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木子的北宋生活第18章张三李四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8章张三李四

木子的北宋生活凡秀发布时间:2020-09-25 14:14:09

  陈富是个典型的西北汉子,方脸大头,粗糙憨直。此时正抱着长枪靠在城墙根上瞥着进城的队伍。守了二十多年城门,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陈头眼光很毒,只要看一眼,什么人,来自哪里,进城大概什么事,总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今天他引以为傲的眼光受到了质疑,那个姑娘还坐在那,那匹大青马也还在那,快一个时辰了他硬是看不出这是个什么样人,手下几个憨货凑了过来,“陈叔,看出来没?这女子什么来路?”
  陈富眯着眼摇摇头,“看不出啊”。突然就骑着大马跑了过来,那马太高了,她扳着马鞍子试探了半天才够到地下来,那匹马纹丝没动,就那么站着,这是匹不多见的好马啊。
  身上料子一般,算不上什么好衣裳,穿在这女子身上却好看的紧,没有兵刃,没有行礼,脸上没有一点脂粉,就这么个清爽女子骑着马跑过来,然后坐在那里。
  今天进城的人不少,挑担子的,推车子的,还有几辆大车拉着货,都在慢腾腾进城,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看着她,还有那匹高大的青马。这妮子也不闪不避,就那么大大方方坐着。
  倒是引的手底下一帮憨货心痒痒,一个个摩拳擦掌的说若是有人去欺负这个好看的妹子,定要打出他的屎尿来,结果这么久了,别说去欺负她的,连个过去搭话的都没有,让一帮小子好不失望,觉得失去了英雄救美的机会。
  陈富笑着怂恿他们:“你们谁过去问问不就知道了”。一帮憨货你推他他推你的谁都不好意思上前搭讪。
  清清坐着大石头上双手托着下巴,她几乎忘掉以前的事了,来来往往的人看着她,她一点都不在乎,刚才她在木哥怀里从大营里出来她都不怕,这些人算什么。崔三娘是有意在那等木哥的,刚才她自己都承认了,就是木哥傻傻的不知道。
  想起三娘的话,清清有点害羞,有点拿不定主意,三娘一直以来说的都对了,她说把铺并到一起,她说我要帮木哥,结果木哥现在对我更加宠爱,这证明她对了。再信她一次吧,反正她也不会害木哥的。顾良那个小子竟然准备了牛车……想到这里清清就忍不住想笑。
  一个干干净净的姑娘就这么坐在那里,进城的队伍默默排着队进城,守门的兵卒挺着腰杆一板一眼,没有往日里乱糟糟的场面,也没有你爹他娘的掐腰对骂。
  来了,顾良在一个滑稽的位置牵着牛车,顾良跑去喊车上的人,木子睡眼惺忪的钻出车来,嘴角挂着口水。
  当崔三娘蓬乱着头发下车的时候木子很想从护城河跳下去。
  陈富和手下紧紧攥着枪杆子瞪着木子,只要这个干净的仙女一样的姑娘开口骂一句,哪怕她哭一声,他们就会把这个负心汉捅死,当场捅死。
  直到清清和三娘笑着钻进车里进城后,陈富和众手下才才反应过来。拦住木子看了半天,众人伸出大拇指由衷对木子道:“公子好手段!”
  木子来过一趟,所以牵着马在前面带路,他在想怎么跟清清解释这事,怎么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呢?
  清清和三娘正在车上凑到一起,“你是说你俩都睡着了,就这么睡了一路?”清清瞪着眼问道。
  三娘翻了个白眼,拽着衣服道:“你看,你看他的口水”,清清看着三娘胸前那一大摊痕迹笑成了一团。三娘没好气的道:“你还有脸笑,你那心肝儿一样的木哥哥浪费你的一片好心了”。清清笑道:“三姐往日里吹嘘自己手段如何如何,木哥却在你怀里睡了一路”。说罢有忍不住笑了起来,三娘也啐了一口忍不住笑起来。
  两个人都觉得得到了什么,所以都笑的很开心。
  木子牵着马不禁苦笑,他认为撒谎是不对的,撒一个谎往往要用许多谎话圆回来,可是他说他躺在狐狸精的大胸脯上睡了两个多小时啥也没干,清清相信吗?要不就干脆说上了车就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我特么怎么就睡着了呢?
