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44章 一连九卦皆是她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4章 一连九卦皆是她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09-07 18:30:00

  昭叶并不对这次异能抱有期望,她猜测程行谨前世可能是个什么修为高深之人,导致她无法对他进行命运预知,就连简单的已知信息都算测不出来,况且到如今程行谨还对她戒备得很,不可能算得出来。
  于是昭叶非常放心地伸出手来,掐指一算,比江湖上的老神棍的动作还要标准,程行谨看着小书童不以为意的脸色和那熟练的动作,眸色深了几分。
  昭叶掐算一瞬便收了指,她没有用灵力凝出字来,因为凝字是给别人看的,说不准会被程行谨当成妖怪。然而脑海里竟然不可思议地出现了两个字——
  昭叶。
  脑海里的两个字,清清楚楚,是她的名字。
  方才程行谨画她脸玩她头发的事顿时被抛到九霄云外,昭叶险些没控制住自己狰狞的表情当场失态,但眼里那一抹震惊却是实实在在的明显,除非程行谨眼瞎,否则不可能没看到。
  事实上程行谨也确实捕捉到了那抹震惊,他本不相信昭叶的话,没想到这个小书童有模有样,似乎还算出了点头道来。
  程行谨:“怎么?”
  昭叶迅速冷静下来,用僵硬的嘴角勉勉强强扯出一抹笑容,道:“大人,小人能力不足,似乎算不到什么……”
  她刚说完便看见程行谨的眼神,也感觉自己这个谎撒得太明显,只好主动提议道:“不如小人为您再算几遍吧。”
  程行谨点了点头,阴晦锐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令昭叶隐隐有些头皮发麻。
  昭叶悄悄吸了口气,装模作样地道:“大人,能否让小人看一下您的手相?”
  程行谨微微眯眸,然后毫不忌讳地伸出了手,将掌心明晃晃地摊在了昭叶眼前。
  昭叶自然不敢上手抚摸,只是凑近了点盯,他的手掌宽大,指节分明,掌纹清晰,就是不知道这手是温热的还是冰凉的,摸起来的触感如何……
  她反应过来,被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重新集中注意力,摆出一个非常专业的神情,专心致志地盯着他手掌上的纹路。
  其实她不会看手相,但为了混淆视听,装就完事。
  程行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静静打量着她。似乎现在才发现,她的耳朵小巧玲珑,格外的可爱。她整个脑袋凑在他的手掌上,那模样看起来认真又专注,可程行谨总能看得出来她在装模作样。
  为了配合真实性,她研究了许久,等到程行谨都不耐烦了,“啧”了一声,收回了手。
  昭叶也不尴尬,露出一个羞怯笑容,再次抬手掐指。
  脑海又浮现出与第一次相同的二字:昭叶。
  昭叶早已有心理准备,这回并没有惊诧,只是自觉再掐指。
  ——昭叶。
  要不再算一次?
  ——昭叶。
  她再算!
  ——昭叶。
  ——昭叶。
  ——昭叶。
  最后昭叶足足算了九次,先不说为什么她这次能够算测出来,重点是每一次的字卦显示出来的居然都是她的名字,看得她都快不认识自己的名字了,也深深怀疑自己的异能是不是坏掉了。
  昭叶也确实……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我靠嘴炮c位出道 卿见
  阮倾是个水军头子,真正意义上的水军,控评反黑拉踩彩虹屁样样精通。
  直到她为她爱豆打榜的时候嗝屁了,穿到了她前几天看选秀节目被她喷的体无完肤盛卿的身体里。
  #盛卿恶意拉踩某当红小花#
  #盛卿选秀黑幕#
  #盛卿巴结导师#
  阮倾:???不,你们听我解释。
  后来黑粉们发现,盛卿真的样样不行。正当他们跑去找圈里最牛逼的水军团队时,发现和他们统一战线的水军们叛变了??
