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第33章 对不起,不能标记你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33章 对不起,不能标记你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麻薯圆子发布时间:2020-08-08 14:51:11

  他不能趁人之危,就这样去占他的便宜,做出这种一点都不理智的事情出来。
  他冷静了半天,推开使劲扒拉着他的祁辰良。
  祁辰良抬头看向他,眼底带着一种沈世看不穿,又说不出的情绪。
  此刻他的腺体正释放出大量的信息素,与沈世的信息素混合在一起。
  他猛地咬向祁辰良。
  理智突然将沈世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他慢慢的松口,腺体周围已经多了一圈牙印。
  “对不起,辰良,不能…标记你。”沈世咽了一下口水,随手扯过一旁的纸,温柔的将上面的擦干净。
  不是不能,也不是不想,而是怕你…不愿。
  怕你发热期过后会后悔,就算是临时标记,也会让学校里的人对你起疑心。
  祁辰良没有说话,仍然保持着抓他衣服的姿势。
  沈世怕他一直跪着不舒服,就干脆坐在地上,将祁辰良改趴为抱。
  他一边轻抚着祁辰良的脊背,一边给希小天打电话。
  希小天电话一接起,便听到沈世这边传来的一阵喘粗气的声音,omega的直觉让他瞬间明白那边发生了什么。
  甚至不需要沈世说话,希小天就明白了。
  他跑去校医那里拿了一支抑制剂,然后飞快地定位沈世的位置。
  学校的澡堂。
  他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
  朝着味道最浓的地方走去,便看到了在地上坐着的两人。
  沈世不动声色的将祁辰良的衣服拉好,然后接过希小天手里的抑制剂,喂着他喝了下去。
  希小天看着跟平常那个清冷的模样大相径庭的祁辰良,微微有些好奇,待他想仔细看一看时,沈世蒙住了他的眼。
  “别看,扶他起来。”
  “哦。“希小天拿开沈世的手,帮着沈世扶起祁辰良。
  刚喝下抑制剂,药效还没起作用,祁辰良的腿还是发软站不起来。
  沈世就抱起了他,大步走出浴室。
  希小天拿起一件外衣,盖在了祁辰良的脸上,不能让别人看见他,不然作为一个omega,在发热期的模样被别人看到,对他……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重生师尊:黑化徒弟请远离 凉心凉情好姑凉
  【双重生设定,重生,穿书设定。宠文,宠文,宠文。】
  男主苏宸翎视角:
  他本是世上最纯洁的一片冰晶,他可以忍受兄弟的陷害,可以忍受父亲的无视,可以忍受身体上所有的疼痛,但是却不能忍受自己的师尊,遭受屈辱,死前,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师尊,为保护自己死在眼前。
  他恨,所以带着这股恨,他在涅槃之中重生,不再畏惧任何人。
  屠杀掉所有挡他,阻他的人,登上帝王之位。
  而后,他娶了自己的师尊……不为别的,只是想将自己的师尊留在自己眼前,好好的保护着。
  可是护着护着,他发现他的师尊好像变了,变得有些……让他喜欢了。
  男主莫雨卿视角:
  飞机失事加穿越,已经很让他无语了,可没想他还穿越进了一本号称虐的肝疼的双男主书里。
  最最悲催的是,他还是一个被虐的男三号,穿越进来之后,他想明白了,所谓虐,都是自己作的,他本着不白莲,不作死的态度好好和男主宫斗。
  好好做“男主”的皇妃,好好帮助他平定天下,所谓剧本在手,天下我有。管他什么三观正不正呢,五官端正就行。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代孕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暮色杳杳隔山海 南风渡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
  相逢在黑夜,北风吹得凛冽。
  你的眉间细雪落在我心底,不肯散尽。
  _
  “遇见你的那一眼,我便知道自己输了。”
  安锦鲤扯着苍白的唇,眼里荡漾的不是星光,熄灭了的灯火。
  暮念轻轻揉着她的长发:“你不知道,我的苦衷。”
  漫漫长夜的蜷缩,终究薄凉。
  _
  少年鹿楚温澄,眉目冷淡,但他一笑整个世界都亮了。
  “你的眼眸,很清澈,一直一直惊鸿入梦。”
  暮色浓深,杳杳星光,终究落幕。
快穿之发糖计划系统 不爱肉肉的KK
  【主攻文,甜虐交织,受不是很受,攻却是很攻】
  “吃糖吗?超甜的那种哦~”我叫蓝恬,人如其名,我的工作也很甜,每天就是带着各位男主们在小时空里撒糖撒狗粮。
  “甜糖一号,你这次的任务是要对男主在全校进行广播表白。”
  系统的声音提示,就意味着他新的工作又要开始了。
  “甜糖一号,这次你的任务是要在你拿下影帝的颁奖典礼上让男主在全世界的观众面前公开你们的婚姻关系。”
  ……
  “甜糖一号,我们的宗旨是什么!”
