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绝世帝君第10章 声东击西智取敌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0章 声东击西智取敌

绝世帝君遗弃发布时间:2020-02-24 14:12:13

  宁梦雨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背影。
  是她的哥哥,宁南!
  此刻宁南一拳轰出,与那千夫长的拳头对撞在一起,激起一层元力波浪。
  风波平息,千夫长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南。
  他的拳头竟然被挡住了!
  “宁南!你不是死在燕山大泽了吗?”他不可置信的问道。
  四周的少年们纷纷睁大了眼睛,眼前这个人不就是他们平时冷嘲热讽的宁南吗?
  三个月前宁南不是一个人逃出燕山城,死在外面了吗,怎么会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
  而且,宁南不是丹田尽碎,废人一个,怎么能接住千夫长一拳,与这个千夫长平分秋色?
  “怎么会是宁南?他怎么这么强?”周围的一群人议论纷纷。
  “不!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不敢相信,以为现在置身于梦中。
  “哥!你不是…………”
  宁梦雨眼睛湿润了,她知道,那就是她的哥哥宁南,也只有宁南才会不顾一切为她挡下这一拳!
  宁南看着她,笑道:“我在,这一切我待会儿再和你解释!”
  宁南转头看着千夫长,眼神犀利,怒道:“现在,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千夫长冷笑道:“宁南,你不要以为自己走了狗屎运,可以修炼了,就敢和我叫板!今天我要让你们看到,你们和我的差距有多大!”
  宁南眼睛微眯,道:“身为下属,一介千夫长,竟敢对公主出手,而且,还不遗余力,你居心何在!”
  “你别拿身份来压我!你们还以为自己是皇子公主?做他妈的春秋大梦去吧!”千夫长脸色阴沉,青筋暴起,就一拳又朝宁南攻来。
  “哥,他是后天境九重天…………”宁梦雨焦急的提醒宁南道。
  宁南摆了摆手,示意妹妹不要担心。
  他面色不改,一拳也向千夫长攻击而去,那一刻,体内八十一条支脉,自下而上,带动太阴太阳等主脉,元力形成了一个“伪循环”!
  “喝!”千夫长冷喝一声,与宁南拳头碰在一起,然而下一刻,他彻底震惊了!
  拳拳相交,两人竟然打得平分秋色!
  两人各自被震退一步,怒视着对方,而一旁的众人,却是早已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宁南不是一直都是一个病秧子吗?怎么可能这么强?”
  一个少年不可置信的对旁边的人说道:“你打我一耳光,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旁边那个少年一时无语,用力扇了他一耳光。
  “天啊!你怎么下手这么重!”那少年半边脸都发红了,他道:“我居然没有在做梦?宁南竟然变得这么强,比我们都强!”
  然而交战的两人却丝毫不管其他人的议论,此刻两人心中都有了火气,出手开始没轻没重起来。
  “你目无尊卑,敢对公主出手,我怀疑你是陈国派来的奸细!”宁南又是一拳轰在那千夫长的身上,“对于奸细,按照军法,当行绞刑处死!”
  “你敢!”千夫长大怒道,他身躯猛地向后一倾,就躲过了宁南的攻击。
  他毕竟是后天境九重天的高手,实力强大,还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而宁南只是第一次与人战斗,也没有学习过威力强大的武技,自然片刻就处于下风。
  果不其然,宁南很快被打得节节败退。
  “我还以为你有几斤几两呢,就敢在我面前嚣张,看来也不过如此!”千夫长摇了摇头,冷笑道。
  他这才看出宁南修为,在宁南每次攻击时,只能调动六股元力流,象征着宁南的修为不过是后天境六重天。
  不过他心中依然震撼无比,虽然后天境六重天的修为与他想比,差距十分之大,可要知道的是,三个月前的宁南还是一个不能修炼,濒临死亡的废人啊,到底是有了什么样的机遇,让一个废人,一飞冲天?
