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快穿之宿主总在篡改历史第9章 我在夏朝当富婆(9)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9章 我在夏朝当富婆(9)

快穿之宿主总在篡改历史宋知忆发布时间:2020-03-29 20:43:10

  夏桀昏迷之后就被送回寝殿。
  讲真,宋窈来了夏王宫这么久,第一次来夏桀的寝殿。
  毕竟以前都是夏桀倒贴她的,她也不必要讨好夏桀,像其他妃子总得在夏桀忙政务的时候隔三差五来送个糕点,端碗甜汤,算是混个眼熟,万一夏桀看对眼了,一朝盛宠,风光无量。
  显然,他们没有人能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夏桀在早朝出的事,一群大臣急的团团转,殿前围着穿着各色官服的大臣,急的直跳脚。
  王后带着宋窈来的时候简直汇聚了全场的目光。
  尤其是落在宋窈身上的目光,一点都不友善,一副痛心疾首,更露骨的还有厌恶,甚至是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的怨毒。
  王后直接进了寝殿,宋窈则是被压在外面。
  群臣开始议论纷纷。
  “这就是那个小国献的女子?相貌是不错,可惜是个祸国胚子。”
  “就是,她一来便惹得王后被禁足,大王独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王后怎的把她带来了,真当就地乱棍打死。”
  他们显然看不起宋窈,那议论都不压低声音,就当着她的面,目光扫来扫去,各种恶毒的话语也是毫不避讳。
  宋窈嘴角抽了抽,按照小说剧情,后期男主身体好了,你们没一个有好下场。
  不一会儿,太医脚步匆匆的从大殿走出来。
  “赵太医,大王怎么样?”群臣一下子把人围了起来。
  “唉……哎呀!”赵太医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气的直捋胡子,叹着气,说不出一句话。
  群臣也跟着干跳脚。
  最外圈的宋窈:你轻点捋,一会儿胡子掉没了。
  “你别光叹气,大王怎么了?”
  “大王醒是醒了,就是一直呕吐,腹绞痛,我查不出原因啊!”赵太医比群臣还急,直跳脚。
  宋窈在外圈听不清他说什么,急的翻白眼。
  赵太医看见宋窈好像看见了救星,匆匆朝她跑过来,“喜妃,大王在你那吃了什么呀!”
  “就梅子糕啊……”宋窈被问的莫名其妙,说白了还是怀疑她下毒呗,哼,亏我还觉得你肯叫我一声喜妃肯定不会冤枉我,过分(╯‵□′)╯︵┻━┻
  “还有呢?梅子糕里都加了什么?”
  赵太医恨不得绕着宋窈转圈圈。
  “梅子糕里面肯定是梅子啊……还能有什么,大王还喝了碧螺春茶。”宋窈委屈巴巴的回答。
  “不应该啊,不应该……”赵太医脸都快皱在一起了。
  “大王怎么样了?”宋窈看着这个摆设一般的死太医,恨不得直接冲进去给夏桀把脉。
  “大王醒了,一直在呕吐,腹绞痛,我也找不出原因也不敢胡乱下药啊!”
  “我懂医术,能让我进去看看吗?”宋窈还是挣脱不开丫鬟的钳制,也不知道夏桀的情况,一会儿王后再转头当着众人的面跟她兴师问罪她可就完了。
  “你真的懂?”赵太医怀疑。
  “你再耽误时间出事了怎么办!”宋窈也跟他急。
  “赵太医,大王又晕了!怎么办!”殿里的内侍跑出来通报,所有人捏了一把汗。
  “你快跟我进来。”赵太医抓住宋窈的手腕就往屋里带。
  那两个丫鬟没来得及松开,拉的宋窈胳膊要被掰断了。
  她脚步混乱的跟在赵太医身后,看着她被拉住的手腕嘟嘟囔囔,“男女授受不亲,这老家伙怎么为老不尊啊……”
  还好赵太医年纪大了,听不见。”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快穿之宿主总在篡改历史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他是蜜糖味 冉风糖
  •我假装要走,你却真的没挽留。
  北川高中作天作地的女校霸许雨笙,看上了华语高中的伪学渣喻枫瑾。
  后来转校真心追求了一段时间,奈何那男人性格让人琢磨不透,脾气阴晴不定,最后无果放弃。
  回到北川高中后,她该玩玩,该吃吃。酒吧电玩棋牌室,台球网吧溜冰场,野的没边。
  某天,在一个清吧。
  许雨笙跟一个男生说说笑笑,正巧被喻枫瑾撞到,男生眼神从未有过的凌厉,盯着她看了十几秒,却最后化为一声冷笑。
  当天晚上,许雨笙从网吧回来后,发现小区门口一个欣长的身影。
  喻枫瑾逼近她,俯身在她耳边呵气如兰,“才几天不见,不认识了?”
  声音低沉性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薄怒和醋意。
  •人美路子野的不良少女假正经实则超能玩的少男
  •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书中的城市名地名请勿考究
烟火欲燃 顾初尘
  你是我无言以上苍的渴求。
  她以为齐燃不过是清冷的高岭之花,他温和,友善,实则冰冷,生人勿近。
  他给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爸妈,包括地址,包括生日,包括行为作态,他除了一个名字,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用层层巫师的黑篷布将自己裹在无边的深渊,她将自己剖开血淋淋地站在他面前。
  “我没说过承诺的话,你听好了。”
  “我若背叛你,下地狱任凭差遣。”
我男朋友甜分超标 夜江执
  今日微博热搜话题:
  #论有一个直男学霸男朋友怎么破?#
  温初言想说,没情调,没浪漫,还动不动就吐槽她!她表示日子很难过!但是她一点儿也不想换男朋友!
