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第4章 祁辰良居然是个挑食的omega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4章 祁辰良居然是个挑食的omega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麻薯圆子发布时间:2020-03-18 23:05:09

  开学以后,上课的日子果然很无聊。
  沈世呆了一上午就感觉全身不舒服,脑袋发昏。也不知道祁辰良那家伙是怎么坚持这么久的。
  高二五班的新语文老师姓秦,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头上那几根稀疏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讲起话来不疾不徐,却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
  让人昏昏欲睡。
  班上大部分人都趴下了,只有以祁辰良为首的几个学生还依旧坚持着。
  “谁能来告诉我,这句诗词的意思?”语文老师拿着花名册,想要点个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
  沈世还趴在桌子上睡觉。
  “沈世,谁是沈世?”语文老师提高音量。
  沈世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站起身,“老师,我叫沈世。”
  “嗯,那你,说一下我刚刚说这句诗词的意思。”
  诗词?什么诗词?
  沈世睡了将近一节课的觉,连他在讲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被喊起来回答问题,很懵。
  胳膊被碰了一下,沈世低头,旁边的少年正把笔记往他那边凑。
  悄悄用笔在答案那里划圈圈。
  沈世有些感动的看着他。
  笔记本上的字迹凌厉,笔锋干净利落,就如同他这人一样,锋芒毕露。
  都说,见字如见人。
  来不及多想,沈世扫了一眼笔记本上的笔记,便快速说出了答案。
  老师点头示意他坐下,继续讲课。
  沈世坐下来的一瞬间,祁辰良收回了放在他们桌子中间的笔记本。
  “嘿!”沈世写好了一张纸条,扔给了祁辰良。
  祁辰良抬了抬眉,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打开了那张纸条。
  【请你吃饭。】
  很简单的四个字,沈世却觉得那是他最大的诚意了。
  他从来没有请过一个omega吃饭,当然,希小天除外。
  祁辰良回道,【不去】
  沈世的强A心受到了一万点的打击,虽然拒绝他的是一个此他还强势的omega。
  他扯过那张纸,【不去也得去,聊表心意】
  刚好,下课铃声响了。
  同学们跟打了鸡血似的冲向食堂,希小天从小身体不太好,就没怎么吃学校食堂的饭菜,他懒懒的玩着终端,等着佣人送吃的给他。
  祁辰良收拾好桌上的书本,准备离开教室。
  沈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好了请你吃饭。”
  希小天又投来无奈的目光,“AO有别,别这样抓着人家。”
  悻悻的放开紧抓的手,沈世还是坚定的说,“祁辰良,我请你吃饭。”
  祁辰良挑眉,“你确定?”
  “嗯!”沈世没有一点犹豫,他对这新同桌做了那种一点都不人道的事,后来祁辰良还不计前嫌的帮他回答问题,他这心里的后悔劲儿随着时间推移越发严重了。
  而到了食堂,沈世才懂得了刚刚祁辰良反问的那句“你确定”是什么意思了。
  不要葱,不要蒜,不吃香菜,不吃西兰花,不吃牛肉,
  连胡萝卜也不吃。
  食堂总共就这么点菜,祁辰良颇为嫌弃的摇摇头,“今天食堂的饭菜我都不喜欢。”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绿茶女配逆袭中 野山娇凤爪
  一句话简介:影后谢明棠穿成了《当红天后》女主的妹妹,成了人人喊打的恶毒绿茶女配。
  文案1:
  谢明棠只好苟且偷生下去,并励志成为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好学生。
  嗯?男二提前车祸了?
  嗯?男主根本机会没上场?
  谢明棠:“……是你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
  裴渺从后面抱住她,唇齿抿成了一条线,贪恋的吸着她身上的味道:“是我的……”
  文案2
  《当红天后》描写的女主谢明希从一个娱乐圈十八线小明星,一路奋斗到当红影后的故事。
  谢明希脚踢抢她未婚夫的绿茶妹妹,拳打觊觎她男朋友的白莲后辈。
  终于在男主的帮助下夺得影后桂冠,和男主幸福快乐的在一起的故事。
  而现世界正儿八经的影后谢明棠,因为一场意外。
  成了抢女主未婚夫的绿茶妹妹。
  谢明棠:抢了就抢了,影后也是我的。
重生之情深刻骨 陌上情花
  于倾嫁给景琛十年。
  十年,他的温柔只给了她。
  十年,他的霸道只给了她。
  十年,他的真心只给了她。
  可是十年来,她给他的只有冷漠。
  直到景琛累了,想要放弃,说出了离婚。
  于倾冷漠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景琛绝望落魄的离开了。
  他走后,于倾终于忍不住捂着被子哭泣了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张检查报告默默的再次流泪。
  胃癌晚期,活不过三个月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回应景琛的爱,她只有放弃让他离去。
  躺在病床上,面对死亡,于倾的心里只有遗憾: 景琛,别怪我,我也爱你,真的爱上你了。
  闭上了眼睛离开了人世。
  不曾想,还会有睁开眼睛的那一天,回到了过去,这一次,她要跟景琛好好的过日子。
总裁的靡途 云浅寒
  爱情的世界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爱上一个冷漠的人,势必要承受一段不对等的爱情,淌过岁月的长河,用尽所有的温度都无法将对方融化,是等待注定的枯竭还是放手离开?
  尚宸睿,你不爱我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我爱你
穿越之腐女闯兽世 雨铭.
  不知身处何地的颜控女主清醒后,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拿打着哆嗦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鼻子、眼睛都在,除了浑身上下酸痛不止以外,没缺胳膊少腿的。
  还没来得及谢天谢地,又激动的晕了过去!原因无它,任谁看见两个男人叠在一起也会血脉膨胀的。
  看着晕过去的安可儿,作者大大郁闷了,这黑灯瞎火的你是咋看见人家在干啥的?我怎么没看见!
穿越之王爷太撩人 空余
  二十一世纪宅男特种兵一枚,做任务的时候被兄弟背叛战死沙场,本以为就此消亡,却不想睁开眼又是一片新的世界。
  系统:【宿主可以为我取个名字。】
  简白:那就…姓秦吧,和自己一个姓感觉是在养儿子,就叫秦靳。
  系统:【……】
  萧云:简先生去哪儿?
  简白:……啊,随便逛逛。
  萧云:是吗?逛到本王寝宫来了?
  简白:……
  主攻,冷淡闷骚帝王受x强悍痞气忠犬攻,不喜勿入,谢谢合作。
  本作属于慢热型,后面的剧情更加精彩,各位客官不要错过哦。
  本作纯属精分作者原创,如果有人抄袭,我弄不死你也要烦死你,哼哼,后果自负。
鬼之瞳:恐怖电台 地狱蝶
  卧室的窗户莫名打开,走廊里传来有水滴落地板的声音。
  “滴答,滴答。”
  门锁轻微颤动,房间里的玩具人偶,像是活了一样,转动着漆黑的眸子。
  地板上浮现出一道道血迹脚印,正步步逼近。
  我的眼睛能看到,是它们来了。
快穿之boss拯救计划 叶清雨
  莫小晓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她不过就是和过马路看到男朋友牵着别的女人的手,竟然就这么被车撞死了,死了就死了,竟然还被某个无良无节操的神经系统绑架。
  要完成个个无节操的任务,莫小晓表示,她心里,有蛋蛋的优伤。
  系统傲娇:桑心什么,本系统让你泡各种美男,有啥不好?
  莫小晓:那是美男吗?简直禽兽不如啊。
  莫小晓奔泪,表示伤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