,他却看见裴伺琰脸色不对劲。
  “你,你怎么了?”江晟有些心虚的问,还以为是自己冲裴伺琰大喊大叫了,惹他生气了。
  裴伺琰没有说话,难受的闭上眼,之后拍桌子大吼,“滚,立即给我滚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的脸,滚。”
  滚字连吼了两声,声声震耳欲聋。
  突然被骂的江晟心里也不是滋味,火气立即上来,“好,我他妈滚,我滚得了吧!”
  艹,有病吧他,我不就问他要个电脑而已吗?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江晟气冲冲离开,跑出了大门,出外边庭院去了。
  范晓瞄了一眼走远的江晟,之后回到了裴伺琰这边,嘴角的那抹笑又勾了起来。
  “抱歉,我先去忙,范少爷请便。”
  裴伺琰僵直着身子站起来,拳头一直紧握着。
  “没事,你忙你的。”
  范晓笑得好看的道,不再缠着裴伺琰了。
  裴伺琰一句话也没有说,疾步离开了饭厅。
  此时饭厅里只剩下了范晓一人,他把腿架到了饭桌上,双手环胸的摇晃着椅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裴伺琰啊裴伺琰,你以为你不跟江晟接触,你的敌人就不知道他的存在了?这回被杀得措手不及了吧!”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我家师尊有点饿 糯米咸粽
  仙门师尊受戏逗影帝魔神攻,结果反被掳回魔族当......当山寨夫人?
  让六界闻风丧胆的魔神大人渡劫失败变成“小煤球”,无意之中被仙门第一仙尊无墨救下,但却发现对方正研究着......食用自己的一百种方法?
  无墨,一个顶级吃货穿越到了异世,看到什么都想炖一炖,烤一烤,导致六界谁看到他都想跑!
  无墨:“哎?前面那只寿桃精,你别跑,快到本尊碗里来!还有那只乌龟精,怎么两条腿站起来跑,嘶......吃起来定是爽口弹牙!”
  .........
  “大师兄,你发现了吗?我们的师尊变得有点奇怪,他.....他每天都很饿??”
  大师兄不悦道:“为何如此说?”
  “师尊前几日,把那魔尊放架子上当猪烤了。”
  大师兄一本正经:“那魔尊作恶多端!活该!”
  “昨日师尊还抓了妖皇的契约兽过来,说要红烧!”
  大师兄一脸疑惑:“......当真?”
  “嗯,今日师尊又捉了海鲛郡主,说是要吃生鱼片呐!”
  大师兄一脸严肃:“好,那我去给师尊磨刀!”
  众人:“???”
  :
  无墨一本正经:“逆徒,放下你的......鞭,本尊不吃这玩意儿。”
  逆徒:“师尊不是什么都吃吗?怎么就不吃弟子的?既然不吃,那帮弟子试试好不好?”
  无墨黑着脸一咬牙:“好!那本尊吃,要油炸的!”
  逆徒:“......”
  :
  魔神攻日常戏精附体,为讨好师尊,每个月都带着仙门弟子攻打自家老窝!
  爽文X3,爆笑,情有独钟,HE!
  :
  前期各种沙雕,爆笑屠宰现场,各种装逼满天飞,后期各种大型掉马,崩人设,现场!双洁,强强联手!
  :
  腹黑魔神大师兄攻 VS 一本正经吃货师尊受
  再次声明,这不是正经修仙文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我靠嘴炮c位出道 卿见
  阮倾是个水军头子,真正意义上的水军,控评反黑拉踩彩虹屁样样精通。
  直到她为她爱豆打榜的时候嗝屁了,穿到了她前几天看选秀节目被她喷的体无完肤盛卿的身体里。
  #盛卿恶意拉踩某当红小花#
  #盛卿选秀黑幕#
  #盛卿巴结导师#
  阮倾:???不,你们听我解释。
  后来黑粉们发现,盛卿真的样样不行。正当他们跑去找圈里最牛逼的水军团队时,发现和他们统一战线的水军们叛变了??
  水军a:相信她叭,卿卿是最棒哒,加油呦。
  黑粉:快住嘴,你黑她花瓶矫情的微博还没删。
  水军b:她已经很努力了,你们为什么要扒着以前不放呢。
  上一条动态是十分钟前,发表内容:就算她现在改变了又怎么样,狗改不了那啥,盛卿改不了废物。
  黑粉:???打脸还是你们狠。
  /
  在又一次营销号曝出盛卿黑料反被她黑粉撕的体无完肤的时候,盛卿的粉丝后援会对他们发出了入会邀请。
  后援会:大锅!加入我们吗!
  黑粉:谢邀,只想当盛卿这个傻逼女儿的老父亲。
  我们可是职业黑粉!