  宁南如今的实力,速度力量都不比他弱了,只是战斗技巧与经验不够丰富而已。
  宁南根本就不理会他的嘲讽,他虽然节节败退,可依旧在找寻对方的破绽,对方修为比他高,身体强度高于他,所以只有使用巧劲才能取胜。
  宁南不是莽撞的人,他一直在试探对方。
  那千夫长此刻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贪念,他觉得宁南身上肯定有一些大秘密,要是他能得到宁南的机遇,肯定能突破先天境,到时候,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想到此,他的攻击变得更加迅猛起来,他要找机会杀了宁南,夺去一切远走高飞。
  “哥,小心!”宁梦雨离两人的战斗最近,她能明显的感受到对方下了杀手,想用尽全力。
  宁南眼睛微眯,他知道,当一个人真正下了杀意的时候,他必定不会保留任何一丝力量,无疑会把全身的一切展现出来,这个时候,就是出现破绽的时候!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千夫长每次攻击宁南,都被宁南以恰到好处的速度给躲开了,每次只能碰到宁南的衣角,或是攻击不到要害之处。
  他渐渐急躁起来,心中暗自把宁南祖宗十八代都咒了个遍。
  “你就只会躲吗?”他大怒道。
  下一个瞬间,宁南堪堪躲过了千夫长致命一击,眼睛忽然一亮。
  此刻的千夫长已经有些许疲累,他与宁南已经交手上百个回合了,可是宁南一直在躲。
  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时,就在他失去警惕的那一瞬间,宁南就察觉到了。
  宁南突然爆发,速度更是方前的两倍,他一掌击向千夫长的脸部。
  那千夫长一惊,可还是险险的躲了过去,心下正要得意之时,宁南的下一次攻击已经到了。
  攻击脸部只是虚晃,实力上他的目标是他的下盘,这实为在千夫长放松警惕之际,出其不意声东击西的手段,而且极为无赖。
  当千夫长反应过来中计时,已然来不及了。
  宁南一脚又一脚横扫而出,巨大的力量从腿部的支脉中倾泻而出。
  轰隆一声,千夫长沉重的身躯倒在地上,他正要站起来发怒,抬头一看却发现一只脚正朝他的脸部踢来。
  这一脚可是用尽了全力,狠狠的踢在千夫长脸上。
  虽然打人不打脸,可是在宁南的意识中,从来没有这种无聊的规矩。
  都生死相搏了,再无赖的打法也能接受。
  “啊!我要你不得好死!”
  伴随着仇恨的咒骂声,千夫长整个身躯都痛苦的抽搐起来,只见他的脸上已经是血肉模糊,一颗牙齿从他的嘴里掉了下来,上面还呈现鲜血的猩红色,脸部可是人类最脆弱的地方之一,受到如此连环重击,惨痛程度可想而知。
  宁梦雨急忙捂住眼睛,不想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而周围一群人都不可置信,他们都没有想到,后天境九重天的千夫长竟然败了。
  “我是在做梦吗?”
  “那还是以前被我们各种欺负的宁南吗?”
  不管宁南是用何种手段,但是只要取得了胜利,就是好手段。
  人们只会注重结果,不会在意过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是这个道理。
  “认错道歉!”宁南盯着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千夫长,淡然道。
  “你要我认错?我何错之有?”千夫长惨然一笑,“那你还不如杀了我,别说这么多废话!”
  宁南冷冷一笑,道:“这个时候还这么硬气?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梦雨,剑给我!”他伸出手,向宁梦雨索要她腰间挂着的佩剑。
  宁梦雨神色有些挣扎,犹豫道:“哥,要不算了吧!”
  那千夫长本来心中害怕至极,但一听到宁南的话,心中便是大喜,嘴上又开始嘲讽:“宁南,你这个小杂种,你敢杀我吗!哈哈哈哈!”
  宁南皱了皱眉头,然后对宁梦雨道:“好,我也不能脏了你的剑。”
  然后他又是一脚踹在千夫长的头颅上:“老子带你去议事堂找韩将军!”
  千夫长疼得呲牙咧嘴:“你不得好死!”