  女人逛街和买东西是两回事,古今皆同。木子跟着两个女人逛了几个店铺就败下阵来。两个女人拿着一根木簪子和一根铜簪子比划了半个多小时,木子银子都掏出来了她们却不要了,还有理有据的列举出两根簪子的诸多缺点。
  两位美女,这两根簪子加一起才七十文钱,你们好意思挑毛病吗?再说,这么多毛病你们比划半个多小时干嘛?
  木子本来打算给清清买几件衣服的,虽然大营里不能穿,晚上没人的时候穿上过过瘾也好嘛,没想到根本就没有卖衣服的,人家都是买了布或绸子回家自己做,想想清清的针线活手艺,木子觉得还是别浪费银子了。
  随便找了个小饭馆儿坐了,跑堂的兼掌柜过来招呼:“客官用什么?”木子道:“还要等人,有什么解渴的?”那人笑道:“小店倒是有浑酒,还有婆娘煮了梨子在井里凉着,客官要吃什么?”木子道:“来碗梨子吧”。
  西北人豪气,不喜欢小碗待客,连汤带梨一大碗就端了上来,梨子煮的不错,甜中带香,凉凉的很是爽口。
  小店没什么客人,那掌柜也是个爱说话的,就陪着木子闲聊,天南地北的聊的火热。
  清清和三娘来了,顾良在后面跟着,完美扮演着跟班的角色。木子站起来给清清和三娘送上板凳坐了,清清习惯了没什么,倒是让三娘一顿别扭。
  不用点菜,让掌柜的看着上,别剩太多,可也别不够。一只白煮鸡,一盆炖羊肉,两盘青菜。简单,量大,吃得过瘾,尽显西北人性格。
  顾良扭扭捏捏的不肯坐,被木子踹一脚后老实坐下了。清清和顾良不喝酒,要了壶酒三娘跟木子俩人对饮,酒很淡,跟水差不多,倒是羊肉炖的不错。
  四个人说说笑笑倒也热闹,清清和三娘两个人逛了半天一文没花,尽显逛街本色。
  正吃的热闹时,外面传来了吵闹声。“踢着人咧,踢着人咧!”,“谁的马?”
  木子心里一惊,“不会吧!”难道巴哥又神经了?
  到了外边一看,果然。
  巴哥屁股后边一个汉子在捂着肚子。木子急忙过去查看,真踢了人相当于溜了车出车祸,全责。
  可越走越不对劲,巴哥的模样不对!这货如果闯了祸百分之百耷拉着脑袋装可怜,现在却一脸无辜,虽然终究是畜生,可这货木子是了解的,不应该是这副模样。
  被踢的汉子大概有三十岁左右,捂着肚子叫的凄惨,旁边还有两个汉子在大喊大叫,木子看着捂着肚子的汉子脸色明白了,汉子脸色不红不白,只是拼命叫唤,这是遇到碰瓷儿的了。
  马不会说话,一口咬定就是被踢了也没法解释,人越聚越多,很快就聚了一圈人。
  清清和三娘顾良都担忧的看着木子,木子走到被踢的那个汉子面前道:“手拿开,我懂医术,给你看看伤势”。那个汉子只是捂着肚子叫疼,死活不让看。
  旁边那个汉子凶巴巴的说道:“这后生,你的马踢了我兄弟,我看你是不想离开庆州了,你打听打听我等兄弟是谁?”。另一个汉子却道:“大哥,我看这兄弟倒是面善,不如让他给二哥些钱算了吧”,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演技一般。
  木子笑道:“那倚着你的意思,要给多少?”木子倒不是怕他们,打起来自己不怵这几个泼皮,狄青和焦用也在城里,主要是他怕麻烦,跟美女约会逛街却跟地痞流氓打架,太煞风景,找狄青焦用又有点丢人,所以木子想着给他们点钱打发走算了。
  凶巴巴的那个汉子道:“我兄弟的肠子给踢断了,要二两银子安家”,看木子不说话,那唱红脸的说道:“出门在外不容易,我看后生你给一贯钱吧,他是生是死不干你事”。
  周围人里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有人劝木子给他们算了,破财免灾。
  也有的人说这几个人就是混混诈钱的,不能给。那两个汉子指着人大骂,各种乡野脏话不绝于耳。
  木都头是体面人,实在不想因为这点钱纠缠,这几个混混明显是看他不是本地人敲诈,也是没出息,就要一贯钱。
