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23章 他回来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3章 他回来了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08-17 09:12:49

  一开始听府里有人说内幕,高氏死前最后一句话是在叫什么贤儿,但也不重要了,人已经死了。
  祖母病逝,然而作为祖孙的程尚书还远在贤复城为黎民百姓求神降雨,圣人原本便要他完成任命后才可回府,可如今闹了这么一出状况,断然是不能换人的,否则是对雨神的不敬。
  尚书大人悲天悯人,没有赶回程府披麻戴孝,而是忍着丧亲之痛为苍生祈福求雨,终于在老夫人走后的半个月求得降雨,赢得一片好声誉。
  虽然依旧有不同的非议声,譬如说老夫人是被程尚书弄死的,再譬如说程尚书真真为不孝……但这些小非议都在听说皇帝要赐他封号“大冀福星”后收了声。
  于是葬礼由秦管家操办,就那般随随便便地过了,竟也无人敢再议论。
  程尚书前往贤复城求雨,然而不仅是贤复城那边降水,今夜的京城也落了雨。
  夜色漫漫,雨声细密嘈嘈。
  雨丝飘摇而下,雨珠顺着屋檐上的斗角不停滴落下来,落在地上,最后又沁入石缝融进土里,还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泥土清香。
  漆黑的苍穹深处突然发亮,“轰隆隆”一声惊雷,带着灿灿金光的闪电乍现天边,如同上苍狰狞的伤痕被迅速抹去,那一瞬的光亮稍纵即逝,地上被拉得极长的人影也同时消失。
  昭叶立在那朱红房门前,手心里抓着一包小小的药粉。
  自暴露女儿身以来她便没个安心,虽然这阵子陆引奕行为怪异,从未威胁过她,甚至莫名其妙……对她有些好?
  不知理由是什么,但她认为秘密却是随时都可能被泄露出去。考虑了许久,已经知道陆引奕杀不得,他能当程行谨的义子,两人却又似乎是对立关系,其中必有玄机。
  若是杀了,说不定程行谨会要她的命。并不是不敢惹他,但程府的灵气着实浓郁,她若能得到源头便可立即离开,然而程行谨离开后灵气似乎稍减,让她根本找不着源头。
  想留在程府,那陆引奕必然是杀不得了,不想受尽威胁,只能摸索出那面具的秘密,好抓住他的把柄。
  昭叶抬起手,看了看手心里那一小包迷药,无声一笑,蹑手蹑脚准备推门而入。
  “你?”
  那低沉的嗓音在身后一响,昭叶整个人一颤,嘴角的笑就僵住了。
  她极其缓慢地侧过……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快穿之黑化男主求放过 穿靴子的猫
  郁白表示死并不可怕,被花盆砸死才是可怕,被花盆砸死的郁白被人工智能系统威胁强迫进行快穿,完成任务什么的包在小爷身上,可谁能告诉他这个黑化男主是怎么回事啊?
  “真想把你囚禁在一个只有我能找到的地方,不让 别人看见你,不让别人听见你的声音,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男主大人笑得一脸温柔。
  郁白真想呵呵了,被男主大人连人带心的囚禁在身边也就算了,这一个界面过了也就算了,可下一个界面,下下个界面,每一个界面都是如此这是闹什么啊!
  郁白惊奇的发现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都是那个死变态啊!
  “无论你在哪里,都休想逃开我。”
你好我贩剑 疏清
  常情睁开眼的第一眼她恨不得拔出眼前的剑自刎,后面她发现,这把剑就是她自己,再后来她发现自己穿进了刚看完的小说里。
  而现在书里极度厌世的反派此时正是个小可怜,他一直被关的阁楼正好是封锁自己的地方。
  身为帮助纪微光成为反派的一大神器,常情每日都在努力化成人形帮他各种修炼,还时不时护住幼小的反派大佬。
  于是,青山门的人发现,废柴纪微光身边有时总跟着一个神秘女子,武功高强,长相和神仙一样,就在他们思考何方神圣的时候。
  神仙抱着不离身的剑,仪仪然上前对他们微微一笑,“你好,我贩剑。”
  众弟子:……
  而重生回来的纪微光每天都看着常情忙前忙后,那颗想毁灭世界的心被安置了。
  现在我的计划是什么!装可怜让她保护我!
