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第16章 筹划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6章 筹划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傅清发布时间:2020-03-09 08:29:17

  “嫂嫂可有什么打算?”
  韩雨霏夹菜的筷子一顿,知晓他问的是对于忠义侯府安排改嫁的事,这可是个立人设的好机会,韩雨霏低头,泯出了一个略带苦涩的笑意。
  “我的母家如何,侯爷也是知道的,从被嫁过来时候起,我就没打算再过回去。”
  窗外雪压竹,晨光略微清冷,落在她低垂的睫羽上,染了几分略带苦涩的落寞失意,与昨晚盛放的媚态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好似烈日曝霜雪,晶莹却又脆弱。
  陆斯年面上恭敬,可桌子下的手却在随意的转着扳指,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可当她亲口说出来,心里还是有些愉悦。
  啊,好可怜呢。
  有家不能回,家里尽是豺狼虎豹,只能这样守活寡,每日和自己恨的小叔子同处一个屋檐下,还要时不时的对他示软。
  想想心里是不是都委屈死了呢?
  “更何况,你兄长他待我不薄,我自然是要守着他的,我怕他寂寞。”
  “他总是怕无人陪他。”
  对座的女子颔首微笑,似是记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连带着眼角眉梢的忧郁都温柔了许多。
  陆斯年却忽然心情不爽了起来。
  他讨厌陆斯然,这是真的,身体弱,别的也一无是处,却偏偏所有人都在心痛他,不过是只能靠着他人怜悯才能满足的可怜虫……
  竟然也会真的有人喜欢他。
  想想都让人觉得不爽。
  “嫂嫂的人生还长得很,兄长他总不会想让你将一辈子都耗在他身上的。”他做出一副温柔样子,耐心诱导着她。
  可女人却好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轻轻的摇了摇头,“平日里生病的时候,就连读书都要拉着我的手不放的家伙,怎么会想我离开呢?”
  陆斯年眸色越发阴晦,而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失言,懊悔的抿了下唇瓣,“总之不劳侯爷费心了,我还没有这样的打算。”
  可这句话一说出来又显得过于强硬,有些不识好人心。
  陆斯年凝视着女人的眸子,直到她因为自己的沉默而忍不住忐忑的时候,才轻笑一声。
  “是了,我哪里能干涉嫂嫂的意愿呢?但若哪天嫂嫂改变了想法,嫂嫂的母家我也知道,是靠不住的,嫂嫂大可来找我。”
  在女人惊诧的目光中,陆斯年缓缓勾起瑰红唇瓣,露出一个看似温柔却又意味深长的笑容,缓缓吐字:
  “我会为嫂嫂细细筹谋的。”
  韩雨霏皱眉,有点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若是字面意思的确好理解,可是问题是明明好感度上升,为什么他会忽然提出为她物色改嫁人选来?这明显是不合逻辑的。
  可当她用探询的目光看去,男人却已经低头开始进食,端的是食不言寝不语的用餐礼仪,看起来似乎不打算再谈这件事。
  她也不好意思就这件事再挑起话茬,那样难免会显得她过于在意,好像真的有改嫁的意愿一般,没有人说话,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今日因为交谈,用……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占有欲 淡定中
  系统:宿主大大,快快快,你家老攻占有欲数值爆发了!
  秦冬然:哦,然后?他不是我老攻。
  系统:宿主大大,你这么镇定,会死的。
  秦冬然:不就是死了进入下一个世界而已吗?
  系统:你会死的!
  秦冬然:什么!!赶紧去压低他的占有欲值!
  系统:来不及了……
  随着身子一紧,自己就被放倒,就看到位面大佬如饿狼般盯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深沉的爱恋至疯狂。
  “我会让你没有了离开我的力气。”
  转接到简洁版——
  秦冬然偶然绑定系统,废话过后,开启了攻略任务。
  小受每个世界都在精分
  污污我最爱(划掉)
  每个世界的特色都不一样,每个世界的人设情节都不同,总有一款你喜欢的~
  给你们小心心
  (。・ω・。)ノ♡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我男朋友甜分超标 夜江执
  今日微博热搜话题:
  #论有一个直男学霸男朋友怎么破?#
  温初言想说,没情调,没浪漫,还动不动就吐槽她!她表示日子很难过!但是她一点儿也不想换男朋友!
  “先生,我今天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先生,我想和你牵手!”
  “先生,我想被你摸摸头。”
  “先生,我想什么时候才能睡觉一翻身就能躺倒在你怀里啊?”
  乔琛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弯头看着每天都在撒娇的姑娘:“整天想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想点实际的。”
  “比如?”
