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被偏执大佬喜欢后第4章 打断她的腿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章 打断她的腿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荣光非我发布时间:2020-09-01 12:28:52

  虞佳又抽抽噎噎地做起戏来,手背抹泪,那叫一个我见犹怜。
  “傅老爷子面向全港城的名媛为傅大少爷征婚,许诺只要嫁过去,就会给一亿的礼金。”
  叶听:“……”
  “你们想把我卖了?”
  她目光定定地盯着面色骤转的两人,握紧手心。
  果然,她猜得没错。
  叶良佯怒,“叶听,叶家养了你那么多年,现在就是报答的时候。”
  “你必须嫁去傅家!”
  虞佳比叶良会做人,不过也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把她当傻子一样。
  “你这孩子,说什么卖啊,那多难听。”
  “我们这是不想让你跟着受苦,你爸爸忙于工作,不能经常照顾到家里,你也到了婚配年龄,是该找个归宿了。”
  “你去了傅家,那就是少夫人,别人都得伺候着你,可享福了。”
  “两年前啊,你死活不想嫁给傅家大少爷傅霆予,还和一个臭小子跑了,丢尽了叶家的脸面。”
  虞佳与叶良对视一眼,她扯了扯叶良的裤腿。
  “你这一走,气病了你爸爸不说,叶家的生意也是处处受傅家打击,从此一落千丈,一直都是在苦苦支撑啊。”
  这话若是两年前傻白甜的叶听,肯定就信了。
  不过现在,也只是彼此做戏,就看谁能演得过谁。
  叶听无辜眨眼,做出一副天真害怕的模样。
  “可是,我刚刚听你说,那傅大少性情古怪,没人敢嫁给他。”
  “我过去哪是享福啊,只怕……”
  虞佳脸上的笑僵住,这死丫头倒真能挑重点听。
  “怎么会呢。”
  虞佳讪讪地笑了两声,截住叶听的话头,别过脸,想着该怎么说服叶听。
  电光火石间,还真让她记起来了一件事,叶听之前最爱搜集各种美男的图片。
  叶听脸上的血点还没洗去,一半脸上都是红印,看起来像胎记一样丑陋。
  众人都没有生出让她洗脸的意思,毕竟叶听的貌丑之名比傅霆予半身不遂的的名声都传得响呢。
  就连佣人也嫌弃她,不想靠近叶听。
  虞佳招手让佣人将照片拿给她。
  “你看看这张照片,是傅大少的父亲傅匪,可惜啊,没能弄到傅大少的照片。”
  “你不是最喜欢好看的人了吗?嫁过去,岂不是很合你心意。”
  为了哄得叶听嫁去傅家,虞佳也是操碎了心。
  不过这一看,叶听的目光就没从那照片上移开过,尤其是男人手腕上的黑色刺青。
  即便后期加了藤蔓与花的刺青,可是那显眼的F字母却抓住了叶听的目光。
  F集团的标志!
  难道傅匪是F集团的人?
  叶听拿着照片的手捏紧了,她低着头,虞佳看不清叶听的表情。
  她捉摸不透叶听的想法,自从两年前逃婚,她遭遇了一场火灾后,她就销声匿迹了,犹如人间蒸发一般。
  今天她回来了,可是她通身的气势却让虞佳差点以为认错了人。
  若不是叶听那张丑脸,虞佳还真不敢认。
  “你看,这……”
  “这照片哪来的?”叶听冷冷问。
  虞佳一愣,呐呐道:“是你母亲的遗物。”
  宋新欢的遗物?
  看来,港城傅家与宋新欢的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傅家非去不可了。
  “我嫁!”
  虞佳还在想要怎么哄得叶听嫁到傅家,就听到叶听回答她的声音。
  “好好好,我和你爸爸这就去和傅老爷子说说。”
  叶良被虞佳扯出叶听的屋子,他紧皱着眉,转身又看了眼床上坐着不动的叶听。
  “她有些奇怪……”
  两年前,叶听一听说要把她嫁给傅家那个残疾的大少爷之后,当晚就和一个男孩逃离了港城,从此再没有一点她的消息。
  可是她这次,却答应得这么轻易,的确奇怪。
  虞佳可不管,早点把叶听送出去,她就离这当家主母又近了一步,何乐而不为呢。
  “奇怪什么?既然她答应了,你就坐着收钱好了,这也不是我们强迫她的不是。”
  “还有她身上的伤,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你不是说她死在外面也与你无关吗?”
  “怎么?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所以你就心疼了?”
