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第11章 正君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1章 正君

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默凉发布时间:2020-11-27 20:18:12

  等赵堂他们反应过来时,姜戚已经站起身,墨色的云头靴踩在地上之人的脑袋上,神情阴狠凶厉,“燕归也是你这种下作东西能叫的,嗯?”
  京城的这么多王公族裔和权贵子弟都怕姜戚,除了忌惮他的家世外,更多的是因为论逞凶斗狠,蛮横乖张,他们皆不敢与姜戚相比。
  赵堂吓出了浑身的虚汗,“姜兄,我等并非有意冒犯嫂子,都怪酒吃多了上头……”
  姜戚一个眼风扫过来,赵堂悻悻闭嘴,心中暗自发苦。
  地上躺的人叫郭欢,背后的郭家乃朝中新贵,其父任了四年知府调度回京,在皇帝面前正得脸。
  人是他叫出来的,如果郭欢在姜戚手里有个万一,他也脱不了干系。
  被踩在脚下的郭欢瞪大眼,咧着嘴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污秽字眼,扭着身子努力挣扎。
  可惜任他使尽浑身的力气,踩在他脸上的墨靴稳稳当当,分毫不动。
  这人俊美锋利的容色不知引多少人心折,偏偏此刻脸上凉薄的笑容教人不寒而栗。
  脚下稍微用力一碾,刚才还谩骂不停的郭欢嘴里就只能冒血沫了。
  姜戚狭长的眼尾上勾,语气漫不经心,“你们该叫爷的夫郎什么?”
  这就是个疯子,终于感到害怕的郭欢吓得涕泗横流,“呜呜……好(嫂)子。”
  “错了,你不配。”姜戚扬起声调,抬脚把人踹开,“你,还有你们……”
  “一个个都记好了,要称爷的夫郎为,姜正君。”
  连连应是后,赵堂赶紧让人把郭欢扶起来,一边与姜戚陪笑。
  在场之人或谄媚逢迎,或笑里藏刀,姜戚只觉索然无味。
  他低头出神的盯着执扇的手,眉间折出一道刻痕。
  姜戚忽觉还阳后的一切对他而言依旧陌生,他与当鬼时似乎并无分别,在他面前的是另一个世界,他始终不曾跨过生死界限。
  此时此刻,姜戚脑子里浮现的是燕归的脸。
  他突然特别想回到燕归身边,大抵因为,燕归是唯一那个与他当鬼又做人时都能沾上边的人。
  出了蓬莱居,墨枫跟着姜戚徒步走了大半条街,终于忍不住问道,“公子,您要去哪儿?”
  姜戚站在街边卖脂粉的小摊子前,“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说我是不是该给燕归买点东西回去?”
  姜远道常借此法来讨他阿娘欢心。
  “但他似乎从来不用这些东西。”姜戚不需要墨枫的回答,兀自咕哝道,“他浑身上下太素净了,不如添几件玉饰。”
  得了好主意,姜戚心情愉悦的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头问墨枫,“爷想起来那会儿在蓬莱居把钱花得差不多了,咱还是去自家店铺吧。”
  “送人东西只要心意到了就行,你说对不?”
  墨枫瞅了他一眼,又默默低下头去。
  不知为何,姜戚总觉得在他的面瘫脸上看到了鄙夷的表情。
  姜戚盘剥家里的产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见他到来,瑾缘阁的掌柜把店里成色最好,雕工最精细的玉饰都奉了上来。
  翠绿生烟的双鱼佩,如意佩,通透无瑕的白玉鸳鸯佩……
  姜戚粗略扫了一眼,玉质上乘,雕琢细腻,可一想到家里那个天然去雕饰的冷美人,他禁不住摇了摇头。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原来我真的祸国殃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无斓孜叶
  【看文须知】
  ①本文慢热,每个世界最少也要7w字,甚至可能更多,不喜勿进。
  ②本文双洁,两位男主身心干净。
  ③本文长篇,狗血小说,天雷滚滚啊哈哈哈,各种梗都可能有罒ω罒,不喜勿进。
  ————
  无意间看了一本狗血的古早虐恋情深小说的墨应斓,眼睁睁看着各种戳他萌点的男主角一路被狂虐,最让人气愤的是结局还是无脑大团圆。
  “……”
  “开什么世纪玩笑!”
