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她如晚霞渐晚渐浓第11章 酸涩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1章 酸涩

她如晚霞渐晚渐浓 LG发布时间:2020-08-07 23:55:18

  “谢谢。”
  我提着裙子,双膝微微下弯,冲他扬起微笑。
  程源微笑着招呼店员准备付钱,女店员却带着职业微笑对他回答这件裙子已经付过钱了。
  程源惊讶的眼睛转到我身上,我连忙冲他摆手,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每个月都工资也不少,平常我也不用,所以就不想让你破费了。”
  程源惊讶的神情转而有些无奈,“祎弦,哪还有让女士付钱的道理呢。”
  女店员在一旁看了看我们,开口想缓解尴尬,“二位都这么为对方着想,想来一定是很好的朋友吧。”
  她话音一落,我就浑身一震地看向她。
  程源目光一凛看向她,疑惑道,“小姐,你是误会了什么吗,这位女士是我的太太。”
  女店员狠狠吃了一惊,目光下意识看向我。
  我想我现在的脸色估计不会很好看,但不愧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店员,她很快就打了个圆场使话题转折过去。不过我再也没有听进去就对了。
  走出店门的时候,程源忽然不痛不痒地撂了一句,“下次不会再来了。”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是对店员说的,还是对我说的。
  是很好的朋友吧?
  是吗,我想这其实确实是形容我和程源的关系的最好的形容词了吧。
  可是,我们原来这么不像夫妻吗,连外人都轻易看出来了。
  程源坐在车上,看了我一眼道,“外人的话,不用放在心上。”
  我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很有度量地微笑着,“当然,怎么会。”
  停顿了几秒,我慢慢开口,“毕竟,她也没说错。”
  程源轻笑一声别过头,目光注视前方,声音极富磁性地吐出两个字,“是呢。”
  接下来,一路无话。
  好在车子很快行驶到了目的地。程源先一步下车,绕到车的另一边为我打开车门。
  我将手搭在他的手掌上优雅地下车,接着轻轻挽住他的臂弯。
  这次的聚会安排在了一家酒店里,我们刚走进大厅,站在门口迎接的几位就笑呵呵地打气招呼来。
  “哎哎哎,我们大学里又一对来了!”
  我对说话的女人有些印象,她在大学里就是集体活动的主心骨,个人极为健谈和热情。我快速回忆了一下,如果我没记错,她应该叫顾挽月。
  “你好。”
  我带着微笑回应她。
  “好好好,见到你们俩实在太高兴了。”
  顾挽月走上来用双手拍在我的左右两臂上,然后笑着伸出手对着程源,“诶,这不是咱们系当年的男神吗,源总能来真是赏脸啊。”
  程源微微笑着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说的哪里的话,怎么会拂了你的面子。”
  顾挽月爽朗地笑出声,对着在门口迎接的另一个男人道,“你看看人家源总多会说话。”
  另一个男人也走了上来,乐呵呵地附和着,“确实,确实。”
  我记着这个男人叫李元。
  或许是多年不见,如此一见,两两相看觉得分外亲切。
  我们在门口又互相攀谈了一番,直到顾挽月让催我们进去落座,“诶呀呀,一时太激动,你看看一下子把人家拖了多久,你们快进去坐。”
  我不得不感慨这个顾挽月真的很会为人处世,我们冲他们短暂告了别,正准备朝里面的会场走。
  可身后却忽然传来李元兴致高涨的一句——
  “源总,你要和念念久久啊!”
  我们同时转身,刹那间我身坠冰窖。
  程源说,“谢谢。”
  我也不记得到底是以何种姿态拉着程源逃进会场的了。
  一进来,我就松开了挽着他的手,“所以,我其实是以祎念的身份来的?”
  程源垂下眼眸,“对不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告诉媒体真相的。”
  我笑了,我着实没想到我今天会当别人的替身。
  程源又说,“对不起。”
  我伸出食指制止了他,摇了摇头,“那你为什么要让我来?”
  程源向我靠了靠,弯起嘴角,低声说,“你往左边看。”
  我用余光瞥了一眼,看到了拿着小型摄像机的人。
  明白了。
  说是同学会,原来还是变相的秀场。
  “抱歉,我一个人去坐会。”
  “不舒服么,需要我陪你吗?”
  “不用了,一会我自己找你。”
  程源说了句好,转身融入大厅的觥筹交错里。
  我慢慢挪到角落的沙发,屏蔽了周遭推杯换盏的谈笑声和音乐声,拿起杯子一口一口往嘴里机械性地送。
  喝着喝着,嘴里就蔓延开了一股酸涩的苦味。
  我看了一眼,原来喝的是柠檬汁啊。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她如晚霞渐晚渐浓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狐狸折桃花 默凉
  年少成神,身为九尾狐族史上最小的狐帝,涂迟玉打娘胎出来唯一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追了紫宵宫的陵颐神君两万年,眼瞅着就要叼回窝儿,哪里想竟被离微宫心黑手黑的器灵一刀拍进了混沌虚空……
  时秦:狐域中公狐狸母狐狸各个千娇百媚,作甚偏要抓着本君不放?
