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妖怪大人有点凶第4章 妖怪世界(二)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章 妖怪世界(二)

妖怪大人有点凶喵的粥发布时间:2019-09-18 12:18:49

  逃跑计划一点也不顺利,才刚走出走廊就被穿着一身黑衣,类似保镖的人发现了。
  苏橘白立刻跑起来,迅速拐个弯,走廊变宽了。
  他一眼就看到站在走廊尽头,一头耀眼的银发,戴着黑色的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衣服是上好的黑色丝绸,绣着雅致的白色竹子,腰间别着一块黑色的墨玉,整个人气质是孤傲的男子。
  “不管了!”苏橘白跑得很快,一下子就到男子前面,男子看到他眼里充满了震惊,突如其来的熟悉感让他很疑惑,脑海里却找不到他是谁。
  苏橘白没站稳,猛的向前倒,倒在地上,吃痛的用手撑起身体。
  慌张的往回看,保镖手里突然冒出一团火焰冲向苏橘白,苏橘白本能性的用手挡住自己,等了一会,却没有痛感。
  他缓缓睁开眼,火焰正停留在神秘男子的手上,再回头看看保镖,一脸紧张的站在那。
  “抱歉公子,这是要逃跑的卖品,我们正准备抓回去。”为首的保镖紧张的说道。
  男子手一握,火焰消失了,苏橘白呆呆的看着火焰就这么消失了。
  我是遇到一个厉害的角色了吗!!
  苏橘白又被盯了,这已经是被第四个人盯了,男子的眼睛是神秘的绿色,他的眼神可怕极了,似乎要把他吞掉,苏橘白背后发凉,嗓子像是被掐住脖子的了一般,有点喘不过气。
  向前爬了几步,开口声音便是哑的“救……救我!我不是卖品!我是被绑架过来的!!求你了!救救我!”苏橘白抓住他衣摆的一角,眼睛发红,男子依然不语,护卫也不敢动。
  苏橘白趴在地上,男子打量着他,忽然半蹲下来,手指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
  被他盯得,背后更是疯狂冒冷汗,他像是受到了极刑,身体微微发颤。男子突然收回了手,站了起来。
  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苏橘白以为他改变决定了,两人视线相对,苏橘白看不懂他在想什么,神秘的绿色眼睛里,充满了冷漠,丝毫不近人情。
  男子微微扬起嘴角,就很小的幅度,似乎带着讽刺的味道,然后转过头,走了。这让苏橘白迅速陷入绝望之中,护卫等神秘男子走后,瞬间松了口气,这里面带面具的都是不好惹的,要是不小心冒犯到了谁,都是活不了是结果。
  将趴在地上的苏橘白抓起来,为首的护卫用妖力幻化出一条红色的绳索,将苏橘白的手绑起来。
  苏橘白真的慌了,不知道被抓回去会被怎么样,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不熟悉的……
  “跑!你居然敢跑!差点坏了我的生意!你知道你刚刚撞到的人是谁吗!要是他追究下来,我们都要完蛋了!!”丽姐此刻完全没有刚刚的冷静,眼睛泛红,丽姐都不敢想要是那个公子怪罪下来,这不止是他们这些妖的命没了,这个拍卖所也会不复存在。
  苏橘白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心里不停的回忆带着面具的男人,虽然只能看到他高挺的鼻子和薄情的薄唇,但是依然能看得出对方相貌极好。丽姐见他不理会自己,手都扬起来准备打了,突然停下道“你!要不是你这张脸等一下还有点价值,我立刻就打下去了!”
  他故作淡定的坐着,不看她一眼。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如果毁了这脸,是不是就不会被买走?”眼疾手快立刻拿到化妆台上的一把小刀,准备往脸上动手,心里想着既然到这身体发生了一些改变,回去应该还是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
  苏橘白是下不了手的,被逼急了,大胆试一下。
  丽姐完全不把他手上的刀当回事,手一扬,一道紫色的妖气冲向苏橘白的手,苏橘白反应再快也是个人,敌不过妖,刀还没到脸上就掉到了地上。
  “来人!将他带到拍卖处的后面给我好好看着!”
  苏橘白被他们强行带到了拍卖处的后台,绑在椅子上。
  苏橘白坐在椅子上扫视了一圈后台,有二十个画着妆的男子,这也包括他最开始看到的三个男子,他们样貌各异,都是非常好看的类型,他们大部分人眼睛都没什么光芒,已经欣然接受着自己要被卖掉,被当成玩物的后果,还有小部分人眼神里带着慌张。
  他们看向苏橘白却都是一种藐视的视线,藐视他的不自量力,还敢逃,有人笑着看着他,是非常讽刺的笑容。
  十个穿着黑色西服的护卫,面无表情,看着他们,有两个分别站在苏橘白两边。
  丽姐这时走过来“他变成压轴了,给我好好看着他,别让他捣乱。”她从戒子里取了一粒药丸,强行塞入他嘴里,他挣扎着,却未想,入口即化!
