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第79章 这个人,迟早是他的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79章 这个人,迟早是他的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麻薯圆子发布时间:2020-09-15 21:26:07

  贺源清呆愣了许久,终是没有说话,在祁辰良的肩头趴着。
  “或许是我太心急了。”贺源清在心里默默想着。
  反正现在沈世已经搞不起什么大花浪了,况且也有林知许看着管着,谅他也不敢大摇大摆的过来抢人。
  身边这个人,迟早是他的。
  这是铁板钉钉的事。
  毫无疑问。
  就算他用那种卑鄙的手段清除了祁辰良有关沈世的记忆,还激发了他体内的优质alpha基因。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祁辰良仍然……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我靠嘴炮c位出道 卿见
  阮倾是个水军头子,真正意义上的水军,控评反黑拉踩彩虹屁样样精通。
  直到她为她爱豆打榜的时候嗝屁了,穿到了她前几天看选秀节目被她喷的体无完肤盛卿的身体里。
  #盛卿恶意拉踩某当红小花#
  #盛卿选秀黑幕#
  #盛卿巴结导师#
  阮倾:???不,你们听我解释。
  后来黑粉们发现,盛卿真的样样不行。正当他们跑去找圈里最牛逼的水军团队时,发现和他们统一战线的水军们叛变了??
  水军a:相信她叭,卿卿是最棒哒,加油呦。
  黑粉:快住嘴,你黑她花瓶矫情的微博还没删。
  水军b:她已经很努力了,你们为什么要扒着以前不放呢。
  上一条动态是十分钟前,发表内容:就算她现在改变了又怎么样,狗改不了那啥,盛卿改不了废物。
  黑粉:???打脸还是你们狠。
  /
  在又一次营销号曝出盛卿黑料反被她黑粉撕的体无完肤的时候,盛卿的粉丝后援会对他们发出了入会邀请。
  后援会:大锅!加入我们吗!
  黑粉:谢邀,只想当盛卿这个傻逼女儿的老父亲。
  我们可是职业黑粉!
  …
  后来黑粉头子的ip被某大佬当场扒出来,一直冲在最前线被众多粉圈怒骂键盘侠的那个人,竟然是圈内的顶级流量顾朝。
  顾朝v:怎么说呢,掉马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吃瓜吃到自家身上的顾朝后援会:怎么说腻,就很秃然。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快穿之自救的正确姿势 空余
  新书推荐:《宿主攻略秃了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即将要崩溃的世界,一人一系统陷入了沉默。
  斐然:“完了,我好像毁灭世界了!”
  系统:“完了,不是好像,是真的毁灭世界了,哦豁,你完蛋了!”
  斐然:“……”这破系统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系统:“和我签订契约你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哦,不考虑一下吗亲。”
  斐然:“……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吗?”
  系统咧嘴一笑:“没有哦亲~”
  斐然:“……”
  ——————————————————————
  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大佬,斐然瑟瑟发抖:“我真的不是一个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大佬淡淡道:“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来让我相信你。”
  斐然后退一步:“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大佬勾唇一笑:“没有,很对劲。”
  本文又名 #论如何在黑化的大佬手上活下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渣#
  #如何让大佬相信我不是一个渣#
  #哄好大佬的N种方式#
  食用前请注意:⒈本文1V1,HE
  ⒉快穿文
末世重生之认真爱你 南风麻宿
  在末世中想要生存,付出的艰辛和汗水只有经历过的人知晓。
  然而,易延不知道,他所拥有的食物和物资,全是那个强悍霸道的男人给的。
  那个男人很强,所以易延觉得自己‘出卖’身体所得到的东西,全都理所当然。
  直到男人为了救易延,被丧尸抓伤,被人举枪扫射,也依然将他护在怀里,用微弱的气息强调着
  “阿延,这世道乱了,别轻信任何人,好好活下去,我会一直在黄泉路上等你,不论多久都等。”
  “於寒晟,”
  “我,爱你。”
  在那之后,易延好好的活着,体验了世道险恶,明白了人心不古。孤独的走过一个又一个黑夜,
  他被队友推向丧尸堆,感受着身体被啃咬的痛楚,流下了於寒晟死后的唯一一次眼泪,
  “於寒晟,上穷碧落下黄泉,你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快穿:男主不按剧本来 殇十泪
  一朝身死,神奇的系统与异界的风光吸引景笙踏上了快穿的道路。
  然而第一个世界就出师不利,系统看着与剧情完全不符合的现实发展,怀疑他们要凉凉了。
  滴!任务完成!
