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51章 被他算计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51章 被他算计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09-14 18:30:00

  昭叶的笑容不仅僵在了脸上,甚至还可能产生了一丝裂缝。
  她惊讶的不是女儿身暴露,因为先前早已怀疑过程行谨只是装作不知,所以也一直和他这般演下去,可她是沈昭水的身份……
  不仅昭叶震惊,直播间的一众看官也震惊了。
  昭叶很快稳住了脸色,非常自然地挣脱了他的手,将自己的右手伸到了后背,眼睛瞪大张口就来:“大人哪,这话可不能乱说,若是被沈将军听到了指不定怪小人乱认名头把小人宰了。”
  程行谨似乎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看着她浮夸地表演,连连笑了几声,继续道:“从你入府那一刻起就知道。”
  昭叶偷偷给程行谨算了一卦,结果发现又和以往一样,一片空白。
  他不是对自己放下了防备心吗?难道只有上次?
  魔王不愧是魔王,这也太不稳定了。
  昭叶观察了一下程行谨的脸色,见他确实好像不是在诈她,便稍稍冷静了一下,重新扬起一个笑容,只是不再用谦辞,问道:“那大人想要我做什么呢?”
  虽是一个简单的问句,却算是承认了沈昭水的身份。
  程行谨却道:“你笑得真难看。”
  昭叶:“……”原来你也看出了我的牵强。
  程行谨道:“你可以在程府自由出入,想何时离开便离开,这是你上次说的条件,我答应你,但你必须回到沈家认祖归宗。”
  昭叶沉默了。
  她并不知道上次他看似随意问的一个问题会成为这样一个条件,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她回到沈家。
  难道他不知道她是天煞孤星吗?
  也不对,他可能知道“沈昭水”是天煞孤星这件事是皇帝和国师捏造的,但他确实不知道“昭叶”是天煞孤星,虽然她不了解自己的命格会不会发挥作用,但在她自己看来是很有可能会的,若是回了沈家,岂不是克死爹娘?
  但是她认祖归宗对他有什么好处?
  昭叶仔细想了想沈将军,又想起了胤王的事情,前后事情一联系,也大概明白了。
  沈将军虽然因为十几年前女儿是天煞孤星的事手下势力被削弱了,但实力尚存,手上起码还有好些兵的,这些年来胤王慢慢夺去了不少兵权,而皇帝自然也会为了平衡势力而将部分兵权转移出去,沈将军极有可能就是其中一个人选。
  原来如此,程行谨早就有反叛之心,从一开始程行谨便有利用她的意思。
  魔王不论是来到哪里,果真还是强大的。
  昭叶吐了一口气,弯唇笑了起来,眼睛里总带着几分狡黠,“当然可以,但我想三个月之后再回沈家可以吗?我不想那么快就接触到那一群只会勾心斗角的庶妹庶弟或者去和大房三房夫人争家产什么的。”
  程行谨盯着她……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被偏执大佬喜欢后 荣光非我
  人尽皆知,傅家大少爷傅霆予是个半身不遂的“残疾”,性子偏执且占有欲极强,不过那张脸却长得格外迷惑人。
  殊不知接受家族联姻后,他却变成了“宠妻虐狗双标门派首席创始人”,更号称为港城无情制醋小王子。
  从港城豪门阔少混到卑微已婚妇男,傲娇大佬他每天都在表演在线打脸,真香虽迟但到....
  傅霆予:“今天我是绝对不会牵你手的。”
  叶听:“啊,这个小哥哥他长得可真好看,好想摸摸他的小奶瞟啊。”
  男人脸一黑,一把捉住她的手,努力鼓起两腮,恶狠狠地凶她:“摸他干嘛?摸我!”
  [男主傲娇偏执狂,双马甲文,女主团宠,男强女强]
暮色杳杳隔山海 南风渡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
  相逢在黑夜,北风吹得凛冽。
  你的眉间细雪落在我心底,不肯散尽。
  _
  “遇见你的那一眼,我便知道自己输了。”
  安锦鲤扯着苍白的唇,眼里荡漾的不是星光,熄灭了的灯火。
  暮念轻轻揉着她的长发:“你不知道,我的苦衷。”
  漫漫长夜的蜷缩,终究薄凉。
  _
  少年鹿楚温澄,眉目冷淡,但他一笑整个世界都亮了。
  “你的眼眸,很清澈,一直一直惊鸿入梦。”
  暮色浓深,杳杳星光,终究落幕。
穿成炮灰反派怎么破 莫西辞
  柯阮穿书了,穿成了书里最大的反派,把男主虐到让读者研究出了千百万种把他处死的方法。
  柯阮穿过来那一刻身体都在颤抖,想到以后的悲剧人生,被男主剥皮抽筋之后还要挂在城墙暴晒,最后挫骨扬灰,他就觉得自己可以稍微补救一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补救来补救去,居然把自己给搭上去了。
  重生后的司郁寒,无论柯阮做什么,在他眼里那都是像置他于死地,所以要么死要么狠。
  之前:
  司郁寒面对柯阮的殷勤,嘴角扬起冰冷的弧度,终归是一个死人,不必浪费多余的心思。
  后来:
  “皇后今日为何没来御书房给朕送汤。”没柯阮在身侧的一整天,司郁寒浑身不舒服。
  【嗯,真香!】
  ……
  排雷:1v1一个重生一个穿书,甜宠不腻,架空王朝,与现实无关。
腹黑男友别太拽 花狸子
  腹黑忠犬年下男友&拈花惹草卧底小哥
  酒店走廊惊现变/态男,帅气卧底被拷,断头巨斧,致命机关,看王牌特工如何巧破难关。
  新型炸弹、无名女尸、凶残追杀者,一条龙服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玩这么大!我担心你受不了啊。”
  主角临危受命,顶替殉职同事,附赠叛逆狂拽吊炸天坑爹男友一只,各种祸事层出不穷。
  “来啊!互相伤害啊!”
