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53章 徒手捏爆邪祟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53章 徒手捏爆邪祟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09-16 18:30:00

  “别动。”
  程行谨动作从容地伸了伸懒腰,将一旁的画板取了过来,举起毛笔,似乎是在画她。
  昭叶也不扭捏,站在原地保持着一个大方得体的微笑,事实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见缝插针借机修炼,四周若有似无的灵气都在朝她涌来。
  趁着现在阶级还不高,修炼可以一心二用,还是离程行谨这么近的大好机会,不能浪费了。
  程行谨像是没有看出她的异样,看他扬手落笔间自信飞扬,动作行云流水,他沾了沾墨,瞥了她一眼,稍稍一顿,又继续低头在纸上画着。画板遮住了他大半个人,昭叶也看不见画的内容。
  她以为也许还得要上很久的时间,没想到一炷香都不到,程行谨便收了笔:“过来。”
  昭叶停止修炼,乖乖走过去,在看到程行谨手中的画时,脸上的笑容瞬间滞住了。
  程行谨:“像吗?”
  她看着画纸上那乌漆嘛黑的一只王八,不想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她深吸了一口气,就差没有捂着良心,“大人画技精湛,此画着实妙啊!”
  “我也觉得。”程行谨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丝毫不感到羞愧,又抬头瞧了她一眼,“很像。”
  昭叶:“……”我换了女装你不夸我可以,但你能不能不要骂我?
  程行谨勾起唇角,待墨迹干掉就将画纸卷了起来,站起身走到书橱旁,准备将那画卷塞入书筒之中,昭叶也是在这时,看见了书橱间趴着的一只习惯吞噬文字的小邪祟。
  这么久来,她险些忘了这里不是没有邪祟,只是非常少,少得她都快以为真的不会有邪物了。
  从气息上来看,这只吞文字的小邪祟只是刚来不久,凡人虽看不见它,但它若是待在书橱里吞噬书中的文字,便会发出一阵细微的奇怪咀嚼声,即便是凡人也会发现不对劲。
  程行谨是魔王转世,魔王应该说对这些东西最为敏感的,这样一想,昭叶便没有轻举妄动。
  果然,等程行谨将画卷塞入书筒之后,斜身便瞧见了书橱上趴着那只小邪祟。
  程行谨眉峰微动,突觉一种浓厚的熟悉感扑面而来,抓着那……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代孕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红颜一怒:倾城弃妃太嚣张 林时柒
  大婚当夜,本以为喝下的是断魂散,不料…
  “王爷若是对臣妾清誉有疑,大可一封休书将成妾送回钟离府。”
  “哪有那么便宜,本王今日娶妻,连碰都没碰,世人会如何看待本王?”
  善于权谋,玩弄人心的萧王爷,竟然没有断袖之癖?
  被杖责,堕胎,刺杀,男人终究是靠不住的,最后还是要倚仗绝世神兵“红颜一怒”来虐渣!
大神成了我的工具人 鱼不知暖
  #原名《大神其实很会撩》
  ——
  顾冉从小就喜欢长得好看学习又好的人,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在那位邻家小哥哥的身后,奶声奶气地喊他小哥哥。
  可是没有人告诉她,她在游戏里抱的大腿,她甜甜地喊了几个月师傅的大神,竟然是同一个人?!
  这下她该怎么跟别人解释自己真的不是从小到大只喜欢他啊啊啊……
  她只是崇拜大神并且是个声控而已,谁知道人家不仅没有长残反而越长越帅,磁性的声音差点就勾了她的魂。
  而且曾经的白衣少年,如今怎么就成了腹黑闷骚的大灰狼,可是小白兔还是那个小白兔,依旧被大灰狼拿捏地死死的。
  —
  “你以前,不是追着说长大后要嫁给我的吗?”贺洵勾着唇角,戏谑地看着眼前满脸通红的小姑娘,心里早就荡漾开了花。
  “你!做!梦!”顾冉恨得牙痒痒,面前的男人却笑得一脸欠打。
  —
  有些人,不过就是打着师徒的名义,却行着情侣之事。
  贺洵所有的特例都给了顾冉,因为她就是他的偏爱,只此一人,钟情一生。
  #花痴声控宅女 VS 长腿电竞男神
  #顾冉和贺洵注定天生绝配.
  #电竞校园甜文,欢迎入坑,期待收藏.
天下权贵皆为我狂 苏漾尘S
  她是新时代名校学霸,商业贵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只因病魔缠身,终是离了人世。
  再次睁眼,灵魂穿越,附身在被贬为官妓的千金小姐身上。
  官妓而已,没关系,咱博学多才,即便是妓也是最受欢迎的清倌!
