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绝世帝君第9章 杀伐果断斩立决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9章 杀伐果断斩立决

绝世帝君遗弃发布时间:2020-02-24 00:23:38

  宁南心中笃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清楚对方的有多少先天境强者,所以必须尽快。
  宁南知道,在燕山大泽之外,有一个毗邻大泽的小城镇,名为清风镇。那本来是天南国的边陲小镇,属于原来天南国的土地,自从元帅陈汉勾结外国反叛,谋权篡位之后,就变成了陈国的领土。
  想必陈国这次派来的大军,应该都驻扎在清风镇,毕竟燕山大泽凶险无比,他们如果派大军压境,定然会惊动先天大妖,产生兽潮。
  所以这对话的两人,必定是来打探情报的,而且还真让他们找到了这里。
  那么守在这通道外的士兵,绝不过千,如果率先出击,一定能打击对方的士气,取得这场战争的先机。
  想到此,宁南缓缓的朝通道口摸去,他要出其不意,抢先潜入其中。
  那王将军还在与人争吵,丝毫没有注意有人已经从另一边潜了过来。
  通道只有这一个,宁南也不可能绕道而行,而最佳的办法就是爬上树梢,在一棵棵参天大树之上一步一步的逼近通道口,在从那绝壁之中冲进去。
  尽管宁南已经后天境六重天,继中天脉之后,又陆续打通了少阴,少阳,太阴,太阳,玄门五条经脉,可依旧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宁南只能在树梢间匍匐前进,但是就是这样惊心动魄的感觉,让他心底十分兴奋。
  “我不和你争了,但是如果任务失败,你自己看着办!”王将军说不过那个懒散的青年,也就妥协了。
  “王将军,我不得不说,你已经老了,你那一套早就不适用了!我们早就在天南国那群余孽里面安插了奸细,并且策反了一批人,等到时候里应外合,不就能不费一丝一毫将他们一举歼灭?”懒散青年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里,宁南心中一凛,他发现,他忽略了一件事,他从未怀疑过军中是否有地方的奸细,一直一厢情愿的以为,所有人都是忠于天南国的。
  但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
  他情绪一变化,顿时动作稍微大了一点,发出了一丝飒飒的声响。
  “谁?”王将军警惕的叫了起来,他的目光立刻往这边看过来。
  宁南此刻趴在树上,虽然被茂密的树叶遮挡住了身形,但是心下却十分紧张,他瞳孔猛地一缩,大颗大颗的汗珠从脸颊上滴落,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他心中暗道不好,刚刚没有隐藏好自己的情绪,导致不小心发出了声音,惊动了那个姓王的将军。
  “是谁在那?滚出来!”王将军依旧看向宁南这边,目光不容置疑。
  他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已经被发现了,想干脆直接闯出去。
  但下一刻他就按住了内心的冲动,因为他眼前有一只小妖兽正看着他,眼睛滴溜滴溜的转动着,很是灵动。
  是一只鸡冠鼠!
  宁南想起三个月前他也曾见过一只鸡冠鼠,不知道这只鸡冠鼠是不是三个月前那一只。
  宁南顿时心生一计,摘了一颗拳头大的果实,向鸡冠鼠扔去。
  鸡冠鼠见一颗树果朝自己扔来,它眼睛睁的老大老大,它不明白这个可恶的人类为何向那么可爱的它出手,顿时被惊得一跃而起。
  王将军凶狠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片茂密的树林,然而令他失望的是,一只只有半个小孩身体大小的鸡冠鼠,轻轻的从树林顶端跳了出来,朝另一边逃去了。
  “王将军你胆子怎么这么小?一只那么可爱的后天境小妖兽,就把你吓得草木皆兵了?”那懒散的青年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冷嘲热讽道,“回头你这将军职位怕是别做了,我觉得我比你更适合这个位置。”
  虽然青年的嘲讽十分可恨,可是碍于青年尊贵的身份,却也不敢发怒,只好吐了一口浓痰,唾骂一声:“真他娘的晦气!”
  青年看着王将军,脸上尽是鄙视的神色,但是也没有说出来。
  宁南这时才松了一口气,但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一步步往通道口潜过去。
  约莫半个时辰,宁南才跳上了通道口那两棵参天大树的其中一棵。
  宁南看到通道口没有人把守,他心中一喜,便下意识的朝通道内狂奔而去。
  “谁!”一声惊喝响起,是一个巡游的士兵,他发现了宁南。
  此刻宁南已经顾不了那么多,飞快的狂奔起来。
  “死!”那士兵这下明白了宁南是敌人,但是又碍于军令,不敢追进去,于是拿起手中的长矛,朝宁南猛地一掷!
