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木子的北宋生活第6章崔三娘来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6章崔三娘来了

木子的北宋生活凡秀发布时间:2020-09-24 10:19:29

  众人在树下说话一直到黄昏,王二一再宣称要找清清负荆请罪,还要光着膀子表示诚意,木子向他保证,如果他光着膀子,一定会把他五条腿都打断。
  周八斤要败木子为师学拳脚功夫,木子说他收徒弟要一百两白银的拜师礼,周八斤说木子钻钱眼里去了,,但表示可以以身抵债。
  高进捂着肚子慢慢走,木子不紧不慢跟着,高进受了伤,却陪着众人在树下坐了一下午,几乎没说话,他渴望友情。天渐渐黑了,木子快走几步追上叫住他,“木哥有事?”
  木子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他,“你忘了拿你的银子”。
  高进问道:“我的银子?”木子肯定道:“是你的银子”。
  “小弟输了,心服口服,还要多谢木哥手下留情呢,怎么有脸面拿你的银子”,高进虽然卑贱,但还是要脸面的。
  木子笑道:“咱俩打生打死,几千人看热闹,就只张大帅掏钱,他们不厚道啊,如果没你我也挣不到这两锭银子,所以这里有你一半,说起来你受伤我没事,我还占你便宜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说完把银子往高进手里一塞,扭头走了。
  越自卑的人越敏感,木子当众给高进银子是施舍,私下给是帮助,无论给的理由多么扯淡。木子看得出来高进很穷,穷的要死。
  溜达到禁军营地正是开饭的时候,清清站在小帐篷门口迎接他,掀开木板上的斗笠,竟然是一只熟鸡两样小菜。折腾一天木子真饿了,端起碗狼吞虎咽。
  清清双手托着下巴在对面看着他,“木哥,我看到你打架了,你真厉害”,木子吞下一口饭问道:“不是让小顾送你回来嘛?”
  清清笑道:“他打不过我”,木子愕然,清清不走,以顾良的实力确实一点办法都没有。清清好奇问道:“以前怎么从没听木哥提起过会拳脚功夫?”
  木子撕下一根鸡腿放到清清碗里,换了个话题,“哪来的鸡?”清清端起碗“猴子下套子捉的,说你吃了他的鸡要教他拳脚功夫”。
  三碗饭大半只鸡,木子觉得自己以后要跟大牛和虎子保持距离了。
  清清碗里的鸡腿还在,只吃了半碗糙米饭。木子奇怪的问:“你想干嘛?”清清扭捏了下小声说道:“我最近胖了”。
  木子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清清气色确实比以前好多了,但她明显脑子坏了,竟然要减肥?木子觉得很有必要拯救一个走向歧路的灵魂,“我大概知道为什么张大帅不要你了”。
  清清明显一愣,以前这类话是禁忌,但木子总是很随意的说起这些话,现在她已经有点适应了,清清能感觉到,木子对她以前什么经历好像真的不在意。“为什么?”清清问道,其实她也好奇。
  “你认识崔三娘吧?”清清点点头好奇的看着,木子两只手比划一个圆,慢慢放到自己胸前,上下动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清清在自己胸前比划一下,突然跺脚“木哥……你……”,木子快步往外走着“其实我也喜欢”。
  清清看着跑远的木子重新坐下,低头看看自己,噗嗤一声轻笑,“有什么了不起的,哼!”拿起鸡腿狠狠咬了一口。
  本想溜达一会消食,却意外看到了鼻青脸肿的高进,高进把一卷被褥丢到一边,跪在木子面前一声不吭。
  把顾良他们赶走,木子找个地方坐下道:“有事起来说吧,我不喜欢看人跪”,说着伸手指了指身边。
  高进吭哧着站起来,咬了咬牙一屁股坐到木子身边说道:“银子给王公子了,以后小的想跟着木哥”。
  木子沉默了一下说道:“你以前做过什么?”。收留高进可以,但要搞清楚高进的过往,毕竟高进是配军,木子不想留一个炸弹在身边。
  高进努力低着头,断断续续的说了自己的事,银子给了王二,他没有退路了,木子不收留他他不知道何去何从。
