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赫少的代嫁小新娘第18章 他老婆胆识过人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8章 他老婆胆识过人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喵不成鱼发布时间:2017-05-21 20:59:10

  枪声一落,赫景阎他们三愣住了,可能是徐阳一的动作太熟练的缘故吧!也有可能是没想到他真的会开枪,而且一脸的平静无奇,就像他自己说的,枪对他来说,真的只是玩具而已。
  可也因为这声枪响,外边涌进了一帮守卫,看到赫景阎脑袋被枪支指着,他们立即拔枪,“把枪放下。”然后慢慢的围向徐阳一。
  如果是普通人,一定早就慌了手脚,可徐阳一只是砸了下嘴,模样只是觉得棘手了而已,随后他道,“该放下枪的是你们,再向前一步,我可真的开枪了,别以为我不敢。”
  说着别以为我不敢的时候,他还挑眼向赫景阎,一脸的认真,在他脸上,完全找不到一丝的慌张。
  赫景阎觉得有趣了,他这老婆胆识过人啊!不管面临着什么样的困境,总是一脸的平静。
  看到赫景阎嘴边那抹似笑非笑,徐阳一眉头一皱,“你笑什么?”他脑袋现在可还抵着手枪呢?还笑个鬼啊!
  “笑什么嘛?”赫景阎嘴边的那抹笑意更是浓郁了,然后他突然一个翻身,把徐阳一摁住。
  徐阳一身子立即一惊,心底咒骂了声我去,正想夺回主导权,枪支指向赫景阎的下巴,可是……,枪却不知道何时,已经不在他手上了。
  徐阳一愣着眼看向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情况,因为明明刚刚枪还在自己手里的,然后他突然抬眼向噙笑压住自己的赫景阎,嘴角一抽,因为赫景阎正悠闲的转着手枪,玩得好像还不亦乐乎呢?
  “老婆,你是在找这个吗?”看到徐阳一眼底的怒气,赫景阎还挑衅他。
  这不,徐阳一大怒,“混蛋。”
  长腿攻向赫景阎胯下,但却被一脸坏笑的赫景阎抬手捉住,“老婆,这招你已经用过了,咱们换个新花样玩玩如何。恩?”眼底带笑,趣味浓浓,愣是让徐阳一青筋暴起。
  “换个屁新花样,谁他妈跟你玩啊!”
  就这么轻易被压制住的徐阳一火冒三丈,抡起拳头就打向赫景阎的正脸,可不管他怎么试都是徒劳无功。
  因为赫景阎又轻轻松松的擒住他的手,“我家小烈马还真是能折腾,没事,回……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皇上太过分 墨月荏苒
  自己……竟然穿越了,怎么说呢,上来就是被囚禁这么……变态的事情。
  原因嘛,这位原主招惹了皇帝……
  身为一朝国师,沦落至此,还真的是不爽。
  且看他宫辰修如何翻盘吧。
  冷血腹黑帝王攻:夜胤寒
  妖孽阴柔国师受:宫辰修
压寨夫人有点傲娇 黄金琉璃三衩裤
  老大单身太久还一脸平淡怎么办?众土匪:逼婚!!
  某个不仅逃婚还离家出走的小少爷:卧槽!你们绑压寨夫人关我什么事,放我下来——!
  //
  逍遥寨的“压寨夫人”苏奕,本想着,跟自己的寨主老攻成了亲,婚后生活万般甜,世间万般悠闲,可谁知——
  半路杀出一个霸道皇帝,牵引出老攻的不凡身世,要逮老攻去做官。
  半路杀出一个清冷国师,竟强迫某小贼与自己签下“主仆契约”,最终将对方纳入怀中。
  半路杀出一个话痨国师弟弟,竟然是皇帝的爱恋对象,皇帝还将其悄悄关起来,暗藏好几年。
  还有还有……
  苏奕叹息,要老攻抱抱,世间太乱,想带着老攻去私奔。你去哪里,我就乐意去哪里。
  ————
  冷面专情寨主攻x傲娇随性少爷受
  小攻对小受无限宠溺。
  ————
  文包甜,略含刀。轻微权谋。
  文中多对cp,攻受互动非常撩,欲到爆~
  注:不是慢热文,节奏较快
  ————
  更新不定时,但每周必更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霸总每天都想离婚 乔鹤
  真霸总醋精神经病×内心丰富冷淡娇妻。
  一句话简介:脑抽后我开始追妻火葬场。
  -
  老公失忆后的唐声晚似乎拿了摘肾虐心替身剧本。
  英俊冷漠的男人怒视她,口中吐出冰冷的话语:“你也妄想和纯纯比?”