  全力奔跑之中,宁南突然感到背后一凉,几乎是瞬间,他的身躯一侧,靠着通道口的石壁,一只手就朝那矛影抓去。
  虽然他仅仅只是后天境六重天,但是幸运的打通了所有的支脉,自身的实力自然远超过普通的同阶敌人。
  那长矛陡然停止,瞬间就被宁南攥在了手中,他转身看了一眼那个巡游的士兵。
  那士兵看见宁南瞪了他一眼,不由畏惧的往后退了两步,可转念一想,自己身后还有那么多士兵支持,还有先天境强者做后台,怎么能畏惧?
  “站住!”他朝宁南一喝。
  宁南看着这个士兵,咧嘴一笑,也抬起手中的长矛,朝那士兵掷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长矛破空而去,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完美的直线!
  那士兵心中一个咯噔,想躲避时已然来不及了。
  长矛正中士兵的胸膛,宁南的千斤巨力被长矛完美释放出来,直接穿透了士兵的心脏,才停止穿刺。
  “不!”士兵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个森林,没有人不怕死,包括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
  战争是要死人的!从小熟读兵法的宁南深知这一点,杀人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心理负担,更别提对方还是敌人,对敌人,他根本不会手软!
  古人诚不欺我,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这个道理。
  解决了这个小小的麻烦,宁南继续朝着燕山旧部的山谷内冲去,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狭长的通道中。
  而通道口的另一边,是一个千人驻扎的营地,这些都是反贼陈汉的士兵。
  王将军本来在营帐中休息,却是猛地听到一声惨叫,他迅速冲出营帐,来到那通道口,恰巧看到士兵死时的惨状。
  与他同时到来的,还有那懒散的青年,他玩世不恭的看着死亡的士兵,并没有将这件小事放在心上。
  反而是王将军十分痛心,这可是跟随他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啊,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惨死在此!
  他面目严肃,郑重无比,看起来心疼极了。
  而那青年毕竟身为如今陈国一个王侯的子嗣,位高权重,且还是陈国难得一见的天才,年纪轻轻就突破了先天之境,眼高于顶,根本不会在乎一个士兵的死亡。
  王将军摸了摸士兵火热的胸膛,那里鲜红的血液还在流淌,根本没有干涸。
  “他被一击毙命,可见对方是个高手,这下恐怕那些余孽都知道了。”王将军面色沉重的道。
  他深刻知道,两军交战,占据先机最为重要,如果让敌人占据了先机,那无疑是胜利了一半。
  “哼!担心什么!一群余孽罪民而已,能掀起什么波浪?我们接近两万的将士,实力之强,不可想象,难道还会怕那三四千的老弱残兵?”青年嘴角微微扬起,不屑一顾道。
  王将军眉头一皱,脸上饱经沧桑的皱纹紧锁,可一想到青年的身份,还是柔声道:“我们切不可大意,他们能在这里生存十三年,让我们奈何不得,肯定不简单,更何况对方的领兵将军还是韩忠义,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青年蔑视一笑:“王将军,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韩忠义你都害怕,当初不是传闻你和韩忠义齐名,同为天南国两大将军吗?我看你是名不副实!从现在开始我来指挥,你要是畏手畏脚,妨碍到我,回去我必定启奏皇上,免去你将军一职!”
  “你…………”王将军脸色一变,怒道:“好,如果此次战役失败了,我必定会到皇上那里亲自告你一状,到时候你老子都保不住你!”
  说完,他拂袖而去,只留下那懒散青年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嗤之以鼻。
  …………
  燕山城内,所有人尚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依旧各司其职,一片祥和。
  学堂内,一位身披铠甲的千夫长正在教授一群年轻的少年学习武技。
  这些少年有男有女,年龄只有十余岁,大概百人,都是一些将士的家属。
  对于学习武技,大家都很兴奋,目不转睛的观看着这位千夫长的动作。
  在一群少年中,有一个少女,长相十分靓丽,两根长长的马尾辫垂在肩上,一个漂亮的粉色蝴蝶结扎在头上,俏脸似乎有一丝淡淡的忧伤,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即使她穿上紧身的武士服,也掩盖不住作为一个美人坯子的潜质。
  她站在一群少年中,像众星捧月一样,周围很多男生不时的又瞟她一眼,眼里是对美女的欣赏之色。
  但她眼神却飘忽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她没有认真听讲。
  “宁梦雨!你最近怎么了,又不好好的看我演示武技?你是已经学会了吗?”
  当千夫长严厉的声音响起,少女才回过神来,满脸歉意。
  千夫长毕竟从来没有做过老师,教别人永远都十分严厉。
  宁梦雨赶忙道歉道:“老师,对不起!我下次一定不会了!”
