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木子的北宋生活第3章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3章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木子的北宋生活凡秀发布时间:2020-09-23 16:54:37

  通常一个人的经历越痛苦,对未来的期望值就越低,也就越容易满足,比如清清。
  清清很快乐,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哪怕她作为一个女人在一群糙汉子中间显得那么突兀,她依然很满足。
  木子很随和,清清小心翼翼的试探他的底线,想知道自己怎样才会让木子不满,这样能让她以后更好的把握以后相处的分寸,可无论她做什么,木子总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笑眯眯的摸着她的头说,傻丫头。比如她清晨故意睡过头。
  “丢了?”木子惊异的问:“什么丢了?”清清努力做出害怕的样子小声道:“银子,大帅赏的十两银子”。
  木子笑道:“丢了就丢了呗”。说着顺手摸了一下清清的头走了出去。十两银子,木子真没放在心上,当时顺手就递给了清清,现在找不到就找不到呗,只是一块灰扑扑的金属而已。
  清清觉得发生了幻觉,十两银子丢了,丢了就丢了?清清每天会收拾木子的东西,他有多少家当清清一清二楚,除了这锭银子木子的全部身家只有一件长衫,一匹马,打开包袱看着这块银子,清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清清赎身的银子就是十两,十两银子在乡下能买个十六岁的大闺女,能买二三亩好地。
  天气有些闷,扎完营后都聚在空地上闲聊,大牛和刘四也在,还带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就是禁军营指挥使,曹虎。
  木子对十两银子没什么感觉,清清如果告诉他她弄丢了几万块估计他就跳起来了,两个世界的区别很大。
  大牛和虎子拿来了两条鱼,那天的鱼汤他俩没喝到,听到别人说如何美味早就心痒难耐了,今天捉了两条鱼来说什么也要解解馋。
  木子边跟他们说话,边收拾鱼,他挺喜欢曹虎这个年轻人的,曹虎个子不高但很壮实,愣愣的满脑子慷慨激昂,一个劲叫嚷着上阵杀敌马革裹尸。
  锅里添好水盖好锅盖,木子笑着对烧火的顾良道:“学会了没?再做鱼汤就得你做了,以后我再教你做几个菜式,等回去了,你可以开个小饭馆谋生”。
  话说的很随意,但这个世界对任何技艺的传承都很看重,一门手艺意味着一家人甚至几代人活下去的本钱,顾良站起来要给木子磕头,却被木子一脚蹬到一边,:“好好烧火!”。顾良爬起来再不言语,边烧火边抹眼泪。
  木子最看不得男人哭,忍不住又踢了他屁股一脚,小声喝道:“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顾良蹲在地上哽咽道:“哥,从小到大,除了妹妹,从没有一个人对我好过……”。木子伸手放到他头上叹了一口气道:“咱俩能凑到一起,你喊我一声哥就是缘分,我问过猴子了,这几个菜式别人不会做,我教了你你也算有了一技傍身,回去后挣了钱娶个婆娘好好过活,不枉你我缘分一场”。
  那个四十岁的老男人好吃,也喜欢琢磨吃,做菜还算有点研究,偏偏这个世界对吃只是瞎讲究,做法粗糙的很,大多不是煮就是炖,木子从猴子那里听了东京所谓大酒楼的名菜鄙视不已,教顾良做几个菜不过举手之劳,也算没白受他的伺候。
  顾良低头小声说道:“木哥,我愿追随左右,伺候你”。木子实在忍不了了,用力一巴掌拍到他脖颈子上骂道:“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做奴才!”说罢不再理他,去找刘四他们说话。
  明天要演武,就在营前那片空地上,刘四已经跟各地领头的约好了旗号,到时候挥哪个旗哪伙人动都大概定好了。
  刘四有点犹豫着说道:“木子,时间太仓促了,也没经过演练,明天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大帅面上怕不好看”,刘四有点心里没底。
  木子问道:“总共有多少人?四哥把人分成几队?”