  “比如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
  ·闺蜜文《你是薄荷味的风》子阶无双。
  ·闺蜜文《凉城小巷旧少年》顾景闫。
  ·喜欢麻烦尊重我,请勿一切形式的转载抄袭谢谢。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 荣光非我
  人尽皆知,傅家大少爷傅霆予是个半身不遂的“残疾”,性子偏执且占有欲极强,不过那张脸却长得格外迷惑人。
  殊不知接受家族联姻后,他却变成了“宠妻虐狗双标门派首席创始人”,更号称为港城无情制醋小王子。
  从港城豪门阔少混到卑微已婚妇男,傲娇大佬他每天都在表演在线打脸,真香虽迟但到....
  傅霆予:“今天我是绝对不会牵你手的。”
  叶听:“啊,这个小哥哥他长得可真好看,好想摸摸他的小奶瞟啊。”
  男人脸一黑,一把捉住她的手,努力鼓起两腮,恶狠狠地凶她:“摸他干嘛?摸我!”
  [男主傲娇偏执狂,双马甲文,女主团宠,男强女强]
我的男友非人类 花狸子
  扮猪吃虎小痞子和他的闷骚冰山男友。
  男友非人类,想跑路了怎么办?奈何对方有异能,自己压根跑不掉,好在这只便宜男友很宠自己,心里平衡了许多。
  恃宠而骄,四个字就是为夏烨量身定做的,于是某人嘚瑟了。
  “训练?给钱吧!”
  “比赛?给钱吧!”
  “和你一块打怪?给钱吧!”
  “帮你破案?给钱吧!”
  女鬼、异生物,海盗、鱼怪、白面丧尸,看主角如何花样作死!
温酒炖时光 眉妩
  乖戾嚣张偏执欲男主×温柔坚韧不服输女主
  /
  七年前,因母亲出国工作的缘故,十六岁的时归缓不得不暂住在温家,温熙年是商贾世家温家的独子,家世显赫,性格嚣张跋扈,碍于情面她不得不叫温熙年一句哥哥,然而……
  “哥……”
  “滚!谁他妈是你哥,和你妈一样恶心。”温熙年嗤笑,阴沉着脸看她,声音冰冷,恨不得将她立刻赶出家门。
  他恨她什么呢?时归缓低下头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妈杀了他妈。
  -
  七年后,KTV里灯光昏暗,温熙年喝得烂醉如泥,他红着眼,满身酒气,竭尽全力才敢扯住时归缓的衣角,声音从喉咙里溢出来,小得几乎听不见:“缓缓,这些年来,你有没有想过我?”
  时归缓想,怎么会不想?活到现在,他的心,是她去到地球尽头还想回来的地方。
  而他偏偏到最后关头才明白过来,十几年来,她漫长灿烂而又平庸的青春,都是他。
  青梅竹马是他,情窦初开是他,细水长流是他,菜米油盐和白首到老也是他。
我和反派有个婚约 粟戏
  李筱在原来的世界爹不疼妈不爱,有个爷爷过世快,小时候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举步维艰,还好自己坚强争气,有了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小日子也算过得滋润。也有了时间去发展自己爱好,没错!就是写虐文!他的第一部作品,虐得读者心肝儿跟着痛,刀片也收到一筐又一筐,也是这一部作品让自个儿玩火自焚了。
  就在这部作品完结当晚,他穿自己书里去了!还是一个和最大反派boss有婚约的小炮灰!在他认知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差点没吐血身亡。
  情节一:
  “你想干我?”粟昀低沉磁性的嗓音像放置了几十年的酒,醇香而醉人。
  李筱乱飘的思绪被拉了回来,脸上一热:“你想多了。”
  “都是男人,”粟昀撑着沙发,鼻尖几乎碰到李筱的鼻尖,“你的眼神太赤裸
  了。”
  “你肯?”李筱索性也不装了。
  “你体力太差,不适合做1,更适合做0。”粟昀食指轻挑李筱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语气有些暧昧,“你想试试?”
  李筱挽唇一笑,有些挑衅的意味:“你给我上,或许可以试试。”
  极品反派腹黑攻vs谨慎避雷倒霉受
  【有糖有刀,谨慎食用】
教授你正经点 木锦弦
  (高冷腹黑攻×温润诱受)
  科学什么的,最难懂了!尤其是物理!
  可是林若现怎么都无法接受,他竟然被全家人逼去研读物理专业,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另外,谁来告诉他,为什么那个最擅长在黑板上唰唰写着无数深奥公式的男神教授,比他大不了几岁?!
  哼,不过是读下四年的理论物理学,他林若现怎么可能做不到?
  深深的愤懑不平激起了林若现学习的欲望……
  可!是!
  那个成天逗弄他,干扰他学习的人,不是教授又是谁?
  哥哥,这里好可怕,快救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