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被偏执大佬喜欢后第14章 把这东西丢出去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4章 把这东西丢出去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荣光非我发布时间:2020-09-01 12:28:52

  “这次综艺取景地在你们学校,开心不。”
  他打了个响指,包厢里便响起轻缓的纯音乐。
  “我这边接到金主通知,会被安排到高三A班,你二哥给我说了,你在那里。”
  叶听:“……”邺昊空那个大嘴巴,和他说过的话就没守住的。
  “你来港城这事,陆项禹那个大冰块也同意了?”
  叶听点点头,抿了抿嘴巴,手绞在一起。
  “大哥他说,港城毕竟是我的故乡,我总要来看一看的。”
  “而且,我母亲也在这里,我准备忙完这一段时间就去墓园看看她。”
  顾长安长指轻敲桌面,亚麻色的头发尖端微卷,皮肤泛着淡粉色,外貌长得极为亮眼,他只是坐着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好,到时候打电话给我,我也去看看伯母,感谢她带了这么可爱的小听听来到世上。”
  他已经在考虑了,以后要领养一个女儿,女儿可都是贴身小棉袄啊,当然,漏风的不算。
  “客人快开门呀,小Q来上菜啦。”
  小机器人萌哒哒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叶听眼睛一亮,上前将门打开。
  “哎呀,小Q要摔倒啦,救命呀。”
  叶听赶紧蹲下去扶着它头上的菜盘,将盘子取了下来。
  小机器人绕着叶听转圈圈,声音软糯糯的。
  “谢谢漂亮姐姐。”
  机器人小Q眼冒红心,两只机械小手抱着叶听的小腿,“啊啦,小Q要漂亮姐姐抱抱。”
  叶听两手将它抱起来,顾长安也好奇地走过来,戳了戳小Q的小脸蛋。
  小机器人小脸马上红透了,转向一边,“坏叔叔,小Q是女孩子,不可以调戏小Q的。”
  叫叶听姐姐,叫他叔叔。
  顾长安:“……”果然,漏风的小棉袄哪里都有。
  叶听已经被小家伙给迷住了,这里摸摸,那里戳戳,惹得小机器人频频发出欢快的笑声。
  “乌拉,妈妈忘记给小Q充电了,小Q要没电了,没……”
  小机器人眼睛一黑,待在叶听怀里就不动了,机械手还维持着抬起来的姿势。
  顾长安伸手戳了戳,没反应,硬邦邦的还挺好玩。
  叶听手机振动起来,她抱着小机器人在那里瞎捣鼓,想找出充电的地方在哪儿。
  顾长安看了一眼,是个未知号码,也没备注,顺手就给她接了。
  “喂。”
  对面久久没有传来声音,顾长安皱皱眉,打错了?
  叶听反嘴问他,“谁啊。”
  “不知道,咦,怎么还没挂。”
  顾长安点击红键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的声音传过来,对方挂了?!
  他清晰地听到了叶听和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他这个未婚妻,看来不简单啊。
  “霆予,听听怎么说?”
  傅老爷子为了两个人能够培养感情,逼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傅霆予给叶听打了电话。
  他抿唇,面上表情不显,将手机关了机。
  “她说不回来吃饭了。”
  傅老爷子看了看傅霆予,没再说什么。
  远在港都金宴的叶听猛地又打了个喷嚏,她没感冒啊,陈眠还在咒她?
  叶听完全忘却了自己翘课出来是来做什么的,她摸了摸吃得溜圆的肚子,放下了筷子。
  顾长安吃到一半时就与人打起了电话,直到她吃完了才挂断。
  “你家那位?”
  顾长安气得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不,是猪。”
  叶听差点没给笑疯了。
  “哎,走了走了,你明天还得录综艺呢,吃什么吃,赶紧回去,你吃撑了上镜不好看的话又得被黑了。”
  “怕什么,小黑子们可比那头猪可爱多了。”
  叶听:“……”
  她万万没想到这么一逗留就留到了晚上,她找了人给小Q充电,最后结账的时候顾长安顺便把小机器人给买了。
  “你不是挺喜欢的吗?当是三哥给你的见面礼。”
  叶听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正要走出大门,她想了想还是和顾长安郑重地说了下录制综艺的事。
  “三哥,明天你就装作不认识我好了,我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顾长安心里有事,根本没听到叶听说什么,他草草地应了声。
  两人一同走出大门,一辆限量版布加迪威龙停在港都金宴大门口,十分夺人眼球。
  顾长安刚一看到那个车牌号,拔腿就是跑。
  “我先跑路了,你自己回去啊。”
  这车她认识,是顾长安的。
  她正在一旁看热闹呢,一辆车就停在了她的身旁。
  车门打开,乔翰从车里钻了出来。
  “少夫人。”
  “乔管家?”
