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第7章 赴宴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7章 赴宴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傅清发布时间:2020-02-22 17:35:56

  赴宴那天,陆斯年送来的那几个丫鬟一早就把她拉起床,开始忙碌,又是采花汁染指甲,又是细细的绞面,贴眉心钿,用桑果汁润发。
  韩雨霏坐在凳子上打瞌睡的时候,四五个丫鬟围着她团团转忙的头上冒汗。
  从穿过来这大半年就没这么忙过,韩雨霏心想以后可不再去什么宴会了,大早上四点多就得起来折腾。
  终于搞好了,匆匆吃了两口点心垫肚子就被扶着出了门,韩雨霏也搞不懂自己会走路为什么要扶着。
  这时代流行的是女子纤腰软无力,步步生莲花,贵族女子出门必须要有侍女相扶,显得弱柳扶风,没病脸上也要涂三层粉。
  等上了马车,侍女一直在为她讲着最近京中的趣事和大事,防止宴会时众人闲聊她接不上梗。
  还反复提点她宴会上哪些人物是该注意的,哪些人是该避开的,与谁交谈有着什么样的避讳。
  让韩雨霏不由得感叹,这些古代大户人家的丫鬟各个都心思玲珑。
  等到了忠义侯府,韩雨霏下了马车,远远的就看见几个女子站在忠义侯府门口,见着她下了车,立刻笑容满面的迎了过来。
  韩雨霏翻了翻原主的记忆,想起了这几个人的身份,走在前面四十岁左右圆脸丹凤眼的妇人是她二房的主母张氏,向后两个身穿浅粉八幅湘裙的是她的两个嫡姐韩雨琳和韩雨琅。
  而远远落在后面,鹅蛋脸狐狸眼,面色白皙,妆容精致的女子则是她的亲生母亲,柳姨娘。
  韩雨霏心里笑笑,看起来卖了女儿之后她日子过得倒是不错,这身雪缎衣裙,之前这样的料子她怕是连摸都摸不得。
  柳姨娘目光躲闪着不去看她,态度都不及这主母亲热,虽说同样都是别有用心。
  从小受尽磋磨,因着一张脸扬名京都,也因着这张脸被主母打压,受姐妹排挤,后来更是因为这张脸被嫁给了一个将死之人来给家族牟利。
  现在不知道又是有什么事要用她,如此亲密,像是真的姐妹情深一样。
  入了席,因着来得早,还没有太多外人,长房与二房的几个姐妹和长辈就开始拉着她叙旧。
  说她幼时多么乖巧,说她还小的时候就有富贵相了,说姐姐妹妹们都羡慕她能寻得一个好婚事,韩雨霏一直配合着微笑点头,只是一言不发只是浅抿着茶水。
  长房主母刘氏见她不接茬,给张氏使了个眼色,张氏轻咳了一声清嗓,“眠眠啊……”
  这是她的小名,韩雨霏瞥向一旁沉默不言的柳氏,这是正经的世家夫人们聚会的场合,柳氏一个妾是上不得桌的,只能在一旁伺候主母用膳。
  “大家本都盼着你能夫妻和谐恩恩爱爱,谁知道才不过几个月,你就守了寡,别提我这心里多难受了……”说着她就装模作样的红了眼眶,用手帕去按眼角。
  韩雨霏嘴角微动,心里厌烦的很,却不打算现在就反驳,总得知道她们请她来吃这顿宴到底是什么目的。
  “你还年轻,实在是不知道这守寡的苦楚,咱们女人家还是得……”
  韩雨霏蹙眉,隐隐猜到了她们的目的,心里有些不快,哪有刚过丧期就劝人改嫁的,不怕她被人骂死,虽说她需要一个改嫁的线,但也绝不可能是现在。
  没等她开口反驳,身旁的丫鬟环月就先一步站了出来,“还请张夫人慎言,莫要多管别人家事。”
  态度不卑不亢,让张氏一口气哽在喉头,却不得不顾忌她是武安侯府的丫鬟不敢多言。
  她今日敢这么对韩雨霏那贱丫头说话,一个是她昔日是她的主母,余威应该在的,再一个是韩雨霏如今丧夫,在武安侯府的地位应该是不好的。
  本来看这丫头安安静静的听着的样子,以为事情应该能成,可万万没想到居然让一个丫鬟给顶了嘴。
  但这毕竟是武安侯府的丫鬟,万一回去多嘴,向武安侯说了,那她的罪过不就大了么?她倒是不担心韩雨霏多说,毕竟她娘还要在自己手底下生活,但这丫鬟可就不一定了。
  张氏悻悻的闭了嘴,席间陷入了一片令人尴尬的沉默,所幸人渐渐多了起来,她人的说笑声好歹冲散了一点这一方角落里尴尬的氛围。
  韩雨霏虽然是武安侯府的人,可却只是个庶子的妻子,更何况庶子似乎生前与武安侯的关系并不算好,而且现在她还是一个寡妇,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
