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第8章 养一只狼崽子(7)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8章 养一只狼崽子(7)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无斓孜叶发布时间:2020-07-11 21:05:58

  秦熠寒眼中逐渐弥漫上扭曲的血色,血色又被一片寒凉冰霜覆盖,那些所有近乎疯魔的情绪都尽数被通通封印在脆弱单薄坚如磐石的眼瞳中,纵然排山倒海也能不动声色。
  滴答——
  紧攥的拳头隐没在宽大的衣袍之下,指甲已深深嵌进掌心,他却仿佛无知无觉,殷红的鲜血顺着指缝缓缓流下,身体僵在原地,半晌。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坐下,整个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内,语气轻松愉悦道:“好不容易回来了,那我要是不好好招待招待哥哥,岂不是太没良心了…”
  灰色西装的男人却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寒,自从接管了家族企业后,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将所有不对付他的人斩草除根,男人的狠毒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秦熠寒眼神阴森,语气却诡异的温柔,“楚昀,你说他要是知道我一直没忘了他,还找回了小时候的记忆,会不会很感动呢?”
  楚昀语气僵硬,“会吧。”
  恐怕会后悔当初没能下狠心弄死他吧,如今的男人,在白城可谓是只手遮天,整个白城黑白两道,甚至灰色地带,无不对他的话奉为圭臬。
  因为不听话的人早就下去和阎王爷诉说冤屈去了。
  “呵,楚昀,你去请哥哥来,记住暂时不要被他发现是我派的人,不然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是,属下告退。”
  楚昀心中不由得同情起了那个名叫林乐倾的男人,从这两年间内白城各种血淋淋的例子来看,凡是被秦熠寒盯上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你说他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了秦熠寒。
  真是可惜了,楚昀心中叹了一口气,按照他收集的资料来看,像林乐倾那种固执坚韧又很能忍的性格,对上老大这种人,是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楚昀驱车慢悠悠的行驶在路上,车里的东西早都准备好了,楚昀却并没有加速,真是奇了怪了,楚昀并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否则他曾经也不会明知道秦熠寒要做什么,依旧毫无心理负担的那些人绑来,面无表情的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折磨,毫不留情的拒绝他们的求救,冷漠的处理后事。
  他一只以为自己的心是冷的,如今,他却莫名的心疼起了那个素昧谋面的人,或许是因为男人的一生,本来已经苦到了极点;或许是因为要不是为了养大秦熠寒,男人的生活本不必如此艰难;或许是因为男人的性格,像极了他那愚蠢又天真的哥哥…
  墨应斓走在路上,颇为苦恼的想着,到底要来了怎么样的“偶遇”,才会显得自然而然呢?他就是想去自投罗网也得知道秦熠寒的老巢在哪儿呀。
  杀千刀的系统也不告诉他,他总不能直接找人去问吧,这一点也不符合人物形象啊!
  苦思冥想的墨应斓不死心的问道:系统,你真的不告诉我吗?这又不是什么机密,这可是基本资料啊,你不会压根就不知道吧,系统,要是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那你这个金手指也太没用了吧…
  系统忍无可忍的打断墨应斓的絮絮叨叨【宿主,你大可不必这样。】
  墨应斓问道:嗯?为什么?
  系统【因为任务目标已经来下手了。】
  墨应斓怔了一下:什…
  这时,一辆黑车猛的停在墨应斓身边,后车座上一个男人蓄势待发的猛扑了过来,一只湿漉漉的手帕猝不及防的紧紧捂在墨应斓的口鼻处,一股香味随之钻入脑中。
  墨应斓感觉身体有点软,他眨了眨眼,迷茫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系统【七氟烷。】
  七…什么玩意儿…
  还没能他迟钝的脑子转过弯,后脑就是一阵钝痛,眼前一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墨应斓迷迷糊糊听到系统的无情的声音。
  【恭喜宿主,主线任务2马上就要完成了,再一次成功躺赢,宿主大大您可真厉害啊。】
  你大爷的…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无斓孜叶
  【看文须知】
  ①本文慢热,每个世界最少也要7w字,甚至可能更多,不喜勿进。
  ②本文双洁,两位男主身心干净。
  ③本文长篇,狗血小说,天雷滚滚啊哈哈哈,各种梗都可能有罒ω罒,不喜勿进。
  ————
  无意间看了一本狗血的古早虐恋情深小说的墨应斓,眼睁睁看着各种戳他萌点的男主角一路被狂虐,最让人气愤的是结局还是无脑大团圆。
  “……”
  “开什么世纪玩笑!”
  “脑子不正常吧,不对,这家伙压根就没脑子!”
