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第92章, 接受林知许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92章, 接受林知许了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麻薯圆子发布时间:2020-09-23 23:25:40

  祁辰良几乎快要站了起来,就差没拉开车门冲出去。
  沈世在后座也紧张得抓住了前排的背垫。
  虽然他之前跟贺源清没什么矛盾,也没什么交集。
  毕竟他也做过他们几个星期的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于情于理这都是该帮忙的。
  但沈世并没有觉得他现在来帮到了什么忙。
  天都已经快亮了,估摸着林知许也快回来了。
  通讯器里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还有一道冷静沉着的声音,“没关着我,你……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我就不按套路走 青柠秋橘
  党雨,一个剑走偏锋×不按套路×瞎几把乱来的法外狂徒×嘴炮王者×暴躁神经病,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任务者联盟后,被迫和劣质产品即系统狗子组队,然后开始了怼天怼地,暴力干活的任务之旅。
  一开始,狗子尽职尽责规划任务路线,面对这个训练期间第一的宿主,它做好准备和她一起大展身手,一直不停地给党雨出主意查资料给建议。
  后来,它终于自闭了。
  因为废柴狗子×暴躁宿主的日常是这样的:
  “宿主,这是你攻略对象的妈妈,她打算给你三千万让你离开她儿子。”
  党雨:我水都泼她脸上了,三千万都凉了,你现在才说?
  “宿主,这是你的攻略对象,请你用诚挚的心、真挚的爱打动他。”
  党雨:不慌,等我打他两顿就服了,我怀疑他是受虐狂。
  “宿主,你的任务是挤掉男主的青梅竹马女二,然后成功上位男主的女友位置。”
  党雨:收到,我已将女二击毙,等我待会拿枪问问男主和我在一起还是死,就能完成任务了。
  “宿主,你是一个同时和三个男人交往的渣女,现在在你床上躺着的是你的小奶狗学弟,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是你的暖男学长,而你的霸道总裁正在开车来捉奸的路上,请尽快做出应对。”
  党雨:让他们一起来我房间打麻将吧,正好一缺三。
  “宿主,你是一个为了钱抛弃了初恋男友转投金主怀抱的拜金绿茶女,现在你的初恋男友继承了亿万家产正准备勾引你撩拨你然后抛弃你搞死你,你的金主也因为怀疑你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而准备封杀你搞死你。”
  党雨:行吧,让他俩等着,我待会就搞死他们。
  “宿主,你包养的小奶狗在片场正被小白花骚扰,请马上走吃醋撒娇示弱路线,走小白花的路让小白花无路可走!”
  党雨:不怕,等我去把那个狗男人废了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只有性无能才能管好自己下半身,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宿主,冷静!不要杀人!那是你的任务目标啊!”
  “宿主,冷静!不要做出违反人物设定的事啊!”
  “宿主,冷静!你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啊!”
  党•莫得感情•雨:不能,再说打死。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女帝养成攻略 寂挽颜
  唐蓉蓉穿书了。
  穿成了睡前女尊小说里的炮灰作死九公主。
  真是悲惨又凄凉。
  想要改变炮灰命运,唯有成为女帝!
  “殿下,不好了!您的郎官们又在争风吃醋了!”
  漫漫女帝路,要斗得过各种找茬的甲乙丙丁,又要应付得了后宫之中天天争风吃醋的美男们。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浮云,可是,我竟对他们动心了!!!
  【第一,女主非小白,随时会黑化】
  【第二,此乃女尊文,多条感情线,狗血勿喷】
  【第三,美男云集版本,不开后宫就拍桌】
  新人求罩,求收藏。。。。。。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我男友软萌可欺 悦糖
  六中高二文科班转来一个学生,衣着邋遢,脸上也脏兮兮的,每个人都很嫌弃他,有的人甚至认为他影响班级整体形象,想要将他赶出去。
  他的便宜同桌不干了,红着小脸,握紧小拳,气势十足的说:他是我的人,你们谁也不能动!
  ——
  冬谨言:来来来!快把衣服脱掉!
  行深:不要,我这样挺好的。
  冬谨言:你不要逼我动手!(小手手蠢蠢欲动)
  行深:我....不要...
  冬谨言忍不住扑了过去,动起手来。
  行深:不要,不要!我拒绝!
  冬谨言:呸,你上次也不要,结果冻病了,你今天必须把那件比纸薄的衣服脱了,换那件羽绒服!不然休想出门。
  ——
  行深病的一塌糊涂,哭着拉着谨言的小手不放,躺着床上,控诉:我都是你的了,你为什么还要找别人,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医院里路过的人投来诡异的眼神,像是在说这么好看的男朋友,你居然这样,好渣!
  渣女谨言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哭笑不得的低下头,附在他耳边轻轻道:我可不想自己的男孩穿的那么少,出现在秀台之上,我会受不了的。
  这句话让他红了脸傻了眼。
  ——
  从校园到婚纱
  从深渊到成家
  ——
  呆萌自闭病娇少年vs大胆疯批重生少女
  ——闺蜜文《我女友武力爆表》by鹤归
想要暴君软噗噗 7抱抱
  千宠万爱小少爷阮噗噗飙车出车祸一朝穿越!
  what???