  水军a:相信她叭,卿卿是最棒哒,加油呦。
  黑粉:快住嘴,你黑她花瓶矫情的微博还没删。
  水军b:她已经很努力了,你们为什么要扒着以前不放呢。
  上一条动态是十分钟前,发表内容:就算她现在改变了又怎么样,狗改不了那啥,盛卿改不了废物。
  黑粉:???打脸还是你们狠。
  /
  在又一次营销号曝出盛卿黑料反被她黑粉撕的体无完肤的时候,盛卿的粉丝后援会对他们发出了入会邀请。
  后援会:大锅!加入我们吗!
  黑粉:谢邀,只想当盛卿这个傻逼女儿的老父亲。
  我们可是职业黑粉!
  …
  后来黑粉头子的ip被某大佬当场扒出来,一直冲在最前线被众多粉圈怒骂键盘侠的那个人,竟然是圈内的顶级流量顾朝。
  顾朝v:怎么说呢,掉马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吃瓜吃到自家身上的顾朝后援会:怎么说腻,就很秃然。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瞎了 妄想小野
  [ps:这是一个女主嫌弃男主长的丑然后真香的故事]
  温软穿越了,穿成了恶毒女配,这就算了但她还瞎。
  温软的性子如名字一样,软软糯糯,不仅怂还怕死,只要一想到原主最后的结局,她就恨不得自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她瞎啊。
  [滴,欢迎绑定恶毒女配逆袭系统。]
  温软:???我都瞎了还逆你妈袭。
  [不要担心啦~只要获得好感度眼睛就可恢复哒!]
  至此之后温软开启了疯狂刷好感度,可是她发现,这个好感度好难加,直到她遇到了那个人。
  温软坐在沙发上,双手抓住裙摆,因为看不见面对陌生的环境有些害怕:“那个……”
  [滴,好感度+1]
  “我……”
  [滴,好感度+1]
  “我想说……”
  [滴,好感度+1]
  [滴,好感度+1]
  ……
  温软:……这人好感是捡来的么?
  ――
  温软第一次见池韫时,那人声音磁性撩人,声音可见的痞气:“瞎子?”
  温软觉得这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长相也肯定是个杀玛特。
  可当温软看见后……哪有什么杀玛特?眼前的人精致漂亮宛如谪仙,穿着黑色的西装矜贵又好看。
  温软:我可以!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过度痴迷 木偶笑
  归国华侨×混血太子 不良学渣×不良学渣 双洁双学渣双初恋
  “醒掌天下权 醉卧美人膝”说的也就是璎珞高中的现任校霸阮糖的目前生活了。
  可惜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各种调皮捣蛋,各种坏事行列必定有他的小霸王阮糖,终于在有生之年棋逢敌手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要是两只老虎都是公的这可咋办?
  从幼儿园开始,创下三天内把初见的每一任老师气得头疼,一星期内和校长投诉,一个月内哭着跳槽的光荣事迹一直保持到了高中。
  直到一个更恶劣的家伙出现才开始....变本加厉。
  第一次,倒霉的校霸童鞋飞来横祸被迟到的转学生童鞋阴差阳错强吻。
  第二次,死敌对头冤家不愧路窄的同班同桌还同寝。
  第三次,一个为了妹妹一个为了兄弟,好死不死干了一架,针尖对麦芒。
  ——
  “他死了以后,我的世界黑了。”
  “后来有一个人,点亮了我的余生。”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吻定情吧。”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和他纠缠不清了。”
  “仅仅只是,过度痴迷。”
  老子生来猖狂,有本事你干掉我的倔强。——阮糖
  我是自地狱爬出来的狼,却偏偏不小心撞在你的心上。
  ——乔一欢
  情路相逢,胜者为攻。
  『Please don't go far, I'm afraid I won't find you.』
  PS :原文名《校霸拐回家》
  《溺宠》关联文,推荐签约文《溺宠之在劫难逃》,《深度沦陷》
  这里是笑笑,欢迎来撩。
穿成炮灰反派怎么破 莫西辞
  柯阮穿书了,穿成了书里最大的反派,把男主虐到让读者研究出了千百万种把他处死的方法。
  柯阮穿过来那一刻身体都在颤抖,想到以后的悲剧人生,被男主剥皮抽筋之后还要挂在城墙暴晒,最后挫骨扬灰,他就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补救一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补救来补救去,居然把自己给搭上去了。
  重生后的司郁寒,无论柯阮做什么,在他眼里那都是像置他于死地,所以要么死要么狠。
  之前:
  司郁寒面对柯阮的殷勤,嘴角扬起冰冷的弧度,终归是一个死人,不必浪费多余的心思。
  后来:
  “皇后今日为何没来御书房给朕送汤。”没柯阮在身侧的一整天,司郁寒浑身不舒服。
  【嗯,真香!】
  ……
  排雷:1v1一个重生一个穿书,甜宠不腻,架空王朝,与现实无关。
霸佬被班长弄哭了 你可知晓
  又名《那个狗贼》
  我和狗贼的爱意情浓!