  “放心吧,不是毒药,我不会毁了我的摇钱树,只是让你两个小时不能说话,怕你上台坏我好事。”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妖怪大人有点凶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宋太太今天作死了吗 妄想小野
  顾眠要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一个她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他,他宛如谪仙,精致漂亮的祸人,面色如玉,荡人心神,这样清冷漂亮的人对她说:“和我结婚,钱都给你花。”
  很动人的话,仿佛他就是爱她,要不是那人面无表情,神色冷淡,顾眠可就信了。
  顾眠没有犹豫,笑着回答:“好。”
  顾眠以为自己不爱他,其实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文案一:
  传言都说宋少不爱自己的闪婚妻子,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天天夜不归家。
  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哪儿是什么小情人?这就是宋太太本人啊。
  今日头条#宋少又从小情人公寓出来了# #小情人上位记#
  下午,从不发微博的宋少说:眠眠和我回家吧,我知道错了,别住酒店了,我心疼。
  吃瓜网友:……小情人敢情是宋太太本人。
  文案二:
  网友们都知道,宋太太是三天必上一次头条,回回作死,今天不是高楼手接婴儿,明天就是撕逼某世家小姐。
  #论宋太太的作死技巧#
  1.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2.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3.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
  [双洁1v1甜宠]
穿成三个崽的恶毒后妈 寒之素手霸红尘
  架空世界,种田,系统升级,萌宝撩夫,欢喜冤家,甜到齁的那种。
  本站独家,原创文,若有雷同,她抄我的,欢迎举报!!!
  学霸彭若若大学毕业后,放弃优渥工作,宅在家里写网络小说,穿进了自己追的一本《撩夫养娃,糙汉仙妻》的小说中,成了拥有三个崽的恶毒炮灰后妈
  为了改变最后杯具般的命运,她努力善待三个小反派崽崽,手撕极品一众渣,外带赚钱养家,并努力将三个崽培养成富二代,和她一条心
  无意间惹来了一个帅气阳刚兵哥哥,粘她粘得跟牛皮糖,怎么扯都扯不下来那种,“媳妇儿,你这么会带娃,咱们再生一个怎么样,凑齐平安喜乐好不好?”
  “不是说回来离婚的!”
  “谁说的,谁出来跪玻璃渣,况且咱们是军婚,受保护的……。”
  “你你你,干嘛,手往那放?”
  “你是我老婆,有证的那种,我的手当然放你这啊,放别人那,才是耍流氓,媳妇,你真香……”
  今天的彭建明无比的庆幸,他和媳妇儿结婚是按规矩扯证的,他们又是军婚,媳妇儿想离不容易
  旁边那个谁,狗眼往那看,再看挖出来当乒乓球踩
  大宝:我都考第一,我的学习成绩都是我妈辅导我的,妈妈最厉害,我最喜欢妈妈。
  二宝:我妈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女人,她晚上还给我们说故事。
  三宝:妈妈会做漂亮衣服,会做好吃的,我们村就是我穿的最好看,妈妈最好了,我爱她,比爱爸爸还爱。
  三胞胎合:爸爸你好笨,怎么还没把妈妈追回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有个妹妹和弟弟?
  这就是一个全能学霸型宅女,在穿进网文中成了恶毒后妈女配,为了改变自己的悲惨命运,努力的将炮灰活成了团宠的励志喜剧故事。
霸总每天都想离婚 乔鹤
  真霸总醋精神经病×内心丰富冷淡娇妻。
  一句话简介:脑抽后我开始追妻火葬场。
  -
  老公失忆后的唐声晚似乎拿了摘肾虐心替身剧本。
  英俊冷漠的男人怒视她,口中吐出冰冷的话语:“你也妄想和纯纯比?”
  唐声晚:“我没想。”
  霸总挑眉,凉薄一笑:“乖乖让我摘了你的肾移植给纯纯。”
  唐声晚乖乖点头。
  本认为此时霸总应该就此与她井水不犯河水。
  却没料到——
  总裁眼中带着三分傲慢三分冷漠四分漫不经心,唇角上挑,充满兴趣:“很好,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行使夫妻义务是你该尽的责任!”
  唐声晚噗通跪地,呐喊:“纯纯!挖肾!总裁不要!”
  -
  老公什么时候才能正常QWQ。
  双洁 后期男女主也没碰过别人 狗血 非常狗血 融合所有狗血梗。
快穿之BOSS的自我攻略 邀颉
  把最爱的你捧在手心,宠入骨髓
  沈研被迫?玩快穿。
  [攻略BOSS就复活。]
  “……”
  [在不同的位面你可以吃到很多的美食。]
  “好的,没问题。”沈研愉快的说道,生怕系统反悔了。
  “做我男朋友,我天天给你买好吃的。”校霸脸色微红。
  影帝大人:“可不可以对我只对我笑,命都给你了。”
  皇帝对着所有大臣说道:“就算是祸水,他也只能祸害我一个。”
  狼狗总裁深情地看着他,“你哪里只值一亿,分明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无良医生:“感冒了?我建议你住院观察一二。”
  ………
  系统式懵逼:宿主的任务对象总是在自我攻略,而我的宿主全程都在吃!