  见叶良还在犹豫,虞佳有些气愤,她将手放到微凸的肚子上。
  虞佳故意咋呼两声,“啊,我肚子痛。”
  叶良瞬间回神,伸手扶着她。
  “肚子痛?是不是孩子踢你了。”
  “可能是。”
  叶良伸手给她轻揉肚子,“我带你去看家庭医生。”
  两人走远,叶听的房间里只剩下她轻喘的呼吸。
  呵,多讽刺啊。
  叶良一边说着对她母亲深情不悔,可是转眼就和别的女人孕育了新生命,甚至还能心胸宽广地接纳那个女人带来的无血缘关系的小孩。
  叶听下床,将门关上。
  她带来的背包被随意地扔在玻璃桌上,佣人检查过,都是些手链铃铛之类的小饰品,看起来很廉价。
  穷酸到佣人都不稀得给叶听动。
  叶听检查了一遍,看了一眼暗包里的东西,呼出一口气。
  她偏头看了眼手臂,自暗包掏出一小瓶速效药放到伤口上,面不改色地忍下那股灼痛感,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
  叶听处理好自己的伤口,就将自己关在房里好几天,没有人知道她在捣鼓些什么。
  叶良也跟着焦躁,他就怕叶听跟从前一样,一声不吭地又跑了。
  今天就是和傅家约好的订婚晚宴,叶听必须要去见人。
  傅家已经派了人来,他歉意地朝等在一旁的男人笑了笑。
  “乔管家,你等一会儿,我家那丫头这几天刚回来,我给你叫人去。”
  叶良转身,温润的表情不在,目露凶狠。
  叶听若敢像两年前一样逃婚,看他不打断她的腿。
  他亲自去敲门,语气严厉:“叶听,开门。”
  没有人应,叶良眉头拧紧,原以为会像前几天一样,但这次门开了。
  “你怎么……”
  看着自己面前戴着面具的人,叶良愣了愣。
  她先叶良之前开口,“走吧,今天不是要去订婚现场吗?”
  叶听上了好几天的网,把近两年叶家和傅家的事都了解透了。
  “乔管家会接你过去,这次订婚宴,叶家不出席。”
  他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
  若不是订婚这件事,叶听在这个家几乎像个透明人,两年前她的做法又落了叶家的面子。
  叶良不想去,很正常。
  “行,我和乔管家同去。”
  她没有一丝留恋,跟着乔翰出了门。
  这个家,冰冷、薄情,于叶听而言,实在没有待下去的必要。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论拐跑校草的正确打开方式 深藏攻与名
  简介:
  娃娃脸可爱治愈系少年受×高冷闷骚,占有欲爆表儿攻
  因为打赌输了,按照赌约履行惩罚的秦琅,忍着羞耻穿上了女装向本校的校草徐书瑾表白,可谁知他居然表白成功了。
  秦琅本想只女装一次,可之后却因为徐书瑾的种种借口,一次又一次穿了女装出去跟他约会……
  场景
  样貌清冷矜贵的青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唇形完美的薄唇颜色淡薄清雅,他噙着一抹赏心悦目的笑意,拿着手上的猫女郎装束,看着面前长着一张非常可爱的娃娃脸少年,“宝贝,穿这件好不好?”
  本文又名《摊上醋精老攻》
快穿之自救的正确姿势 空余
  新书推荐:《宿主攻略秃了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即将要崩溃的世界,一人一系统陷入了沉默。
  斐然:“完了,我好像毁灭世界了!”
  系统:“完了,不是好像,是真的毁灭世界了,哦豁,你完蛋了!”
  斐然:“……”这破系统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系统:“和我签订契约你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哦,不考虑一下吗亲。”
  斐然:“……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吗?”
  系统咧嘴一笑:“没有哦亲~”
  斐然:“……”
  ——————————————————————
  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大佬,斐然瑟瑟发抖:“我真的不是一个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大佬淡淡道:“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来让我相信你。”
  斐然后退一步:“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大佬勾唇一笑:“没有,很对劲。”
  本文又名 #论如何在黑化的大佬手上活下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渣#
  #如何让大佬相信我不是一个渣#
  #哄好大佬的N种方式#
  食用前请注意:⒈本文1V1,HE
  ⒉快穿文
快穿之黑化男主求放过 穿靴子的猫
  郁白表示死并不可怕,被花盆砸死才是可怕,被花盆砸死的郁白被人工智能系统威胁强迫进行快穿,完成任务什么的包在小爷身上,可谁能告诉他这个黑化男主是怎么回事啊?
  “真想把你囚禁在一个只有我能找到的地方,不让 别人看见你,不让别人听见你的声音,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男主大人笑得一脸温柔。
  郁白真想呵呵了,被男主大人连人带心的囚禁在身边也就算了,这一个界面过了也就算了,可下一个界面,下下个界面,每一个界面都是如此这是闹什么啊!
  郁白惊奇的发现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都是那个死变态啊!
