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什么公告?是个姐妹篇的公告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什么公告?是个姐妹篇的公告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麻薯圆子发布时间:2020-10-04 22:24:12

  嘿!大家还记得纪远故吗?
  没错,就是那个打了个酱油的大佬。
  《信息素》的姐妹篇,《你丫敢撩我》马上就要和大家见面啦
  什么时候能见面呢???快了快了,等小可爱把封面做好了就能和大家见面啦!
  在姐妹篇《你丫敢撩我》里,纪远故和omega的故事,将为大家甜甜放……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同学,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傅清
  【文案一】
  “长嫂又在悄着祭拜兄长啊……”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藏在袖下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还没等她说话,男人的广袖已经带着佛手柑的冷淡香气罩住她的头。
  男人的手隔着广袖轻轻的划过她的眼睛,鼻梁,一点点落在她紧封的领口,语气戏谑。
  “让我猜猜,长嫂这回会不会哭。”
  衣袍层层散开。
  【文案二】
  韩雨霏的任务是角色扮演,当一个三好嫂嫂。
  陆斯年醉了她送汤,陆斯年晚归她持灯在府前守候,陆斯年病了她日日探望。
  陆斯年也是个三好小叔子,她吃饭他添菜,她跌倒他扶着,她洗澡他添水…en??
  韩雨霏猛的回头???!
  “你放肆!”
  她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脸上,可他脸色丝毫没变。
  “嫂嫂生气了?”
  “你怎么!怎么!你怎敢!”
  男人仍旧像平日那样温润如玉,对她的愤怒震惊毫不在意,只是轻轻脱下外衫笼住她的头。
  “那就这样吧,看不见就不生气了。”
  【文案三】
  韩雨霏唯一的金手指就是个诗词卡牌系统,在逃离陆斯年的那天,她不知道心里求了多少路神仙,只为一张[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卡牌。
  玄不克非,氪不改命。
  闪亮亮的r卡翻过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啊日!
  来不及生气,身后已经传来了男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嫂嫂这是要去哪?”
  别问,问就是去死。
  纤弱貌美小寡嫂×斯文败类侯爷
  不瞒你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做个嫂子的,一开始就是现在男主手下随意讨点生活,每日依靠彩虹屁艰难求生。
  可惜有个作精系统,前脚拍完彩虹屁,后脚就被迫在男主面前秀操作,给亡夫上香,琢磨改嫁,在男主底线上反复踩踏。
  我不活了。
  爱咋咋地吧,累了。
  推基友文《病态绮丽》
  病娇斯文陆应淮×娇柔机智小娇娇
  文笔超级nice!
向阳不生花 墨分三色
  你知道夜色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在白天隐藏的情绪会像藤蔓一样在夜晚疯狂的冒出来。
  齐明照,我的同班同学,作为老师和同学眼里的优等生,家庭环境和睦,还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我实在很难有什么理由不去欺负他。
  我自诩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手法只有卑劣和更卑劣。
  我有趁虚而入的好方法,也有金蝉脱壳的好计策。
  我知道,我想得到的,都会得到。
每个世界我都英年早逝 无斓孜叶
  【看文须知】
  ①本文慢热,每个世界最少也要7w字,甚至可能更多,不喜勿进。
  ②本文双洁,两位男主身心干净。
  ③本文长篇,狗血小说,天雷滚滚啊哈哈哈,各种梗都可能有罒ω罒,不喜勿进。
  ————
  无意间看了一本狗血的古早虐恋情深小说的墨应斓,眼睁睁看着各种戳他萌点的男主角一路被狂虐,最让人气愤的是结局还是无脑大团圆。
  “……”
  “开什么世纪玩笑!”
  “脑子不正常吧,不对,这家伙压根就没脑子!”
  “要是我的话,一定要在姓江的渣渣‘醒悟过来’的时候果断死掉,虐不死他小爷不姓墨!”
  三观超正【我不管,歪到极致就是正】并且心灵纯洁【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的墨应斓在终于看到心心念念的奇葩结局后,得出了如此感人肺腑的结论。
  真是感天动地,于是……他被一个攻略系统绑定了,系统说让他穿越万千世界,扮演被任务目标各种虐身虐心的原主,并且完成系统发布的各种奇葩任务,攻略任务目标。
  只是系统发现,这个宿主不仅不像前几任宿主那样苦大仇深,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一两次任务后,就宁愿自毁也不肯再继续穿越了。
  这个宿主,他,反而……很兴奋……
班主任也在嗑我和死对头的cp 宿莞
  总所周知,江景一中校霸黎池和学神谢烬是死对头。
  至于原因,黎池不想说。
  但是大家都知道。
  -
  那天,黎池和谢烬在学校小树林约架,正打得难解难分之时,班主任突然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把他们逮到了教导处。
  黎池从教导处出来的时候,他的兄弟凑上去,“黎哥,情况怎么样了?”
  他脸色明显地黑了下去,脚上踢飞了一个矿泉水瓶,“草,徐晓燕那个女人有病!她说我和谢烬那个傻逼早恋!早恋!!我早恋你妈!”
  黎池声音不小,在场的女生又不少,于是江景一中贴吧里,cp楼悄悄建起。
  -
  不知是不是徐晓燕专门跟他作对,把他黎池和谢烬放在一起了!