她可撩可娇 酸奶盖子
  【美艳蛇精病女主x斯文高冷男主】
  这件事绝对是史无前例独一无二见所未见惊天动地……呃,阮娇娇也不知怎么描述,反正,她重生了!
  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居然让她给撞上了,她到底是踩了什么狗屎运?
  如果有人问重生是幸运还是悲剧,她会毫不犹豫答,是超级无敌巨幸运。
  重回高二这年,阮娇娇决定要做两件大事:
  一是孝敬爹妈,然后回学校里继续当人人忌惮的一姐,该吃吃该喝喝,靠收租卖房维持生计,做个小富婆。
  二是远离祁辞,那个铁石心肠的男人,发誓绝对不要再被他的外表迷惑,从此以后忘记他。
  第一件事她做到了,没想到第二件事却屡次失败。
  以为她不主动招惹他,两个人就八竿子打不着,可现实好像不是这样的…
  出去吃个饭,遇到祁辞;熬夜泡个吧,遇到祁辞;手痒约个架,准备大干一场,遇到祁辞。
  某女欲哭无泪,她想,学校总没有他了吧,可没想到新学期的插班生,也是祁辞,而且还正巧和她同桌。
  整天阴魂不散,感觉空气弥漫的都是一股祁辞味,且经久不散。
  祁辞这是和她有仇?
  ——
  一声娇姐,一生娇姐。⭐
  原创文,勿抄袭。
团宠福星六岁半 冷俊夕
  二十一世纪天才少女徐颜安携带系统空间穿越到安阳村徐家大房长媳名下。
  徐颜安十分庆幸自己是胎穿到这个时代,徐颜安如今已经来到徐家六年多时间,她应该开始发光发热啦。
  徐颜安便带着系统空间开始靠着采药材,卖药材,做美食,建新房,办酒楼发家致富。
  徐颜安偶尔还要对付那些招惹哥哥们的烂桃花,哥哥们成年后还要操心他们的婚事。
  系统空间需要靠徐颜安的经验值来升级,所以徐颜安每天都要愁着赚钱和救人。
  ………………………………
  来来来,看书先看下面四点然后我们再看简介,本书又名《傲娇系统让我救世人》
  ①本书依旧是农家团宠文,这本书主要描写徐家的发家史以及兄妹之间的磕磕绊绊。(老梗类,不喜勿喷。)
  ②因为是穿越文,所以我不想看到那些说不符合逻辑的话,女主二十岁灵魂,六岁的身体要逻辑干嘛?
  ③女主没有恋爱的情节,不过可能会有竹马之交,后续可能会出番外篇。
  ④小系统是以傲娇小正太为魂体,空间则是靠积累经验值升级。(做好事,赚钱)
千亿总裁宠妻成瘾 苏流云
  “老公,快来看,电视上这个男人长得和你一样帅!”
  在电视上看见和自己老公一模一样帅的男人莫宛溪非常惊讶。
  贺煜城扶额,“你确定他只是和我像?”
  “不对,他怎么和你一个名字?”
  被恶毒闺蜜算计以为睡了个鸭王,谁知道鸭王却是江城最大的金主爸爸。
  天上掉馅饼砸晕了莫宛溪,本来是爹不疼,四处受欺负的小可怜,现在有了靠山,整个江城横着走。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妖怪大人有点凶 喵的粥
  “你可听闻从不谈感情的沈公子竟买了一个妖宠回去!”
  “那妖宠可是绝色?”
  “不,谈不上绝色,而且还是个男的。”
  ……
  明明都是坠楼重生,可苏橘白重生到了一个满是妖怪的世界里,睁开眼却落得被强行卖身,不过金主有点帅,而且全长在他的审美点上,但他却发觉这个妖怪金主有点奇怪。
  金主明明很帅,他却单身了近一千年。
  金主将他买回来,却不动他,害他每天提心吊胆。
  金主明明说好是一个没有感情妖怪,却老喜欢逗他玩。
  苏橘白开始计划离开这个冰冷冷的妖怪大人,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时竟发现金主是这个国家的最强者!!!
  他这才发现自己抱上了一条大腿,在撩他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把自己也搭进去了!突然温柔的公子太难抵挡了!
  ……
  被谎言笼罩的大陆,都因苏橘白的出现开始被打破。
  梦里的画面,总指引自己去寻找什么
  苏橘白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谁?
  寻找回忆的旅途,
  寻找身世的旅途,
  是否该继续,是否会再失去你?
  —
  他们说,我是解救这个大陆的药。
  他们说,他是罪,他是恶,他不该出现。
  他们说……
  —
  而他对我说“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地方,我们逃吧。”
  —
  他对他说
  “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未授权禁止转载。
女尊天下:女帝本无赖 常雪
  封寒月本是帝凰女君,才华横溢,身姿窈窕,她自认好吃懒做,喜美男子,可却不代表她想娶夫君啊!
  封寒月眉眼弯弯,侧目看向周边人,笑道:“你说是吧?夫君什么的,简直浪费青春年华。”
  她周围男子皆一笑,转眼就掏出帕子故作女儿家泣哭,吓得封寒月脸色一变,只觉一万只草泥马从眼前跑过。
  ……
  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