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第6章 养一只狼崽子(5)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6章 养一只狼崽子(5)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无斓孜叶发布时间:2020-07-09 15:35:44

  回到家里,秦熠寒脱了校服就径直进了厨房,由于马上就要高考了,墨应斓也破天荒的请了一周假。
  墨大爷似乎一点都没有考虑到秦熠寒马上就要高考的心情,使唤他使唤的格外得心应手,等饭菜端上桌后,墨应斓挑挑捡捡只吃自己喜欢的菜,饭吃完了也没有半点打算洗碗的觉悟。
  好在秦熠寒已经习惯了他,动作利索的收拾干净后,将书摆在桌子上复习,墨应斓坐在一旁看他“认真”的复习着。
  青年如今已经29岁了,即将到达而立之年的他却一无所成,他看起来也想要改变现状,只是苦于自己学历太低,他当年只上到了小学四年级,就被送到了福利院生活,之后一直忙于生计,就再没有读过书了。
  他很是苦恼的看着秦熠寒的习题册,皱眉思索半天,也得不出了所以然来。
  秦熠寒随口道:“哥哥,这个要选A,一看就错了。”
  青年呆住了,迷茫的看了看题,又看了看秦熠寒,“可是书上有这句啊,一模一样啊。”
  这下轮到秦熠寒呆住了,他没记错的话,刚刚自己翻书的时候,青年只是多看了两眼,没想到他的记忆里也这么好。
  秦熠寒心想,若是他能顺顺利利的学下去,说不定也会得到不错的成就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秦熠寒道:“书上的意思是在特定范围内,A选项说成了绝对,不是完全一样的,所以错了,选A。”
  青年茫然的看向他,“啊?不一样吗?”
  那迷茫的眼神,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可爱,轻笑一声,秦熠寒道:“哥哥,我觉得你…”还挺可爱的。
  秦熠寒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他微微低下头,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不要心软,不要同情他。
  青年则有些迷茫的继续看着桌子上的课本,试图提高自己的学识。
  【叮,任务目标当前好感度30点。】
  【叮,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85点。】
  以上这些,就是墨大爷这十四年来坚持不懈的“奋斗”成果。
  三天后,秦熠寒带着临时身份证进入考场,其他考生无比重视的高考对秦熠寒来说,简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两天考试时间一晃而过,考试成绩出来后,秦熠寒果然考上了白城大学金融管理专业,墨·学渣本渣·应斓怀着对学霸的敬仰之心,在假期结束后给秦熠寒买了一个二手手机,就安心的放他去了白城大学,不过表面上的纠结墨应斓还是做的足足的。
  新生报名的第一天,秦熠寒就因为宿舍分配问题和人结下了梁子,而那个人,正是沈家二少沈洺。
  沈二少沈洺,白城出了名的男女通吃的花花公子富二代,同时也是秦家大少秦熠炫的好友。
  沈洺总感觉之前顶撞过他的那个大一新生林一,和他的好友秦熠炫很相似,不是容貌上的那种相似,而是气质,都是那么的捉摸不透,神秘危险,虽然那个林一看起来是个文质彬彬的,但他的直接告诉自己,那个人很危险,是秦熠炫的同类。
  能让他和秦熠炫那个心狠手辣冷漠无数的男人联想到一起的人,沈洺对他是大感兴趣,不由自主的,他就关注起了秦熠寒,自然也关注上了墨应斓。
  二人在暗中交锋,竟也不相上下。
  越是关注,他就越觉得秦熠寒的身世很不对劲,还有他那个凭空冒出来的哥哥林乐倾,他越觉得不对劲了,于是大一假期的时候,他就顺口把二人的事情告诉给了秦熠炫。
  在家里追剧墨应斓突然就收到了系统的任务。
  【叮,主线任务1,在秦熠寒18岁成年时离开白城,时间待定,期间不得以任何方式与之联系。】
  墨应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小狼崽子现在应该差不多已经和他那个心狠手辣的大哥对上了吧,要是我再走了,他不是孤立无援了?
  系统疑惑的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墨应斓道:我是不是还应该在离开的时候送他一份大礼,不然小家伙不想再和我有瓜葛该怎么办?