  涂迟玉:没你香,没你软(桃花)
  古代位面,病弱皇子x冷艳摄政王
  娱乐圈,国民男神影帝x禁欲总裁
  武侠世界,正直少盟主x邪教女装宫主
  民国世界,军阀少帅x民国大佬
  星际ABO,伪Omega小少爷x联邦元帅
  灵异位面,小狐妖x嫉恶如仇捉妖师
  青春校园,雅痞校霸x阴郁学霸
  修真界,合欢宗炉鼎x剑宗太上长老
  监狱风云,小奶狗狱警x凶残狱霸
  西幻世界,血仆x血族亲王
  ……
  总,九尾狐帝涂迟玉x桃花神君时秦
  PS:本文主攻,1v1且he,宠的基调上微虐。
  心机腹黑少年小狼狗x冷艳霸道神君,这是个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无斓孜叶
  【看文须知】
  ①本文慢热,每个世界最少也要7w字,甚至可能更多,不喜勿进。
  ②本文双洁,两位男主身心干净。
  ③本文长篇,狗血小说,天雷滚滚啊哈哈哈,各种梗都可能有罒ω罒,不喜勿进。
  ————
  无意间看了一本狗血的古早虐恋情深小说的墨应斓,眼睁睁看着各种戳他萌点的男主角一路被狂虐,最让人气愤的是结局还是无脑大团圆。
  “……”
  “开什么世纪玩笑!”
  “脑子不正常吧,不对,这家伙压根就没脑子!”
  “要是我的话,一定要在姓江的渣渣‘醒悟过来’的时候果断死掉,虐不死他小爷不姓墨!”
  三观超正【我不管,歪到极致就是正】并且心灵纯洁【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的墨应斓在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奇葩结局后,得出了如此感人肺腑的结论。
  真是感天动地,于是……他被一个攻略系统绑定了,系统说让他穿越万千世界,扮演被任务目标各种虐身虐心的原主,并且完成系统发布的各种奇葩任务,攻略任务目标。
  只是系统发现,这个宿主不仅不像前几任宿主那样苦大仇深,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一两次任务后,就宁愿自毁也不肯再继续穿越了。
  这个宿主,他,反而……很兴奋……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总裁有个黑莲花 花狸子
  浪皮狡诈黑莲花受VS正经冷漠禁不住诱惑攻
  京城风流人物龙门太子爷惹上了珠宝行第一大佬,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两个人,太子爷却愿意放低姿态一味追求,是一时兴起,还是另有目的?
  情敌怒砸一个亿连泡都不带冒一个的楚墨庭在楼玉麟的眼里却是一文不值,在他放出狠话要打断楚墨庭的腿并且带着情人将他无情嘲讽一番后,死乞白赖纠缠了他三个多月的楚墨庭望着不远处泛白的天际,暗自勾唇一笑,转身离去,杳无音信。
  而楼玉麟在察觉到异常后,再度去追查楚墨庭的踪迹,却一点消息也没有的时候,他开始对他感兴趣了,这个人接近自己原来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有更大的阴谋……
  乍一看以为是商业文,其实是鉴宝文的盗墓文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究真】
重生师尊:黑化徒弟请远离 凉心凉情好姑凉
  【双重生设定,重生,穿书设定。宠文,宠文,宠文。】
  男主苏宸翎视角:
  他本是世上最纯洁的一片冰晶,他可以忍受兄弟的陷害,可以忍受父亲的无视,可以忍受身体上所有的疼痛,但是却不能忍受自己的师尊,遭受屈辱,死前,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师尊,为保护自己死在眼前。
  他恨,所以带着这股恨,他在涅槃之中重生,不再畏惧任何人。
  屠杀掉所有挡他,阻他的人,登上帝王之位。
  而后,他娶了自己的师尊……不为别的,只是想将自己的师尊留在自己眼前,好好的保护着。
  可是护着护着,他发现他的师尊好像变了,变得有些……让他喜欢了。
  男主莫雨卿视角:
  飞机失事加穿越,已经很让他无语了,可没想他还穿越进了一本号称虐的肝疼的双男主书里。
  最最悲催的是,他还是一个被虐的男三号,穿越进来之后,他想明白了,所谓虐,都是自己作的,他本着不白莲,不作死的态度好好和男主宫斗。
  好好做“男主”的皇妃,好好帮助他平定天下,所谓剧本在手,天下我有。管他什么三观正不正呢,五官端正就行。
快穿:我家宿主是渣男 简亦
  【主攻文,身心干净!】
  贺北城一个腐到极致的女孩,每天都梦想着能跟小说里的人一样进行一次快穿之旅。
  一次意外,她的梦想竟然真的成真了。
  绑定了伪男系统,系统竟然将他变成了梦寐以求的男儿身。
  从此他便在三千世界里祸害起了美男。
  穿梭到各各位面,直接把人家女主的男主给泡走。
  系统也是心痛男主呀,“宿主你就不能对他们温柔点吗?非要搞得那么凶残!”
  “小爷我好不容易当回男的,自然是要睡个够!”
  渣女变渣男,今个睡校霸,明个睡哥哥,这日子混的是风声水起。
  只是她知道自己睡的谁吗?若那人醒过来,她的下场有该如何?
  本文耽美,慎入感谢配合。
  作者在线,欢迎各位小可爱勾搭。
  ✨推我老婆的书✨《快穿∶男主总是欺他眼盲》
  #推书《宿主是个傲娇怪》可放心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