  但他心中是极为恐惧,韩忠义的精明他是知道的,如果真的被韩忠义知道他对宁南妹妹宁梦雨下死手,恐怕还不好开脱。
  “走!”宁南立刻找了根麻绳,将那千夫长捆住,直接就拖着他的身体,走向燕山城的议事堂。
  千夫长死死地盯着宁南,眼中充满了怨恨之色,他的铠甲在地上摩擦着,发出“咝咝”的声音。
  周围的少年哪里见过这一幕,纷纷都害怕之极,人人自危,生怕有一天也被凶狠的宁南如此报复。
  宁梦雨见状,不由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她心中是十分纠结的,既因为哥哥没有死,还变得如此强大感到欣慰,也为哥哥的铁血手段感到害怕。
  哥哥改变了,至于为什么改变了,她一定要弄清楚才行。
  宁南拖着那千夫长,穿越学堂,不时引来一阵侧目,当其他人看到是宁南时,都是一脸的不敢相信与畏惧。
  不敢相信的是宁南的改变,畏惧的是宁南凶狠的手段。
  燕山城共有三个堂口,分别是学堂,练武堂和议事堂。
  学堂是为了培养一些将士的家属修炼而设置的,而练武堂顾名思义,就是士兵练武的地方。
  议事堂则是商议要事的大堂,里面有所有的百夫长,千夫长,同样是韩忠义将军处理要事的地方。
  议事堂设在学堂之后,没走两分钟,宁南就带着人来到了议事堂外。
  议事堂的建筑虽然简朴,却有一丝厚重的气息,这栋建筑存在了十三年,燕山城还没有建立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那时候,韩忠义将军带着一群逃亡的将士以及家属来到此地,草草的搭建了议事堂以后,那段窘迫的时期,女人睡在里面,男人睡在外面,纵然刮风下雨,也不离不弃。
  那时候的宁南还才只有三岁,而宁梦雨更是只有半岁不到大小,还没有断奶,宁梦雨就和一些女人们一起,坚强的宁南和一群将士们睡在外面,被冻的身体都僵硬,也没有哭喊一声。
  回想起那段时光,宁南也十分的怀念。
  议事堂门口,两个士兵一动不动的守着,即使看见宁南来了,心中惊讶震惊之时,也没有表现出来。
  “太子殿下!”他们象征性的拱了拱手。
  宁南摆了摆手,道:“你们进去通报韩将军,就说我回来了,我要进去,商议大事!”
  议事堂不能强闯,纵然是尊贵的太子也不能,宁南深知这个规矩,所以下了命令。
  但是两个将士你望我我望你,又看了看宁南手里拖着的那个浑身带血的千夫长,犹豫不决。
  “怎么,我的命令已经不管用了?”宁南眼神微眯,寒声道。
  “没有…………只是…………”那两个士兵顿时结巴起来,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那还不快去!”
  “是!”
  宁南一声喝,才将两人从犹豫中惊醒,赶忙应是,立刻进去通报韩将军去了。
  宁南在议事堂门口静静的等待着,他清楚接下来要做的事,会面临很多人的反对,但是时不我待,危机之下,必须采用非常手段。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绝世帝君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 域达
  新书《食指才是大佬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新颖爆笑玄幻,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别人重生就是开局各种功法,各种机缘,强势横推过去…为啥我开局就是被虐杀?
  还以为得到天道不死印记会吊炸天,没想到是个坑…
  死一两次就罢了,还一直死,还做了猪,做了兵器,植物,石头…坑爹啊…
  但…白惨后来发现,他居然能听懂兽语,能跟兵器沟通诞生器灵…能跟灵药对话…知晓灵石表达的意思…
  于是,他牛逼大了…
  关键是他发现无论多强的对手,都杀不死他…
  “不是要杀我么?来,朝我头打,快来打死我…”
  这是一本幽默风趣,被人锤,又锤不死的小说!
  【独家新颖玄幻,感谢各位大大支持,如果觉得好看收藏推荐…mua…】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苏生奈何
  我有七个绝色倾城的姐姐,她们都是宠弟狂魔,却不知我早已成为了令世界颤抖的王!大姐叶倾城,高冷总裁!二姐林青檀,妙手医仙!三姐柳烟儿,妖媚杀手!四姐王冰凝,美女记者!五姐楚瑶,神秘莫测!六姐萧沁,绝代影后!七姐洛漓,身份不凡……十五年前,你们待我如至亲,十五年后,换我来守护你们。
  版权提供方:必看
食指才是大佬你说气不气 域达
  老书《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独家新颖爆笑玄幻,莫要错过!