  系统【对不起,我收回刚才的那句话。】
  秦熠炫是第一个查到那个和沈洺作对还能不相上下的学生林一有可能是他失散多年的小弟的人,当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打压他,最好让他被开除,同时绝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样林一,也就是秦熠寒的存在才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所谓亲缘关系,在利益至上心狠手辣的秦熠炫眼中,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东西。
  秦熠寒由于小时候的经历,对陌生人的恶意极其敏感,他在确定自己从未招惹过秦熠炫,却被对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时候,同样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怀疑。
  秦熠寒心思敏感细腻,做事也同样是不择手段,秦熠炫却还要维持自己的表面形象,实在不好光明正大的出手对付“毫无关系”的秦熠寒,于是大二一年间的各种针锋相对之间,竟是叫秦熠寒隐隐占了上风。
  眼看着秦熠寒就要发现自己的暗中发展的那些生意了,秦熠炫心一横就想做掉他,正当他生出这个想法,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有一个人特意想上门来。
  二人约在秦熠炫手下的一间酒店见面,初次相见,秦熠炫发现男人身材削瘦面容清冷,男人身穿一身宽大的黑色外衣,衣帽遮住大半张面。
  刚一见面,他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我知道你想对林一下手,你撤了手下的人。”
  秦熠炫冷笑一声,“呵,凭什么?要是放虎归山了,我岂不是要倒霉了。”
  墨应斓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他接着道:“这里面有他这一年来的各种出格行为的证据,你只要拿去了,就能把他送进监狱,但我有个要求,你不能杀他。”
  说这他掏出一个U盘递到秦熠炫面前,继续语气平淡的道:“我已经录了音,而且U盘还有一份,是关于你的,秦大少。”
  秦熠炫微眯凤眸,冷笑道:“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还准备的这么齐全?是吃定了我会听你的话,这位先生,你怕死吗?”
  说着,他竟是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黑色手枪,装子弹上膛一气呵成。
  墨应斓眼皮一抽,心道:真不愧是我家男主小崽子的亲哥啊,这动作就是好看,帅气!
  系统【……】
  将枪口对准太阳穴,秦熠炫语气阴森:“如果真的有另一份U盘,那在哪里?你不说,就别想离开这里了!”
  墨应斓语气依旧平淡,“要是我死在了这里,明天早上,那份U盘就会被曝光到网上,同时还会匿名寄给警察局一份,您应该不想和我这个普通人同归于尽吧。”
  秦熠炫夸张的笑道:“普通人?敢威胁我,您真的是普通人嘛?林少爷,您父母还真是生了个胆大包天的儿子啊。”
  墨应斓眼帘微垂,“这是我自己的事,跟我父母无关,还请秦大少不要转移话题。”
  秦熠炫满身戾气,阴森的盯着他看,手指微颤,墨应斓则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好像被拿枪指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就这样僵持了能有十分钟时间,秦熠炫不甘的收起手枪,道:“你赢了,林乐倾先生,不过我要是把我们今天的交易告诉林一,也就是我那个弟弟秦熠寒的话,你猜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哦对了,我都差点忘了还有你的身世,你收留他养大他却又折磨他的原因,这一切的一切,在他进监狱的时候,我都会好心的一并告诉他的,不用太感激我呦。”
  秦熠炫的语气恶劣至极,对面的男人忍不住攥紧拳头,眼眶微红,拼命克制自己的脾气,他缓缓的,缓缓的开口,“那又如何,你答应我,不能杀他。”
  “呵呵,放心吧,我不会杀他的,因为我忽然发现就这么杀了他实在是无趣,还不如让他自个在泥沼里挣扎去呢。”
  墨应斓脸色难看至极,他一字一顿道:“你可是他亲哥哥!”