  系统:是我错了。
  景笙觉得不行,剧情真的错了,而且问题还就出现在位面男主身上,男主不按剧本来怎么办?男主好像…弯了怎么办?男主……
  男主:小笙,笙笙,笙~
  “过来给我抱抱。”
  被男主宠上天的景笙:算了,错就错吧,反正任务完成了。
你好我贩剑 疏清
  常情睁开眼的第一眼她恨不得拔出眼前的剑自刎,后面她发现,这把剑就是她自己,再后来她发现自己穿进了刚看完的小说里。
  而现在书里极度厌世的反派此时正是个小可怜,他一直被关的阁楼正好是封锁自己的地方。
  身为帮助纪微光成为反派的一大神器,常情每日都在努力化成人形帮他各种修炼,还时不时护住幼小的反派大佬。
  于是,青山门的人发现,废柴纪微光身边有时总跟着一个神秘女子,武功高强,长相和神仙一样,就在他们思考何方神圣的时候。
  神仙抱着不离身的剑,仪仪然上前对他们微微一笑,“你好,我贩剑。”
  众弟子:……
  而重生回来的纪微光每天都看着常情忙前忙后,那颗想毁灭世界的心被安置了。
  现在我的计划是什么!装可怜让她保护我!
  逆天神器剑灵×白切黑小可怜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1胎2宝:总裁爹地,轻点宠 南北
  为拯救破产的家族,她被迫献身未婚夫,却不料误惹未婚夫的叔叔!
  一夜强宠,十月怀胎,她生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
  四年后,天降萌宝,她被一大两小缠上——
  “嫁给我,债务我背,资产你花,整个殷城横着走,考虑一下?”他将她抵在墙角,霸气满满。
  她回以一笑:“萌宝留下,你可以滚了。”
  “偷生我的宝宝,你必须对我负责!”男人笑容危险,将她猛圈入怀,从此一路宠妻至上,人神共愤。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江南秋雨 老鹤
  阿秋是个农家姑娘,母亲走的早,父亲靠几亩地维持生活。
  打小喜爱识字,却生在偏僻落后的村庄,她遇到江北的那天,命运齿轮开始运转。
  …………
  …………
  “你这是在做甚?”蹲在树上的江北取下嘴边吊的狗尾巴草,指着阿秋土中“艹”字:“这是啥?”
  “这是我的名字。”阿秋抬头认真的看着江北。
  “你的名字叫草啊?”江北忍不住大声笑,险些笑的站不住脚摔下树,这世间居然还有人叫这名儿,真是无奇不有。
  “你才叫草!你记住了,我叫薛阿秋!”阿秋被笑的面红耳赤,站起身大声的对树上的江北喊道。
  江北楞了一会,收住嘲笑,丢掉手中狗尾巴草,整理衣裳跳下树,拿过阿秋手中的树枝,蹲下接着后边,把薛阿秋三个字写结束。
  “这是什么…?”阿秋迷茫的看着土中,大大字薛阿秋三个字,茫然的问着江北。
  “这才是你的名字,薛阿秋。”江北回答。
  …………
  …………
  “薛阿秋,我带你走吧,我们离开这儿,去江南的小镇上教书。”
  “薛阿秋,你知道你身上的哪一点让我最入迷吗?”
  “薛阿秋,我要娶你!”
  …………
  …………
  后来江南有位盲眼画师,常在下着细雨绵绵的春风里,在江水池旁,安静作画。
  他画中女子淳朴朴素,温和灵性。
  他说……
腹黑帝少的童养媳 梁三
  第一次见面,她对他各种挑衅撩拨,最喜欢看他一脸憋屈却无可奈何的模样。
  第一次见面,他被她各种恶作剧,明明很生气,可是一见到那个咯咯笑的小丫头就只剩下深深的无奈和宠溺。
  本来他以为,他会就这样养着小丫头过一辈子,谁知道那没心没肺的丫头摇身一变,成为人见人爱的绝世美人,对他撩完就跑,还扬言要找个比他年轻比他帅的男人当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