  我一个男人怎么嫁人了!!!
  还嫁给了这个杀人如麻,冷血无情,随时随地分分钟就能砍了我的臭皇帝!
  我去,逗我吗?怎么人人都要欺负我,我看上去很好欺负吗?
  阮噗噗:“通通滚开滚开,老子一个直男,谁要你们的狗皇帝!”
  褚言昱冷酷无情,“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我……我说我好爱你……”挤出一抹苦笑,双手比心,“擦浪嘿~”
  呜呜呜……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我想回家……这里有个臭男人要欺负你们的宝贝……
  ………
  “褚言昱,你放过我吧……”
  褚言昱猩红了眼,禁锢着怀中虚弱得像是下一刻就要断了生息的少年。
  “噗噗,你是我的。”
  泪落,终尽。
  后期会有部分追妻火葬场,小虐怡情,大虐才伤身。
温酒炖时光 眉妩
  乖戾嚣张偏执欲男主×温柔坚韧不服输女主
  /
  七年前,因母亲出国工作的缘故,十六岁的时归缓不得不暂住在温家,温熙年是商贾世家温家的独子,家世显赫,性格嚣张跋扈,碍于情面她不得不叫温熙年一句哥哥,然而……
  “哥……”
  “滚!谁他妈是你哥,和你妈一样恶心。”温熙年嗤笑,阴沉着脸看她,声音冰冷,恨不得将她立刻赶出家门。
  他恨她什么呢?时归缓低下头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妈杀了他妈。
  -
  七年后,KTV里灯光昏暗,温熙年喝得烂醉如泥,他红着眼,满身酒气,竭尽全力才敢扯住时归缓的衣角,声音从喉咙里溢出来,小得几乎听不见:“缓缓,这些年来,你有没有想过我?”
  时归缓想,怎么会不想?活到现在,他的心,是她去到地球尽头还想回来的地方。
  而他偏偏到最后关头才明白过来,十几年来,她漫长灿烂而又平庸的青春,都是他。
  青梅竹马是他,情窦初开是他,细水长流是他,菜米油盐和白首到老也是他。
成了男装大佬该咋办 凉寒
  一代女神意外陨落,再次睁眼,成了个男人?还是萧家那个蠢货小少爷?
  萧女神:“挺迷惑的这个行为。”
  人人都知道,这个萧家的小少爷啊,不仅一头红毛走天下丑到没眼看,还智商低,容易被欺负。
  谁知小少爷红毛一剪,成了男神,拥有迷妹无数。
  一不小心惹上个大佬,但小少爷一不做二不休分分钟抱紧大佬金大腿,把大佬变成为自己所用的工具人。
  等到渣男圣母婊上门挑衅,小少爷把人家撕得连亲妈都不认识。
  嘴上一本正经地喊着:“咱们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不打打杀杀的。”
  表面上看着动手动脚动嘴皮子的人回到家却跟个乖宝宝似的,除了被宠还是被宠。
  于是乎,仗着大佬的金大腿,小少爷一路开挂,搞事业,撕渣男,顺便收获个国民好老公,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只不过就是有点废体力。
家有僵尸老公 羽夜三石
  他是个孤儿,被领养之后却被献祭给封印着僵尸的坟墓,是死于僵尸口下,还是拼命生存下来?墓中人来历不小,他能否安然无恙地活下来?
  领只僵尸当老攻,这个感觉……好像还不错(*/ω\*)。
我只负责惹事不打架 绝妃善泪
  被老板辞退的楚辞被某人坑蒙拐骗带入了“不归路”,开启了一段漫长的追夫之路。
  楚辞每天必做事情,爆脑许熙,他敢调戏,他就敢打死他……
  “许熙,你跟我站住!”
  “辞哥,不就是皮碰皮肉碰肉嘛,没什么的,要是你觉得吃亏,大不了你吻回去,我不反抗。”
  许熙每天必做事情,调戏宠夫,辞哥敢打,他就敢不还手……
  “辞哥,打人别打脸啊。”
  “以后能不能别再打我的脑袋,迟早得痴呆。”
  后来楚辞不再爆脑许熙了,许熙求打,来吧,我皮痒痒了,这就是嘴欠揍?
  许熙喜欢上楚辞只需要一个背影就认定他就是那个能陪他走到老的人,我爱你,这一句我爱你说出口,我会为你守候一辈子。
  楚辞喜欢许熙却用了他一辈子,他说他不擅言辞,也不懂什么是爱,而许熙却给了他爱。
  许河喜欢上何以渡只有一秒,就能轻易不要他,而何以渡喜欢上许河也用了一秒,却死缠烂打不离开,后来他说不爱了,他离开了。
  ……
  作者口号是甜虐一起上,我既要甜甜的爱情,又要虐虐狙击枪,击中“姐妹”的小心脏,来不?互相伤害啊
  #本书原创#此文耽美,不喜勿入#中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