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37章 眼神恋慕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37章 眼神恋慕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08-31 10:30:00

  “……书呈程行谨阁下,展信舒颜。自小女子得幸与程公子相遇,已是半月有余,犹记初见那时在柳岸桥的惊鸿一瞥,即惊为天人,令小女子永生难忘!经一番打听,才知程公子身居高位。小女子已瞧见那日程公子投来的恋慕眼神——”
  此信洋洋洒洒不知几百字,字里行间透露的那叫一个含情脉脉,犹见少女娇羞掩面写下这情笺,昭叶尚未念完,程行谨便打断了她:“我去过柳岸桥?”
  昭叶疑惑地抬头,却见程行谨问的是徐默。
  徐默立刻收住了险些憋不住的笑容,回忆着半个月前程行谨是否到过柳岸桥,正色道:“主子,半月前您确实经过了柳岸桥。”
  昭叶也差点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但程行谨是当真不记得有这回事。
  他在记忆中搜罗了下,勉勉强强想起半月前在柳岸桥经过时似乎掀起过一回车帘,只是扫了一眼外面的人便放下了。
  眼神恋慕?
  程行谨恹恹的神色里出现一抹讥笑,垂眼便看见小书童正在疯狂压抑着上扬的嘴角,他唇边讥笑更深,微微躬下了身,缓缓凑近了她。
  程行谨那双深邃勾人的狭长黑眸直直逼到她眼前,距离算不上呼吸可闻,却也不远。
  他打量着昭叶,她眉色不浅,眨着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眸,眼角一颗小痣犹如垂落的墨泪,分外动人。
  昭叶与他对视,但突然就怔住了。
  他的眼睫长若鸦羽,瞳孔幽暗阴郁,眼型却是极其漂亮的,他微微挑起眼皮,打破以往懒恹恹的神情,竟有几分肆意和邪佞。
  那种陌生的熟悉感,铺天盖地涌入了她的脑海。
  她绝对见过这双眼睛!
  男人头戴冪离,青铜面罩,一双幽暗阴郁的眼……她前世似乎是在某张画卷上见到过。
  电光火石间,有两个字眼在脑海里一掠而过,昭叶猛地捕捉到了那个词,喃喃自语:“魔川……”
  那男人是谁来着……她似乎只见过那张画卷一次,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难道程行谨前世也是那个世界的人?
  程行谨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也没兴致搭理,冷笑道:“眼神够恋慕吗?”
  他冷冽的声音一响,昭叶就立马清醒了,但回过神来又被这放大在眼前的俊脸吓得后退了半步,“什么?”
  程行谨已经意识到这个小……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女帝养成攻略 寂挽颜
  唐蓉蓉穿书了。
  穿成了睡前女尊小说里的炮灰作死九公主。
  真是悲惨又凄凉。
  想要改变炮灰命运,唯有成为女帝!
  “殿下,不好了!您的郎官们又在争风吃醋了!”
  漫漫女帝路,要斗得过各种找茬的甲乙丙丁,又要应付得了后宫之中天天争风吃醋的美男们。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浮云,可是,我竟对他们动心了!!!
  【第一,女主非小白,随时会黑化】
  【第二,此乃女尊文,多条感情线,狗血勿喷】
  【第三,美男云集版本,不开后宫就拍桌】
  新人求罩,求收藏。。。。。。
过度痴迷 木偶笑
  归国华侨×混血太子 不良学渣×不良学渣 双洁双学渣双初恋
  “醒掌天下权 醉卧美人膝”说的也就是璎珞高中的现任校霸阮糖的目前生活了。
  可惜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各种调皮捣蛋,各种坏事行列必定有他的小霸王阮糖,终于在有生之年棋逢敌手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要是两只老虎都是公的这可咋办?