  白水穿越了,但他彻底裂开了!
  别人穿越各种无敌金手指,各种机缘,各种撩妹秀操作……
  而白水的金手指竟然是自己右手的装逼食指!
  一根会说话,会装逼,看起来一无是处的食指!
  而自己的体质更是传说中的天残废体,这种体质能觉醒道心就是烧高香了。
  就在白水绝望的时候,这根奇异的食指展露出了神奇的能力。
  于是,白水开始牛逼大了……
  “什么?灵石不够了?别慌,看我用手指点石成灵石,一百万块够不够?”
  “还差一株千年灵草?等等,随便给我来颗杂草,我把它点成灵草,一万年级别的可以不?”
  “哦哟?你是背刀宗第一强者?等等,我点化一下大黑,好了,你能打赢我的狗再说!”
  最后,白水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指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大佬!
  玄幻新颖爽文,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一号档案 剑风如歌
  何为人心,人一黑一白,一正一邪。
  你以为你看到最黑暗的一面了吗,不,你没有
  笔仙骗局,游艇迷宫,海誓山盟,人设为王,二次元惨案,何为真相,这就是真相
重生之歌 不敢言
  命运的齿轮已经轮转,历史的轨迹尚未停止。
  重生者啊,留下你等价的灵魂作为交换吧。
  黄粱一梦,一梦十年,回到最初的原点,老旧的吊扇呼呼旋转,窗帘随风晃荡,窗外刺眼的阳光没入瞳孔。
  骤起的喧闹,斑驳旧楼的人影。
  风平浪静下,想要扭动世界线的巨轮,暗流涌动,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野草肆意生长。
  十道世界线的回溯折叠,倒扣收敛的世界光幕下,光与暗相互依存。
喋血都市 花子墨
  他当过兵,进过特种部队。
  他击毙过毒枭,潜伏当过卧底。
  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成为一代枭雄。
  他遭到陷害,为了生存远逃海外参加雇佣兵。
  他参加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
  多年以后,为了朋友、兄弟、爱人以及自己的清白他回到了祖国,等待他的却是……
  PS:为了朋友,
  我可以两肋插刀。
  为了爱人,
  我可以牺牲一切。
  为了国家,
  我可以牺牲生命。
  可是,当我失去信仰,
  失去一切的时候,
  我还有什么生存的信念?
  不管我变成什么样,
  至少我还是个人。
  我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
  为了生存,我有我的信念,
  当我拔枪要杀你的时候,别问为什么!
灵域天神 莫麟16
  (欢迎加入《灵域天神》交流群,群聊号码:242607097 加群有福利 群内有歌神哦)
  胡彦霖,麒麟城胡家的少爷,潇洒是他的气质,休闲是他的生活,宁愿被打死,也不肯认输,这是他的原则。
  直到家族被屠,他的一切都变了。
  手持魔剑,血洗天火宗!
  身怀兽火,踏入灵域,成就传奇!
  我师傅?救命恩人?魔王?李玄贺?
  “没有他,我怎能报仇?没有他,又怎会有我?”
  世界?恩人?
  如果要我去恩将仇报,那我宁可与全世界为敌!
战人格 梦年清
  我要揪出你这个魔鬼,
  来吧!让我撕碎你,
  看看你的心脏,它是铁的吗?
  属于你的舌头,将会是你美味的佳肴,
  你的身躯是恶魔最盛大的舞宴,
  头骨是属于王者的冠冕,
  骨头是你最好的武器,
  来吧!用这史诗的钝器,
  砸开我的头颅,
  亲手砸烂你的灵魂,
  让我们在这血雨中升华,
  让上帝看看我们的灵魂,
  来吧!
  本书又名《永夜Ⅰ:战人格》
  于永夜长辞,唯死神永生!
  To die in the long dark night, only death will never 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