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第14章:狐妖是我家邻居(13)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4章:狐妖是我家邻居(13)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锦落寒晞发布时间:2020-04-29 16:04:32

  许墨书离开白夜尘的视线范围后,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就褪去,他勾了勾嘴角,继续向学校走去。
  看完这一切的蓝咪:“……”
  卧!槽!世界欠宿主一个奥斯卡。
  F大。
  许墨书刚来到学校,就看见校门口站着黄建。
  黄建提着早餐左顾右盼,看见许墨书后高兴地迎了上来,他狗腿子似的凑到许墨书耳边说道:“昨天我听见有人说许哥你的坏话,立刻就给了他们两招。嘻嘻,感动不?”
  说完,还一脸邀功似的看着许墨书,一脸求表扬的样子。
  许墨书的嘴角抽了抽,他接过早餐:“以后不用这样。”
  反正原主在学校里经常被人说。
  他已经习惯了。
  黄建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愣了一下后他一脸不赞同:“怎么可以不管呢?许哥,你要是这样放任着他们说你,他们会越来越猖狂。”
  “习惯了。”许墨书摇了摇头,绕过他向学校走去。
  可是,他的余光却看向了黄建。
  这是第一次有人以朋友的身份来帮助他。
  怎么办?
  突然有一点留恋小说世界了。
  黄建叹了口气,喃喃道:“怎么会习惯了呢?”
  以前他不是没有听到别人说许墨书,只是那时候他感觉说就说呗,反正又不关他屁事。
  但是经过被许墨书打又认他做大哥后,他才发现,原来听见有人说你的朋友是这么难受。
  更何况是当事人了。
  但是许墨书竟然说……习惯了。
  这是……被说了多少次才会习惯?
  许墨书看着怀里的东西,微微有些感动。
  这个黄建人还不错。
  “蓝咪。”许墨书一边吃早餐,一边在脑子里呼叫系统。
  “什么事啊宿主大大?”
  “以后要是黄建有什么事就告诉我。”
  “好的。”
  许墨书点点头,进了教室。
  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个位置,许墨书刚想放空自己,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上面赫然出现两个字。
  许勇。
  这是原主父亲的名字。
  许墨书走出了教室,想起来原主的父亲就是在这个时候破产的。
  刚好,他还愁怎么离开白夜尘,让他自己知道他。
  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他站在走廊上,按下了接听。
  “喂?”许墨书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他淡淡地说:“什么事?”
  “许勇看了一眼手机,确认是许墨书之后才边哭边说道:“墨书呀!许氏破产了,你妈……孙媚那个贱婊、子拿钱跑了。”
  妈……
  许墨书嗤笑一声,他靠在墙上,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这和我有关系吗?”许墨书的声音很平淡,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伤心,“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许先生。”
  许勇心里“咯噔”一声,他咬了咬牙,抬起手里狠狠的朝自己的脸扇去:“墨书……你快回来吧,爸爸知道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会补偿你的。
  但是……但是你的身上始终流着我们许家的血呀!现在公司破产了,外面的人都追着要钱,他们要杀了爸爸呀!”
  只要把许墨书骗来,他的好生活就来了。
  墨书,爸爸对不起你,但是爸爸也只能这么做。
  许墨书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啪啪啪”的声音,嘲讽地勾起一丝笑。
  在原主的记忆里,他的抑郁症,和他的父亲还有那个拿钱跑了的继母有很大的关系。
  原主初二时,原主的母亲和原主被绑架,而原主的父亲,为了能名正言顺地娶心爱的女子,竟然不给绑匪钱,准备让绑匪杀死原主和原主的母亲。
  最终母亲死在了原主的面前,而后来原主虽然被警察救了,但是患上了抑郁症。
  原主的父亲娶了他的继母孙媚后,孙媚被诊断出不能生育,所以,许勇给他找了心理医生。
  但是,在这期间,孙媚总是找他麻烦,各种各样地羞辱原主。
  所以原主被开导一年后就愿意会学校,但是却遭受校园冷暴力,不再愿意多说话。
  而许勇,他是知道原主被孙媚刁难的,但是他没有任何表示,甚至在孙媚的诬陷下,和原主断绝来往。
  试问,这样的父亲,会认错吗?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宿主是个傲娇怪 简亦
  一朝穿越,南余被那所谓的系统兔子相中,面对空白的记忆南余选择绑定系统。
  却不想从此走上了被迫卖身的坑比道路。
  “兔子,你不是说可以,用友情,亲情攻略,可为什么我总是被压,还不能反抗。?”
  某天南余终于忍不住问出自己的心声,而兔子的回答确是:“宿主,被检测为,万年受体。”
  ………
  说好见人就杀的寨主,那此刻赖在他被窝撒娇的又是谁
  “娘子,夜深了该歇息了。”
  “我不要。”
  某寨主直接栖身而上。
  …
  谁说萌宠的弟弟好养成?