  夫人们的交际可是政治性强的很,大多都是要看对方的身世与夫君在朝中的势力,能否为自家夫君带来动力,故而她这一方角落里清净得很。
  韩雨霏也乐的清净,只一个人慢悠悠的喝着席上的茶,本来还尝了一个点心,可茶点在口中转了一圈,不知道该吐还是该咽。
  味道较武安侯府实在是差远了。
  咽下去实在是心疼自己的肚子。
  弦月看出来了她纠结的表情,从袖中抽出一条帕子缓缓接在她的下颚处,韩雨霏配合的将糕点吐了出来。
  刘氏看的眼皮一阵抽搐,越发觉得这小蹄子嫁出去了翅膀硬了,居然敢这么打忠义侯府的脸。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网恋男友很嚣张 故沉
  某情侣奶茶店。
  江锦看着对面的人,此时他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吐槽自己这被狗日了的心情,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网恋对象应该是个一米六二会撒娇会卖萌的软妹。
  可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自称是他网恋对象,目测一八二的猛男是怎么回事?!
  ——————————
  “我喜欢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
  男主身心干净1v1
  甜文甜文甜文康康我
  书评区禁止打广告和推书,工作室和网编走开谢谢,我骂你🐴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牧式上位攻略 帝九墓
  沈牧之,一个掌控网络王国的黑客大神,智商爆表,颜值爆胎。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使一个国家倾家荡产,没想有朝一日居然会栽在小电影上。
  一次入侵Z国总统的电脑,被突然蹦出来的小电影给害死,从此走上被系统奴役的道路。
  …………
  情景一:
  系统:“宿主大大,快把女主闷了扑倒打包带走,这样你就是男主啦!”
  沈牧之:“欧啦!劳资这就去!”
  某男主一手持刀放在江牧之的脖子上:“慢着!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沈牧之跪地求饶:“大大大大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男主:“嗯,这就对了,要强也是强我啊!”
  沈牧之:“……”他是不是听错了?
  见风使舵的怂逼系统:“宿主,那就快把女主杀了,这样你就是女主了!”
  沈牧之:“我去你大爷的!女主死了男主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男主意味深长笑:“没错!死也不会放过你。”
我和渣男住一起 居烟
  齐律是滨州大学人人喊打的“渣男”,至于为什么被扣上了渣男的帽子,齐律表示,他很无辜。
  但是沈苒不信。她发誓,她定要让渣男不得好死。
  于是,自从沈苒在校外合租房子,机缘巧合下碰了齐律,齐律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走廊人声鼎沸,沈苒一把拦住齐律,瞬间潸然泪下,楚楚动人:“你一定要这样对待我吗?那晚的事,你都忘记了吗?”
  第二天,齐律发现自己的课桌里多了很多骂他的信。
  论坛聊的火热,沈苒频繁发帖说齐律和多名女子共住,并诚恳地说明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情。
  第二天,齐律走在路上被人指指点点。
  ……
  齐律觉得,沈苒这样抹黑他,没有人会嫁给他了,所以只能对沈苒表白了。
  沙雕戏精酷guy女主X超撩腹黑明骚男主
  来了就别走啦,看1下下趴.!!!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穿成三个崽的恶毒后妈 寒之素手霸红尘
  架空世界,种田,系统升级,萌宝撩夫,欢喜冤家,甜到齁的那种。
  本站独家,原创文,若有雷同,她抄我的,欢迎举报!!!
