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62章 获得灵玉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62章 获得灵玉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09-23 18:30:00

  贺娴还在客堂上侯着,一见程行谨过来了,看都没看他身旁的昭叶一眼,急忙凑上前去,“兔儿可是寻到了?”
  程行谨没有搭理她,看了昭叶一眼。
  这下是贺娴不想看她也不得不看了。昭叶明白程行谨的意思,双手捧着那盘兔肉,道:“公主殿下,兔儿熟了。”
  “熟……熟了?”
  贺娴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昭叶捧着的那盘白花花的肉,看样子确实是兔子的形体。
  “怎么会这样……”贺娴后退了两步,没有推开昭叶……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宿主,反派黑化值爆了 萧浅歌
  宋执梳觉得,人死也要死的体面,不管你活着的时候有多牛逼,你坟被挖了还是不能让别人抠666
  所以,宋执梳出了车祸之后,就是坟都莫得
  白团子:宿主666
  无奈之下,她只好走上降低反派黑化值得不归路。但是当事人觉得小说里那些牛逼哄哄的都是骗人的,她莫得金手指,莫得小棉袄,就成天对着黑化值快爆了的反派假笑,万一哪天人家不高兴拖着光头强的枪就给你崩了呢
  喂喂喂!就是说你呢!降低你黑化值你对我动手动脚做什么?是不是脑子有病病?
  刚刚还委屈屈的反派彻底黑化,他猛地扑倒宋执梳,勾唇一笑:“阿梳,你逃不掉了。”
  妈耶装逼装过头了
过度痴迷 木偶笑
  归国华侨×混血太子 不良学渣×不良学渣 双洁双学渣双初恋
  “醒掌天下权 醉卧美人膝”说的也就是璎珞高中的现任校霸阮糖的目前生活了。
  可惜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各种调皮捣蛋,各种坏事行列必定有他的小霸王阮糖,终于在有生之年棋逢敌手了。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要是两只老虎都是公的这可咋办?
  从幼儿园开始,创下三天内把初见的每一任老师气得头疼,一星期内和校长投诉,一个月内哭着跳槽的光荣事迹一直保持到了高中。
  直到一个更恶劣的家伙出现才开始....变本加厉。
  第一次,倒霉的校霸童鞋飞来横祸被迟到的转学生童鞋阴差阳错强吻。
  第二次,死敌对头冤家不愧路窄的同班同桌还同寝。
  第三次,一个为了妹妹一个为了兄弟,好死不死干了一架,针尖对麦芒。
  ——
  “他死了以后,我的世界黑了。”
  “后来有一个人,点亮了我的余生。”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吻定情吧。”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和他纠缠不清了。”
  “仅仅只是,过度痴迷。”
  老子生来猖狂,有本事你干掉我的倔强。——阮糖
  我是自地狱爬出来的狼,却偏偏不小心撞在你的心上。
  ——乔一欢
  情路相逢,胜者为攻。
  『Please don't go far, I'm afraid I won't find you.』
  PS :原文名《校霸拐回家》
  《溺宠》关联文,推荐签约文《溺宠之在劫难逃》,《深度沦陷》
  这里是笑笑,欢迎来撩。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我男友软萌可欺 悦糖
  六中高二文科班转来一个学生,衣着邋遢,脸上也脏兮兮的,每个人都很嫌弃他,有的人甚至认为他影响班级整体形象,想要将他赶出去。
  他的便宜同桌不干了,红着小脸,握紧小拳,气势十足的说:他是我的人,你们谁也不能动!
  ——
  冬谨言:来来来!快把衣服脱掉!
  行深:不要,我这样挺好的。
  冬谨言:你不要逼我动手!(小手手蠢蠢欲动)
  行深:我....不要...
  冬谨言忍不住扑了过去,动起手来。
  行深:不要,不要!我拒绝!
  冬谨言:呸,你上次也不要,结果冻病了,你今天必须把那件比纸薄的衣服脱了,换那件羽绒服!不然休想出门。
  ——
  行深病的一塌糊涂,哭着拉着谨言的小手不放,躺着床上,控诉:我都是你的了,你为什么还要找别人,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医院里路过的人投来诡异的眼神,像是在说这么好看的男朋友,你居然这样,好渣!
  渣女谨言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哭笑不得的低下头,附在他耳边轻轻道:我可不想自己的男孩穿的那么少,出现在秀台之上,我会受不了的。
  这句话让他红了脸傻了眼。
  ——
  从校园到婚纱
  从深渊到成家
  ——
  呆萌自闭病娇少年vs大胆疯批重生少女
  ——闺蜜文《我女友武力爆表》by鹤归
快穿之大佬求饶命 曾初末
  [搞笑软萌受vs腹黑闷骚攻]
  一朝重生,让沈席生变成了全能小受受。
  系统:宿主,快!这个世界的男主正在等着你去拯救!
  沈席生:????
  系统:宿主,这个世界的Boss已经黑化,快感化并解救他!
  沈席生:????
  某身心愉悦的骚男:自己送上门了,还想逃?做梦吧!
  沈席生:啊!老公求饶命…
  QQ2312961876,网编禁加,否则举报!
