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10章 她叫孔郁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0章 她叫孔郁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08-04 08:56:17

  话音刚落,昭叶便抬起了头,然而视线里只留下了一个玄紫色的背影。望着那个背影,她脑海里又不自觉浮现出那双眼睛。
  纯粹的墨眸,明明看起来是那样平静,却似乎掺杂了无数阴抑邪念,即是回想也令人后怕。
  她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双眼。
  不过——原来这就是胡氏要孔郁勾引的人吗,生得蛮俊俏嘛!
  察觉到身后并无人跟随,程行谨蹙了蹙眉,停下了脚步。日光落在他身上,勾勒出十分漂亮的轮廓来,叫那张略显阴鸷的脸瞧起来格外的美。
  程行谨轻轻侧过头去,一双温凉的长眸有些不耐地看向还在原地的昭叶:“ ?”
  昭叶思绪正混乱着,被他那一眼瞧得立马惊醒过来,整理好思绪,她狗腿赔笑,匆匆忙忙跟了上去。
  一路默不作声地跟着程行谨,入了东院的一个书房,还贴心地将门给带上了。
  昭叶带上门后没有再往里走了,垂头立在门侧,不敢绕入屏风,恐怕逾矩。
  程行谨拐入屏风之后,一捋宽袖,在几案旁坐下,也没管恭恭敬敬低着头站在门侧的人,自顾自便泡起了茶,又顺手从身侧的书橱里抽出一卷古老的竹简翻看起来。
  不知过了几炷香的时间,昭叶沉着气,一直保持着一个站姿不变,此时已然有些疲惫,悄悄斜着眼望过去。
  隔着一面屏风,只看见映在上面的灰黑身影,可昭叶直觉两人的视线已穿透屏风对上。
  她心下微惊,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视线,像是方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程行谨却在此时开口了:“引奕的事,你清楚?”
  引奕…?昭叶最初没反应过来,而后才想起他口中的“引奕”即是那位面戴蝴蝶面具的陆小公子,他说的事也应该是前两位书童都过世了的事情。
  她迟缓地点了下头,小声答道:“小人……大抵知晓一些……”
  程行谨掩唇打了个哈欠,修长的白玉手指轻轻抚上杯盏,视线落在了自己拇指上的玉扳指上,色泽润亮,雕文古朴。“可怕吗。”
  昭叶思索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答道:“怕与不怕,并不能改变小人要伺候小公子此事。”
  程行谨:“我比他更可怕。”
  昭叶:?
  不是,她在外流落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一个人这样形容自己的,昭叶想笑又不敢,只得死死憋着脸,她没有看到屏风背后,程行谨的神色变得愈发嘲讽。
  “看好陆引奕,日后会安排时间让你报备情况。”程行谨瞧见了侧门边上的模糊黑影,随即挥挥手,“出去。秦管家会安排好你的事宜。”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话里话外却尽是监视之意,不知含了多少见不得人的秘密。浮躁害人的义子,力求掌控的义父,这对义父子似乎并不像看起来那般简单。
  虽说看起来也不简单。
  昭叶蹙了蹙眉,抬眸看了屏风中的身影一眼,便告退了。
  杯中茶水微微泛绿,茶香随着腾腾的雾气飘散而出,丝丝缕缕沁人心脾。程行谨抿了一口,阴沉的眸子里闪烁着墨玉般的流光,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片刻后,一个黑影倏忽闪入其中,书房里又多了个人。
  “主子,属下在京城郊外的黄土坡附近发现了一具山匪尸体,身上衣服已被人搜罗了去,旁边有女子衣服。他的致死伤在太阳穴,此为凶器。”
  徐默低着头半跪在地上,语毕,双手递上了一支带血木簪。
  程行谨就着帕子接过了那支沾着血迹的木簪。
  木是最普通的木,簪也是最常见的样式,可他眸中并无任何波澜,像是不在意这件事。
  半跪在地上的徐默突然问道:“大人,秦枉等人是否需要清理?”
  “我困了。”程行谨没有回答徐默的问题,看了他一眼,徐默便立即收声,匍匐下来,同时接住程行谨扔过来的木簪。
  程行谨从屏风后慢悠悠绕了出来,准备推门走出书房,思及木簪的主人,便停住了脚步,“秦枉本要接入府中的女子叫什么?”
  “回主子,她叫孔郁。还有……”
  见下属如此反应,应该是得了意外的消息,程行谨终于抬眼看过去,“还有什么?”
  徐默自发起身,靠上前去凑到程行谨耳边低语些什么,叫程行谨执着杯盏的动作顿了顿,阴晦的眼底流露出了几分意外。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女帝养成攻略 寂挽颜
  唐蓉蓉穿书了。
  穿成了睡前女尊小说里的炮灰作死九公主。
  真是悲惨又凄凉。
  想要改变炮灰命运,唯有成为女帝!
  “殿下,不好了!您的郎官们又在争风吃醋了!”
  漫漫女帝路,要斗得过各种找茬的甲乙丙丁,又要应付得了后宫之中天天争风吃醋的美男们。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浮云,可是,我竟对他们动心了!!!
  【第一,女主非小白,随时会黑化】
  【第二,此乃女尊文,多条感情线,狗血勿喷】
  【第三,美男云集版本,不开后宫就拍桌】
  新人求罩,求收藏。。。。。。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快穿:男主不按剧本来 殇十泪
  一朝身死,神奇的系统与异界的风光吸引景笙踏上了快穿的道路。
  然而第一个世界就出师不利,系统看着与剧情完全不符合的现实发展,怀疑他们要凉凉了。
  滴!任务完成!