  学霸彭若若大学毕业后,放弃优渥工作,宅在家里写网络小说,穿进了自己追的一本《撩夫养娃,糙汉仙妻》的小说中,成了拥有三个崽的恶毒炮灰后妈
  为了改变最后杯具般的命运,她努力善待三个小反派崽崽,手撕极品一众渣,外带赚钱养家,并努力将三个崽培养成富二代,和她一条心
  无意间惹来了一个帅气阳刚兵哥哥,粘她粘得跟牛皮糖,怎么扯都扯不下来那种,“媳妇儿,你这么会带娃,咱们再生一个怎么样,凑齐平安喜乐好不好?”
  “不是说回来离婚的!”
  “谁说的,谁出来跪玻璃渣,况且咱们是军婚,受保护的……。”
  “你你你,干嘛,手往那放?”
  “你是我老婆,有证的那种,我的手当然放你这啊,放别人那,才是耍流氓,媳妇,你真香……”
  今天的彭建明无比的庆幸,他和媳妇儿结婚是按规矩扯证的,他们又是军婚,媳妇儿想离不容易
  旁边那个谁,狗眼往那看,再看挖出来当乒乓球踩
  大宝:我都考第一,我的学习成绩都是我妈辅导我的,妈妈最厉害,我最喜欢妈妈。
  二宝:我妈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女人,她晚上还给我们说故事。
  三宝:妈妈会做漂亮衣服,会做好吃的,我们村就是我穿的最好看,妈妈最好了,我爱她,比爱爸爸还爱。
  三胞胎合:爸爸你好笨,怎么还没把妈妈追回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有个妹妹和弟弟?
  这就是一个全能学霸型宅女,在穿进网文中成了恶毒后妈女配,为了改变自己的悲惨命运,努力的将炮灰活成了团宠的励志喜剧故事。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穿成炮灰反派怎么破 莫西辞
  柯阮穿书了,穿成了书里最大的反派,把男主虐到让读者研究出了千百万种把他处死的方法。
  柯阮穿过来那一刻身体都在颤抖,想到以后的悲剧人生,被男主剥皮抽筋之后还要挂在城墙暴晒,最后挫骨扬灰,他就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补救一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补救来补救去,居然把自己给搭上去了。
  重生后的司郁寒,无论柯阮做什么,在他眼里那都是像置他于死地,所以要么死要么狠。
  之前:
  司郁寒面对柯阮的殷勤,嘴角扬起冰冷的弧度,终归是一个死人,不必浪费多余的心思。
  后来:
  “皇后今日为何没来御书房给朕送汤。”没柯阮在身侧的一整天,司郁寒浑身不舒服。
  【嗯,真香!】
  ……
  排雷:1v1一个重生一个穿书,甜宠不腻,架空王朝,与现实无关。
燃烧吧!荷尔蒙 云浅寒
  【本文HE,精修版】
  齐洛凡是言墨痕年少时期对爱情所有的想象,齐洛凡的存在完整了言墨痕的整个青春,言墨痕却填补了齐洛凡的往后余生。
  因为一个人钟情一座城,因为一个人禁锢一座城,
  暗恋的苦涩,受伤后的蜕变,八年后强势归来,他和他成了商场对手,那场纠葛了整个青春的暗恋何时才能找到救赎彼此的出口。
穿书之魔尊居然是断袖 沙雕本尊
  一朝穿书,姜允苏居然成了青龙教刺客+百花谷右护卫?!
  正当他完成一个又一个刺杀任务,以为自己此生圆满时,那个天杀的系统来冒泡了:
  “新任务:阻止男主万剑穿心事件,避免魔尊出世。”
  “什么??!”姜允苏炸了。
  ----------
  秋叶:“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明明……明明之前还想刺杀我的啊。
  值得吗?就因为你是我的右护卫?
  不值得的。你亏大了。
  这还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替我挡剑。
  还挡了四剑。
  你真的亏大了。”
  ----------
  一个正经的攻受介绍:
  受:姜允苏
  逗比幽默脑回路清奇,真诚善良重情重义,也许是被原主影响,是个天生的刺客,在做任务杀人方面莫名无畏果断。
  身份:21世纪穿书人士,穿前普通青年一枚,穿后是前朱雀教刺客+孤魔谷右护卫。
  攻:秋叶
  性情多变,时而温柔时而冷漠残虐杀气重,在面对姜允苏时格外温柔。
  身份:孤魔谷谷主
  ----------
  1.动不动就灭人满门精分大魔头攻×沙雕狼灭刺客受
  2.攻受双洁
  3.三观奇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