  “哥哥,你身上好香,好甜,让人好想一口把你给吃掉。”
  …
  推个新书《快穿,我家宿主是渣男》
  【本文须知,耽美文,1v1身心干净,你们想看的位面也可评论在书评,我们可以一起讨论。】
  最重要的一点,本文为原创,如有雷同,他抄我。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谢谢配合♡
网恋男友很嚣张 故沉
  某情侣奶茶店。
  江锦看着对面的人,此时他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吐槽自己这被狗日了的心情,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网恋对象应该是个一米六二会撒娇会卖萌的软妹。
  可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自称是他网恋对象,目测一八二的猛男是怎么回事?!
  ——————————
  “我喜欢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
  男主身心干净1v1
  甜文甜文甜文康康我
  书评区禁止打广告和推书,工作室和网编走开谢谢,我骂你🐴
穿成魔尊的师尊了 无斓孜叶
  作为一个有权有势有钱有颜的富二代,平生最大的烦恼就是在父母大哥的压迫下被迫读书学习努力不做米虫的楚清徽,他的人生简直顺风顺水称心如意到了极点。
  可能是老天爷眼睛瞎了看他不顺眼,一觉醒来,楚清徽竟穿越到自己人生中看过的一本小说里,貌似成为了小说中那个修真界扛把子的夙还峰长老曜灵君。
  但是曜灵君手底下还有一位入门考核中新收的、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的小徒弟,楚清徽表示自己很慌啊。
  只不过,楚清徽不知道的是,他眼中软软萌萌单纯可爱心地善良脆弱温柔的席寥小徒弟,其实是披了马甲的魔尊大人,没有人知道魔界那位素来神出鬼没又实力强大的魔王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意外死亡,还夺舍重生了。
  楚清徽更不知道的是,亲爱的小徒弟居然对他有觊觎之心。
  楚清徽:他被混蛋徒弟骗的好惨啊,呜呜呜……
  ————————
  『重点·敲黑板』
  ①披着修真文外皮,实则谈恋爱的小说,主打感情线,升级打怪剧情不擅长,所以很少,不喜勿进。
  ②视角:主受,年下,温柔迟钝师尊受×腹黑傲娇徒弟攻。
  ③HE,无生子梗,文中有多对CP,全文较长,微虐。
赌一赌,校霸变奶狗 锦安
  初遇那年,时寒是整条街上有名的小霸王,连女孩子也不放过,见着一个就揪一个的头发,老师看了流泪、校长看了沉默。
  某天,他盯上了一个软软的借读小姑娘,站在那就小小的一只,特别像初生未涉世的猫儿。时寒摒退周围的小屁孩,将小姑娘堵在街口。
  小姑娘忍住心底的慌张,抬起头,操着一口小奶音道:“哥哥,街上有一群坏孩子,你可以保护我回家嘛?”
  她在赌,赌这位小霸王心中是否存有善念。
  …
  重逢以后,小霸王成了一中校霸,为了一个女生打了成名一架,无数小迷妹为此却步。
  某天,时寒发现自家同桌,就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还是这么软这么甜,杏眼保留着那抹灵气。
  时寒顶着全班人炯炯的目光,将苏葳蕤逼到墙角,桃花眸深沉:“跟我在一起?”
  小姑娘一点都不怕他,歪歪脑袋,眼底满是狡黠:“我的择偶标准是,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成绩好。请问时寒同学,你哪一样达到了呢?”
  她在赌,赌她的心上人会不会因为自己重回正途,就像当年一样。
  ——————————
  『痞气校霸×乖戾少女』
  .本文又名:《春光葳(weī)蕤(ruí)》《苏赌王的日常修养》《媳妇人见人爱怎么办》。
  .现实向沙雕风,治愈系暖文。
  .闺蜜文:《你的唇角微甜》/作者:黎小湘。
  .封面都是找美工做哒,不要在书评区推书打广告噢谢谢。
师尊是只小可爱 7抱抱
  号外!号外!归竹真人走火入魔啦!
  当清贵高冷,人人害怕的真人变成了哭唧唧的黏黏虫,试问,怎么破!
  不给抱,哭!不给亲,哭!
  饭不好吃,摔碗筷!有人挑衅,吐口水!
  ……
  众人面对这只软萌师尊,无奈得头疼,可偏偏有人心生甜蜜,
  “师尊如此,也是极可爱的。”
少奶奶:极致宠爱 玥妍
  两个男主,同样是孤儿,同样的优秀,同样的帅气,同样的光彩照人。
  他,寒修斯,八岁被黑道老大邢戈收养,十五岁出道相当老成,在黑道邪皇,叱咤风云,呼风唤雨。随便一挥手,便有成千上万的女人贴过来,只有能让寒修斯青睐一夜,就算倒贴也愿意。
  他,原也澈,七岁时,和寒修斯两个人同一年被邢戈收养,从小就被寒修斯保护的很好,连男女之事都不知道,原也澈脾气火爆。在这个吃人的世界,若没有寒修斯保护,恐怕都死了三百回了。
  可偏偏,如此优秀的寒修斯,堂堂一个一米八七,二十岁的帅气男人,竟然爱上了,同样身为男人的原也澈。
  知道了自己的爱意,便开始走上了追求这不被世人接受的‘禁恋’道路。
  一个冷若冰山,一个火爆天王,两个人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