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60章 兔子跑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60章 兔子跑了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09-21 18:30:00

  昭叶往后踉跄了两下,本来也能很快稳住,身旁突然凭空起了一阵微风,余光便触及到一片暗色衣角,一只大手从她背后将她扶稳。
  贺娴的手都已经触碰到了兔耳,没料想竟会被程行谨竟然会帮昭叶,泪水一下子酝满了眼眶。她堂堂公主身份高贵,从来没有这样三番两次来讨好一个人,可眼前的男人偏偏不领情,甚至还要将她带来的宠物送人。
  贺娴委屈地瘪着唇,抬头看着程行谨,生涩道:“行谨哥……”
  她那声哥哥还没叫完……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网恋男友很嚣张 故沉
  某情侣奶茶店。
  江锦看着对面的人,此时他竟不知用什么词汇来吐槽自己这被狗日了的心情,他明明记得自己的网恋对象应该是个一米六二会撒娇会卖萌的软妹。
  可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自称是他网恋对象,目测一八二的猛男是怎么回事?!
  ——————————
  “我喜欢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
  男主身心干净1v1
  甜文甜文甜文康康我
  书评区禁止打广告和推书,工作室和网编走开谢谢,我骂你🐴
宿主,反派黑化值爆了 萧浅歌
  宋执梳觉得,人死也要死的体面,不管你活着的时候有多牛逼,你坟被挖了还是不能让别人抠666
  所以,宋执梳出了车祸之后,就是坟都莫得
  白团子:宿主666
  无奈之下,她只好走上降低反派黑化值得不归路。但是当事人觉得小说里那些牛逼哄哄的都是骗人的,她莫得金手指,莫得小棉袄,就成天对着黑化值快爆了的反派假笑,万一哪天人家不高兴拖着光头强的枪就给你崩了呢
  喂喂喂!就是说你呢!降低你黑化值你对我动手动脚做什么?是不是脑子有病病?
  刚刚还委屈屈的反派彻底黑化,他猛地扑倒宋执梳,勾唇一笑:“阿梳,你逃不掉了。”
  妈耶装逼装过头了
妖怪大人有点凶 喵的粥
  “你可听闻从不谈感情的沈公子竟买了一个妖宠回去!”
  “那妖宠可是绝色?”
  “不,谈不上绝色,而且还是个男的。”
  ……
  明明都是坠楼重生,可苏橘白重生到了一个满是妖怪的世界里,睁开眼却落得被强行卖身,不过金主有点帅,而且全长在他的审美点上,但他却发觉这个妖怪金主有点奇怪。
  金主明明很帅,他却单身了近一千年。
  金主将他买回来,却不动他,害他每天提心吊胆。
  金主明明说好是一个没有感情妖怪,却老喜欢逗他玩。
  苏橘白开始计划离开这个冰冷冷的妖怪大人,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时竟发现金主是这个国家的最强者!!!
  他这才发现自己抱上了一条大腿,在撩他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把自己也搭进去了!突然温柔的公子太难抵挡了!
  ……
  被谎言笼罩的大陆,都因苏橘白的出现开始被打破。
  梦里的画面,总指引自己去寻找什么
  苏橘白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谁?
  寻找回忆的旅途,
  寻找身世的旅途,
  是否该继续,是否会再失去你?
  —
  他们说,我是解救这个大陆的药。
  他们说,他是罪,他是恶,他不该出现。
  他们说……
  —
  而他对我说“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地方,我们逃吧。”
  —
  他对他说
  “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未授权禁止转载。
我家师尊有点饿 糯米咸粽
  仙门师尊受戏逗影帝魔神攻,结果反被掳回魔族当......当山寨夫人?
  让六界闻风丧胆的魔神大人渡劫失败变成“小煤球”,无意之中被仙门第一仙尊无墨救下,但却发现对方正研究着......食用自己的一百种方法?
  无墨,一个顶级吃货穿越到了异世,看到什么都想炖一炖,烤一烤,导致六界谁看到他都想跑!
  无墨:“哎?前面那只寿桃精,你别跑,快到本尊碗里来!还有那只乌龟精,怎么两条腿站起来跑,嘶......吃起来定是爽口弹牙!”
