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第7章 约定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7章 约定

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默凉发布时间:2020-10-31 09:02:12

  心里一阵阵发冷,燕归闭了闭眼,强撑着最后的倔强去极力维持那脆弱的尊严。
  “好,我答应你。”
  姜戚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又听小寡夫道,“但我有三个条件。”
  只要顺了他的意,别说三个,三十个姜戚都不在意。
  燕归翻过身面对他,收拾好情绪的脸上清冷无波,“其一,你在外面找多少人我不管,只是今后不能碰我。”
  懂,不就是嫌他脏,膈应他么。
  姜戚痛痛快快的点头,“你放心,外面一群娇客排队等着爷呢,爷保证绝不动你一根手指头。”
  燕归咬了下唇瓣,继续道,“其二,你不能把那些人带回来收房。”
  这个也简单,“家规白纸黑字写着呢,除非四十无子,姜家男人不可纳妾。”
  姜戚的语气已经有点不耐烦了,“最后一个条件呢?”
  “最后一个……”燕归直视姜戚的眼睛,字字如钉,“我不想多出来什么乱七八糟的庶子或外室子,还请彼此顾及对方的脸面,也不要让家族蒙羞。”
  乍一听起来很有道理,姜戚刚想点头,猛然间反应过来点东西。
  “不对,差点被你诓了。”
  “你不给爷碰,不给爷生崽子,还不让别人给爷生,你要让我姜家绝后吗?”
  如此罪责落在一个双儿身上,非他可以承受,燕归却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这就是你该权衡考虑的事了,你若不满,写一封休书便是。”
  姜戚冷笑,写封休书好让小寡夫回那穷乡僻壤的地儿当道士吗,他偏不!
  “有什么了不起的,爷四十以后再纳妾,到时候想生几个生几个。”
  这话颇有点赌气的意思,不过姜戚实在是被气得心肝儿疼。
  小寡夫果然不是善茬,够狠的啊。
  一夜无话,姜戚次日醒来发现屋内空荡荡的,小寡夫也不见了身影。
  “燕归?”
  “燕郎君去主院请安了。”
  姜戚看清来人吓得一个激灵,“墨枫,怎么会是你?!”
  姜墨枫,他父亲手下的得力暗卫,跟所有的暗卫一样,面瘫话少,杵在身边和木头没啥区别。
  “按照侯爷吩咐,由暗转明保护公子。”
  他这么一说,姜戚才注意到他换了普通的侍卫服。
  “怎么就你在,爷要起床洗漱,其他人呢?”
  “绿姚和绿沁跟随燕郎君去主院了,而其他人……” 当然是去衡叔那儿报备出府了。
  姜戚脸色臭臭的,“燕归这哪里是去请安,分明要去告状。”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墨枫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个词儿。
  “晨昏定省是为人子,为人媳应有的礼节。”
  姜戚散漫没规矩惯了,姜远道夫妇也从不拿这些约束他。
  至于燕归,昨晚他们院里闹出的动静不小,姜夫人不可能不过问。
  与其等着婆母问责,倒不如他请安时主动解释。
  姜夫人确实早就知道了,一夜睡得不安宁。
  她身边的兰妤姑姑也跟着忧心忡忡,“公子把他院里的人全赶出去,恐怕又会传出不利于公子的名声。”
  姜夫人在意的却不是这个,反正她儿子都娶上媳妇儿了,名声有什么打紧。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穿成三个崽的恶毒后妈 寒之素手霸红尘
  架空世界,种田,系统升级,萌宝撩夫,欢喜冤家,甜到齁的那种。
  本站独家,原创文,若有雷同,她抄我的,欢迎举报!!!
  学霸彭若若大学毕业后,放弃优渥工作,宅在家里写网络小说,穿进了自己追的一本《撩夫养娃,糙汉仙妻》的小说中,成了拥有三个崽的恶毒炮灰后妈
  为了改变最后杯具般的命运,她努力善待三个小反派崽崽,手撕极品一众渣,外带赚钱养家,并努力将三个崽培养成富二代,和她一条心
  无意间惹来了一个帅气阳刚兵哥哥,粘她粘得跟牛皮糖,怎么扯都扯不下来那种,“媳妇儿,你这么会带娃,咱们再生一个怎么样,凑齐平安喜乐好不好?”
  “不是说回来离婚的!”
  “谁说的,谁出来跪玻璃渣,况且咱们是军婚,受保护的……。”
  “你你你,干嘛,手往那放?”
