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第9章 纨绔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9章 纨绔

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默凉发布时间:2020-11-14 11:41:46

  姜戚对燕归的短命鬼前夫深恶痛绝,恨某个姜家公子空有大好的出身,居然那么不学无术,害他白白受瘪。
  又想到邵阳侯对儿子向来严厉,他去青楼白嫖一趟,回头被姜远道知道了,打断腿都是轻的。
  正在姜戚进退两难之际,前面姜府大门一开,原来是姜远道下朝回府了。
  没等姜戚耗子见了猫似的远远躲开,姜远道径直走过来,面色比昨天凝重许多。
  “真忘了?”语气难得透出几分温情。
  姜戚一脸懵,合着您老还没信呢。
  说实话姜远道可不老,今年才三十有五,本人更显年轻,加上两人相似的容貌,乍看上去就像姜戚的长兄。
  姜远道何许人,单通过姜戚的神情便能察觉些许端倪,拢了下眉头后沉吟道,“看来,影楼的事暂时不能让你管了。”
  姜戚更觉一头雾水,影楼?怎么听起来这么熟。
  姜远道特意过来询问只为了确认,姜戚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陷入了深思,姜家父子的关系似乎不是表面上的那样简单呢。
  “墨枫,你说我找他要钱,他会给我吗?”
  墨枫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姜戚口中的他是谁,劝君惜命的话没来得及开口,姜戚已经一溜烟追着姜远道去了。
  “爹你留步!”
  姜远道诧异回头,用眼神问他还有何事。
  姜戚厚着脸皮伸手,“约了朋友吃饭,爹您给我点钱。”理直气壮,半点不虚。
  “你再说一遍?”
  姜远道的表情立马变得有些微妙,甚至是不可思议。失忆的事他可以不计较,人怎么还飘了?
  “我手里没钱了,爹您借我点。”
  “你还真敢说。”姜远道的语气变得危险起来。
  姜戚脸一拉,翻脸不认人,“何止啊,我还会和阿娘说你藏了私房钱。”
  “拿钱消灾,这交易不亏。”
  姜远道怒极反笑,解下钱袋丢到他身上,“好,很好。”
  冰冷到极致的眼神,还有那恨不得他消失的神态,怎么都像在说,你给老子等着。
  姜戚心大,拿了钱就跑,“墨枫,咱们去蓬莱居。”
  原身的那些红粉知己不是花魁就是头牌,姜远道给的钱可不够。
  而蓬莱居是京城颇为奢华的酒楼,姜戚这样的纨绔子弟钟爱此地,珍馐美味不算什么,陪客的小娘子们皆可染指。
  饱暖思淫欲,酒足饭饱后,那些放浪的纨绔隔着屏风就能来场混战,场面一度糜烂到不堪入目。
  姜戚刚进酒楼,二楼眼尖的承平郡王赵堂探出脑袋,“姜兄,这边。”
  宗室子弟众多,但存在感都很低,捆一块儿都比不上姐姐荣宠六宫的姜戚尊贵,都靠讨好姜戚在皇帝面前露脸。
  赵堂他们订了一个两边打通的雅间,地儿宽敞,十几个花容月貌,身材婀娜多姿的艺妓作陪,一派春意盎然。
  “国舅爷这么快就能出门了,看来是因祸得福啊。”
  姜戚皱了皱眉,他姐姐虽为实际上的后宫之主,但位分止步于贵妃,他国舅的称呼明显僭越了。
  原身得有多蠢,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不过小国舅的称号顶了这么多年,乍一反驳倒让人怀疑。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成了男装大佬该咋办 凉寒
  一代女神意外陨落,再次睁眼,成了个男人?还是萧家那个蠢货小少爷?
  萧女神:“挺迷惑的这个行为。”
  人人都知道,这个萧家的小少爷啊,不仅一头红毛走天下丑到没眼看,还智商低,容易被欺负。
  谁知小少爷红毛一剪,成了男神,拥有迷妹无数。
  一不小心惹上个大佬,但小少爷一不做二不休分分钟抱紧大佬金大腿,把大佬变成为自己所用的工具人。
  等到渣男圣母婊上门挑衅,小少爷把人家撕得连亲妈都不认识。
  嘴上一本正经地喊着:“咱们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不打打杀杀的。”
  表面上看着动手动脚动嘴皮子的人回到家却跟个乖宝宝似的,除了被宠还是被宠。
  于是乎,仗着大佬的金大腿,小少爷一路开挂,搞事业,撕渣男,顺便收获个国民好老公,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只不过就是有点废体力。
对你了无分寸 熙筱妍
  傅黍生的好看,是医学界的翘楚,年纪轻轻就参与了无数的重大手术,从未失败。
  他为人高冷,与谁都保持着一种天生的距离感。
  直到有一天,傅黍在工作总结大会上发言,白净的手腕上多了一条粉红色的小皮筋。
  众人哗然。
  救命是谁摘走了傅医生这朵高岭之花!
  被高岭之花拿下的温楹表示委屈屈:“救命明明是我被摘了!!”
  _
  温楹作为当今热度最高的网文作者,雷厉风行的女强文火得出圈,哪知生活中却是个拥有幼态萌脸的软妹。
  软妹软不自知,气呼呼的发微博澄清。
  木木盈V:谁家软妹骑机车?
