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大师姐被魔教教主拐跑了第13章 哑巴少年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3章 哑巴少年

大师姐被魔教教主拐跑了白猫猫发布时间:2020-09-07 23:04:05

  池鱼让人把少年拖到火堆边上,直接让人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咳……”地上的人痛苦得整张脸皱在一起,身体颤抖起来,此刻他的四周成了一个真空地带,所有人都离他一丈远,他们实在是受不了他身上的气味,太臭了!
  他迷茫的睁开双眼,一下子看清了自己被人围在中间,神情恐慌起来,连忙爬起来就往一边的人撞去。
  “啊啊啊。”他嘴里胡乱的叫着,声音刺耳难听。
  很不幸的是,他再次撞向了容音,见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容音直接往边上抓住要避开的池鱼,挡在她前面。
  池鱼下意识抬手挥出,将人打了出去,随即脸色难看下来,生无可恋的看着自己的手,他好似看见一股臭气在手上升腾而起,一副恶心到要吐的样子。
  见状,容音立即跳开,伸手拍着胸口,还好不是我碰到,吓死姑奶奶了。
  魔教众人也是一脸诡异的远离池鱼,左护法手上的臭气太臭了,虽然还有一个比他更臭的,众人看了一眼倒地半会都没爬起来的少年,露出同情的目光。
  “容音!你大爷!”我跟你是多大的仇,“你故意的吧!你要躲开还不容易,拉老子干什么!”
  他整个人都炸了,怒发冲冠,好气,他要砍了她!
  “等等,冷静!我觉得你先去洗个手比较好。”容音伸手制止他靠近,往边上看戏的柳惊鸿身后一躲,探出一个脑袋,得意的朝他吐了吐舌头。
  “不然大家都嫌弃你了!”看看他们哪个不是离你远远的。
  池鱼怒目,环顾四周,凶恶的眼神仿佛要吃人,“你们敢嫌弃我?”胆子肥了啊。
  “不敢!”
  “没有,我们只是觉得这个距离欣赏您的风姿特别好。”
  “是的是的。”
  大家对着池鱼一顿夸,还有人实在看不下去,给池鱼端了一盆水洗手,这是才算完。
  动里的角落里,少年脏兮兮的背靠石壁,眼神凶狠的盯着众人,也不说话,就是直勾勾的盯着他们,而魔教的人也得盯着他,因为,只要你眼里不在他身上,他就会跑,仗着身材娇小灵活,好几次差点被他跑了。
  “小子,来,和姐姐说说,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容音坐在少年面前的石头上,一脸柔和的笑意,如果她手里没有拿着棍子会显得更温柔。
  “嗬!”他只是发出一个低吼声,敌意的眼神盯着她,少年还记得,自己就是被这女子发现并打晕的,眼神越发不善的看着容音。
  “……你说不了话么?”容音用手撑着一下巴,并不在意他敌视自己眼神。
  “啊啊!”
  “……”几个意思?谁懂哑语,看得知道他在说了什么。
  少年头往一边歪,不愿理会她,容音却不干了,忽然起身朝他掠去,再次敲晕他,惊的池鱼大叫起来,“别杀人!”
  “谁杀他了,赶紧把他洗洗干净,太臭了,你们是被臭的失去嗅觉了么!”说完,直接抓住边上的一个魔教徒,指着少年,“把他洗干净送来。”
  被抓到的一脸苦涩,为什么是他!惊恐!他转头看池鱼:左护法,能换人不?
  “快去!”一听容音说起这个他就一阵恶寒,好似手上还残留着臭味。
  那人只得苦哈哈的洗人去了。
  容音再次做回柳惊鸿身边,手指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轻笑道,“那少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虽然惊恐,却一点都不慌张,而且身手应该不错,在我们面前故意藏拙了。”
  “他的眼神很凌厉。”柳惊鸿忽然道,那是不服输的眼神,只要给他机会他一定会跑出去。
  “所以要杀了他么?”容音抬头看他,特别认真的问。
  柳惊鸿身子一顿,摇头,“不杀,他和我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和他们八竿子打不着的路人,没必要去杀他,他的话惹得容音一正嗤笑。
  “笑什么?”他说了很好笑的话?
  “你一点都不像一个魔教教主。”她平静的陈述着事实,这人不管是怎么到了这里,他总是危险的,要想安全,必须消除一切可能得隐患。
  柳惊鸿神色徒然一僵,恍惚间,好似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你不是做教主的那块料,心慈手软,迟早魔教会被你断送在手里!
  眼前再次出现那个人的脸,她嘲讽的笑他,疯狂的咒骂他,然后愤怒的跑向远方,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们本应该相互扶持,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可是她丢下他一个人离开了,就那么决绝离去,没有一丝音讯。
  “喂!你想什么呢?”容音发现他根本没在听,直接在他耳边吼了一句,别发呆啊,虽然她不赞同留下少年,但是也不会去杀他,这是被自己吓着了?额……不可能的。
  “你说什么?”他揉揉眉心,一脸嫌弃的看着容音,“有点女孩子的样子!谁和你似的,大呼小叫的。”
  说完话,拂袖而去,留下一脸懵逼的容音,目瞪口呆的指着自己,连忙跟上他,“你什么意思啊,说我不是女人?”
  你眼瞎,她这么个美少女你看不出来,眼睛有病得治。
  “教主,少年又醒了。”一个人跑了过来,恭敬行礼道。
  “能问出话了?”柳惊鸿猛的停住脚步,后面的容音没注意,一头撞上他后背,惯性往后倒去。
  容音正被撞的眼冒金星,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下一秒她落入了一个充满药味的怀抱,接着又被粗鲁的推开,她全程懵逼,什么情况?