  刘四答道:“禁军厢军乡兵,总共三千人,我按地域分了九队”。
  西路军总共近六千人马,除了禁军这三百多人和东京大街上招了些杂役,其余五千人都是来自各地州府,身份有厢兵,有乡兵,有当地招的杂役帮闲,还有一部分是牢里的犯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张老相公的面子要给,但地方官调动大股军队太犯忌讳,所以大多调一都两都的厢兵,在加上别的乱七八糟的凑数。军制一都五队,每队十人。
  知道西路军是杂牌中的杂牌,可听到这里还是忍不住有点头疼,这特么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什么杂牌,根本就没牌,这要真遇到什么事,木子敢保证眨眼就做鸟兽散了。
  木子忍不住问道:“咱们大帅怎么把这一大帮子人带到这里的,一路上竟然没人跑吗?”
  刘四笑着解释道:“禁军厢军不会跑,枢密院有军籍,跑了家里人要治罪,乡兵也不会跑,州府都有文书,再说都知道不打仗,只是辛苦走一趟,所以没人会逃,杂役们是为了工钱,回去后还要拿另一半钱呢,至于囚犯,来的都不是重犯,张老相公已经安排好了,这次来的犯人回去后都会放良回家”。
  明白了,张老相公想的真是周到,这一伙人都有不逃的理由,偏偏就这支队伍朝廷上下还一点都不忌讳,因为即使是孙武再世也没法领着这帮人造反。
  木子说道:“我看九队太多了,四哥可以再凑一下,组个五队差不多了,辰时开始也有点早,巳时中开始比较好”。
  刘四想了下皱眉道:“组五队可以,队越少越不容易出错,巳时中开始是不是太晚了?”众人一起点头,辰时是早晨七点,巳时中是上午十点,也太晚了吧。
  木子笑道:“晚点好啊,天气闷热,难道你们还打算让张大帅折腾大半天啊”。
  众人恍然大悟,齐声说秒。张大帅只是想过下瘾而已,你从早晨就开始总不能玩到一半散伙吧,那样有点半途而废的感觉,很大可能张大帅也要硬着头皮玩下去,到时候一众杂牌非得乱了套不可,而且西路军一直散漫惯了,到时候必定会怪话连连。
  巳时中开始就不一样了,十点开始,折腾个一两个小时可就中午了,天气又有点闷热,张大帅很可能就顺势让大伙散了,张公子本来就是文人,对行伍的事最多就是好奇而已,一两个小时足够他过瘾了。
  鱼汤好了,顾良和猴子把锅抬了上来,除了大牛和虎子都已经吃过饭了,每人盛半碗汤慢慢喝着。
  刘四说道:“木子,你心思缜密,是个有计谋的,我想把你推荐给大帅,以后或许能谋一个前程”。众人放下碗看向木子。
  木子轻轻吹了一下,沿着碗沿喝了一小口,笑道:“四哥,好意心领,我是个懒散的,不想参与这些事,现在每日里清闲挺好的,等交了差事你我兄弟回密州去不是更快活?四哥若嫌我碍眼也无妨,天大地大,我跟清清总能逍遥活下去”。
  木子是真不想混官场,张老相公马上要退了,张庆很大可能回去后得个不大不小的闲职到死了,跟他混能混出什么鬼样子?再说木子又不是进士出身,到死也就是个小吏,见谁都得磕头,是个人都能踩一脚,那种生活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该选的吗?