  下面配图是自己的粉色春风NK。
  评论区炸了锅,纷纷议论原来木盈是个酷姐。
  直到一条评论横空出世,迅速占据了楼层最上方。
  Hiraeth V:我家的。
  底下还获得了该博主的秒回。
  木木盈V:是先生家的,先生家的。
  粉丝以为自家房子塌了,点进Hiraeth主页一看,还是经过微博认证的大V用户。
  而那个人介绍上的名字,不就是温楹在微博小记中多次提到的医生先生——傅黍吗!
  粉丝:救命!我嗑的cp成真啦!
  _
  很久很久的以后,温楹在新书《我的H先生》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情人是一个无比优雅而浪漫的词汇,我只用在H先生身上。
  H先生,我一生的、忠贞不渝的情人。”
  _
  “人们把一见钟情和见色起意划上了等号,可他们不是我,怎么会明白我见到的倾城绝色。”
  ——傅黍
  _
  小甜饼、食用愉快
  _
  PS:是《狐妖》一定程度上的衍生文,背景小部分重合,时间线一致。简单和《狐妖》中的女二为同一人。
我和前男友为炒cp复合了 江豫茶
  我把你比作我温柔的铠甲带领我所向披靡。
  -
  再次见到卓衍,是在四年后,江疏浅被经纪人安排去见自己的“绯闻对象”。
  男人面无表情地倚在沙发上,眉目落拓,神情微凉,闻声望向她时,又深又沉的眼眸快要将她溺进去。
  而他的面前,正放着公司发出的签约合同。炒作时间长达一年。
  他的名字端端正正地写在乙方下面。
  那一刻,江疏浅就明白。
  他们的故事又开始了。
  -
  “给个面子,明天配合一下在镜头前恩爱点?”
  “加个条件,今晚别走?”
穿书后反派抱紧我大腿 一败涂地
  【女强男强+苏爽打脸+龙凤宝宝+种田系统】
  穿书前,她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熬夜追小说写论文,就倒霉猝死了。
  穿书后,年仅双十的她就已经有了两个小崽崽,还是一男一女的龙凤胎,顺带绑定了个种田系统。
  穿书也就罢了,还偏偏穿成给女主添堵的炮灰渣渣,名声尽毁,肥胖如猪,狗憎人厌,现在不仅要远离女主,还要养活一家三口。
  初为娘亲,时倾澜没有带娃经验,纯粹是摸着石头过河。喂,不要这样看着她,又不是她虐待你们的,她现在尽量弥补,希望小崽崽别黑化,给她个机会!
  本想只是种种田养娃发家,一不小心就被反派盯上了,每天都要来抱大腿,还要喜当爹?
  “你要想清楚,我连孩子都有了!”
  男人眉开眼笑的靠近时倾澜,“那正好,娶一送二,我赚了。”
  (系统流,打脸虐渣,绝对苏爽!架空王朝,苏苏苏爽爽爽无脑无逻辑!)
总裁的靡途 云浅寒
  爱情的世界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爱上一个冷漠的人,势必要承受一段不对等的爱情,淌过岁月的长河,用尽所有的温度都无法将对方融化,是等待注定的枯竭还是放手离开?
  尚宸睿,你不爱我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我爱你
快穿之病娇男主惹不起 月华染墨
  一次车祸,他无意之中遇上了一个名叫米尔斯·尼古拉斯·帕斯奇·巴德斯鲁·安德鲁·比思碧石·迪迦·塔姆森·特雷姆斯·712的抽风系统,他嘴角抽搐地看着眼前卖萌的蓝胖子,特么的你不是系统吗,装成哆啦A梦算怎么回事!
  还有这都是什么位面?这都是什么男主!
  某位男主挑眉,勾唇一笑:“哦?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某人泪流满面,躲到角落里瑟瑟发抖:“呜呜呜……男主大人我错了……喂……你别过来!啊,救命呀!”
  最后,某人捂着腰,呲牙咧嘴的得出一个结论一一
  男主果然都惹不起,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三十六计走为上!系统,带我走!
  米尔斯·尼古拉斯·帕斯奇·巴德斯鲁·安德鲁·比思碧石·迪迦·塔姆森·特雷姆斯·712系统呵呵一笑:“对不起,宿主,你的配置太低,无法开启此功能。”
快穿:为什么我总拆cp 一世长情
  穆希:“你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
  季子铭:“不行。我睡了你,又怎能不对你负责任呢?”
  穆希:“哦!那你继续吧!”
  季子铭:“……”亲亲,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穆希抬眸看着那脸委屈的男人,恨不得上前
  打醒他。“拜托,大哥你是男主啊!你的女主在
  等你英雄救美呢?我一个无名路人甲你就放过我吧!
  穆穆,我执着了千年,换你一回首。如若有人敢来阻本君,我定屠他个片甲不留。你是我的,我的。
  铭,这四海八荒的景可愿陪我看?这上古天劫可愿陪我渡?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可会坚守?
  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双手一一奉上。陪你渡这劫有何不可?
  我不喜欢男人,但我喜欢你。这羁绊已解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