  一舞倾人城,一曲倾天下!
  蒂安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怡红院的当红清倌慕容婉婷!
  一女多男!女主不洁,不喜慎入。
君上,君后又死了 浅陌辞
  简介一:
  君泽殿的人都知道他们君上最近带回来了一个女子。一开始他们都以为这女子柔弱不堪,还没有灵力,完全就是个空有美貌的废物。
  可是后来,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们:这他妈能是个没用的废物?这他妈完全是个祖宗好吧!
  君泽殿的人对季弦卿最印象深刻的只有她说的两句话:
  “信不信我拿白虎砸死你?”
  “你想尝尝半夜被十只恶鬼爬床的滋味吗?”
  /
  简介二:
  重生到了自己此生最大的仇人身边后,季弦卿就时时刻刻地想要把千牧息给杀了。
  只是……这走向似乎不太对啊!
  千牧息这家伙一直撩拨我是几个意思?!
  为避免被蛊惑,季弦卿每天都默念一百遍:“我和他是仇人,我和他是仇人,我要杀他,我要杀他……”
  千牧息走过来,摸着她的头笑问:“我是你的什么人?”
  季弦卿:“……男人。”
  好的,已经被蛊惑了。
  /
  简介三:
  拥有了一个能够让自己千次不死的超神器是不是就从此天下无敌,从此制霸世界了?
  季弦卿表示:屁!那就是一个鸡肋货!自从得到了那东西她就一直在倒霉!
  自从得到了能够让自己千次不死地神器后,季弦卿的生活就变成了要么死亡,要么走向死亡这两种模式。
  媳妇儿第一次死的时候,千牧息快要疯了,他的手下都惶恐的想要寻找到季弦卿
  媳妇儿第二次死的时候,千牧息依旧淡定不了,命令手下全部去找。
  直到媳妇儿死的次数多了,千牧息也就习以为常了,他的手下看着自家君上,麻木的汇报:“君上,君后又死了。”
  千牧息:“是吗,不用找了,过几天就回来了。”
  /
  简介无能,请戳正文。
  推荐签约完结书《废柴逆天:倾城大小姐》.
穿越之拯救男配 子墨君
  高冷学霸岳墨离出车祸,在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异世,不惊不燥,心平气和,谁知脑海里响起一到突兀的声音说自己是系统,在系统瞎BB了很久后,他看见自己长相他知道自己穿越成了云翼寒霜,岳墨离当即愣住,这是他看的一部小说名叫《修仙者》,也是唯一一部,里面云翼寒霜是第一美男仙尊,但内心是个对干净东西有着变态执念的变态!也是个对魔族有着暴力倾向的人,系统告诉他保护男配,刷好感居然还特么有ooc,不能对他好,怎么刷好感?除非男配抖M。。。。。
  心机腹黑帅气徒弟攻×高冷学霸反差萌师尊受
  ●欢迎加入腐天堂,群聊号码:796979851
长歌传:谪仙世子爷 孟长颜
  前世,她做了昭梁帝君的明妃,皇后欺她辱她,庶姐害她阴她,夫君狠心赐死,她不甘受辱,撞柱而亡。
  这世,她权谋心计,狠心报复,做小伏低,蛰伏隐忍,那些前世害死她的人,都死在了她的计谋下。
  -
  谢世子明月风霁,玉树临风,天下谪仙,千万少女心之所向。
  孟姑娘温润如玉,国色天香,冰雪聪慧,千万少年心中倾慕。
  -
  她轻笑:“我不是温婉的女子,更不是善良之人 ”
  他勾唇:“无妨,只要你是你,那你就是我一辈子爱的人。”
  “一生一世相随。”
  ps:这里孟长颜,古言权谋文,欢迎入坑。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
我是反派小黑粉 何以期凉
  黑派大佬有点叼,黑粉上去吵一吵。
  无良商家无良被小系统强行绑定去黑反派大佬,看着恐怖杀人如麻的大佬,无良只想逃。
  小系统,你告诉朕,这该如何是好?黑他,朕的江山还要不要了!
  宿主,别慌,上啊,撕他,黑他,你不黑他怎么成为反派。反正你的江山任务完成就没有了。
  “大胆刁民!思想居然如此龌龊,来人啊!把他……”
  “臣本想在瞒一阵时日,陛下既然知道了,本王也不必压制自己了!”
  (小系统,看吧,我就说总有反派要杀朕!)
  “刁民,等等,你要干哈!大胆刁民,还不放下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