  “多大个人了,路都走不好。”柳惊鸿又开始冷嘲热讽,然后快步离去,如果容音注意看他,就会发现有一瞬间,柳惊鸿走路顺拐了。
  摸了摸鼻尖,一股酥麻的疼痛传来,她眼泪都快飞出眼眶了,她刚刚是撞门上了吗,痛死了。
  等容音慢悠悠的到了少年所在地时,少年已经交代了自己的事情,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乖巧的很,低垂着脑袋,看不清神色。
  只是魔教众人么跟着沉默下来,让容音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平常吵吵嚷嚷的令人头疼,今天怎么一个个都面色诡异起来。
  “喂,你们干嘛呢?”
  她扯了一个一脸胡子的大汉问到。
  大胡子有些不耐烦的转头看去,看是容音时,神色柔和下来,小声道,“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们一脸严肃干嘛!”玩一二三木头人吗?
  “那少年把他的事情写了下来,教主看完就生气了,大家都不敢动了。”大胡子一脸恍然大悟,随即解释起来。
  原来少年是真不会说话,又见逃跑无望,这才交代了他的事情,也不知道他写了什么,柳惊鸿生气了,大家怕被牵连才安静下来。
  容音抬头。果然看见柳惊鸿站在洞口,看着雨幕不知道想着什么。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大师姐被魔教教主拐跑了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宿主是个傲娇怪 简亦
  一朝穿越,南余被那所谓的系统兔子相中,面对空白的记忆南余选择绑定系统。
  却不想从此走上了被迫卖身的坑比道路。
  “兔子,你不是说可以,用友情,亲情攻略,可为什么我总是被压,还不能反抗。?”
  某天南余终于忍不住问出自己的心声,而兔子的回答确是:“宿主,被检测为,万年受体。”
  ………
  说好见人就杀的寨主,那此刻赖在他被窝撒娇的又是谁
  “娘子,夜深了该歇息了。”
  “我不要。”
  某寨主直接栖身而上。
  …
  谁说萌宠的弟弟好养成?
  “哥哥,你身上好香,好甜,让人好想一口把你给吃掉。”
  …
  推个新书《快穿,我家宿主是渣男》
  【本文须知,耽美文,1v1身心干净,你们想看的位面也可评论在书评,我们可以一起讨论。】
  最重要的一点,本文为原创,如有雷同,他抄我。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谢谢配合♡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宋太太今天作死了吗 妄想小野
  顾眠要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一个她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他,他宛如谪仙,精致漂亮的祸人,面色如玉,荡人心神,这样清冷漂亮的人对她说:“和我结婚,钱都给你花。”
  很动人的话,仿佛他就是爱她,要不是那人面无表情,神色冷淡,顾眠可就信了。
  顾眠没有犹豫,笑着回答:“好。”
  顾眠以为自己不爱他,其实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文案一:
  传言都说宋少不爱自己的闪婚妻子,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天天夜不归家。
  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哪儿是什么小情人?这就是宋太太本人啊。
  今日头条#宋少又从小情人公寓出来了# #小情人上位记#
  下午,从不发微博的宋少说:眠眠和我回家吧,我知道错了,别住酒店了,我心疼。
  吃瓜网友:……小情人敢情是宋太太本人。
  文案二:
  网友们都知道,宋太太是三天必上一次头条,回回作死,今天不是高楼手接婴儿,明天就是撕逼某世家小姐。
  #论宋太太的作死技巧#
  1.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2.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3.得有一个疼你爱你的宋少
  ……
  [双洁1v1甜宠]
在你心上放肆 顾北末
  ——
  印象中校霸总是流里流气,一身烟草味。
  而陆黎和祁夜就不一样,出了上诉两种,他们俩是什么都做。
  打架,逃课,泡网吧,种种罪行都可以凑齐满满一张购物清单了。
  某天清晨,校园论坛上两位校霸居然公开官宣了?
  谣言谣言!!!他们两个的性格搁谁都无法理解,怎么可能恋爱?
  而下一秒当众人看见两人手拉手走入教室时,场面一度混乱。
  还真是恋爱了??平时陆黎都恨不得掐死祁夜,现在就相亲相爱了?这个消息够sao!
  ///
  后来有人问祁夜:“心动是什么感觉?”
  祁夜笑了笑掐灭烟蒂,颇为文艺的回答说,
  “再来一次依然重蹈覆辙!”
  ///
  简介无能,具体看文。
  顺便排雷:节奏慢!!!细水长流!!
总裁的靡途 云浅寒
  爱情的世界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爱上一个冷漠的人,势必要承受一段不对等的爱情,淌过岁月的长河,用尽所有的温度都无法将对方融化,是等待注定的枯竭还是放手离开?
  尚宸睿,你不爱我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我爱你
哎我的大宝贝 未辰微微
  “宝贝,帅哥要不要”
  “不要”
  “要一个呗,不收钱,一碗面条就跟你走,实在不行半碗也能凑合”
  方知遥黑着脸一巴掌呼在了宋一念眨着卡姿兰大眼睛的帅脸上“念哥,咱能不能要点脸,为了一碗面都出卖色相了?”
  “完了,宝贝,我离不开你了”
  “你又犯什么病”
  “你抓住了我的胃就等于连心一起抓住了,所以我离不开你了,来,亲一个,大宝贝”
  方知遥低头指了指地板“看见没,满地的鸡皮疙瘩”
  念哥,以后靠你罩着了,你总说我太能忍,可唯独喜欢你,我怎么忍都忍不了
  有幸遇见你,余生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