  木子笑道:“行了,别骂了,给你们便是”,说罢从怀里掏出了银子。
  其实木子错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货币仍然处于混乱状态。也是受后世媒体影响,以为一贯铜钱没多少,殊不知在这西北之地,一贯钱是一笔巨款,拿到乡下足够买一条命了。
  看着雪白的银子,扮白脸的汉子眼都直了,大叫道:“五两,不给五两今天让你死在街上”木子皱眉看向红脸的,那个扮红脸的却不吱声了,就直勾勾盯着木子手里的银子。
  木子笑了,说道:“你眼力倒是好,我这块银子正好五两”,说罢把银子踹到怀里又说道:“可是我一文都不想给了”。
  这几个货太没有职业道德了,说好的事当场反悔,老子还就不惯着你了。
  周围的人纷纷骂道:“这也太不要脸面了,公子不与你等计较,你等却行如此猪狗之事”。
  西北人耿直,本地人耍无赖要点钱,本乡本土的不好意思揭穿,这死不要脸又要加价就实在说不过去了,纷纷提着名骂。
  扮白脸的叫张三,扮红脸的叫李四,捂肚子的叫王二麻子。我承认,我就是懒得起名。
  已经撕破脸皮了,就什么都无所谓了,张三从腰里掏出一把短刀恶狠狠的道:“今日你给也得给,你不给……啊!”
  木子看他掏出刀的时候已经动了,既然决定动手,当然先下手为强。往前一靠,两人肩膀便贴到了一起,右脚踩上了张三的右脚,右手抓着他拿刀的手腕往后一推一举。刀便到了木子手里。
  木子把玩着短刀看着地上的张三说道:“我不给又如何?”
  张三抱着胳膊疼的缩成一团干嚎。一圈人都在直愣愣的看着木子,他们没想到这个笑眯眯的年轻人突然就动手了,更没想到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打完了。
  木子看张三没空回话,又回头看着李四和王二说道:“你们呢?”王二已经忘了自己肠子断了的事了,和李四看着木子有点懵。
  木子看他们不说话又问道:“你们有刀没?”李四和王二摇头,这尼玛是什么意思?有刀你就打算把我的胳膊也拧断是怎么着?
  “公子,公子,手下留情啊”,店掌柜跑了出来,说道:“公子这几个人小人认得,平日里虽然不成器,确实不曾做什么恶事啊,公子宽宏,饶他们一遭吧”。
  周围本……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木子的北宋生活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谋天修士 蛮伢子
  没有开挂金手指,你还能一飞冲天吗?
  能!
  泥腿子出身,你就能被别人瞧不起吗?
  不能!
  一个技多不压身的怪才,闯入修真界的故事,且看他白手起家,翻云覆雨……
  你好,异界!楚某来了!
  此生自断天休问!
我大师兄天下第一 薛一多久
  重生在修仙世界,没有系统辅助,没有逆天资质,可无论他做什么总是能伴随着惊天动地的特效,我也想低调,但实力他不允许啊,虽然我没什么实力,输出全靠装逼,说一首前世的诗就能引起天道的赏识和迷倒万千少女。这该死的特效不允许他低调!而他的一生就是在“帅”中度过。
  “这…难道就是上古异象五龙傲天!”
  “师兄又渡劫了!好强的气势!这是七杀天阵!
  “哇!叶师兄太迷人了,我誓死要成为他的修仙伴侣!”
  “叶师兄已然是我心目中的神,如果可以,我想为他生猴子!”
  叶青璇听着这些叫声欲哭无泪,别人重生都是有系统辅助和随身老爷爷,我就有一个毫无用处的特效!还有这张迷倒万千少女脸!
食指才是大佬你说气不气 域达
  老书《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独家新颖爆笑玄幻,莫要错过!