  木子觉得高进的经历已经不能用惨来形容了,高进的娘是半掩门的娼妇,谁都说不清高进的爹是谁,童年过得怎样可想而知,大一点了也没人愿意用他,更没好人跟他交往,只能在街上跟地痞流氓鬼混,其实即使地痞流氓都看不起他,只有打架用上他的时候才会给他一点好脸色。最后一群混混打架失手把人打残了,官府追究下来,毫不意外的高进成了顶罪的那个。
  这次组西路军本来轮不到他,是王二使了银子把他捞出来了,老娘好歹见了他最后一面当晚就咽气了,发送老娘的钱也是王二给的,所以他只能给王二当狗,可越是这样,王二越拿他真的当狗。
  今天王二身边的狗腿子又说话奚落他,说他给王公子丢了人,他忍不住回嘴说你们怎么不去跟木哥比武?结果更招来一群人冷嘲热讽,说他吃用王公子的,却胳膊肘往外拐,是喂不熟的狗。像往常一样,王二一句话都不说,就任人作践高进。
  高进气愤的说我用了王公子多少钱我还,一群狗腿子笑道,二十两银子,你拿什么还?他们不知道高进怀里真的有二十多两银子。高进掏出银子丢到地上说,老子以后不欠谁的了,说完卷了行礼就来了骑兵营。
  高进不知什么时候又跪到木子面前,低声道:“木哥,我高进既然注定要做狗,我为什么不给自己找个好主人?求木哥收留”。
  木子把他拽起来道:“我不用你做狗,你若无处可去就跟着我,总不会亏了你,若将来有好去处就自管去”。木子终究心软了,他不能把这个可怜的男人赶走。一个卑微的人第一次努力站起来,木子不忍心再让他更卑微。
  喊来猴子把高进的行李安排到杂役的帐篷,嘱咐他高进有伤,让他照看着,猴子扛着行李去了,木子把高进拉住,掏出怀里那锭银子塞给他道:“高进,大丈夫不能一日无钱!”高进双目通红的接过去答道:“明白了,爷!”。说完追着猴子走了。
  高进需要银子,不是需要买什么东西,是需要银子给他底气和自信,木子想帮他一把,可他最后那一声爷喊的木子有点迷茫。只能叹口气随他吧。
  往回溜达到小帐篷不远却发现里面有人,清清正与人对着头说悄悄话,木子一眼就认出了是谁,崔三娘。尽管白天崔三娘戴着面纱,尽管她又换了一身衣服,木子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崔三娘的身材实在是比例太夸张,太有辨识度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傍晚还跟清清拿她开玩笑,她马上就来了。
  两个女人说悄悄话木子没法闯进去,只能远远等着,崔三娘不知道在说什么,清清一会低头不语,一会抬头说几句,好在两个人说话已经到尾声,时间不长崔三娘起身要走了,木子不好在路上杵着,装作刚回来的样子。
  “木哥你回来了,这就是我常说起的三姐,”清清主动介绍。
  木子狐疑的看了一眼清清嘀咕“你什么时候说起过?”
  拱手施礼“三姐有礼”,那崔三娘明显不是扭捏的人,先福了一礼笑道:“哟,好一个少年英雄,今天打擂我在台上可替你好担心,”说着拍了拍自己胸脯,看得木子有点担心,不知道现在衣服料子质量怎样,若是突然裂开了,想想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随便说了几句,崔三娘笑盈盈道:“行了,我回了,你们春宵一刻不在这碍眼了。”这婆娘泼辣的狠,什么都敢说,木子有点招架不住。
  清清说道:“木哥你送送三姐吧,”三娘凑到清清面前调笑道:你就不怕三姐趁夜把他吃了?”清清啐了一口扭头进去了。
  两个人慢悠悠的走着,木子本来走前面,想想不太礼貌,就落在后面,发现更不合适,三娘的背影实在不能看,索性并排走。
  崔三娘却有意无意的越走越近,木子只好往旁边挪的更远。“你怕我?”崔三娘笑道,营里火把熄的差不多了,木子壮着胆子调笑道:“我不怕你,我怕我忍不住”,“呸!”三娘笑道:“来,三姐由得你”,说着又挺着胸往前凑了凑,木子落荒而逃。
  对于三公子为什么看不上清清木子大概猜得到,大帅是个从小没了娘的可怜娃,对于崔三娘这种熟透了的女人没什么抵抗能力,再加上三公子家教森严,估计花天酒地的机会也不多,取个媳妇也要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崔三娘正好是另一个极端,所以毫不留恋的一脚就把清清同学踹给了木子。
  放下帘子,小小的帐篷就成了另一个世界,昏暗的灯光有些暧昧,木子发现有点不对劲,本来两个人睡觉的地方在帐篷两边,中间隔着一块,今晚小床和地铺挨到了一起。