  …
  后来黑粉头子的ip被某大佬当场扒出来,一直冲在最前线被众多粉圈怒骂键盘侠的那个人,竟然是圈内的顶级流量顾朝。
  顾朝v:怎么说呢,掉马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吃瓜吃到自家身上的顾朝后援会:怎么说腻,就很秃然。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瞎了 妄想小野
  [ps:这是一个女主嫌弃男主长的丑然后真香的故事]
  温软穿越了,穿成了恶毒女配,这就算了但她还瞎。
  温软的性子如名字一样,软软糯糯,不仅怂还怕死,只要一想到原主最后的结局,她就恨不得自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她瞎啊。
  [滴,欢迎绑定恶毒女配逆袭系统。]
  温软:???我都瞎了还逆你妈袭。
  [不要担心啦~只要获得好感度眼睛就可恢复哒!]
  至此之后温软开启了疯狂刷好感度,可是她发现,这个好感度好难加,直到她遇到了那个人。
  温软坐在沙发上,双手抓住裙摆,因为看不见面对陌生的环境有些害怕:“那个……”
  [滴,好感度+1]
  “我……”
  [滴,好感度+1]
  “我想说……”
  [滴,好感度+1]
  [滴,好感度+1]
  ……
  温软:……这人好感是捡来的么?
  ――
  温软第一次见池韫时,那人声音磁性撩人,声音可见的痞气:“瞎子?”
  温软觉得这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长相也肯定是个杀玛特。
  可当温软看见后……哪有什么杀玛特?眼前的人精致漂亮宛如谪仙,穿着黑色的西装矜贵又好看。
  温软:我可以!
班主任也在嗑我和死对头的cp 宿莞
  总所周知,江景一中校霸黎池和学神谢烬是死对头。
  至于原因,黎池不想说。
  但是大家都知道。
  -
  那天,黎池和谢烬在学校小树林约架,正打得难解难分之时,班主任突然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把他们逮到了教导处。
  黎池从教导处出来的时候,他的兄弟凑上去,“黎哥,情况怎么样了?”
  他脸色明显地黑了下去,脚上踢飞了一个矿泉水瓶,“草,徐晓燕那个女人有病!她说我和谢烬那个傻逼早恋!早恋!!我早恋你妈!”
  黎池声音不小,在场的女生又不少,于是江景一中贴吧里,cp楼悄悄建起。
  -
  不知是不是徐晓燕专门跟他作对,把他黎池和谢烬放在一起了!
  徐晓燕言之凿凿:“我跟你们说,高中敢在我徐晓燕眼皮底子下谈恋爱的都给我坐一起!你们分了也别想给我调开!”
  黎池:“……”
  突然被安上早恋名号的谢烬:“……”他就是个普通的学神,事情怎会如此!
  -
  “黎哥,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学神啊?”吴皓狗腿地给他递了瓶水。
  黎池接过,拧开矿泉水瓶盖,灌了一大口。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他叫谢烬,我叫黎池,水火不容呗。”
  -
  不管黎池和谢烬是不是水火不容,反正cp楼越盖越高就是了。
  别家cp粉都是拼命找糖吃,而锦鲤女孩:
  #锦鲤女孩过年了!#
  #锦鲤女孩今天又过年了!#
  #锦鲤女孩又双叒叕过年了!#
  #我家cp是真的!!#
  -
  “转发这对锦鲤cp期末考试成绩提高五十分哦~”
狐狸折桃花 默凉
  年少成神,身为九尾狐族史上最小的狐帝,涂迟玉打娘胎出来唯一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追了紫宵宫的陵颐神君两万年,眼瞅着就要叼回窝儿,哪里想竟被离微宫心黑手黑的器灵一刀拍进了混沌虚空……
  时秦:狐域中公狐狸母狐狸各个千娇百媚,作甚偏要抓着本君不放?
  涂迟玉:没你香,没你软(桃花)
  古代位面,病弱皇子x冷艳摄政王
  娱乐圈,国民男神影帝x禁欲总裁
  武侠世界,正直少盟主x邪教女装宫主
  民国世界,军阀少帅x民国大佬
  星际ABO,伪Omega小少爷x联邦元帅
  灵异位面,小狐妖x嫉恶如仇捉妖师
  青春校园,雅痞校霸x阴郁学霸
  修真界,合欢宗炉鼎x剑宗太上长老
  监狱风云,小奶狗狱警x凶残狱霸
  西幻世界,血仆x血族亲王
  ……
  总,九尾狐帝涂迟玉x桃花神君时秦
  PS:本文主攻,1v1且he,宠的基调上微虐。
  心机腹黑少年小狼狗x冷艳霸道神君,这是个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拥有第三性别(哥儿)的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