  “你是我老婆,有证的那种,我的手当然放你这啊,放别人那,才是耍流氓,媳妇,你真香……”
  今天的彭建明无比的庆幸,他和媳妇儿结婚是按规矩扯证的,他们又是军婚,媳妇儿想离不容易
  旁边那个谁,狗眼往那看,再看挖出来当乒乓球踩
  大宝:我都考第一,我的学习成绩都是我妈辅导我的,妈妈最厉害,我最喜欢妈妈。
  二宝:我妈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女人,她晚上还给我们说故事。
  三宝:妈妈会做漂亮衣服,会做好吃的,我们村就是我穿的最好看,妈妈最好了,我爱她,比爱爸爸还爱。
  三胞胎合:爸爸你好笨,怎么还没把妈妈追回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有个妹妹和弟弟?
  这就是一个全能学霸型宅女,在穿进网文中成了恶毒后妈女配,为了改变自己的悲惨命运,努力的将炮灰活成了团宠的励志喜剧故事。
宿主,反派黑化值爆了 萧浅歌
  宋执梳觉得,人死也要死的体面,不管你活着的时候有多牛逼,你坟被挖了还是不能让别人抠666
  所以,宋执梳出了车祸之后,就是坟都莫得
  白团子:宿主666
  无奈之下,她只好走上降低反派黑化值得不归路。但是当事人觉得小说里那些牛逼哄哄的都是骗人的,她莫得金手指,莫得小棉袄,就成天对着黑化值快爆了的反派假笑,万一哪天人家不高兴拖着光头强的枪就给你崩了呢
  喂喂喂!就是说你呢!降低你黑化值你对我动手动脚做什么?是不是脑子有病病?
  刚刚还委屈屈的反派彻底黑化,他猛地扑倒宋执梳,勾唇一笑:“阿梳,你逃不掉了。”
  妈耶装逼装过头了
霸总每天都想离婚 乔鹤
  真霸总醋精神经病×内心丰富冷淡娇妻。
  一句话简介:脑抽后我开始追妻火葬场。
  -
  老公失忆后的唐声晚似乎拿了摘肾虐心替身剧本。
  英俊冷漠的男人怒视她,口中吐出冰冷的话语:“你也妄想和纯纯比?”
  唐声晚:“我没想。”
  霸总挑眉,凉薄一笑:“乖乖让我摘了你的肾移植给纯纯。”
  唐声晚乖乖点头。
  本认为此时霸总应该就此与她井水不犯河水。
  却没料到——
  总裁眼中带着三分傲慢三分冷漠四分漫不经心,唇角上挑,充满兴趣:“很好,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行使夫妻义务是你该尽的责任!”
  唐声晚噗通跪地,呐喊:“纯纯!挖肾!总裁不要!”
  -
  老公什么时候才能正常QWQ。
  双洁 后期男女主也没碰过别人 狗血 非常狗血 融合所有狗血梗。
奴婢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 啾啾鹿鸣
  文案一:
  “夜已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床幔里,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地传来。寝房里没有点灯,朦胧中,只听一声轻笑在耳边低低袭来,呵气如兰:“您不是总说奴婢不知天高地厚么?那奴婢今夜索性斗胆,飞上这卫府的枝头。”
  烛火爆了一声,光影绰绰,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慢慢攀上锦被。男人清冷的嗓音一如既往:“恐怕没那么容易。”
  “试试?”红艳的唇近在耳畔,若即若离。
  “不试试…怎么知道?”
  男人低低笑了开,覆身一压。
  “…随时奉陪。”
  文案二:
  大晟年间,歌舞升平。看似太平盛世,实则暗潮汹涌,酝酿已久的战事,随着传说中破运祸星的降生,一触即发。
  “此女是破运星的命格,大凶之兆,断然留不得啊!”
  “破运星么?”白衣如雪的男人凤目冰冷。
  “世人皆道这传说中的祸星会逆天改命,可我偏不信命。若我当真能够成就大业,她又岂能破了我的帝王命格!”
  乱世的序幕徐徐拉开,淋漓的鲜血背后,露出的究竟是灼灼桃花,还是累累白骨?
  -
  原名《遗世长歌》
  乱世求生貌美祸星小女奴×温润如玉衣冠禽兽卫公子
  关于本文:
  构思良久,尝试颇多,结果如何,尚待定论。
快穿之自救的正确姿势 空余
  新书推荐:《宿主攻略秃了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即将要崩溃的世界,一人一系统陷入了沉默。
  斐然:“完了,我好像毁灭世界了!”
  系统:“完了,不是好像,是真的毁灭世界了,哦豁,你完蛋了!”
  斐然:“……”这破系统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系统:“和我签订契约你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哦,不考虑一下吗亲。”
  斐然:“……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吗?”