  “先生,我今天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先生,我想和你牵手!”
  “先生,我想被你摸摸头。”
  “先生,我想什么时候才能睡觉一翻身就能躺倒在你怀里啊?”
  乔琛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弯头看着每天都在撒娇的姑娘:“整天想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想点实际的。”
  “比如?”
  “比如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
  ·闺蜜文《你是薄荷味的风》子阶无双。
  ·闺蜜文《凉城小巷旧少年》顾景闫。
  ·喜欢麻烦尊重我,请勿一切形式的转载抄袭谢谢。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腹黑男友别太拽 花狸子
  腹黑忠犬年下男友&拈花惹草卧底小哥
  酒店走廊惊现变/态男,帅气卧底被拷,断头巨斧,致命机关,看王牌特工如何巧破难关。
  新型炸弹、无名女尸、凶残追杀者,一条龙服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玩这么大!我担心你受不了啊。”
  主角临危受命,顶替殉职同事,附赠叛逆狂拽吊炸天坑爹男友一只,各种祸事层出不穷。
  “来啊!互相伤害啊!”
  现实版我的野蛮男友日常。
  齐延林座右铭——送花给男人的都是恐怖分子。
  惊悚、悬疑,推理破案,都是你的菜!
  《腹黑男友别太拽》花狸子良心作品,侵权必究。
  温馨提示:本故事纯属虚构,仅供娱乐参考。
帝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叶挽歌
  她,是二十二世纪惊才绝艳的佣兵女王,杀伐果断,聪明睿智,动动手指就能杀人于无形。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竟成为了楚家的草包大小姐,无才无德,面丑懦弱。
  当她变成她,时光斗转,至尊女王强势归来,蜕变,由此开始!
  废材?草包?瞎了你的狗眼,神级修炼天赋,碾压一切天才!
  貌丑无盐?呵,当她转身褪去所有伪装,站在众人面前低眉浅笑之时,那是何等的倾城绝艳!
  什么?渣男各种死皮赖脸求复合?
  楚晚璃浅笑盈盈,目光傲然:“呵,如今天下美男任我挑选,谁还稀罕你这颗歪瓜裂枣?”
  众人瞥了眼那剧烈颤动的棺材板,瞬间吓得瑟瑟发抖:“帝后,求您快别说了!帝尊的棺材板又要压不住了!”
  【PS:此文大修重发,因此女主名字有变,提前给大家避避雷哈!】
快穿之男神被我宠坏了 南冠君子
  身为现代金牌女杀手,殷染儿失足掉进湖中?
  “你被选中了,绑定本系统可以帮助你做任务获得重生!”
  系统坏笑以为捡了个宝,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
  “宿主,不可以杀女主!”
  “宿主,不可以抛弃男主!”
  “宿主,求你做个人吧!”
  “宿主…”
  待殷染儿越来越强大,美眸流转,一颦一笑都变得摄人心魄。
  “弱肉强食,我想做的事,谁敢拦我?”
  这年头,就算白莲装比,也得拳头硬才行,女主是谁?不如我早日送你下地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不过,这半路上冒出个帅气的小哥哥跟随到各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小哥哥(义正言辞)预备,唱: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千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PS :宿主傲娇女王!总裁×丧尸×王爷×侠盗…小哥哥身份多变一时骚,小心闪了腰!)
不良少年驯养手册 三川
  傲娇不良少年VS高冷猛男家教
  [文案]
  身为房地产大户的独子程子叙,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都犯过,凡是混道上的都要喊一声:“程爷”
  直到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沈易然
  初见时,互相不屑。
  “就你个猛男还是个家教?”
  “你配吗?”
  程子叙翘着腿,人字拖还在抖动着,嚣张跋扈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轻笑一声,不语。
  几日后。
  男人扯着程子叙的衣领,程子叙抱着门,哭喊道:“我不上课,呜呜呜我不去!”
  “啊啊啊…我学我学!”
  程子叙抱着沈易然的大腿,流下了两条面条泪:“我要吃辣椒炒肉…”
  [正剧+高甜]
  被扣有“侵犯女学生”的他,在黑暗中拉了他一把,却再次陷入了万丈深渊。
  那天,他什么也没想,他只想带他看看黎明。
  他磕磕撞撞走了一路,不过是在途中点了一次灯,竟然照亮了自己的一生。
  “一直陪着我吧。”
  “无论什么身份。”
  原名《败类不斯文》
  别名《家教太爱我了怎么办》《驯养不良少年的日子》
  收藏不迷路\原耽禁抄袭\不走烂梗剧情
穿越之丧尸调教法则 小啊酱
  当三流小说作者一朝穿越到末日小说中,陈澄欲哭无泪,扎心了啊老铁!写好的后宫呢?写好的金手指呢?为什么穿都穿了不是主角是个默默无闻的小角色?就算领便当也用不着直接穿来就在丧尸怀里吧?只不过,陈澄没有领到便当,这只丧尸似乎脑子有点脱线…
  “放开啊,我是男的,不要用这么羞耻的姿势抱着我!”
  “住一起,什么鬼,不可能的,你一个丧尸不合适!”
  “你…你要干什么?”
  望着陈澄小媳妇儿般泪眼汪汪的揪着衣领,某丧尸用好不容易学会的几个字眼道:“陈澄,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