  “脑子不正常吧,不对,这家伙压根就没脑子!”
  “要是我的话,一定要在姓江的渣渣‘醒悟过来’的时候果断死掉,虐不死他小爷不姓墨!”
  三观超正【我不管,歪到极致就是正】并且心灵纯洁【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的墨应斓在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奇葩结局后,得出了如此感人肺腑的结论。
  真是感天动地,于是……他被一个攻略系统绑定了,系统说让他穿越万千世界,扮演被任务目标各种虐身虐心的原主,并且完成系统发布的各种奇葩任务,攻略任务目标。
  只是系统发现,这个宿主不仅不像前几任宿主那样苦大仇深,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一两次任务后,就宁愿自毁也不肯再继续穿越了。
  这个宿主,他,反而……很兴奋……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宿主,反派黑化值爆了 萧浅歌
  宋执梳觉得,人死也要死的体面,不管你活着的时候有多牛逼,你坟被挖了还是不能让别人抠666
  所以,宋执梳出了车祸之后,就是坟都莫得
  白团子:宿主666
  无奈之下,她只好走上降低反派黑化值得不归路。但是当事人觉得小说里那些牛逼哄哄的都是骗人的,她莫得金手指,莫得小棉袄,就成天对着黑化值快爆了的反派假笑,万一哪天人家不高兴拖着光头强的枪就给你崩了呢
  喂喂喂!就是说你呢!降低你黑化值你对我动手动脚做什么?是不是脑子有病病?
  刚刚还委屈屈的反派彻底黑化,他猛地扑倒宋执梳,勾唇一笑:“阿梳,你逃不掉了。”
  妈耶装逼装过头了
霸总每天都想离婚 乔鹤
  真霸总醋精神经病×内心丰富冷淡娇妻。
  一句话简介:脑抽后我开始追妻火葬场。
  -
  老公失忆后的唐声晚似乎拿了摘肾虐心替身剧本。
  英俊冷漠的男人怒视她,口中吐出冰冷的话语:“你也妄想和纯纯比?”
  唐声晚:“我没想。”
  霸总挑眉,凉薄一笑:“乖乖让我摘了你的肾移植给纯纯。”
  唐声晚乖乖点头。
  本认为此时霸总应该就此与她井水不犯河水。
  却没料到——
  总裁眼中带着三分傲慢三分冷漠四分漫不经心,唇角上挑,充满兴趣:“很好,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行使夫妻义务是你该尽的责任!”
  唐声晚噗通跪地,呐喊:“纯纯!挖肾!总裁不要!”
  -
  老公什么时候才能正常QWQ。
  双洁 后期男女主也没碰过别人 狗血 非常狗血 融合所有狗血梗。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奴婢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 啾啾鹿鸣
  文案一:
  “夜已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床幔里,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地传来。寝房里没有点灯,朦胧中,只听一声轻笑在耳边低低袭来,呵气如兰:“您不是总说奴婢不知天高地厚么?那奴婢今夜索性斗胆,飞上这卫府的枝头。”
  烛火爆了一声,光影绰绰,一双柔若无骨的纤手慢慢攀上锦被。男人清冷的嗓音一如既往:“恐怕没那么容易。”
  “试试?”红艳的唇近在耳畔,若即若离。
  “不试试…怎么知道?”
  男人低低笑了开,覆身一压。
  “…随时奉陪。”
  文案二:
  大晟年间,歌舞升平。看似太平盛世,实则暗潮汹涌,酝酿已久的战事,随着传说中破运祸星的降生,一触即发。
  “此女是破运星的命格,大凶之兆,断然留不得啊!”
  “破运星么?”白衣如雪的男人凤目冰冷。
  “世人皆道这传说中的祸星会逆天改命,可我偏不信命。若我当真能够成就大业,她又岂能破了我的帝王命格!”