  系统咧嘴一笑:“没有哦亲~”
  斐然:“……”
  ——————————————————————
  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大佬,斐然瑟瑟发抖:“我真的不是一个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大佬淡淡道:“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来让我相信你。”
  斐然后退一步:“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大佬勾唇一笑:“没有,很对劲。”
  本文又名 #论如何在黑化的大佬手上活下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渣#
  #如何让大佬相信我不是一个渣#
  #哄好大佬的N种方式#
  食用前请注意:⒈本文1V1,HE
  ⒉快穿文
穿书后我成了万人迷的心尖宠 蔌生
  江慵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书中,还是一个喜欢作死的炮灰,结局被万人迷大佬算计惨死街头。
  虽说的确活该,但这也太残忍了啊啊啊啊。
  江慵下定决心要远离万人迷,不参与和他有关的所有事物,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只不过…
  万人迷你干嘛老是盯着我的屁股看!
  谢衍书:能给我摸摸你的屁股嘛
  江慵:草…请你从哪来的滚哪去,我不认识你
  ——
  江慵是江慵,你是你,我想要的也是你。
  他笑得温柔,眼里全是他,眼里只有他。
  ——
  江慵X谢衍书
  全文小甜饼但也会有点小虐
  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1v1双洁
她可撩可娇 酸奶盖子
  【美艳蛇精病女主x斯文高冷男主】
  这件事绝对是史无前例独一无二见所未见惊天动地……呃,阮娇娇也不知怎么描述,反正,她重生了!
  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居然让她给撞上了,她到底是踩了什么狗屎运?
  如果有人问重生是幸运还是悲剧,她会毫不犹豫答,是超级无敌巨幸运。
  重回高二这年,阮娇娇决定要做两件大事:
  一是孝敬爹妈,然后回学校里继续当人人忌惮的一姐,该吃吃该喝喝,靠收租卖房维持生计,做个小富婆。
  二是远离祁辞,那个铁石心肠的男人,发誓绝对不要再被他的外表迷惑,从此以后忘记他。
  第一件事她做到了,没想到第二件事却屡次失败。
  以为她不主动招惹他,两个人就八竿子打不着,可现实好像不是这样的…
  出去吃个饭,遇到祁辞;熬夜泡个吧,遇到祁辞;手痒约个架,准备大干一场,遇到祁辞。
  某女欲哭无泪,她想,学校总没有他了吧,可没想到新学期的插班生,也是祁辞,而且还正巧和她同桌。
  整天阴魂不散,感觉空气弥漫的都是一股祁辞味,且经久不散。
  祁辞这是和她有仇?
  ——
  一声娇姐,一生娇姐。⭐
  原创文,勿抄袭。
穿成太监后一失足成了妖妃 白小拽
  跨年那天对一群人竖中指的宁良被雷劈了,被雷劈还不算,他居然穿越了,一穿就穿在了野男人床上。
  宁良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感叹Cosplay这么真实了吗?这发套还挺真!
  然而野男人是货真价实的二皇子。
  可惜宁良命运多舛,被倒手几回,竟成了新皇子的贴身太监,为二皇子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新皇子动不动就拿匕首扎人!
  别人穿越手拿剧本,金手指无数,他穿越不仅穿成太监,还他妈老被男人垂涎,这造的什么孽啊!
恶魔老板是前任 喵不成鱼
  【老板学长攻VS秘书学弟受】
  最近刑箫有一件烦心的事,重逢的前任渣男成了他新老板不说,还被他儿子给看上了。
  那个小子说什么?让我给他当后妈?我可是个男人啊!
  “那个小少爷,您是不是搞错了啊!男人跟男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寞小肖叉腰傲气道,“我说可以就可以,你跟了我爸爸,绝对吃香喝辣的,还有花不完的钱钱哦!”
  可这不是叫我卖菊吗?谁干啊!
  而且,还是那个该死的人渣,谁想跟他扯上关系?
  天天被寞小肖骚扰的刑箫脑子烦到冒烟,自己老板还没个正经的一旁调戏他,对他动手动脚。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叫什么事啊!送上门的老公?还买一送一?饶了我吧!
白莲花闯末世 霜子吖
  当末世来临之际,这个世界变了,变得恶心,残酷,冰冷,另人感到绝望。
  那些恶心丑陋,并且恐怖如斯的丧尸在嘶咬着人们,那些污秽发臭之物,散发着令人难忍的臭气。那些人们惊恐的尖叫声,和丧尸咀嚼声。
  都在告诉云怀瑾,这个世界变了。而她也变了,变成为那些另人即害怕又唾弃的丧尸大军中的一员。
  不,她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的呢?或许是她有思想,或许也是她可以控制住自己嗜血的欲望。更或许是她有个系统。
  那个系统的名字虽古怪了点,要求多了点,稀奇古怪想法也多了点。
  但她依旧很庆幸那个名字古怪的系统选择了她,让她成为它的宿主。也让她在末世中得以生存下来,并且在末世里刻下一个传奇的身姿。
  可是她有个疑问,就是她身后跟着的几个男人倒底是什么意思?怎么赶也赶不走,还死皮赖脸的跟在她身后?
  罢了,把她自己当成一朵花吧,后面那几人就充当成护花使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