  逆天神器剑灵×白切黑小可怜
相约骨科:医生我有相思病 淅夜
  [伪高冷傲娇腹黑医生×不要脸沙雕甜文作家]
  正经文案:
  徐安芮一直不相信世界上真的会有“一见钟情”,但当她遇到苏亦清那一刻,才明白——
  原来,不相信只是因为不曾遇见你。
  •
  从遇见你开始,
  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文案二:
  “苏医生,我生病了。”她站在他的面前,可怜兮兮地说道。
  “哪里?”
  她指了指心脏所在的位置。
  苏亦清眉头蹙起:“徐小姐,我这里是骨科。”
  徐安芮垮着脸:“可是我得了相思病,这病也只有你才能治。”
  本书又名《撩到个伪高冷男神医生》《苏医生,你的高冷掉了》
  •甜文甜文甜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前期女追男,女主撩,后期就等男主反撩趴哈哈哈哈!
  •第一次尝试医生文,不喜勿喷。
  •本文原创,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恶魔老板是前任 喵不成鱼
  【老板学长攻VS秘书学弟受】
  最近刑箫有一件烦心的事,重逢的前任渣男成了他新老板不说,还被他儿子给看上了。
  那个小子说什么?让我给他当后妈?我可是个男人啊!
  “那个小少爷,您是不是搞错了啊!男人跟男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寞小肖叉腰傲气道,“我说可以就可以,你跟了我爸爸,绝对吃香喝辣的,还有花不完的钱钱哦!”
  可这不是叫我卖菊吗?谁干啊!
  而且,还是那个该死的人渣,谁想跟他扯上关系?
  天天被寞小肖骚扰的刑箫脑子烦到冒烟,自己老板还没个正经的一旁调戏他,对他动手动脚。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叫什么事啊!送上门的老公?还买一送一?饶了我吧!
我男朋友甜分超标 夜江执
  今日微博热搜话题:
  #论有一个直男学霸男朋友怎么破?#
  温初言想说,没情调,没浪漫,还动不动就吐槽她!她表示日子很难过!但是她一点儿也不想换男朋友!
  “先生,我今天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先生,我想和你牵手!”
  “先生,我想被你摸摸头。”
  “先生,我想什么时候才能睡觉一翻身就能躺倒在你怀里啊?”
  乔琛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弯头看着每天都在撒娇的姑娘:“整天想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想点实际的。”
  “比如?”
  “比如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
  ·闺蜜文《你是薄荷味的风》子阶无双。
  ·闺蜜文《凉城小巷旧少年》顾景闫。
  ·喜欢麻烦尊重我,请勿一切形式的转载抄袭谢谢。
总裁有个黑莲花 花狸子
  浪皮狡诈黑莲花受VS正经冷漠禁不住诱惑攻
  京城风流人物龙门太子爷惹上了珠宝行第一大佬,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两个人,太子爷却愿意放低姿态一味追求,是一时兴起,还是另有目的?
  情敌怒砸一个亿连泡都不带冒一个的楚墨庭在楼玉麟的眼里却是一文不值,在他放出狠话要打断楚墨庭的腿并且带着情人将他无情嘲讽一番后,死乞白赖纠缠了他三个多月的楚墨庭望着不远处泛白的天际,暗自勾唇一笑,转身离去,杳无音信。
  而楼玉麟在察觉到异常后,再度去追查楚墨庭的踪迹,却一点消息也没有的时候,他开始对他感兴趣了,这个人接近自己原来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有更大的阴谋……
  乍一看以为是商业文,其实是鉴宝文的盗墓文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究真】
嫡女重生:黑莲花不渣 江时
  精明清冷小姐x温润如玉王爷。
  沈卿玦笑起来,淡淡瞧着面前格外倔强的小姑娘,端的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儿,开口。
  “二小姐可要考虑清楚了,莫家同沈王府比起来实在清贫,嫁过去可是要受委屈的。”
  苏婉落挑眉,向后退了一步,“说点废话,嫁你。”
  -
  外头都传苏家二姑娘蛇蝎心肠,亲手杀了自己的丫鬟还要威胁自家大姐,规矩学的也是不堪入目。
  只是她骨子里那清冽也只有沈王爷治得了。
  后来王爷出征,她守着个如同废墟的王府三余载,王爷回来时,她赖在他身上不肯下去。
  “我还好好儿的呢,这里也都好好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