  秦熠炫语气嘲讽,“呵,那又如何?他不是也叫你哥哥吗,你都不在乎他,我为什么要在意他的死活。”
  墨应斓愤怒的道:“我和他没什么关系,等他18岁以后,我就会彻底离开这里,再也不会干涉他的人生。”
  秦熠炫恍然大悟,“所以你是不希望我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吗?放心,我答应你了。”
  墨应斓似乎送了一口气,他认真道:“你只是让他没有机会和你竞争家产,有那个U盘就可以了,我希望你能对他手下留情。”
  秦熠炫思索一阵后,无奈道:“那好吧,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对付我弟弟的,好歹我们也有血缘关系啊,合作愉快。”
  墨应斓抬头,很认真的道:“合作愉快,秦先生。”
  离开酒店后,系统忍不住道【宿主,你明知道以秦熠炫的性格,是绝不会放过秦熠寒的,你为什么还要把选择权交给他?】
  墨应斓淡定道:我是知道啊,不过如果是林乐倾本人的话,虽然孤僻了一点,但本质上还是很天真的,他会相信秦熠炫的表演,同时还会天真的以为自己从此与秦家再去瓜葛。
  他可想不到秦熠炫会这么狠,对自己丢了十几年的亲弟弟都能下死手,他一心想保住秦熠寒的命,自然是病急乱投医,既然选择了相信秦熠炫有良心,当然会害了自家小崽子。
  墨应斓得意洋洋的道:等以后啊,秦熠寒一定会明白我的苦衷的,到时候好感值一定会有质的飞跃,这就叫不破不立。
  系统道【你还真是——有本事啊,不过你就不怕还等不到真相大白的那天,秦熠寒就直接把你给杀了吗?】
  墨应斓回到家里收拾东西,闻言道:这你就放心吧,小崽子是舍不得杀我的,毕竟我那么爱他呢。
  【呵呵,我信你个鬼。】
  秦熠寒放假回到家里的那天,正好是他18岁的生日,一进门他就发现墨应斓在屋里贴满了祝他生日快乐的便签。
  秦熠寒一愣,忍不住吐槽:怎么又想一出是一出,到时候还要他收拾卫生,真是的。
  然而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是,他的眼底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笑意。
  真实的,纯粹的,毫无阴霾的笑意。
  哪怕只有那么微弱的一丝,哪怕转瞬即逝,哪怕仿佛错觉,也依旧曾真实的存在过。
  一边眼含笑意,一边将那些便签细心的收拾起来,特意找了一个铁皮盒子将它们装起来后。
  秦熠寒疑惑的想法:都已经22点多了,为什么哥哥还没有回来?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就要到0点了,他心急如焚,正要出去找人,门就被大力破开了。
  “警察,举起手来!”
  什…什么?
  之后的几天,秦熠寒一直浑浑噩噩,他茫然的看着警察邻居路人厌恶鄙夷的目光,心想: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再一次见到秦熠炫的时候,是在看守所里,秦熠寒躺在冰冷的铁床上,面无表情的听秦熠炫讲他。
  他说,他不叫林一,他的本名叫秦熠寒,是他的弟弟,是秦家的小少爷。
  他说,他一岁的时候被仇人拐卖了,后来杳无音信,秦家人一直在找他。
  他说,之所以对付他,是要铲除竞争对手,毕竟秦父秦母一直挂念着他,还不止一次的提起如果他没有失踪,秦家家主的位置就一定会是他的了。
  哦对了,他还说,他们秦家是害死林乐倾父母的罪魁祸首,沈家只是落尽下石,从一开始,林乐倾就知道他的身份,他只是在复仇而已。
  秦熠寒心中麻木,表情淡淡的望着他,他觉得秦熠炫说的话每个字他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他怎么就不明白了呢。
  为什么呢?
  所有的情绪都仿佛被隔开,他就像是灵魂出窍,冷冷的看着得意的秦熠炫,脑中的线崩断开来。
  那些恶毒的话语,仿佛最冰冷的钩子,将他脆弱的,懦弱的,尚未痊愈的魂灵钩出体外,暴露在朗朗乾坤下,炙烤煎熬。
  理智崩塌,连意识都是茫然的,曾丢失的痛苦的记忆,在这样不堪的场景里,纷至沓来。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霸总每天都想离婚 乔鹤
  真霸总醋精神经病×内心丰富冷淡娇妻。
  一句话简介:脑抽后我开始追妻火葬场。
  -
  老公失忆后的唐声晚似乎拿了摘肾虐心替身剧本。
  英俊冷漠的男人怒视她,口中吐出冰冷的话语:“你也妄想和纯纯比?”