  刘四被木子挤兑了,沉下脸道:“木子这是说的什么话!兄弟只管逍遥随性,万事皆有为兄扛着”。
  木子站起来笑着作揖道:“四哥莫怪,是我失言了”。大牛旁边叫道:“要我说也不做这受气的小官,远不如我们弟兄回乡里快活!”。木子点头称是。
  虎子旁边有点委屈的道:“几位哥哥留在京城不是更好?京城毕竟是繁华之地,以几位哥哥的本事以后有机会必能出人头地”。刘四大牛和木子主意已定,只是笑着不再多说,军中厮杀了十年的两个汉子,对封妻荫子的事早已经不热心了,重活一次的老男人,对于勾心斗角阿谀奉承深恶痛绝,只是一心做个乡间小财主。
  虎子饭量很大,木子估计了一下,应该相当于他加清清加顾良。大牛的饭量嘛,至少相当于两个虎子……。说至少是因为锅里没汤了。
  不止是吃的多,速度还快,不止是快,还一点都不浪费,木子亲眼看着大牛把一条鱼盛到自己盆里,而现在他面前没有一根鱼刺。
  大牛被木子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咱老牛的饭量可不算大,河北营的周八斤才是大饭量,比我吃的还多”。
  木子无语,恍惚之间看到了两个大米缸,真诚的说道:“牛哥,虎子,以后到我这边吃东西,你俩还是吃过饭再来吧”。这俩人吃了饭随便尝尝也比普通人吃的多了。众人大笑而散。
  清清在铺床,先把木子的床铺好,又趴在地上整理自己的,想了一下把自己的地铺往床边又拉近了一点,被褥被拉歪了,又要重新抻平。
  木子进来的时候正看到清清趴在地上的背影,天热了,穿得有点单薄,猥琐的老男人大饱眼福。
  坐到床上,清清端来洗脚水服侍他洗脚,这是每天的必修课,开始的时候木子很不习惯,要自己动手,可清清更加执拗,露出一副你不让我洗脚就是看不起我的表情,短短几天这个老男人就习惯了,果然由俭入奢易啊。
  清清抬起头高兴的说:“木哥,银子找到了,在包袱底下,没丢”。老男人敷衍的“嗯”了一声。
  各自躺在被窝里不再说话,清清有点搞不懂,一个怎样的人会对自己的全部家当毫不在意,丢了就丢了吧,找到了就嗯,不过木哥那句话说得真好,天大地大,我跟清清总能逍遥活下去,看来木哥心里是有我的,清清把自己的脸埋到被子里面。
  木子现在哪还记得什么银子的事,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清清趴在地上的背影和洗脚时的领口,没注意啊,身材很不错啊……
  你看,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是如此之大,女人会因为男人无心的一句话感动不已,男人则……呸!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木子的北宋生活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 域达
  新书《食指才是大佬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新颖爆笑玄幻,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别人重生就是开局各种功法,各种机缘,强势横推过去…为啥我开局就是被虐杀?
  还以为得到天道不死印记会吊炸天,没想到是个坑…
  死一两次就罢了,还一直死,还做了猪,做了兵器,植物,石头…坑爹啊…
  但…白惨后来发现,他居然能听懂兽语,能跟兵器沟通诞生器灵…能跟灵药对话…知晓灵石表达的意思…
  于是,他牛逼大了…
  关键是他发现无论多强的对手,都杀不死他…
  “不是要杀我么?来,朝我头打,快来打死我…”
  这是一本幽默风趣,被人锤,又锤不死的小说!
  【独家新颖玄幻,感谢各位大大支持,如果觉得好看收藏推荐…mua…】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我的一九八二 荷塘火锅
  苦逼中年人士叶泽重生穿越到了1982年,一被女方劈腿跳河寻短见的高考落榜生身上。
  家庭贫困,父母憨厚老实,兄弟姐妹众多,穷啊!饭都吃不饱!
  叶泽却是一点不慌,满是意气风发。
  前世浑浑噩噩、过得不怎么样,老天爷尤见可怜,终于是轮到他重生穿越了,重生人士金手指一开——哈哈哈!
  眼前已经浮现了一副发家致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美好展图。
  只是三天过后……
  叶泽内心愤怒咆哮不已:“李老二!李东!说好的发家致富第一桶金——黄鳝、小龙虾呢?!在我这怎么都行不通?”
  叶泽欲哭无泪,原来重生文里都是骗人的……!
食指才是大佬你说气不气 域达
  老书《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独家新颖爆笑玄幻,莫要错过!
  白水穿越了,但他彻底裂开了!
  别人穿越各种无敌金手指,各种机缘,各种撩妹秀操作……
  而白水的金手指竟然是自己右手的装逼食指!
  一根会说话,会装逼,看起来一无是处的食指!
  而自己的体质更是传说中的天残废体,这种体质能觉醒道心就是烧高香了。
  就在白水绝望的时候,这根奇异的食指展露出了神奇的能力。
  于是,白水开始牛逼大了……
  “什么?灵石不够了?别慌,看我用手指点石成灵石,一百万块够不够?”