  “你上次也这么说!几次了!不要以为你是公主,就可以为所欲为!”千夫长眼里闪过一丝仇视的眼光,他早就看宁家兄妹两人不爽了:“我告诉你,宁南早就死外面了,你不要报以希望,燕山大泽内妖兽重重,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出去,除了惨死妖兽之腹,还能有什么好的结果?”
  宁梦雨眉头紧锁,冷声道:“你说谁死外面了?你说谁是病秧子?”
  她从小和哥哥一起长大,最爱的人就是自己的哥哥,有些时候,她恨不得时间重来,不希望为自己挡下那一击的是她的哥哥,而是她自己。
  她心里容不得任何人辱骂自己的哥哥,为此,小时候可没少和人打架。
  但是自从她惊人的修炼天赋展现出来后,同龄人再也没有能打过他的,也就没有人敢辱骂宁南。
  今天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个千夫长有失尊卑,犯了她的禁忌。
  “怎么?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这个千夫长丝毫不知道尊敬学生,更不知道身为下属,尊卑有别。
  宁梦雨眼睛通红,她承认,自从宁南逃出燕山城后,她日日夜夜的担忧与悲伤,在此刻纷纷化作对这个为老不尊的老师的愤怒。
  当愤怒达到临界点的时刻,就是她爆发的时候。
  “我要挑战你!如果你错了,你要给我哥哥道歉!”银铃般的声音带着笃定的意味,不容反驳。
  “什么!”无论是那千夫长,还是周围的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围的少年都知道宁梦雨的禁忌,都不敢去触犯,但没有想到这个教授他们修炼的老师,竟然会去触犯这个禁忌,更没有想到,宁梦雨竟然会选择挑战老师!
  千夫长眼中寒光一闪,冷笑道:“我尊敬的公主,你是以为,有这样一层身份在,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还是认为,你突破到了后天境八重天,就有挑战我的实力?”
  “不,我会让你知道,这些都不够,区区后天境八重天,根本不足以成为你骄傲的资本!”
  千夫长狂笑道,然后象征性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他修为是后天境九重天,并且已经身经百战,远不是宁梦雨这种连鲜血都没有喝过的温室里的花朵能比的。他有足够的自信,很轻松就可以击败宁梦雨。
  一重天的差距,即是天地之别,可不是区区天赋异禀就能轻易填补的!
  如果轻易就可以填补,那还要划分修为境界干什么。
  周围的少年纷纷站开来,给两人让开一个开阔的场地。
  “你可别忘了,你我修炼的都是《五极真阳图》!”宁梦雨娇声提醒道。
  这个提醒无疑很愚蠢,但是宁梦雨只是为了借此给自己打气,对于《五极真阳图》这门修炼功法来说,宁家人无疑是最有发言权的,这是宁氏一族的最大优势。
  天底下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即使是双胞胎,依然会有很大的区别,而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差别就更大了。
  这种差别不仅仅是从灵魂的角度出发,也包括了身体血脉的构造,《五极真阳图》是宁家几代先祖创造,最适合宁家人修炼,它在宁家人手里,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但是千夫长听后,毫不在意,他也知道这一点,但是这样的影响肯定微乎其微,他也不会因为宁梦雨一句话就乱了心神。
  他的目的自然是想教训教训一下宁梦雨,让她认识一下,她早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来吧!”千夫长示意宁梦雨先出手。
  宁梦雨一咬牙,她心底自然有些畏惧的,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从未经历过战争,与这个千夫长差距太大了。
  可纵使知道要输,她还是义无反顾的上了。
  她小巧玲珑的身躯化成几道残影,两只洁白的玉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向那千夫长攻去。
  “真阳元力”在小巧的拳头上密布,蕴含着极大的破坏力。
  周围的少年们皆是一惊,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和宁梦雨的差距竟已经拉来如此之大,宁梦雨的步伐速度,快到他们看不清。
  但是对于千夫长来说,这都是小菜一碟。
  他同样是用拳头,迎上了宁梦雨的拳头。
  他整个拳头是宁梦雨的两倍大小,手上更是已经起了老茧,这一拳相撞,宁梦雨可能会受伤。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宁梦雨已经不能后退了,只能前进。
  两拳相碰,果不其然,咔嚓一声,宁梦雨的手骨折了!
  她痛的娇哼一声,但是还是忍受了下来,可她没有认输,那千夫长也没有停手,又是一拳朝宁梦雨娇小的头部打去。
  宁梦雨此刻并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袭击自己,已经来不及躲闪,甚至来不及护住头部。
  这一拳下去,可不仅仅是骨折那么简单!
