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木子的北宋生活第2章大帅要过把瘾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章大帅要过把瘾

木子的北宋生活凡秀发布时间:2020-09-23 16:54:27

  清晨起来,迷迷糊糊的木子坐在那里任清清摆弄,头发打散梳好,重新挽好发髻用带子扎紧,湿毛巾擦完脸后才清醒一些,清清梳头手艺不错,还小心避开了木子后脑上的包,拿了清清的小铜镜仔细看了一下自己的模样,木子总算是重新认识了一下自己。
  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努力表现出对自己容貌的不在意,其实大多数还是在意的,木子觉得自己长得还行。
  站起来轻轻活动几步,除了有点头晕问题不大,走出帐篷站在那里,看着忙碌的人群。
  杂役们要把帐篷和做饭的锅灶装到车上,还要把拉军资的牛车重新套好,骑兵们各自把被褥卷起来放到车上,饮马收拾衣甲兵器。
  孙狗子带着禁军过来问候,:“木哥大好了?”,木子点头道:“你们自去忙吧,要拔营了”。
  四哥让孙狗子暂时带队,以前的木子不合群,众人对他也是敬而远之,但现在不一样了,刘四对他的态度会让其他人做出改变。
  杂役们干完活也过来见礼,木子随口安抚几句,杂役的头姓猴,都叫他猴子,是个很机灵的小伙子,笑嘻嘻的拿出个篮子道:“小的昨夜下了套子,逮到个兔子,烧好了给哥哥路上解闷”。
  木子笑着点头道:“兄弟有心了!”猴子欢喜的带人走了。
  微妙的人际关系,刘四把木子的地位抬高了,猴子用一只野兔表达自己的恭敬,木子收下并叫一声兄弟,以此表示自己对以前的事不计较,并且表达自己的善意,皆大欢喜。
  中军一声号角,大军缓缓开拔,大宋缺马,有限的马匹都成了骑兵的坐骑,所以几乎所有的大车都是牛车,个别的是骡子。
  骑兵们被刘四安排分散去往各个方向,拉着军资辎重的牛车加入队伍,杂役们旁边跟着步行赶路,新的一天开始了。
  还是昨天那辆牛车,不同的是今天上面扎了苇席篷子,细心的顾良还在两头挂了布帘,使这辆牛车变成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也让清清不用遮着头脸,她在愉快的啃着兔肉。
  用苇叶包好,外面再裹上泥巴烧的兔肉,吃起来并没想象中美味,兔肉有些柴,虽然猴子特意抹了些盐,味道还是一般,作为一个资深吃货,木子吃了两只腿就不吃了。把兔肉分成两半,一半给了赶车的顾良,一半给了清清。
  车队行进的时候是不需要车夫的,牲口会自动跟着前面的车走,绝不会自己乱跑,所以木子把顾良也叫了上来。
  三个人随意的说着闲话,清清偷偷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木子长得不差,特别是一双眼睛,有一股似笑非笑的宽容气度,声音不大,语速也不快,让人很舒服。
  木子似乎天生有一种让人放松的本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清清竟然睡着了,即使铺了褥子车厢板依然有点硬,清清也就自然而然的枕上了木子的大腿。
  大军赶路自有章法,通常每天行军三四十里,看上去不多,但是没办法,因为每天要扎营,支起帐篷和马棚,埋锅造饭,第二天都要收起来装车行军,如此反复。
  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能扎营的,要有水源,因为人马都要喝水。要有柴草,因为人不能吃生的。怕火攻要避开密林。怕水淹要避开洼地。要尽量选择易守难攻之地,防止敌人夜袭。最好营地要竖起望楼,周围深挖壕沟,壕沟里扎下寨墙。
  当然了,这都是理论上的,对于西路军来说并不需要,因为西路军的任务是把百十辆大车拉到庆州宁远寨,而宁远寨离边境还远着呢,一路都是在境内行军,根本不存在遇到什么军情。
  更重要的是就这一帮来自五湖四海的乌合之众,你也指望不上他们能干那些。能带着他们走个来回张大帅就满足了。
  张老相公对儿子真是没话说,把一切都考虑到了,军期放的很宽,基本上就是张大帅带着人一路玩够了慢慢走也不会逾期,所以张大帅严格按照兵书说的行军速度,每天行军三十里,中午歇息一个时辰,沿路州县虽然没专门安排营地,但也打发人送来吃用,西路军这一路倒也自在。