  现实版我的野蛮男友日常。
  齐延林座右铭——送花给男人的都是恐怖分子。
  惊悚、悬疑,推理破案,都是你的菜!
  《腹黑男友别太拽》花狸子良心作品,侵权必究。
  温馨提示:本故事纯属虚构,仅供娱乐参考。
快穿之宿主疯骚不走心 空余
  身为国际刑警的安久做过的任务数不胜数,然而这一次,上一秒还在执行任务,下一秒就眼前一片漆黑,等到好不容易能够看见的时候,却只有一个白色团状物体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什么鬼!
  ————————————————————————
  团子:“宿主,男主和女主在一起了!”
  安久:“我知道。”
  团子:“宿主快上把男主抢回来!”
  安久:“……好。”
  安久:“怎么还没完成任务?”
  团子:“呃…”
  就知道你这个满脑子不正经的系统不会轻易放过我!
  注:本文1V1!【划重点!】攻不是精分!
  高冷总裁攻×炸毛刑警受(这是主要的,不包括穿越的世界里的人设。)
  闲来无事写的爽文,不喜勿喷,么么哒
快穿:系统你给我一个解释 醉染红尘
  因为一次“意外”事件,让蓝书墨跟一个系统绑定,但蓝书墨却对系统提出重生的条件不感兴趣,反而却很期待系统口中所说的扑倒男主的这类耽美任务。
  “系统,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剧情怎么又崩了那么多?!”
  “系统,你给我滚出来!”
  接下来就看蓝书墨如何玩转快穿世界
  ……
  曾在蓝书墨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男人,在世界位面感觉到熟悉的每个人,和蓝书墨都有什么关系?
  关于蓝书墨的身世迷雾重重以及他的各种秘密,他最后又会如何选择?
  本文1V1,温柔忠犬爱吃醋攻VS傲娇黏人爱撒娇受
  ……
  QQ:2582810800 微信:wy99ysys120提意见,坐等撩
  有推荐票的求推荐票,有阅币的求打赏,啥都没有的求评论。我不要面子哒🌚
牵上了校草红线怎么破 詔詔
  原名《随机男友》,书名改了,内容没变的啦
  无聊透顶的邱冬,脑洞大开的把自己作为奖品发起了一个最近特别火的抽奖。
  学校红娘墙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动态。
  “找对象!快来参与我发起的抽奖,奖品是一位可爱帅气的男朋友!周末开奖!”
  可是谁知道,开奖后,这个完美的抽奖系统给他抽了个男生!
  男生?邱冬,本着不能食言的想法,一百个不愿意与这位幸运的男孩子,来了一段不一样的恋爱!
  (以下内容纯属无聊)
  世界很小,转瞬间,不知道会遇见谁。
  世界很大,转瞬间,不知道谁会擦肩。
  而,最美好的莫过于,你遇见了我,我没有失去你。
  (本书全为原创,抄袭必究。)
皇上太过分 墨月荏苒
  自己……竟然穿越了,怎么说呢,上来就是被囚禁这么……变态的事情。
  原因嘛,这位原主招惹了皇帝……
  身为一朝国师,沦落至此,还真的是不爽。
  且看他宫辰修如何翻盘吧。
  冷血腹黑帝王攻:夜胤寒
  妖孽阴柔国师受:宫辰修
反派师尊:徒儿你做甚 慕花寂
  坐电梯遇到电梯坏掉是什么感想?
  被困在电梯里半个小时是什么感觉?
  问题是当你以为你终于能出去了的时候,你发现你穿越了又是什么鬼设定!!!
  穿越就算了,还要整天被系统逼着走反派boss线,好不容易洗白一点,下一秒又被泼黑了!
  日常还要养着三个娃子,重点是其中一个娃子还整天惦记他!
  我拿你当儿子养你却整天想着如何上我是怎么回事?
  于是,墨子言在日常总会遇到这样几种情况:
  师尊,那个魔物长的好可怕,求抱抱
  师尊,弟子晚上一个人害怕,师尊陪我一起睡吧
  师尊,听说昨天二师弟抱你胳膊了,你能不能告诉弟子他是用哪个手抱的?
  师尊,亦师叔他有那么好看吗,你为什么一直在看他?
  墨子言无奈扶额中:你师叔他是男的啊……
  帝惊鸿冷哼一声:徒儿也是男的啊,师尊为何只看他不看我?
  “我能回家吗?或者系统你把男主先弄走也行啊”墨子言崩溃的看着系统。
  系统:【检测到男主心情值下降中,请宿主留意环境变化保护自身安全】
  好吧,我错了!
  可是男主他,好像真的不正常啊!!!
  *
霸道总裁:亲亲我的小迷糊 傅亭生
  “你们听说吗?Boss大人又有新秘书了。哦,你说之前那个呀,干了一个礼拜吧,谁让我们Boss如此狂拽炫酷屌炸天,还各种龟毛层出不穷,纵然帅出天际也不能忍啊!嫌命不够长吗?!”
  “哦?还没毕业?是个实习生?会熟练使用办公软件吗?好吧,她完了。来来来,我们赌一赌,这个会待几天?历史记录最低保持者……呃……半天,我记得是流着瀑布泪走的。嗯,这个,我们拭目以待!”
  姚佳嘉看了看手里头那已经吃了一半的汉堡,回想着Boss大人塞给她早餐时那副如沐春风的笑容。
  嗯?我们认识的是一个Boss吗?
  (甜文,甜甜甜甜甜;宠文,宠宠宠宠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