  周围的少年都不敢在看了,他们害怕下一刻,宁梦雨的头颅会被打断,那还是他们日思夜想的那个女神吗?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悲剧即将发生之时,一声猛喝毫无征兆的响起,一道身影闪过,竟然径直出现在宁梦雨的身前。
  是谁?宁梦雨脑海中出现这样一个疑问?她莫名觉得眼前的身影有些熟悉。
  “滚!”
  震耳欲聋的声音猛地响起,周围的一群人双耳疼痛无比,甚至一瞬间产生了一种耳膜欲碎的感觉。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绝世帝君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史上最坑小道士 独孤雪影
  什么?师父,您逗我玩呢?让我下山历练也就算了,还让我找什么媳妇?咱不是不能结婚的吗?好吧,好吧!为了找个媳妇,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最坑的小道士……所谓世有阴阳,这个世上,有些事情你不相信就不代表它真的不存在,而我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离奇古怪的事情,比如纳鞋底的老奶奶、夜半鬼敲门!…
  …子不语,怪力乱神……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听八风之气,演则万物……
  你可信?
  人死灯不灭,皮囊缝补百年残喘。水田里有泥鳅大如蛇蟒,吞月食人。请神成灾,换了皮囊骨,不见人心苦……有古墓千年长明,棺中无骨。有饿鬼想穿人皮,有善人想化厉鬼,昆仑之墟,一具活了数千年的尸骨……
  切记……子不语……
天宇传记(最强修真高手) 剑动情缥缈
  相传混沌初开,鸿蒙始判时,天地孕育出了三本奇书。拥有者将会获得无上能力!天书,无中生有,无所不容;地书,时空穿梭,无所不在;人书,博古通今,无所不知!少年林宇无意获得其中传承,故事从这里开始!
  这是一个为了自己和家人朋友能够生存下去,不断穿越各个位面修炼变强的故事。天龙世界琳琅满目的神奇武功,火影世界眼花缭乱的仙法忍术,魔兽世界庞大恢弘背景下的精灵侏儒……
  光怪陆离的世界,荒诞怪异的种族,惊悚恐怖的妖魔鬼怪,曲折离奇的三本奇书……轮回万载的宿命到底何去何从?
  且看林宇如何凭借机缘,修古武,炼智谋,习异能,得玄功,与各个位面的主角产生何种恩怨纠缠,爱恨情仇,并一步步走向巅峰!
木子的北宋生活 凡秀
  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长生计划(秘调局异闻录) 噶是小和
  一个年轻貌美的男人出现在我家蹭吃蹭喝不给钱,还美名曰失忆,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活了很多年了………
都市极品仙尊 青春小萝卜
  一代仙尊,灵魂重生地球,占据了纨绔子弟的身体,强者之旅已悄然开启!
  狂傲大少,恶霸,富二代,尽数踩在脚下,冷血杀手,家族武者,花钱买教训。
  警花,校花,空姐,女总裁,大明星,全都蜂拥倒贴,热情难以抗拒。
  这一世,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仙尊极品,开挂一样的人生。
我在战争大陆开武器铺子 九指狂人
  意外来到了一片战争大陆。
  魔族,精灵族,人族,修仙者,为了生存,为了利益,无休止的战争,而我,陈风就是游走于他们之间的武器贩卖商!
  什么,你要两顿机械枪?!
  五十万魔族金币?妙啊
  什么!你还要火焰机炮?
  好哇,不过对面给了五十万金币。
  什么,你给五百万!
  ……
  武器哥系统,快快快……
  又名《我在这片大陆当大佬》
仙穹之主 我真是学生
  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
  千帆过后,归来仍是少年。
  春夏秋冬,揽尽日月风华。
  路休漫漫,肩扛整个人间。
  却道寻常,以众生为刍狗。
  ……
  天下九州,有人修行成圣,有人修道为仙,有人修心为佛,有人三教合一。
  谁摆下了这珍珑棋盘,谁看破了红尘里的风花雪月。
  四海之内,皆为江湖。
  一度轮回,只为当年故土,当年人情。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愁。
  这是一个纵酒长歌,问道红尘的故事。
  试问苍茫大地,谁是棋子,谁又是下棋之人?
  弱冠青衫,却道一个不寻常。
帝君临世 梅林
  一个威凌世界的黑道霸主,遭受最亲近的人背叛,不幸死于非命。
  或是老天眷恋,亦或是命不该绝,他神奇般的重生到了名为神武大陆的世界。
  于是一个带着满腔怒火,心如死水的灵魂在这个神奇的世界上演了一幕幕勾心斗角,权谋天下,武定乾坤。
  在这个世界,帝邪虽然表面放荡不羁,游戏人间。实则内心冷酷无情,嗜血残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只为自己而活。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红颜倾心,兄弟情深,让他尘封已久的心逐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