  “无论你在哪里,都休想逃开我。”
撑腰 冬吟
  扬州府苏家嫡女,自替父升官,从此一路红到汴京城。
  姑娘一心只想搞事业,图个安稳,没想到这一切竟栽在蓄谋了两辈子的权臣手里。
  诡计多端的权臣终于抱得美人归,奈何她身边总有芦花鸡死皮赖脸缠着。
  于是他去寻正给自己暖床的小娇妻,悄悄探入香暖的被窝里,反手将人压在身侧,轻咬她玉颈,温柔又深情地缱绻:“碍事的,都替你杀了罢。”
  *
  这大概就是无理由替女主扫平一切障碍的宠妻狂魔反套路追小娇妻的故事。
重生痞妃太嚣张 叶挽歌
  她,是二十一世纪巧舌如簧的商业才女,纵横商界,无可匹敌;
  她,是君家嫡女,貌丑无盐,白痴弱智,受尽欺辱。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昔日草包白痴摇身一变成商业奇才,从此,逆袭开始!
  踹渣男,撕白莲,揍绿茶,斗权贵,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她发誓,定要那些曾经欺辱轻贱她的人,受尽折磨,百倍奉还!
  ……
  他,当朝太子,俊美无俦,风华绝代,表面奶萌单纯,天真无邪,实则暗藏锋芒,腹黑霸道。
  初见,她趁他重伤不得动弹,将他里里外外扒了个精光,摸走了他身上一切财物,只留了条裤衩。
  再见,他化身为奶萌可欺的小奶狗故意接近她,不仅玩得一手好扮猪吃虎,还不动声色将她的桃花悄悄给剪了个精光,牢牢将她栓在身边吃得死死的。
  直到后来,他被识破身份……
  睨着她那张愤怒的小脸,某妖孽果断将她扑倒,笑得一脸腹黑,“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言言,我今生就赖定你了,谁让你当初先扒了我衣服来着?我可是你的人了,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某女满腔怒火一噎,瞬间心虚了。
  靠!
  当腹黑遇上腹黑,玩的就是心跳,拼的就是演技!强强对决,且看究竟谁先鹿死他手!
红颜一怒:倾城弃妃太嚣张 林时柒
  大婚当夜,本以为喝下的是断魂散,不料…
  “王爷若是对臣妾清誉有疑,大可一封休书将成妾送回钟离府。”
  “哪有那么便宜,本王今日娶妻,连碰都没碰,世人会如何看待本王?”
  善于权谋,玩弄人心的萧王爷,竟然没有断袖之癖?
  被杖责,堕胎,刺杀,男人终究是靠不住的,最后还是要倚仗绝世神兵“红颜一怒”来虐渣!
穿书后我要做大祭司的男人 程钰
  【傲娇攻×爱钱受】【绝世甜文】
  一朝被键盘暴击穿书穿成了他身为作者都有想法的受,原因竟然是被读者胁迫改结局?
  穿书后系统一问三不知还只会判他ooc扣他外部资金这谁能忍?
  双标王爷慕风对外一人敌千军,对内独宠他一人;对外冷血无情,对内温柔如水,霸道独占。
  八抬大轿,十里红妆,慕风将傅溪舟娶回了摄政王府,ooc限制解除,作者励志翻身为攻,哪曾想,只是位置变了性质却不曾变。
  皇城官官相护,风气极为不好,身世之谜形成明枪暗箭之争。
  天定大祭司灵力无边万象无界,乱世之中护一人平安。
  ……还想看梗?看文去,这儿写不完!
  【此为原创,禁止抄袭。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果糖有点酸 陆宣清
  [软萌吃货小学妹x自带暖风气场小哥哥]
  “没想到因为一根可爱多遇见你,我们的开始有点可爱.”
  “第二次见面谢谢你的糖果,很甜,希望你往后生活万般甜美.”
  -
  “什么时候去喂猫啊?”
  “和你一起去,不然我怕你找不到路.”
  “鹿瑾你是我最美的遇见.”
  ——都说每个人青春都有一个可遇不可求,如今我遇见了你,希望你是我的可遇可求.
  “遇见你刚刚好,不多不少,一切都刚刚好.”
  -
  “念她名字时,嘴角会不自觉上扬.”
  ——我想,这真的是栽了,以前从来没有人只靠一个名字就让我开心.
  -
  “我会主动向你解释所有的误会.”
  ——如果无法拒绝暧昧,就会被拒绝的,我想告诉你,我从未与其他人有过暧昧.
  -
  “我不喜欢女生坐我后面,可是我喜欢你离我近点.”
  ——你是例外,是偏爱,是我穷尽一生守护的存在.
  简介摘自小读者江漫雪的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