  “少爷知道您翘了课,让我来接您回去。”
  叶听探头去看后面,乔翰便将车门打开,示意她上车。
  “少爷在等您。”
  后座上的男人西装革履,梳了个大背头,桀骜的眉眼泛着冷,微凸的喉结性感勾人,通身都是高冷禁欲的气息。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傅霆予不坐轮椅的样子,她有些发愣。
  傅霆予冷着一张脸,一副将当她当成空气的样子。
  见她磨磨蹭蹭不肯上车,他终于偏头,一缕发丝斜落在他的眼旁,他眼尾泛红,要命的性感。
  “上车。”
  叶听立刻抱着小Q上车,男人看到小机器人时皱了皱眉,喊了一声。
  “乔翰,把这东西丢出去。”
  他语气很冷,语气里满是不可违抗的意味。
  仿佛他生来便是如此,尊贵显赫,对于一切的不顺眼,都可以使之消失。
  “不行,这是我的东西,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她看着他,丝毫不肯让步。
  “少爷,还丢吗?”
  两人对峙着,傅霆予率先收回目光,若不是傅老爷子催他来接叶听,他绝不会浪费时间来这里。
  “如果不想我丢掉它,就快点上车。”
  叶听抱紧了小机器人,赶紧上车。
  管他什么想法,叶听现在只想在傅霆予面前混个眼熟,从他手里拿到密室钥匙。
  车子启动,三人一路无言。
  “少爷,海景别墅到了。”
  叶听有些奇怪,她打开车窗才发现他们来的并不是傅家老宅。
  “乔管家,你开错地方了。”
  乔翰下车,为她打开车门,恭敬道:“少夫人,没开错,这里是少爷成年之后独居的房子。”
  原来如此,不过傅霆予把她带到这里干什么?
  乔翰继续解释,“老太爷说让您与少爷同吃同住,培养感情。”
  叶听:“……”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她娇软可欺 温执愿
  糖和你的区别是糖甜于口,你甜于心。糖化水入胃,你化毒入骨髓。
  ——沈折南
  文案一。
  北朔高中校霸,破天荒的开始学习了,这到底是人性的扭转,还是道德的恢复?
  姜姈知视线落在旁边刷题的学霸大佬身上,思量许久,没忍住问他。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学习呀?”
  校霸大佬刷题的动作一顿,轻笑着回答。
  “因为我未来女朋友是学霸,我得娶妻随妻,认真学习啊。”
  姜姈知闻言,明了的点了点头,神情带着几分佩服。
  “那你女朋友可真厉害。”
  大佬放下笔,往后一躺,盯着她语气意味深长道。
  “是挺厉害的。”
  不然怎么将他勾得死死的。
  文案二。
  某人死死的抱住小姑娘,将头埋在她的颈窝。
  姜姈知用力推了推,结果对方丝毫未动。
  小姑娘怒了,生气道,“你干嘛啊?放开我!”
  “不放!我都好久没看见你了,抱抱怎么了。”某人又将她抱紧几分,语气委屈。
  “才一天没见。”姜姈知无语。
  某人松开抱着她的手,俯身吻住她的唇,低声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姜姈知被他吻得迷迷糊糊,浑身发软。
  —
  此生唯一的执念是你,哪怕用命来换他也愿意。
  因为她值得。
  …
  娇软学霸姜姈知vs闷骚校霸沈折南
  北朔高中八卦部每天在线毒舌一问。
  ——今天沈校霸追到姜学霸了吗?
  /本书1v1,男女主双洁。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本文超级甜,可放心食用。
  /本书又名《沈校霸今天哄骗到娇妻了吗》《大佬他今天又在学习》《亲眼见证校霸追妻的那些日子》《全校都在磕我们cp》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帝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叶挽歌
  她,是二十二世纪惊才绝艳的佣兵女王,杀伐果断,聪明睿智,动动手指就能杀人于无形。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竟成为了楚家的草包大小姐,无才无德,面丑懦弱。
  当她变成她,时光斗转,至尊女王强势归来,蜕变,由此开始!