  “还差一株千年灵草?等等,随便给我来颗杂草,我把它点成灵草,一万年级别的可以不?”
  “哦哟?你是背刀宗第一强者?等等,我点化一下大黑,好了,你能打赢我的狗再说!”
  最后,白水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指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大佬!
  玄幻新颖爽文,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史上最坑小道士 独孤雪影
  什么?师父,您逗我玩呢?让我下山历练也就算了,还让我找什么媳妇?咱不是不能结婚的吗?好吧,好吧!为了找个媳妇,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最坑的小道士……所谓世有阴阳,这个世上,有些事情你不相信就不代表它真的不存在,而我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离奇古怪的事情,比如纳鞋底的老奶奶、夜半鬼敲门!…
  …子不语,怪力乱神……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听八风之气,演则万物……
  你可信?
  人死灯不灭,皮囊缝补百年残喘。水田里有泥鳅大如蛇蟒,吞月食人。请神成灾,换了皮囊骨,不见人心苦……有古墓千年长明,棺中无骨。有饿鬼想穿人皮,有善人想化厉鬼,昆仑之墟,一具活了数千年的尸骨……
  切记……子不语……
贴身小神医(医品豪婿) 七宝浮屠
  山村走出的少年林树,因被陷害惨遭学校开除,回村之后更是被多方欺凌,绝望之际融合神秘阴阳珠,从此双手控阴阳;阳可生万物。治尽天下病;阴可惩恶人,除尽世间邪,从此风生水起,美女财权滚滚来,踏上人生巅峰!
  版权提供方:必看
半口元力 晨风起
  天脉被毁,魔、妖、鬼重返人间,炼狱将至!
  一个废柴少年,无意之中卷入:
  “管我什么事啊?我连半口元力都没有,哪管得了天下之事?
  …………
  看这只有半口元力的主角,如何走上修仙之路,如何解开天脉之迷?
  天脉在哪里……
  ps:涵盖正义、好玩、个性、奇导、爱情、友情、战争、兵法、轮回、学院、妖魔元素
  《契子》:
  冯龙全身软弱无力,一点元力防护也没有,这一拳被击中,恐怕这条小命瞬间就化作一阵烟。
  原本想从冯龙身上捞些好处的众人,看了,也捏了把汗,眼神变得凝重起来,这个冯龙的毅力确实让人为之动容。
  就在这样千钧一发之际,暗影浮动诀,在他那张坚韧小嘴的念诵下,瞬间那瘦弱的身子,随风而动,身上的鲜血顺着身子飞溅起来 ,让人触目惊心。
  望着那浑身鲜血,却依然迈出如山般稳重的步子, 坐在马背上的莫小纤,明眸闪闪而动,见这个少年充满愤怒的眼神, 满身的鲜血,不屈的脚步变换,心中不由增添了几分爱慕之情。
  “驾!驾!”
  莫小纤策马驰驱而去!卷起满天飞尘,看着冯龙消失在远去的马蹄声中,众人也纷纷散去,只有冯雨霞,含着泪眼,嘴里念叨着冯龙的名字,久久不愿离开。
末日之混世魔王 古月
  末世灾难降临。末世中的人类陆续觉醒血脉,得知一惊天之密,
  地球万宰岁月前曾经发生过一场魔神之战,人类只不过是魔神遗种。小混混古翼觉醒魔族血脉,女友却是觉醒神族血脉,俩人真心相爱,却要承受着万宰之前俩族种下的苦果。古翼仰天长啸,看他将在末世中如何抵御百族入侵,如何化解神魔两族恩怨,抱得美人归。
地狱五班 语辞
  陈宇是一个转校生,阴差阳错之下转入了云岚市最大的高中,可是刚进第一天就发生了各种怪事,神神叨叨的女同桌,神秘的空白座位,深夜的死亡短信……本以为这些只是其他人的恶作剧,没想到接下来的更为极端,空白座位上吊死的同学,诡异的短信主人,一次野人山春游,一场噩梦就这样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