  正午的歇脚地是个小山谷,有条小溪蜿蜒而过。张大帅对弟兄们约束不严,或者说基本没什么约束,但行军路线都尽量避开人烟稠密的地方,大伙儿都明白,张大帅是怕这帮乌合之众欺负百姓,到时候坏了张老相公的名声,反正大家也不缺吃喝,到目前为止也没人去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
  车一停清清就醒了,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擦着嘴边的口水,木子只是微笑看着她。
  感觉很怪异,四十岁老男人的眼里清清只是个小女孩,可二十岁的身体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冲动,木子慢慢活动被压麻的腿下车散步。
  对杂役来说大军歇脚很麻烦,因为不能把牲口随便一丢,要把牲口卸下来饮一下水歇一歇,等走的时候再套车赶路。
  现在正是春末夏初的季节,不冷不热,山谷里凉风阵阵很是惬意。
  木子靠着棵老树刚要迷糊,猴子拎着条鱼跑了过来,:“木哥,小的逮了条鱼”。一条三四斤重的草鱼在拼命挣扎。
  猴子确实是个机灵鬼,听顾良说自己的兔肉木哥不太喜欢,又费心抓了条鱼拿了过来。这小子手也巧,总能弄到好东西。
  木子来了兴致,军中一天早晚各一顿饭,别人习以为常木子却有点痛苦,正觉得有点饿了。:“正有点口淡,去跟顾良把小锅架起来,我给你们做个鱼汤”。
  猴子一愣,小心问道:“木哥要亲自动手?”木子笑道:“废什么话,你小子有口福,一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猴子把鱼放下扭头就跑,嘴里嚷道:“好嘞!”。
  时间不大,周围的人都知道了木子要做鱼,都好奇的围着看热闹,清清也在旁边偷看。
  关于木子的身份有各种猜测,有人说他是富家公子,有人说是书院的学生,还有更离谱的是某个官宦子弟,反正没人说他是寒家子弟。
  木子双手细嫩,十指修长,傻子也知道他是没干过活的,而且本身气度雍容,一看就不是小门小户出身,这种人物竟然要做菜,当然要看看了,也顺便看看大户人家是怎么做菜的。
  木子不知道众人对他的猜测,但四十岁的老男人,经过社会的打磨,对很多事已经能从容面对了。
  人多力量大,锅很快架起来了,木子挽起袖子拿着鱼来到小溪旁收拾。去鳞,去腮,去内脏,去腥线,打花刀,冲洗,动作行云流水,众人目瞪口呆。
  众人以为木子是心血来潮闹着玩的,没想到他来真的,而且看上去做得相当不错。
  猴子喃喃的道:“难道木哥以前是厨子?”顾良说道:“你见过厨子的手那么细嫩吗?”。
  木子笑道:“我以前是要饭的,别的不喜欢,就喜欢吃,别傻站着了,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野葱野菜蘑菇之类的采一点,顾良去烧水去”。说罢拿过陶盆来把鱼抹盐腌了。
  锅中放猪油,六七成热的时候下鱼慢慢煎,这时候别乱动,等煎差不多了翻面继续煎,两面焦黄了倒入温水,放老姜蘑菇盐醋。
  木子边做边小声教顾良,:“收拾鱼的时候别忘了抽出腥线,就是我抽的那个白色的肉线,两边划刀是为了鱼更好入味”。
  鱼汤很快变成乳白色,鲜香味弥漫开来,吸引了更多的人聚集过来,直勾勾的看着那口不大的锅吞口水。
  木子不禁苦笑,正要招呼他们拿碗,两个人走了过来。
  木子招呼道:“四哥来了,正好尝尝我的手艺”。
  刘四笑道:“正跟大帅说话,外面都在说禁军营有人做鱼汤,奇香无比,原来木兄弟还有此能耐”。
  木子心道,这是闻着味就来了啊,不再多说,估计时间差不多了,走上前把锅盖掀开,一时间香气更浓。洒上葱花,先给跟刘四来的大帅侍卫盛了一大碗,那侍卫快步去了。
  木子招呼清清拿碗,碗里放着掰碎的面饼,木子给自己清清和刘四各盛了一碗,把勺子递给猴子道你们吃些,剩下的让弟兄们都尝尝。
  香浓的鱼汤泡上干面饼,吃的很是解馋,顾良和猴子哪顾得上旁人,一人盛了一大碗也学着木子泡上饼子大吃,至于锅里的鱼汤怎么分他们才不管呢。
  包括清清在内,每个人都吃了一大碗,众人都说吃撑了。猴子说道:“木哥,真服了,怪不得哥哥看不上我做的兔肉,小弟在东京也吃过几次楼子,没有一个比的上木哥做得汁水,木哥这手艺若在东京开个酒楼,定然赚的盆满钵满”。
  几人在树荫里说笑,木子随口问刘四大帅找他有什么事,没想到刘四说出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
  “大帅要演武?”木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老爹凑了一帮好汉给你混功劳,你特么要阅兵?大侠,你脑袋抽了吧?