  “要是我的话,一定要在姓江的渣渣‘醒悟过来’的时候果断死掉,虐不死他小爷不姓墨!”
  三观超正【我不管,歪到极致就是正】并且心灵纯洁【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的墨应斓在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奇葩结局后,得出了如此感人肺腑的结论。
  真是感天动地,于是……他被一个攻略系统绑定了,系统说让他穿越万千世界,扮演被任务目标各种虐身虐心的原主,并且完成系统发布的各种奇葩任务,攻略任务目标。
  只是系统发现,这个宿主不仅不像前几任宿主那样苦大仇深,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一两次任务后,就宁愿自毁也不肯再继续穿越了。
  这个宿主,他,反而……很兴奋……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她娇软可欺 温执愿
  糖和你的区别是糖甜于口,你甜于心。糖化水入胃,你化毒入骨髓。
  ——沈折南
  文案一。
  北朔高中校霸,破天荒的开始学习了,这到底是人性的扭转,还是道德的恢复?
  姜姈知视线落在旁边刷题的学霸大佬身上,思量许久,没忍住问他。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学习呀?”
  校霸大佬刷题的动作一顿,轻笑着回答。
  “因为我未来女朋友是学霸,我得娶妻随妻,认真学习啊。”
  姜姈知闻言,明了的点了点头,神情带着几分佩服。
  “那你女朋友可真厉害。”
  大佬放下笔,往后一躺,盯着她语气意味深长道。
  “是挺厉害的。”
  不然怎么将他勾得死死的。
  文案二。
  某人死死的抱住小姑娘,将头埋在她的颈窝。
  姜姈知用力推了推,结果对方丝毫未动。
  小姑娘怒了,生气道,“你干嘛啊?放开我!”
  “不放!我都好久没看见你了,抱抱怎么了。”某人又将她抱紧几分,语气委屈。
  “才一天没见。”姜姈知无语。
  某人松开抱着她的手,俯身吻住她的唇,低声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姜姈知被他吻得迷迷糊糊,浑身发软。
  —
  此生唯一的执念是你,哪怕用命来换他也愿意。
  因为她值得。
  …
  娇软学霸姜姈知vs闷骚校霸沈折南
  北朔高中八卦部每天在线毒舌一问。
  ——今天沈校霸追到姜学霸了吗?
  /本书1v1,男女主双洁。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本文超级甜,可放心食用。
  /本书又名《沈校霸今天哄骗到娇妻了吗》《大佬他今天又在学习》《亲眼见证校霸追妻的那些日子》《全校都在磕我们cp》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成了男装大佬该咋办 凉寒
  一代女神意外陨落,再次睁眼,成了个男人?还是萧家那个蠢货小少爷?
  萧女神:“挺迷惑的这个行为。”
  人人都知道,这个萧家的小少爷啊,不仅一头红毛走天下丑到没眼看,还智商低,容易被欺负。
  谁知小少爷红毛一剪,成了男神,拥有迷妹无数。
  一不小心惹上个大佬,但小少爷一不做二不休分分钟抱紧大佬金大腿,把大佬变成为自己所用的工具人。
  等到渣男圣母婊上门挑衅,小少爷把人家撕得连亲妈都不认识。
  嘴上一本正经地喊着:“咱们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不打打杀杀的。”
  表面上看着动手动脚动嘴皮子的人回到家却跟个乖宝宝似的,除了被宠还是被宠。
  于是乎,仗着大佬的金大腿,小少爷一路开挂,搞事业,撕渣男,顺便收获个国民好老公,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只不过就是有点废体力。
快穿之黑化男主求放过 穿靴子的猫
  郁白表示死并不可怕,被花盆砸死才是可怕,被花盆砸死的郁白被人工智能系统威胁强迫进行快穿,完成任务什么的包在小爷身上,可谁能告诉他这个黑化男主是怎么回事啊?
  “真想把你囚禁在一个只有我能找到的地方,不让 别人看见你,不让别人听见你的声音,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男主大人笑得一脸温柔。
  郁白真想呵呵了,被男主大人连人带心的囚禁在身边也就算了,这一个界面过了也就算了,可下一个界面,下下个界面,每一个界面都是如此这是闹什么啊!
  郁白惊奇的发现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都是那个死变态啊!
  “无论你在哪里,都休想逃开我。”
皇上太过分 墨月荏苒
  自己……竟然穿越了,怎么说呢,上来就是被囚禁这么……变态的事情。
  原因嘛,这位原主招惹了皇帝……
  身为一朝国师,沦落至此,还真的是不爽。
  且看他宫辰修如何翻盘吧。
  冷血腹黑帝王攻:夜胤寒
  妖孽阴柔国师受:宫辰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