  清清已经躺下了,背对着自己,木子觉得自己是个老爷们儿,矫情这事挺没劲的,吹了灯躺在地上。
  “崔三娘来说什么了?”木子知道清清没睡着。
  翻了个身,床板一阵乱响,清清答道:“不知道啊,说了些胡话”,木子好奇的问:“什么胡话?”。清清说了说,木子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崔三娘七岁被爹娘卖给青楼,十四岁以清倌人接客,二十多没价值了只能出卖皮肉,凭着上下讨好二十四岁开始做老鸨,做了五年老鸨倒是攒下一些养老钱。
  没想到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大人去楼里玩死在姑娘肚皮上了,死了丈夫的老太太发了狠要整治人,崔三娘就被掌柜的当了替死鬼,审案子的那位一番操作下来崔三娘又成了他家佣人,那位受过张老相公恩惠,张大帅路过的时候自然要招待一番,最后崔三娘又被当做礼物之一送给了张大帅。
  本来能攀上高枝是好事,但所有人都知道三娘没戏,张大帅回京崔三娘不可能进入张府,即使是以丫鬟佣人的身份都不可能,老张相公容不下她这种身份的人,所以崔三娘的未来很暗淡,最好的可能是被张大帅送给某人,最大的可能是一脚踢出去自生自灭,崔三娘不年轻了,她很着急给自己找条活路。
  这时候光棍一条的木子闪亮登场了,木子对清清怎样很多人都知道了,木子是良家子出身,回朝后就是良民一个,白天一场擂台打下来满营夸赞,还是刘四的救命恩人,别人不知道三娘是知道的,张府大管家拍着胸脯保证的,只要三公子安全回府,刘四和大牛回乡至少是个小吏,显然,某老鸨想着给自己找下家了。
  “你怎么跟她说的?”木子不死心的问,清清小声说道:“我说木哥对我很好,要带我回密州”。
  完了!年少,有本事,干干净净没家人,回乡后有官面上两个哥哥罩着,最关键的是有情有义不嫌弃姐妹们的出身,妥妥的钻石王老五啊,这要是一把抱住,后半辈子就有指望了。估计这时张大帅后宫里人心浮动,都恨不得把清清拖回去换成自己。
  “你这个傻丫头啊”,木子叹道,崔三娘今晚明显是来探路的,清清个傻丫头把什么都秃噜出去了,崔三娘这种眼看着要掉下悬崖的人,不会轻易撒手任何东西,以后恐怕麻烦少不了。
  “你们还说什么了?”直觉告诉自己,崔三娘还有招数。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木子的北宋生活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食指才是大佬你说气不气 域达
  老书《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独家新颖爆笑玄幻,莫要错过!
  白水穿越了,但他彻底裂开了!
  别人穿越各种无敌金手指,各种机缘,各种撩妹秀操作……
  而白水的金手指竟然是自己右手的装逼食指!
  一根会说话,会装逼,看起来一无是处的食指!
  而自己的体质更是传说中的天残废体,这种体质能觉醒道心就是烧高香了。
  就在白水绝望的时候,这根奇异的食指展露出了神奇的能力。
  于是,白水开始牛逼大了……
  “什么?灵石不够了?别慌,看我用手指点石成灵石,一百万块够不够?”
  “还差一株千年灵草?等等,随便给我来颗杂草,我把它点成灵草,一万年级别的可以不?”
  “哦哟?你是背刀宗第一强者?等等,我点化一下大黑,好了,你能打赢我的狗再说!”
  最后,白水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指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大佬!
  玄幻新颖爽文,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天宇传记(最强修真高手) 剑动情缥缈
  相传混沌初开,鸿蒙始判时,天地孕育出了三本奇书。拥有者将会获得无上能力!天书,无中生有,无所不容;地书,时空穿梭,无所不在;人书,博古通今,无所不知!少年林宇无意获得其中传承,故事从这里开始!