想要暴君软噗噗 7抱抱
  千宠万爱小少爷阮噗噗飙车出车祸一朝穿越!
  what???
  我一个男人怎么嫁人了!!!
  还嫁给了这个杀人如麻,冷血无情,随时随地分分钟就能砍了我的臭皇帝!
  我去,逗我吗?怎么人人都要欺负我,我看上去很好欺负吗?
  阮噗噗:“通通滚开滚开,老子一个直男,谁要你们的狗皇帝!”
  褚言昱冷酷无情,“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我……我说我好爱你……”挤出一抹苦笑,双手比心,“擦浪嘿~”
  呜呜呜……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我想回家……这里有个臭男人要欺负你们的宝贝……
  ………
  “褚言昱,你放过我吧……”
  褚言昱猩红了眼,禁锢着怀中虚弱得像是下一刻就要断了生息的少年。
  “噗噗,你是我的。”
  泪落,终尽。
  后期会有部分追妻火葬场,小虐怡情,大虐才伤身。
他的小温暖 桃光
  沂城一高新来了个转学生,小小一只,白白嫩嫩,就是打扮的有些土气。
  厚厚的刘海差不多遮住眼睛,再配上一副大黑框眼镜,整个人看上去莫名的喜感。
  可谁想就是这土气的新同学勾走了一高大佬程暮的魂。
  新同学喜欢吃糖,大佬就随身携带着糖盒。
  新同学喜欢看书,大佬就陪着她天天往图书馆里跑。
  新同学一个人不敢回家,大佬就每天早晚接送。
  此情此景,程暮的一众小弟纷纷扼腕感叹:“那种大眼镜土气女到底有什么好?!”
  谁知新同学一朝摘下眼镜,拨开刘海露脸,竟然惊艳众人,把校花不知道甩了多少条街。
  有人问“程哥,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她这么好看?”
  程暮微微扬眉,胸腔里溢出一丝低笑“我媳妇,怎么样都好看!”
  好看到他都快合不拢腿了。
  姜暖星有过一段印象深刻的过往,她保护了自己这么多年,但没想到最后因为程暮而悉数破功!
  小白兔乖乖。
  快到我的怀里来。
  眼镜本体伪土气学霸。
  笑面阎王真痞气大佬。
  本书原名《小白兔乖又乖》
  本书又名《她可爱过头了》《程大佬的追妻日常》
  希望大家看文愉快呀!
对你了无分寸 熙筱妍
  傅黍生的好看,是医学界的翘楚,年纪轻轻就参与了无数的重大手术,从未失败。
  他为人高冷,与谁都保持着一种天生的距离感。
  直到有一天,傅黍在工作总结大会上发言,白净的手腕上多了一条粉红色的小皮筋。
  众人哗然。
  救命是谁摘走了傅医生这朵高岭之花!
  被高岭之花拿下的温楹表示委屈屈:“救命明明是我被摘了!!”
  _
  温楹作为当今热度最高的网文作者,雷厉风行的女强文火得出圈,哪知生活中却是个拥有幼态萌脸的软妹。
  软妹软不自知,气呼呼的发微博澄清。
  木木盈V:谁家软妹骑机车?
  下面配图是自己的粉色春风NK。
  评论区炸了锅,纷纷议论原来木盈是个酷姐。
  直到一条评论横空出世,迅速占据了楼层最上方。
  Hiraeth V:我家的。
  底下还获得了该博主的秒回。
  木木盈V:是先生家的,先生家的。
  粉丝以为自家房子塌了,点进Hiraeth主页一看,还是经过微博认证的大V用户。
  而那个人介绍上的名字,不就是温楹在微博小记中多次提到的医生先生——傅黍吗!
  粉丝:救命!我嗑的cp成真啦!
  _
  很久很久的以后,温楹在新书《我的H先生》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情人是一个无比优雅而浪漫的词汇,我只用在H先生身上。
  H先生,我一生的、忠贞不渝的情人。”
  _
  “人们把一见钟情和见色起意划上了等号,可他们不是我,怎么会明白我见到的倾城绝色。”
  ——傅黍
  _
  小甜饼、食用愉快
  _
  PS:是《狐妖》一定程度上的衍生文,背景小部分重合,时间线一致。简单和《狐妖》中的女二为同一人。
乡下千金要逆袭 陌上情花
  告示:接受不了年龄相差太大的请跑路,我不想教坏小朋友。
  简介:她是弃婴,被乡下知青父母抛弃的弃婴,那天下着大雪,未满三个月的婴儿被冷的全身通红,一直在哪里哭着哭着。
  声音越来越小,正巧遇到了一对夫妇,看着孩子可怜便抱了回家,细心呵护着她。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小小的婴儿里住着成年的灵魂。
  没错,她就是长大后的宋雪芙,她前世是被亲生父母逼着给弟弟移植心脏而死的。
  这一世,想要她给弟弟移植心脏?可以啊!拿命来换!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如果有一样的,我不会说谁抄谁的,但是被我发现有一样的,那谁就是抄袭我的。
  ヘ( ̄ω ̄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