  白水穿越了,但他彻底裂开了!
  别人穿越各种无敌金手指,各种机缘,各种撩妹秀操作……
  而白水的金手指竟然是自己右手的装逼食指!
  一根会说话,会装逼,看起来一无是处的食指!
  而自己的体质更是传说中的天残废体,这种体质能觉醒道心就是烧高香了。
  就在白水绝望的时候,这根奇异的食指展露出了神奇的能力。
  于是,白水开始牛逼大了……
  “什么?灵石不够了?别慌,看我用手指点石成灵石,一百万块够不够?”
  “还差一株千年灵草?等等,随便给我来颗杂草,我把它点成灵草,一万年级别的可以不?”
  “哦哟?你是背刀宗第一强者?等等,我点化一下大黑,好了,你能打赢我的狗再说!”
  最后,白水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指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大佬!
  玄幻新颖爽文,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我是茅山小道士 茅山派首席大弟子
  我是茅山小道士,赚不到钱,吃不上饭,生活艰辛,命途多舛,只能摆摊求富贵,占风看水,补卦演命。
  凡人有难求我帮,冤魂有怨我来还……
贴身小神医(医品豪婿) 七宝浮屠
  山村走出的少年林树,因被陷害惨遭学校开除,回村之后更是被多方欺凌,绝望之际融合神秘阴阳珠,从此双手控阴阳;阳可生万物。治尽天下病;阴可惩恶人,除尽世间邪,从此风生水起,美女财权滚滚来,踏上人生巅峰!
  版权提供方:必看
杀神驾到 琥珀心
  他曾为一人杀一宗,
  也曾为心中大义屠一城。
  他叫骆诚,
  是这吃人的世道,一步步逼着他成为一代杀神。
  他用一根鳄龙的骨头敲破了天下第一宗主的脑袋。
  也打碎了这世间虚伪的道。
  …
  “喂,你不是应该要渡劫飞升了吗?怎么还在这里。”素玉儿幽怨的问道。
  “我…等你啊!”
九帝剑仙 陈老白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天龙大陆,江柯扮演着弱者的身份,平日里的他受人欺辱,遭人排斥,原以为气运已尽时,却无意间获得无上神兵,掌握仙门秘法,从此命运的指针开始改变。
  某位上古魔王大帝:“江小儿!你竟敢夺我魔王的女儿,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江柯:“老魔,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是你女儿硬要进入我的降龙阵,唯有娶她才能救她。”
  某位仙族大佬:“江贼!你偷我镇天之物,还不束手就擒,看我三万仙兵大将!”
  江柯:“就三万吗?那我也不用出手了,看我后宫三百如何拿下你的仙兵。”
草莽枭雄 荷塘火锅
  繁华都市喧嚣、冷漠!
  钢筋混凝土的层层建筑,宛若冷血巨兽,吞噬着人们的亲情与良知……
  出身草莽,置身这冷酷无情、良心泯灭的芸芸世界。
  他无所畏惧!
  凭的是快意恩仇,凛然洒脱,刀光剑影、热血情仇间彰显枭雄本色!
  匹夫一怒,当血溅三尺!
灵斗九域 忘怀山
  万物皆有灵,灵让这个世界充满生机,这是一个只有灵力为基础的庞大玄幻世界!
  世间之中有修灵者诸多,如芸芸众生一般,大部分人皆可悟灵成为武者、修士。
  相传大千世界之中一些大运者可聚灵得仙缘、成仙!更有甚着窥神机、证道成神!
  这里的每一位少年都有着武者梦,而天生灵力的多少往往决定着他们的日后能否成为一名强大的修武者。
  天生毫无灵力的少年因这世间特殊存在,灵珠。而逆天改命!
  不了解自己身世的他,在慢慢成长过程之中被卷入一个又一个梓秘之中。
  他竟是一个为天不容的存在,少年能否一步步踏天而行,寻仙缘?证神帝!成为九域之中的主宰?
  一花一世界、一笑一尘缘。
  “这硕大的世界、能遇到你就是我最好的幸运。”
  少年的成长的心路历程、玄幻世界感情路线风格。
  PS:知详情各书友请观此书,一切尽在九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