  刘四也满脑门问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说三日后演武,让我给找个偏僻点的地方”。
  木子想了一下,“噗嗤”笑出声来,“明白了!”,众人都疑惑的看着他。
  木子小声道:“咱张大帅这辈子估计就这一个领兵的机会了吧?”明摆着嘛,满朝上下都知道他有几斤几两,这次本来就是给他个由头,好让陛下能有个理由封他个不大不小的官,然后张老相公体面退休的。
  木子继续道:“咱们出京有些日子了,再过些天可就到西北庆州了……”。
  “明白了!”,众人都明白了,张大帅演武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过把瘾!
  西路军一帮乌合之众不可能上战场,张大帅这唯一一次带兵的机会,不指挥一下千军万马怎么甘心啊,再过些天到了西北,你张庆好意思关公面前耍大刀吗?怪不得他要求找个偏僻点的地方,敢情自己也知道自己那两下子拿不出手,就是纯粹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娱自乐爽一下。
  刘四为难的道:“这怎么办?西路军这几千人能聚到一起就不错了,演武是万万不可能的,至少要操练个一年半载的”。
  演武就是演习,这可不是随便能玩的,步兵分枪兵,刀牌手,弓兵,弩兵,还有穿步人甲拿大刀重斧的重步兵,骑兵也分枪骑兵弓骑兵重骑兵等,这么多兵种不可能乱糟糟的挤在一起吧,都有各自的位置,开始演武了,哪边先动,往前多少步,横移多少步,都是有讲究的,每一支队伍每一个兵种都有各自的旗号,每一次进退都有各自的钟鼓,还有各种军阵,总而言之一句话,演武不是主帅站台子上瞎比划,无论对主帅还是士卒,要求都很高。
  张三公子非要过把瘾,刘四实在没招满足他。
  木子问道:“四哥你参加过演武吗?”
  刘四点头答道:“真定杨大帅每年秋天都会演武,一来震慑辽人,二来查看士卒,以防懈怠”。杨大帅是当世名将,河北靠近辽国,大宋的精兵强将都在那里,演武是正常的。
  木子又问道:“四哥据你所知,西路军里有多少人参加过演武?”
  刘四苦笑道:“据我所知只有我跟大牛,禁军除了每年正月十五在城外站一下,已经多年未演武了,各地厢兵乡兵更不用说,能站齐整就不错了”。
  木子笑道:“四哥,既然都不知道演武是怎么回事,那不就好办了嘛”。
  刘四一愣,很快回过神来,没错,反正张大帅和所有人都不知道演武是怎么回事,那就随便折腾下拉倒呗,再说张大帅本来也不是为了操练队伍,人家就是想过过瘾罢了。
  木子继续道:“四哥去找各地的带头的,跟他们约好用什么旗号,到时随便走动一下就完事了,放心吧,大帅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即使演砸了也不会怪罪的”。
  刘四放下心来,说道:“木子心思缜密,我却想的偏了”。他光想着正规的演武了,却忽视了张公子和西路军的特殊性,张公子想玩游戏就陪他玩玩就好了嘛,干嘛非要正儿八经的演武。
  时辰到了,杂役们已经套好了车准备赶路,刘四要离开的时候张大帅的侍卫又来了,送来了大帅的赏,白银十两。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木子的北宋生活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倾城 苏生奈何
  我有七个绝色倾城的姐姐,她们都是宠弟狂魔,却不知我早已成为了令世界颤抖的王!大姐叶倾城,高冷总裁!二姐林青檀,妙手医仙!三姐柳烟儿,妖媚杀手!四姐王冰凝,美女记者!五姐楚瑶,神秘莫测!六姐萧沁,绝代影后!七姐洛漓,身份不凡……十五年前,你们待我如至亲,十五年后,换我来守护你们。
  版权提供方:必看
木子的北宋生活 凡秀
  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半口元力 晨风起
  天脉被毁,魔、妖、鬼重返人间,炼狱将至!