  唐声晚:“我没想。”
  霸总挑眉,凉薄一笑:“乖乖让我摘了你的肾移植给纯纯。”
  唐声晚乖乖点头。
  本认为此时霸总应该就此与她井水不犯河水。
  却没料到——
  总裁眼中带着三分傲慢三分冷漠四分漫不经心,唇角上挑,充满兴趣:“很好,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行使夫妻义务是你该尽的责任!”
  唐声晚噗通跪地,呐喊:“纯纯!挖肾!总裁不要!”
  -
  老公什么时候才能正常QWQ。
  双洁 后期男女主也没碰过别人 狗血 非常狗血 融合所有狗血梗。
宿主是个傲娇怪 简亦
  一朝穿越,南余被那所谓的系统兔子相中,面对空白的记忆南余选择绑定系统。
  却不想从此走上了被迫卖身的坑比道路。
  “兔子,你不是说可以,用友情,亲情攻略,可为什么我总是被压,还不能反抗。?”
  某天南余终于忍不住问出自己的心声,而兔子的回答确是:“宿主,被检测为,万年受体。”
  ………
  说好见人就杀的寨主,那此刻赖在他被窝撒娇的又是谁
  “娘子,夜深了该歇息了。”
  “我不要。”
  某寨主直接栖身而上。
  …
  谁说萌宠的弟弟好养成?
  “哥哥,你身上好香,好甜,让人好想一口把你给吃掉。”
  …
  推个新书《快穿,我家宿主是渣男》
  【本文须知,耽美文,1v1身心干净,你们想看的位面也可评论在书评,我们可以一起讨论。】
  最重要的一点,本文为原创,如有雷同,他抄我。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谢谢配合♡
网恋男友很嚣张 故沉
  某情侣奶茶店。
  江锦看着对面的人,此时他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吐槽自己这被狗日了的心情,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网恋对象应该是个一米六二会撒娇会卖萌的软妹。
  可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自称是他网恋对象,目测一八二的猛男是怎么回事?!
  ——————————
  “我喜欢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
  男主身心干净1v1
  甜文甜文甜文康康我
  书评区禁止打广告和推书,工作室和网编走开谢谢,我骂你🐴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 荣光非我
  人尽皆知,叶听是不受宠的叶家废物,盛名在外的第一丑女,常年考倒数第一的学渣,更是名媛圈中的饭后笑料。
  一场家族联姻,新郎拒不出席,对她的奚落声不绝于耳,却被她——实力打脸!
  “她顶着那张丑脸怎么敢出来溜达的呢?我都替她害臊!”
  叶听掀开小丑面具,绝顶的娇俏人儿美貌惊艳全场。
  她嘴角扯开一个轻蔑的弧度,轻笑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家族遗传的美貌。”
  众人:“!!!”
  -
  开学不过两天,她竟与当红影帝传出桃色绯闻,键盘侠们全军出击,一个比一个凶狠——
  “哪里来的白莲花,滚回娘胎里重造一次吧,呕。”
  “狐狸精退散,莫挨我家爱豆。”
  叶听沉默。
  十分钟后,当红影帝主动发博,内容劲爆,引得微博一度瘫痪。
  “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大侄女,小姑娘脸皮子薄,大家多关照一下她。”
  配文图片是叶听的高清怼脸照。
  众人:“!!!”
  -
  叶听在校园中混得风生水起,更打动了联姻对象的心,却不知他在得到她后,却将她踩在脚下,把她贬得一文不值。
  “不过是一场游戏,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呵,要不要做做梦?或许可以成真。”
  自尊被踩在泥沼之中,她下定决心要让负她之人付出代价。
  六年后——
  昏暗的宴会厅中,锋利的刀尖抵在她脆弱的脖颈边,高大阴戾的男人弯腰凑近她的耳畔,掀起薄凉的唇,声音清冷禁欲——
  “说,你喜欢我,深爱我……”
  他喉结滚动,气氛暧昧。
  “想要我。”
  叶听掀唇一笑,当着所有豪门贵族的面,反客为主握住刀把,将他抵在墙边,刀子在男人脖颈上划出一条血痕。
  他听见她清冷嘲笑的声音传来
  “喜欢我?你配吗?”