  唐声晚:“我没想。”
  霸总挑眉,凉薄一笑:“乖乖让我摘了你的肾移植给纯纯。”
  唐声晚乖乖点头。
  本认为此时霸总应该就此与她井水不犯河水。
  却没料到——
  总裁眼中带着三分傲慢三分冷漠四分漫不经心,唇角上挑,充满兴趣:“很好,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行使夫妻义务是你该尽的责任!”
  唐声晚噗通跪地,呐喊:“纯纯!挖肾!总裁不要!”
  -
  老公什么时候才能正常QWQ。
  双洁 后期男女主也没碰过别人 狗血 非常狗血 融合所有狗血梗。
别拿你的绿茶碰我 疏清
  我有一个追求者,他叫席启星,是个绝世绿茶。
  “哥哥,你兄弟怎么让你吃不喜欢的东西,如果我是你兄弟,我肯定都依你。”
  “哥哥,你怎么流汗了啊,如果我是你兄弟,我肯定好好爱护你。”
  这谁受得住。
  我有另一个追求者,他叫顾知之,是个尖端白莲。
  “哥哥,我好疼,为什么他这么凶。”
  “哥哥,你看他那么可怜就帮帮他吧,虽然我不喜欢他。”
  这我也受不住。
  众所周知周黎晰的两个追求者很可怕,因此席启星和顾知之在一起时令人大跌眼镜。
  “嘤嘤嘤,没忍住把你妈变成咱妈。”
  不绿茶就难受的美人攻×嘤嘤怪附体嘴炮戏精受
  情敌变恋人,不喜者慎入
末世重生之认真爱你 南风麻宿
  在末世中想要生存,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只有经历过的人知晓。
  然而,易延不知道,他所拥有的食物和物资,全是那个强悍霸道的男人给的。
  那个男人很强,所以易延觉得自己‘出卖’身体所得到的东西,全都理所当然。
  直到男人为了救易延,被丧尸抓伤,被人举枪扫射,也依然将他护在怀里,用微弱的气息强调着
  “阿延,这世道乱了,别轻信任何人,好好活下去,我会一直在黄泉路上等你,不论多久都等。”
  “於寒晟,”
  “我,爱你。”
  在那之后,易延好好的活着,体验了世道险恶,明白了人心不古。孤独的走过一个又一个黑夜,
  他被队友推向丧尸堆,感受着身体被啃咬的痛楚,流下了於寒晟死后的唯一一次眼泪,
  “於寒晟,上穷碧落下黄泉,你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哎我的大宝贝 未辰微微
  “宝贝,帅哥要不要”
  “不要”
  “要一个呗,不收钱,一碗面条就跟你走,实在不行半碗也能凑合”
  方知遥黑着脸一巴掌呼在了宋一念眨着卡姿兰大眼睛的帅脸上“念哥,咱能不能要点脸,为了一碗面都出卖色相了?”
  “完了,宝贝,我离不开你了”
  “你又犯什么病”
  “你抓住了我的胃就等于连心一起抓住了,所以我离不开你了,来,亲一个,大宝贝”
  方知遥低头指了指地板“看见没,满地的鸡皮疙瘩”
  念哥,以后靠你罩着了,你总说我太能忍,可唯独喜欢你,我怎么忍都忍不了
  有幸遇见你,余生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