  徐晓燕言之凿凿:“我跟你们说,高中敢在我徐晓燕眼皮底子下谈恋爱的都给我坐一起!你们分了也别想给我调开!”
  黎池:“……”
  突然被安上早恋名号的谢烬:“……”他就是个普通的学神,事情怎会如此!
  -
  “黎哥,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学神啊?”吴皓狗腿地给他递了瓶水。
  黎池接过,拧开矿泉水瓶盖,灌了一大口。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他叫谢烬,我叫黎池,水火不容呗。”
  -
  不管黎池和谢烬是不是水火不容,反正cp楼越盖越高就是了。
  别家cp粉都是拼命找糖吃,而锦鲤女孩:
  #锦鲤女孩过年了!#
  #锦鲤女孩今天又过年了!#
  #锦鲤女孩又双叒叕过年了!#
  #我家cp是真的!!#
  -
  “转发这对锦鲤cp期末考试成绩提高五十分哦~”
她眼中有星河 苏蕤
  高冷稳重纯情主治医师×外热内冷真诚实习医生
  齐韩×陈小小
  .
  有人说,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哪有几分真心?
  母胎solo二十二年的陈小小对此始终深信不疑,自到她遇见了齐韩。
  她始终记得,那天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初衫,头发略显凌乱,显出几分少年青涩之感,他戴着耳机生在她旁边,身上是清冽的薄荷味,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清冷气场,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翩翩贵公子。
  只一眼,便足以惊艳岁月。
  -
  “你是我漫漫余生中不可或缺的存在。——陈小小”
  -
  “很遗憾没能早点遇到你,但未来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会把最好的给你。——齐韩”
  注:非专业医护人员,文中所涉相关医护知识或有虚构,考据党慎入。
  本文已过签,请放心入坑。
穿成太监后一失足成了妖妃 白小拽
  跨年那天对一群人竖中指的宁良被雷劈了,被雷劈还不算,他居然穿越了,一穿就穿在了野男人床上。
  宁良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感叹Cosplay这么真实了吗?这发套还挺真!
  然而野男人是货真价实的二皇子。
  可惜宁良命运多舛,被倒手几回,竟成了新皇子的贴身太监,为二皇子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新皇子动不动就拿匕首扎人!
  别人穿越手拿剧本,金手指无数,他穿越不仅穿成太监,还他妈老被男人垂涎,这造的什么孽啊!
全饭圈都在等我们分手 南戚
  承蒙喜欢
  会尽力写出好的文字
  //
  裴妍进娱乐圈之前从来没想过要和温临琛搭戏,但是进了以后偏偏就和他一个剧组了,还是男女主。
  她很无奈。
  最后果不其然传出了绯闻,还越传越偏。
  说什么其实温临琛是她的金主
  什么她的资源都是温临琛给的
  什么她火全是温临琛搞暗箱操作
  裴妍:???我去你的
  枉她这么久以来兢兢业业小心翼翼怎么还是惹到了这尊大佛?
  在所有人都以为是裴妍倒贴的时候,一场慈善晚会,所有人眼见着温临琛当场把裴妍拉去了后台,哑着嗓子低声说了句:“还跑吗?温太太?”
  裴妍:“不了不了不跑了呜呜老公我错了……”
  因为裴妍没丢话筒而被迫听见全程的观众:???我们以为你们在谈恋爱其实你们已经领证了?!
  -
  推荐BGM《全世界挡不住你的光》by王巨星
  读者群号:778317029
  男女主青梅竹马,双向救赎文
  传说中的两个大佬对着骚的故事
  试着穿插回忆,如果不行就加番外里
  各位看书愉快
年洋可不可以不离开 跳跃思想者
  三年前,苏子遇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死在怀中无能为力。
  三年后,苏子遇看着和曾经挚爱一模一样的年洋傻了。
  年洋二十六年没谈过恋爱,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的,直到遇到苏子遇,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苏子遇以为年洋不过是自己找来的替身,所有的悸动都是因为那张脸。
  直到失去年洋的那一刻,他才知道,早已在潜移默化之间爱上了这个人。
穿书之我家反派不可爱 逢月
  死后穿入书中,意外绑定了一个脾气暴躁的度化系统,而她的任务是——度化反派拯救世界!
  听起来真是好伟(zhong)大(er),俞安看着一幕幕血腥场面,心里内牛满面。
  但似乎……她不小心将原本的反派度化过了……
  系统怒:【蠢货!他又要黑化了,还不快去度化他!】
  她问:“怎么度?”
  系统:【听我命令,上!】
  你说怎么样我就怎么样?虽是这样想,但她还是冲了上去:“不要去!”
  反派回过头来看着她,笑吟吟道:“那不如,你亲我一下?”
我不做任务好多年 八方不乱
  快穿归来以后,乔欣然带着一脑子的修炼秘籍,科学知识,华丽丽的躺在自己的狗窝里。
  :都市修仙,权势滔天。
  这个剧本我不接!
  :校园争霸,科技兴国。
  这个还是算了吧!
  快穿了十几个世界,乔欣然只想好好享受生活,苟着不好吗?
  平淡是真。
  平淡是福。
  我爱平淡。
  有一天,乔欣然家的门铃响了。
  一个男人站在她家门口。
  乔欣然啪的一声把门关上,“姐不做任务好多年,你找我啥事?”
  男人微笑:“没什么,就是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