  -
  ps:温馨提示,所有剧情皆是虚构,请勿考究模仿。
快穿之我渣得理所应当 雪染墨隐
  既然都是渣渣,那就拿渣来虐渣。
  意迟留:嘻嘻。
  #每一个世界都有修罗场+火葬场#
  虐渣区147号系统表示:我们虐渣区的宗旨就是——刺激!
  众渣男们:刺激大发了!
  意迟留,意在多停留。
  —
  “我这么对你,错了吗?”
  “你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你若硬要说这是渣。”
  “那么,我渣得理所应当。”
  —
  真的真的不投个票评个论,留下看过的足迹吗QwQ
庄家团宠小福宝 冷俊夕
  自带锦鲤光环的庄梓颜出生啦,庄家三代才出庄梓颜一个闺女,爷爷奶奶疼,爹爹娘亲爱,哥哥们宠,叔叔婶婶们疼我如亲闺女。
  整个槐树村的人都在等着看庄家的笑话,不把儿子当宝偏把丫头当宝,可是放眼望去,庄家的日子那是越过越好啊!
  当人家等着看笑话,庄家已经盖新房,建作坊,开酒楼了,庄家小辈,大的考上了状元,小的已经是童生了啊!
  庄家小丫头带着哥哥们,走南闯北的把生意做到了其它三个国家,硬生生的成了全国首富,还拐了个皇子当女婿。
快穿之谪仙男配 子阶无双
  洛笙箫因为一次复仇,把自己的命也搭上了。
  脑海里莫名出现一个机器人,它说:“宿主大大,本系统君带你装逼带你飞!偶们一起踏上幸【搞】福【基】的康【不】庄【归】大【之】道【路】吧!”
  洛笙箫无奈点头。
  可是天啊撸,什么鬼?系统你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歌阙对着手指,“这个只是一个意外!真的!”说完还点了点头。
  “呵呵…”
  “大大你别生气嘛!不就是…”声音越来越弱。歌阙抬头挺胸【虽然并没有】,“我可是宇宙超级无敌的系统菌!这点小问题难不倒我!”
  “你确定?上次你可是连自己都差点搭进去了。”洛笙箫嘲讽脸。
  “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对你说,系统,你完了!”
  哭唧唧…
  ……
  “大大,恭喜宿主大人喜获万人迷光环,意不意外,开不开心?”歌阙欢脱的说,可怜的系统,又脱线了。
  “我看你很开心嘛!嗯~”
  歌阙不明所以,呆呆的点了点头:“是啊!”
  让我们为可爱【可怜没人爱】的系统默哀三秒钟。
  抛物线完美落地,似有扎根的倾向……
  作者有话说:第一次写,若思路不明,亲们见谅。凑活着看吧!
  求评论,求收藏,穷呐…
快穿之我的病娇宿主 墨歌
  身为病娇,楚九却分为俩个极端。
  极端的白和极端的黑。
  表面温柔内心无情,甚至是想控制主神,改变系统规则,毁灭世界,不在乎生命,甚至没有恐惧,优雅又极致的女子,只能说是她楚九了吧……
重生后我成了徒弟的金大腿 顾幻青
  没爹疼没娘爱的宋祭星,一朝拜了师。暗自发誓要抱紧师尊的金大腿。师尊让他往东绝不往西。师尊让他追狗绝不撵鸡。
  修仙界众人只看这师徒一唱一和,闹的上界不得安宁。
  陆瑾渊:“为师想杀人。”
  宋祭星:“师尊尽管杀,埋尸首的坑已经挖好了。”
  陆瑾渊:“为师想成仙。”
  宋祭星:“徒儿也成仙。师尊的目标就是徒儿的目标!”
  陆瑾渊:“古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宋祭星:“今有徒儿,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