  从幼儿园开始,创下三天内把初见的每一任老师气得头疼,一星期内和校长投诉,一个月内哭着跳槽的光荣事迹一直保持到了高中。
  直到一个更恶劣的家伙出现才开始....变本加厉。
  第一次,倒霉的校霸童鞋飞来横祸被迟到的转学生童鞋阴差阳错强吻。
  第二次,死敌对头冤家不愧路窄的同班同桌还同寝。
  第三次,一个为了妹妹一个为了兄弟,好死不死干了一架,针尖对麦芒。
  ——
  “他死了以后,我的世界黑了。”
  “后来有一个人,点亮了我的余生。”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吻定情吧。”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和他纠缠不清了。”
  “仅仅只是,过度痴迷。”
  老子生来猖狂,有本事你干掉我的倔强。——阮糖
  我是自地狱爬出来的狼,却偏偏不小心撞在你的心上。
  ——乔一欢
  情路相逢,胜者为攻。
  『Please don't go far, I'm afraid I won't find you.』
  PS :原文名《校霸拐回家》
  《溺宠》关联文,推荐签约文《溺宠之在劫难逃》,《深度沦陷》
  这里是笑笑,欢迎来撩。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他的小温暖 桃光
  沂城一高新来了个转学生,小小一只,白白嫩嫩,就是打扮的有些土气。
  厚厚的刘海差不多遮住眼睛,再配上一副大黑框眼镜,整个人看上去莫名的喜感。
  可谁想就是这土气的新同学勾走了一高大佬程暮的魂。
  新同学喜欢吃糖,大佬就随身携带着糖盒。
  新同学喜欢看书,大佬就陪着她天天往图书馆里跑。
  新同学一个人不敢回家,大佬就每天早晚接送。
  此情此景,程暮的一众小弟纷纷扼腕感叹:“那种大眼镜土气女到底有什么好?!”
  谁知新同学一朝摘下眼镜,拨开刘海露脸,竟然惊艳众人,把校花不知道甩了多少条街。
  有人问“程哥,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她这么好看?”
  程暮微微扬眉,胸腔里溢出一丝低笑“我媳妇,怎么样都好看!”
  好看到他都快合不拢腿了。
  姜暖星有过一段印象深刻的过往,她保护了自己这么多年,但没想到最后因为程暮而悉数破功!
  小白兔乖乖。
  快到我的怀里来。
  眼镜本体伪土气学霸。
  笑面阎王真痞气大佬。
  本书原名《小白兔乖又乖》
  本书又名《她可爱过头了》《程大佬的追妻日常》
  希望大家看文愉快呀!
婚中刺 婚瘾
  三年婚姻,一朝成刺。
  婆婆说自己侄女怀孕了,我做牛做马的伺候了几个月,才知道她肚子里的居然是老公的孩子。
  她也根本不是什么婆婆的侄女,而是老公青梅竹马的初恋,老公还以我们夫妻名义在外面贷款,给她买了房子,我如果离婚,就要背负巨额债务…
  我恨,我好恨…于是,以身体和灵魂为代价,我找上了那个男人,前路荆棘遍地,我不知道跟着他是天堂,还是地狱。
皇上太过分 墨月荏苒
  自己……竟然穿越了,怎么说呢,上来就是被囚禁这么……变态的事情。
  原因嘛,这位原主招惹了皇帝……
  身为一朝国师,沦落至此,还真的是不爽。
  且看他宫辰修如何翻盘吧。
  冷血腹黑帝王攻:夜胤寒
  妖孽阴柔国师受:宫辰修
万人迷穿书指南 一酒当歌
  原本能够安安分分的继续做个平平凡凡的人,不愁吃,不愁喝,更不用愁没钱花。
  奈何老天太爱林歌了,没问过同意没,就直接把他送进了本小说里,还成为了里面的万人迷???还附赠一蠢萌系统。
  林歌默:这些都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我只想当个普通人!
  大佬们争先恐后的扑过来。
  林歌:QAQ救命……
  蠢萌系统君:风太大听不见。
  ps:每一位小攻都是同一个人,本文不是np
  本文甜,无虐,主要是用来练文笔。以感情线为主,场景虚构的,当真不负责!
猪猪男友养成记 7抱抱
  一年前,韩邢风从夜店买回了一个男孩。
  圈里人都说,落到韩邢风手里,这男孩不死也得半残。
  可一年后。韩邢风搂着某只养的白白胖胖的小猪宣布:“我要结婚了。”
  众人:“……”要不要这么打脸。
  一年前,他的小猪还战战兢兢,胆小如鼠,可现在……
  “韩邢风教我念单词。”
  “不教。”
  “你敢说不?那好,今晚你不准上床睡觉,也不准碰我!”
  晾晾酱酱后,某只小猪一脸悲戚,呜呜呜……我要背单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