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第86章 祁某人终于要开始追妻火葬场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86章 祁某人终于要开始追妻火葬场了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麻薯圆子发布时间:2020-09-20 17:18:20

  很熟悉的味道,却又说不上来在哪里闻到过。
  心里有个东西似乎马上就要破土而出了。
  秘书拿着电话走了进来,脸上满是凝重。
  祁辰良见状,拿过他手里的电话,放在耳边。
  “给你三个小时,一千万,放在麻城路转角。”
  “不来的话,就撕票了,懂了吗?”
  “还有,别跟军部的人扯进来。”
  祁辰良越听越觉得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是谁呢?
  他想了半天,脑子里突然闪过今天那个青年的脸……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重生之我变成女人了 喵不成鱼
  姜洺男,车祸重生之后,魂穿入了一个叫白染的女人身体里边,而且还怀孕了?
  “苍天啊!就算我风流成性,您也不要这么玩我吧!”
  最要紧的是,这个名叫白染的女人还是自己好兄弟的情人。
  “why?所以说我肚子里边的宝宝,是我兄弟的?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姜洺哭天喊地,可灵魂就是不出白染的身体。
  终于有天,兄弟把止不住,他双眼瞪如铃铛大。
  “兄弟兄弟冷静冷静,我他妈可是个男人啊!你别乱来啊卧槽。”
  卲司桀鹰目冷冽,“男人?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装什么纯情?”
  “所以说啊!我是个男人,不是你的白染啊卧槽!”
  “喂喂喂你做什么?啊啊啊救命啊!有人非礼男人了……”
  最后抗议无效,任由鱼肉。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自救的正确姿势 空余
  新书推荐:《宿主攻略秃了头》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着即将要崩溃的世界,一人一系统陷入了沉默。
  斐然:“完了,我好像毁灭世界了!”
  系统:“完了,不是好像,是真的毁灭世界了,哦豁,你完蛋了!”
  斐然:“……”这破系统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系统:“和我签订契约你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哦,不考虑一下吗亲。”
  斐然:“……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吗?”
  系统咧嘴一笑:“没有哦亲~”
  斐然:“……”
  ——————————————————————
  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大佬,斐然瑟瑟发抖:“我真的不是一个渣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啊!”
  大佬淡淡道:“没关系,你有的是时间来让我相信你。”
  斐然后退一步:“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
  大佬勾唇一笑:“没有,很对劲。”
  本文又名 #论如何在黑化的大佬手上活下来#
  #其实我不是一个渣#
  #如何让大佬相信我不是一个渣#
  #哄好大佬的N种方式#
  食用前请注意:⒈本文1V1,HE
  ⒉快穿文
快穿:男主不按剧本来 殇十泪
  一朝身死,神奇的系统与异界的风光吸引景笙踏上了快穿的道路。
  然而第一个世界就出师不利,系统看着与剧情完全不符合的现实发展,怀疑他们要凉凉了。
  滴!任务完成!
  系统:是我错了。
  景笙觉得不行,剧情真的错了,而且问题还就出现在位面男主身上,男主不按剧本来怎么办?男主好像…弯了怎么办?男主……
  男主:小笙,笙笙,笙~
  “过来给我抱抱。”
  被男主宠上天的景笙:算了,错就错吧,反正任务完成了。
本太子养的小黑蛇成精了 神女大人
  “我捡到了一条蛇。”
  “后来呢?”
  “……后来,它变成了一条龙。”
  ——不仅如此,这条龙还化身为人,把我扑倒。
  ·
  傲娇纯情人界太子受vs闷骚高冷龙族太子攻
  年下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宿主是个傲娇怪 简亦
  一朝穿越,南余被那所谓的系统兔子相中,面对空白的记忆南余选择绑定系统。
  却不想从此走上了被迫卖身的坑比道路。
  “兔子,你不是说可以,用友情,亲情攻略,可为什么我总是被压,还不能反抗。?”
  某天南余终于忍不住问出自己的心声,而兔子的回答确是:“宿主,被检测为,万年受体。”
  ………
  说好见人就杀的寨主,那此刻赖在他被窝撒娇的又是谁
  “娘子,夜深了该歇息了。”
  “我不要。”
  某寨主直接栖身而上。
  …
  谁说萌宠的弟弟好养成?
  “哥哥,你身上好香,好甜,让人好想一口把你给吃掉。”
  …
  推个新书《快穿,我家宿主是渣男》
  【本文须知,耽美文,1v1身心干净,你们想看的位面也可评论在书评,我们可以一起讨论。】
  最重要的一点,本文为原创,如有雷同,他抄我。未经许可,不可转载,谢谢配合♡
反派师尊:徒儿你做甚 慕花寂
  坐电梯遇到电梯坏掉是什么感想?
  被困在电梯里半个小时是什么感觉?
  问题是当你以为你终于能出去了的时候,你发现你穿越了又是什么鬼设定!!!
  穿越就算了,还要整天被系统逼着走反派boss线,好不容易洗白一点,下一秒又被泼黑了!
  日常还要养着三个娃子,重点是其中一个娃子还整天惦记他!
  我拿你当儿子养你却整天想着如何上我是怎么回事?
  于是,墨子言在日常总会遇到这样几种情况:
  师尊,那个魔物长的好可怕,求抱抱
  师尊,弟子晚上一个人害怕,师尊陪我一起睡吧
  师尊,听说昨天二师弟抱你胳膊了,你能不能告诉弟子他是用哪个手抱的?
  师尊,亦师叔他有那么好看吗,你为什么一直在看他?
  墨子言无奈扶额中:你师叔他是男的啊……
  帝惊鸿冷哼一声:徒儿也是男的啊,师尊为何只看他不看我?
  “我能回家吗?或者系统你把男主先弄走也行啊”墨子言崩溃的看着系统。
  系统:【检测到男主心情值下降中,请宿主留意环境变化保护自身安全】
  好吧,我错了!
  可是男主他,好像真的不正常啊!!!
  *
傻子王爷我的菜 冼谧
  冼谧是丞相府的千金,从小被丞相培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整个大楚无一不知道这位“才女”。
  却没想到,一道圣旨指婚给王爷。
  若真是一个王爷,门当户对自然是一段好姻缘。
  可是当丞相府的千金嫁给一个众人皆知的傻子的时候,这结局可想而知。
  “漂亮姐姐……”
  “阿谧……”
  冼谧不知道的是,这个傻子王爷还是一个粘人的小妖精。
  这就是命吗?
  ●背景架空
  ●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禁止转载
  作者话:
  我希望所有的爱与欢喜都是来之不易,而不是痴痴傻傻的见色起意与狗血的一见钟情。
  ——冼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