  “发糖发糖发糖!”蓝恬将发糖部门的口号丝毫没有违和感的喊了出来。
  事与愿违,在一次任务失败后,蓝恬被迫重置任务,任务完成离开的方式就是为了自己的爱人而死,又或者是被爱人亲手杀死…
  他只想过第一种离开方式,从未想过第二种离开的方式会让他几近崩溃…
  时间的消逝又能否让两个相爱的人消除隔阂…
年洋可不可以不离开 跳跃思想者
  三年前,苏子遇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死在怀中无能为力。
  三年后,苏子遇看着和曾经挚爱一模一样的年洋傻了。
  年洋二十六年没谈过恋爱,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的,直到遇到苏子遇,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苏子遇以为年洋不过是自己找来的替身,所有的悸动都是因为那张脸。
  直到失去年洋的那一刻,他才知道,早已在潜移默化之间爱上了这个人。
牵上了校草红线怎么破 詔詔
  原名《随机男友》,书名改了,内容没变的啦
  无聊透顶的邱冬,脑洞大开的把自己作为奖品发起了一个最近特别火的抽奖。
  学校红娘墙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动态。
  “找对象!快来参与我发起的抽奖,奖品是一位可爱帅气的男朋友!周末开奖!”
  可是谁知道,开奖后,这个完美的抽奖系统给他抽了个男生!
  男生?邱冬,本着不能食言的想法,一百个不愿意与这位幸运的男孩子,来了一段不一样的恋爱!
  (以下内容纯属无聊)
  世界很小,转瞬间,不知道会遇见谁。
  世界很大,转瞬间,不知道谁会擦肩。
  而,最美好的莫过于,你遇见了我,我没有失去你。
  (本书全为原创,抄袭必究。)
穿书之魔尊居然是断袖 沙雕本尊
  一朝穿书,姜允苏居然成了青龙教刺客+百花谷右护卫?!
  正当他完成一个又一个刺杀任务,以为自己此生圆满时,那个天杀的系统来冒泡了:
  “新任务:阻止男主万剑穿心事件,避免魔尊出世。”
  “什么??!”姜允苏炸了。
  ----------
  秋叶:“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明明……明明之前还想刺杀我的啊。
  值得吗?就因为你是我的右护卫?
  不值得的。你亏大了。
  这还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替我挡剑。
  还挡了四剑。
  你真的亏大了。”
  ----------
  一个正经的攻受介绍:
  受:姜允苏
  逗比幽默脑回路清奇,真诚善良重情重义,也许是被原主影响,是个天生的刺客,在做任务杀人方面莫名无畏果断。
  身份:21世纪穿书人士,穿前普通青年一枚,穿后是前朱雀教刺客+孤魔谷右护卫。
  攻:秋叶
  性情多变,时而温柔时而冷漠残虐杀气重,在面对姜允苏时格外温柔。
  身份:孤魔谷谷主
  ----------
  1.动不动就灭人满门精分大魔头攻×沙雕狼灭刺客受
  2.攻受双洁
  3.三观奇秒
我把宠物养歪了肿么破 淡薄重利
  他是双头龙,是万物里的怪物,被人嫌弃欺辱,被族人抛弃于苦海,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高贵的血统却连低等畜牲都不如,被人追杀至冰雪寒岛,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时,一只血色变异天灵狐从天而降,从此,他们开始了自己的宠物生涯。
  沈天泽“哥,有人打落落的主意”
  沈天涯“呵,居然敢跟我们抢男人,走,去咬死他”
  众情敌“还真咬,你们身为龙的自觉呢,啊,救命啊,啊,有两个脑袋就了不起吗,你们这个怪物啊啊啊啊”(被某狐一拳揍飞)
  倾落提剑将某双头龙护在身后,好笑的看着众人“身为一个男人,要是连自己的宠物都护不住,那还有什么用”
  腹黑双头龙攻VS天然呆狐受
  我养的只是宠物。。。。
  简介无力,请看内容。
鬼之瞳:恐怖电台 地狱蝶
  卧室的窗户莫名打开,走廊里传来有水滴落地板的声音。
  “滴答,滴答。”
  门锁轻微颤动,房间里的玩具人偶,像是活了一样,转动着漆黑的眸子。
  地板上浮现出一道道血迹脚印,正步步逼近。
  我的眼睛能看到,是它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