  乱世的序幕徐徐拉开,淋漓的鲜血背后,露出的究竟是灼灼桃花,还是累累白骨?
  -
  原名《遗世长歌》
  乱世求生貌美祸星小女奴×温润如玉衣冠禽兽卫公子
  关于本文:
  构思良久,尝试颇多,结果如何,尚待定论。
穿书后寡妇拿了锦鲤剧本 棠羡
  顾北柠发现自己穿书了,变成克死三任丈夫的寡妇!
  眼看flag插满全身,必死无疑,顾北柠瑟瑟发抖,不行她得保命!
  手撕白莲第一天,就有一极品美男跪地求婚:“三媒六聘,愿意嫁给我吗?”
  What?她不是倒贴都没人要吗?
  闹了半天是一仿生机器人,可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她要丢掉他时,机器人:“主人,我可奶可狼可暖床。”
  她被欺负时,机器人:“谁敢动她试试!”
  她找小白脸快活时,机器人:“主人,我吃醋了。”
  顾北柠懵逼,剧情好像不对?
  原本关系淡薄的三个哥哥更是严重偏离剧情。
  原本残废的大哥居然站了起来?
  清高自傲的二哥居然给她穿鞋?
  直男癌三哥居然要给她摘星星?
  后来,亿万富翁的国民男神要娶她。
  三个哥哥:“你配不上阿柠!”
  机器人将她压在身下,“阿柠,你真不乖。”
  “?”顾北柠这才发现,这不是她费尽心思想远离的反派男配吗!
她可撩可娇 酸奶盖子
  【美艳蛇精病女主x斯文高冷男主】
  这件事绝对是史无前例独一无二见所未见惊天动地……呃,阮娇娇也不知怎么描述,反正,她重生了!
  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居然让她给撞上了,她到底是踩了什么狗屎运?
  如果有人问重生是幸运还是悲剧,她会毫不犹豫答,是超级无敌巨幸运。
  重回高二这年,阮娇娇决定要做两件大事:
  一是孝敬爹妈,然后回学校里继续当人人忌惮的一姐,该吃吃该喝喝,靠收租卖房维持生计,做个小富婆。
  二是远离祁辞,那个铁石心肠的男人,发誓绝对不要再被他的外表迷惑,从此以后忘记他。
  第一件事她做到了,没想到第二件事却屡次失败。
  以为她不主动招惹他,两个人就八竿子打不着,可现实好像不是这样的…
  出去吃个饭,遇到祁辞;熬夜泡个吧,遇到祁辞;手痒约个架,准备大干一场,遇到祁辞。
  某女欲哭无泪,她想,学校总没有他了吧,可没想到新学期的插班生,也是祁辞,而且还正巧和她同桌。
  整天阴魂不散,感觉空气弥漫的都是一股祁辞味,且经久不散。
  祁辞这是和她有仇?
  ——
  一声娇姐,一生娇姐。⭐
  原创文,勿抄袭。
偷偷动了心 谦谦如玉
  程野是谁?电竞界无人能及的大boss,风光无限了十几载。
  据传闻说,boss对一个小姑娘偷偷动了心,并使出浑身解数开始死命勾搭。
  奈何小姑娘性子冷淡,不易勾搭,让程哥颇费些心思…
  ——
  “糖糖,我想亲你了。”程野沙哑着嗓子,坏心思地将她抵在角落里。
  “不行!”她拒绝。
  “好,那我再忍忍…”像一只大狼狗似的耸拉起脑袋,程野颇为委屈。
  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小姑娘开始讨价还价:“只能亲一口。”
  程野得逞似的笑了,连忙扑过去。
  逗乐呢,到嘴的肉怎么可能亲亲就完事了呢…
  ——
  后来有人问程野,“为什么茫茫人海中,偏偏挑中了她。”
  程野想都没想就开口:“长相好,性格好,总之那里都好,我挑的,自然那里都很好。”
  ——
  #论一头惯会装委屈的大狼狗怎么哄诱着小白兔慢慢进入他的圈套#
  ——
  这里谦谦如玉,希望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