  系统:是我错了。
  景笙觉得不行,剧情真的错了,而且问题还就出现在位面男主身上,男主不按剧本来怎么办?男主好像…弯了怎么办?男主……
  男主:小笙,笙笙,笙~
  “过来给我抱抱。”
  被男主宠上天的景笙:算了,错就错吧,反正任务完成了。
快穿之黑化boss求放过 顾槐笙
  【本文耽美,不喜勿喷。作者原创,如有雷同,都是抄我的。】
  风格,当红小鲜肉,不喜攀比潜规则,一直对谁都是温润有礼,在娱乐圈这种浑浊的地方也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了。
  一次聚餐,意外猝死,风格就被一个古怪的东西给绑定了,还不停的威胁他做这做那!
  系统:宿主,男主跟女主有暧昧,快去阻止他们!
  风格:好好好!(你丑你说了算)
  风格化身实力拆cp的好手,成功的拆了一对又一对。
  然而,系统又开始作妖了。
  系统:宿主,快去攻略那个黑化boss!
  风格掀桌!麻蛋,小爷是直的!
  【本文一对一,虐恋甜宠皆有。】
  本文原创,切勿抄袭,禁止转载。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论拐跑校草的正确打开方式 深藏攻与名
  简介:
  娃娃脸可爱治愈系少年受×高冷闷骚,占有欲爆表儿攻
  因为打赌输了,按照赌约履行惩罚的秦琅,忍着羞耻穿上了女装向本校的校草徐书瑾表白,可谁知他居然表白成功了。
  秦琅本想只女装一次,可之后却因为徐书瑾的种种借口,一次又一次穿了女装出去跟他约会……
  场景
  样貌清冷矜贵的青年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唇形完美的薄唇颜色淡薄清雅,他噙着一抹赏心悦目的笑意,拿着手上的猫女郎装束,看着面前长着一张非常可爱的娃娃脸少年,“宝贝,穿这件好不好?”
  本文又名《摊上醋精老攻》
他是蜜糖味 冉风糖
  •我假装要走,你却真的没挽留。
  北川高中作天作地的女校霸许雨笙,看上了华语高中的伪学渣喻枫瑾。
  后来转校真心追求了一段时间,奈何那男人性格让人琢磨不透,脾气阴晴不定,最后无果放弃。
  回到北川高中后,她该玩玩,该吃吃。酒吧电玩棋牌室,台球网吧溜冰场,野的没边。
  某天,在一个清吧。
  许雨笙跟一个男生说说笑笑,正巧被喻枫瑾撞到,男生眼神从未有过的凌厉,盯着她看了十几秒,却最后化为一声冷笑。
  当天晚上,许雨笙从网吧回来后,发现小区门口一个欣长的身影。
  喻枫瑾逼近她,俯身在她耳边呵气如兰,“才几天不见,不认识了?”
  声音低沉性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薄怒和醋意。
  •人美路子野的不良少女假正经实则超能玩的少男
  •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书中的城市名地名请勿考究
病娇反派请走开 洛熙烟
  冷艳撩人大佬沈绾卿VS残暴病娇奶狗秦烨晟
  沈绾卿穿书了,还绑定了一个既坑爹、又不靠谱的系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保命。
  ——————————————————————
  婚后,明面上秦烨晟带着沈绾卿在某岛上度蜜月,实则是变相的囚禁。
  “你喜欢满天星,我就给你种了一岛的满天星,生生世世将你囚禁在这里,与肮脏不堪的我一起待在地狱里……可是我忍了又忍,才没有把像神明一样的你拽进地狱.”这是秦烨晟小日记里的一段话。
  原来血肉模糊的灵魂也曾想着摘花送给神明。
  —————————————————————
  沈绾卿说过,我亦邪亦正,秦烨晟是正那我便是正,秦烨晟是邪那我便是邪.
  “我知道你身在地狱,那我便去地狱里陪你.”
  —————————————————————
  在沈绾卿20岁生日那天,秦烨晟偷偷给她下药迷晕她,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抱着她走进暗室,暗室中间只有一个足矣躺进两个人的水晶棺,它放了多久,秦烨晟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这口棺是为沈绾卿准备的。秦烨晟温柔将她放进水晶棺里,手抚摸着她的秀发、额头、眼睛、鼻子、嘴巴,最后将耳边的碎发别在耳后。做完这一切,自己也躺进去,抱着她,满足闭上眼睛。
  “婠婠,如果你想逃走,我会杀了你,做成人偶,藏在这水晶棺里,永生永世待在我身边。”
  ps:本书又叫《又名穿书后我每天都在保命》
  别想男主会善良,他的心一直都是黑的,只在女主面前装小奶狗。
  男主无三观!!!
女尊天下:女帝本无赖 常雪
  封寒月本是帝凰女君,才华横溢,身姿窈窕,她自认好吃懒做,喜美男子,可却不代表她想娶夫君啊!
  封寒月眉眼弯弯,侧目看向周边人,笑道:“你说是吧?夫君什么的,简直浪费青春年华。”
  她周围男子皆一笑,转眼就掏出帕子故作女儿家泣哭,吓得封寒月脸色一变,只觉一万只草泥马从眼前跑过。
  ……
  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