  .........
  “大师兄,你发现了吗?我们的师尊变得有点奇怪,他.....他每天都很饿??”
  大师兄不悦道:“为何如此说?”
  “师尊前几日,把那魔尊放架子上当猪烤了。”
  大师兄一本正经:“那魔尊作恶多端!活该!”
  “昨日师尊还抓了妖皇的契约兽过来,说要红烧!”
  大师兄一脸疑惑:“......当真?”
  “嗯,今日师尊又捉了海鲛郡主,说是要吃生鱼片呐!”
  大师兄一脸严肃:“好,那我去给师尊磨刀!”
  众人:“???”
  :
  无墨一本正经:“逆徒,放下你的......鞭,本尊不吃这玩意儿。”
  逆徒:“师尊不是什么都吃吗?怎么就不吃弟子的?既然不吃,那帮弟子试试好不好?”
  无墨黑着脸一咬牙:“好!那本尊吃,要油炸的!”
  逆徒:“......”
  :
  魔神攻日常戏精附体,为讨好师尊,每个月都带着仙门弟子攻打自家老窝!
  爽文X3,爆笑,情有独钟,HE!
  :
  前期各种沙雕,爆笑屠宰现场,各种装逼满天飞,后期各种大型掉马,崩人设,现场!双洁,强强联手!
  :
  腹黑魔神大师兄攻 VS 一本正经吃货师尊受
  再次声明,这不是正经修仙文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想要暴君软噗噗 7抱抱
  千宠万爱小少爷阮噗噗飙车出车祸一朝穿越!
  what???
  我一个男人怎么嫁人了!!!
  还嫁给了这个杀人如麻,冷血无情,随时随地分分钟就能砍了我的臭皇帝!
  我去,逗我吗?怎么人人都要欺负我,我看上去很好欺负吗?
  阮噗噗:“通通滚开滚开,老子一个直男,谁要你们的狗皇帝!”
  褚言昱冷酷无情,“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我……我说我好爱你……”挤出一抹苦笑,双手比心,“擦浪嘿~”
  呜呜呜……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我想回家……这里有个臭男人要欺负你们的宝贝……
  ………
  “褚言昱,你放过我吧……”
  褚言昱猩红了眼,禁锢着怀中虚弱得像是下一刻就要断了生息的少年。
  “噗噗,你是我的。”
  泪落,终尽。
  后期会有部分追妻火葬场,小虐怡情,大虐才伤身。
黑化前任甩不掉 凉檀
  一朝穿越到三百年前末世爆发前几天,震惊的发现自己依附的身体居然是末世强者洛北遥的对象。
  他忍不住吐槽原主,榜上富豪抛弃了前男友,刚分手没几天就爆发末世,被甩的前男友还成了末世里最强者。
  打脸啪啪啪,这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吐槽渐渐弱了下去,被他吐槽了无数次的原身居然是他的前世??!!
  1V1,双洁。
一晌清欢乱浮年 习羊羊
  “叫我什么?”一挑眉,沈清远抱着怀里的顾年,捏着他下巴轻声的问道。
  “清远?”
  “嗯?”一眯眼,危险的看着顾年,拖长尾音道:
  “要不要我提醒提醒我的阿年?”说罢,把手放在顾年腰上,挠着他的痒。
  “哈哈哈……沈清远……哈哈……你……住手……我……怕痒。”
  “叫我什么?”看着顾年在自己身上不断的扭着身子,想挣脱开,微微勾了勾嘴角。他当然知道顾年怕痒,但是……一只手紧紧的禁锢着他,另一只手变本加利的桡着他的痒。
  “哈哈哈……清远……哥哥……不要……”听得顾年软软的叫着自己哥哥,沈清远满眼的笑意,停下手里的动作道:
  “来,阿年在叫一声来听听。”
  被桡怕了的顾年,红着脸轻声软糯的按着刚才的叫法轻轻的叫了一声:“清远哥哥……”
  “嗯,乖……这是奖励。”说罢,低头吻上顾年柔软的唇,霸道的攻城略地。
  “唔……”抗议声还没来得发出,就被埋没在沈清远的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