  主角:祁然×莫南星
  傲娇猫系学霸×可凶可萌犬系校霸
  ~~~~~~
  来自六班八班同学的一线消息:
  号外号外,班长被校霸袭胸了!绝对真实一手消息!
  号外号外,校霸被班长弄哭了?!是报仇?还是情趣?!
  八班同学:莫南星天天来我们班偷班长,受不了!求你放过后门玻璃吧,它是无辜的!班长我们给您送过去!
  祁然:喵喵喵???咱是不是兄弟?!
  八班同学:不是!
  六班同学:八班的祁然天天勾引我们班体委!体委你是六班的!别老向着外人!
  莫南星:我家祁小然哪里是外人!他是内人(娇羞ing~)
  六班同学:(md,要不是打不过......)
  祁然:狗贼你特么放开我!我要刷题!就差一步了!
  莫南星:题哪有我好看?
  祁然:滚蛋你个丑逼!
  莫南星:呜~
  祁然:你特么别哭哇!你最好看行了吧!我不做题了好吧!
  莫南星:那你做我?
  祁然:......
  莫南星:我做你?也行!
  祁然:滚蛋!你个狗贼!
  ~~~~~~
  【青春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配角和感情线比较多,文笔不好请见谅】
  [来几个小可爱催我捕捉一下我,动态捉到我赶紧把我提溜回来码字,请务必不要留情!]
  (欢迎捉虫,‘的’‘地’‘得’这种就不用了hhhhhh)
快穿:系统你给我一个解释 醉染红尘
  因为一次“意外”事件,让蓝书墨跟一个系统绑定,但蓝书墨却对系统提出重生的条件不感兴趣,反而却很期待系统口中所说的扑倒男主的这类耽美任务。
  “系统,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剧情怎么又崩了那么多?!”
  “系统,你给我滚出来!”
  接下来就看蓝书墨如何玩转快穿世界
  ……
  曾在蓝书墨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男人,在世界位面感觉到熟悉的每个人,和蓝书墨都有什么关系?
  关于蓝书墨的身世迷雾重重以及他的各种秘密,他最后又会如何选择?
  本文1V1,温柔忠犬爱吃醋攻VS傲娇黏人爱撒娇受
  ……
  QQ:2582810800 微信:wy99ysys120提意见,坐等撩
  有推荐票的求推荐票,有阅币的求打赏,啥都没有的求评论。我不要面子哒🌚
末世重生之认真爱你 南风麻宿
  在末世中想要生存,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只有经历过的人知晓。
  然而,易延不知道,他所拥有的食物和物资,全是那个强悍霸道的男人给的。
  那个男人很强,所以易延觉得自己‘出卖’身体所得到的东西,全都理所当然。
  直到男人为了救易延,被丧尸抓伤,被人举枪扫射,也依然将他护在怀里,用微弱的气息强调着
  “阿延,这世道乱了,别轻信任何人,好好活下去,我会一直在黄泉路上等你,不论多久都等。”
  “於寒晟,”
  “我,爱你。”
  在那之后,易延好好的活着,体验了世道险恶,明白了人心不古。孤独的走过一个又一个黑夜,
  他被队友推向丧尸堆,感受着身体被啃咬的痛楚,流下了於寒晟死后的唯一一次眼泪,
  “於寒晟,上穷碧落下黄泉,你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