  一个废柴少年,无意之中卷入:
  “管我什么事啊?我连半口元力都没有,哪管得了天下之事?
  …………
  看这只有半口元力的主角,如何走上修仙之路,如何解开天脉之迷?
  天脉在哪里……
  ps:涵盖正义、好玩、个性、奇导、爱情、友情、战争、兵法、轮回、学院、妖魔元素
  《契子》:
  冯龙全身软弱无力,一点元力防护也没有,这一拳被击中,恐怕这条小命瞬间就化作一阵烟。
  原本想从冯龙身上捞些好处的众人,看了,也捏了把汗,眼神变得凝重起来,这个冯龙的毅力确实让人为之动容。
  就在这样千钧一发之际,暗影浮动诀,在他那张坚韧小嘴的念诵下,瞬间那瘦弱的身子,随风而动,身上的鲜血顺着身子飞溅起来 ,让人触目惊心。
  望着那浑身鲜血,却依然迈出如山般稳重的步子, 坐在马背上的莫小纤,明眸闪闪而动,见这个少年充满愤怒的眼神, 满身的鲜血,不屈的脚步变换,心中不由增添了几分爱慕之情。
  “驾!驾!”
  莫小纤策马驰驱而去!卷起满天飞尘,看着冯龙消失在远去的马蹄声中,众人也纷纷散去,只有冯雨霞,含着泪眼,嘴里念叨着冯龙的名字,久久不愿离开。
都市最强神豪 神土
  林帆长得帅,每天靠捡垃圾过活,人称破烂小王子。
  女朋友被抢走?被所有人嘲笑?
  没所谓,我那富可敌国的千亿财产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最强BOSS!
重启2003 荷塘火锅
  重生了!
  似很多重生文一样,屌丝林逸幸运却又狗血的回到了那青春荡漾的年代!
  上一世活的太窝囊,憋屈,这辈子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
  赚钱养家不再让父母操劳过度,读书考大学顺便泡泡校花!
  2003年!
  男神林逸他来了!
重生巫王在都市 一败涂地
  洪荒巫王后裔重回校园,默默无闻的少年一跃成为赤手可热的人物,班花校花当小妹,还有暗恋学姐送秋波。
  昔日你们无视我瞧不起我,今日我扭转乾坤,翻云覆雨,五行八卦、符箓咒印,便是我的看家本领。
  生父不管,继母携带继姐蛮横压榨,今日我江奕云逆改天命,纵横都市,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本文架空都市架空职位,一切人物纯属虚构,原创首发谢绝盗版)
草莽枭雄 荷塘火锅
  繁华都市喧嚣、冷漠!
  钢筋混凝土的层层建筑,宛若冷血巨兽,吞噬着人们的亲情与良知……
  出身草莽,置身这冷酷无情、良心泯灭的芸芸世界。
  他无所畏惧!
  凭的是快意恩仇,凛然洒脱,刀光剑影、热血情仇间彰显枭雄本色!
  匹夫一怒,当血溅三尺!
正道狂龙 荷塘火锅
  八年前,他因故意伤害被迫离开家乡,流离失所,四海为家!
  八年后,他再度归来,曾经的年少轻狂,风华正茂少年已然改变!
  曾经的兄弟情深,是否已物是人非?!
  曾经的海誓山盟,是否已烟消云散?!
  曾经熟悉的一切,是否已茫然陌生?!
  是就此沉沦,落寞,孤老一生?!
  还是王者归来,创造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一切的一切尽在……………………正道狂龙!!!
最牛小道士 相思莫断愁
  从我遇到干爹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注定了不平凡!碰到一些怪异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家常便饭!而我身边的小伙伴也各个都是异类!比如说帅气高冷的猫妖,妩媚动人的狐仙,讲究仗义的鬼王!且看我如何率领众般强力的小伙伴们击杀邪魔,破尽歪道!
  符起斩妖魔,符落定乾坤!
  新人写书,求收藏~~
弑天冥帝 臭小子
  万年前,一场浩大的阴谋,引发了一场天地间大乱。冥王肖天惨遭天地诸强围杀,自散三魂七魄,重走修天路,弑天而行! 兄弟、女人、宝藏……还有数不尽的热血!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