  这是一个为了自己和家人朋友能够生存下去,不断穿越各个位面修炼变强的故事。天龙世界琳琅满目的神奇武功,火影世界眼花缭乱的仙法忍术,魔兽世界庞大恢弘背景下的精灵侏儒……
  光怪陆离的世界,荒诞怪异的种族,惊悚恐怖的妖魔鬼怪,曲折离奇的三本奇书……轮回万载的宿命到底何去何从?
  且看林宇如何凭借机缘,修古武,炼智谋,习异能,得玄功,与各个位面的主角产生何种恩怨纠缠,爱恨情仇,并一步步走向巅峰!
史上最坑小道士 独孤雪影
  什么?师父,您逗我玩呢?让我下山历练也就算了,还让我找什么媳妇?咱不是不能结婚的吗?好吧,好吧!为了找个媳妇,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最坑的小道士……所谓世有阴阳,这个世上,有些事情你不相信就不代表它真的不存在,而我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离奇古怪的事情,比如纳鞋底的老奶奶、夜半鬼敲门!…
  …子不语,怪力乱神……乾天,坤地,震雷,巽风,……听八风之气,演则万物……
  你可信?
  人死灯不灭,皮囊缝补百年残喘。水田里有泥鳅大如蛇蟒,吞月食人。请神成灾,换了皮囊骨,不见人心苦……有古墓千年长明,棺中无骨。有饿鬼想穿人皮,有善人想化厉鬼,昆仑之墟,一具活了数千年的尸骨……
  切记……子不语……
我是茅山小道士 茅山派首席大弟子
  我是茅山小道士,赚不到钱,吃不上饭,生活艰辛,命途多舛,只能摆摊求富贵,占风看水,补卦演命。
  凡人有难求我帮,冤魂有怨我来还……
吃鸡拳皇 麒麟风魂
  “卧槽、卧槽!晴儿你没骗我吧?我辛辛苦苦用拳头99杀,你居然告诉我这游戏能捡枪!”
  晴儿无语的摸着额头,半响才蹦出一句话来:“哥哥,玩吃鸡你不捡枪,跟打王者不买装备有什么区别?”
  “……”
我有一只萝莉 黑小狸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从天而降的萝莉拯救了周明阳,萝莉每天给他发任务做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什么?你叫我去干这些事!这怎么行呢,我可是新世纪好青年!我永远跟着党和国家走!
  等等……你说有奖励?什么奖励?
  各种能力包我成为人上人?
  明白了,老板你说,我们今天干什么!
神瞳狂婿 我吃小苹果
  曾经风光无限的神医韩栋一朝双目失明,入赘妻家饱受冷眼!
  他忍辱负重三年,终于恢复光明,却在此时被丈母娘逼迫离婚!
  双方对峙之际,爱妻在医院诊治惹得麻烦上身,病患危在旦夕!
  韩栋全力赶到,用祖传回天九针力挽狂澜,救回病患,霸气护妻!
  同时,他也正式向所有人宣布,那个曾经名震医学界的天才,又回来了!
战人格 梦年清
  我要揪出你这个魔鬼,
  来吧!让我撕碎你,
  看看你的心脏,它是铁的吗?
  属于你的舌头,将会是你美味的佳肴,
  你的身躯是恶魔最盛大的舞宴,
  头骨是属于王者的冠冕,
  骨头是你最好的武器,
  来吧!用这史诗的钝器,
  砸开我的头颅,
  亲手砸烂你的灵魂,
  让我们在这血雨中升华,
  让上帝看看我们的灵魂,
  来吧!
  本书又名《永夜Ⅰ:战人格》
  于永夜长辞,唯死神永生!
  To die in the long dark night, only death will never die!
我在大明当卧底 剑罡
  老刑警穿越大明小书童,开局即死局,误打误撞惹命案,一边查案洗冤,一边卧底反间……
  皇帝:你可愿效忠朕?
  书童:俺老娘说了,俺从小到大没别的毛病,就嘴硬!
  锦衣卫、阉党、文武官,关系错综复杂。
  玩卧底、计反间、破悬案,烧脑激爽爆炸!
  版权提供方: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