  废材?草包?瞎了你的狗眼,神级修炼天赋,碾压一切天才!
  貌丑无盐?呵,当她转身褪去所有伪装,站在众人面前低眉浅笑之时,那是何等的倾城绝艳!
  什么?渣男各种死皮赖脸求复合?
  楚晚璃浅笑盈盈,目光傲然:“呵,如今天下美男任我挑选,谁还稀罕你这颗歪瓜裂枣?”
  众人瞥了眼那剧烈颤动的棺材板,瞬间吓得瑟瑟发抖:“帝后,求您快别说了!帝尊的棺材板又要压不住了!”
  【PS:此文大修重发,因此女主名字有变,提前给大家避避雷哈!】
快穿之病娇男主惹不起 月华染墨
  一次车祸,他无意之中遇上了一个名叫米尔斯·尼古拉斯·帕斯奇·巴德斯鲁·安德鲁·比思碧石·迪迦·塔姆森·特雷姆斯·712的抽风系统,他嘴角抽搐地看着眼前卖萌的蓝胖子,特么的你不是系统吗,装成哆啦A梦算怎么回事!
  还有这都是什么位面?这都是什么男主!
  某位男主挑眉,勾唇一笑:“哦?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某人泪流满面,躲到角落里瑟瑟发抖:“呜呜呜……男主大人我错了……喂……你别过来!啊,救命呀!”
  最后,某人捂着腰,呲牙咧嘴的得出一个结论一一
  男主果然都惹不起,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三十六计走为上!系统,带我走!
  米尔斯·尼古拉斯·帕斯奇·巴德斯鲁·安德鲁·比思碧石·迪迦·塔姆森·特雷姆斯·712系统呵呵一笑:“对不起,宿主,你的配置太低,无法开启此功能。”
孤的初恋是青楼名倌 佛为
  十颜有很多马甲,青楼小倌,雁北七殿下,乐仙楼楼主……可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成了大瑛朝的太子妃。
  不过这个太子有些傻,一心扑在儿女情长,你倒是篡个位,弑个父杀个君啊!
  烂泥扶不上墙,要你有何用!
  事实证明,一个成就霸业的男人,身后必定有一个强大的贤内助。
  十颜帮衬着太子爷,一步步看太子爷坐上皇位,看着自己从太子妃变成了皇后……
  咦?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终于,他明白了——
  怎么,看书啊,简介讲不完。
  傅锦(渣攻)╳十颜(娇受)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抄袭】
重生之情深刻骨 陌上情花
  于倾嫁给景琛十年。
  十年,他的温柔只给了她。
  十年,他的霸道只给了她。
  十年,他的真心只给了她。
  可是十年来,她给他的只有冷漠。
  直到景琛累了,想要放弃,说出了离婚。
  于倾冷漠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景琛绝望落魄的离开了。
  他走后,于倾终于忍不住捂着被子哭泣了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张检查报告默默的再次流泪。
  胃癌晚期,活不过三个月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回应景琛的爱,她只有放弃让他离去。
  躺在病床上,面对死亡,于倾的心里只有遗憾: 景琛,别怪我,我也爱你,真的爱上你了。
  闭上了眼睛离开了人世。
  不曾想,还会有睁开眼睛的那一天,回到了过去,这一次,她要跟景琛好好的过日子。
哎我的大宝贝 未辰微微
  “宝贝,帅哥要不要”
  “不要”
  “要一个呗,不收钱,一碗面条就跟你走,实在不行半碗也能凑合”
  方知遥黑着脸一巴掌呼在了宋一念眨着卡姿兰大眼睛的帅脸上“念哥,咱能不能要点脸,为了一碗面都出卖色相了?”
  “完了,宝贝,我离不开你了”
  “你又犯什么病”
  “你抓住了我的胃就等于连心一起抓住了,所以我离不开你了,来,亲一个,大宝贝”
  方知遥低头指了指地板“看见没,满地的鸡皮疙瘩”
  念哥,以后靠你罩着了,你总说我太能忍,可唯独喜欢你,我怎么忍都忍不了
  有幸遇见你,余生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