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75章 许久未见的舅父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75章 许久未见的舅父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10-06 08:37:26

  昭叶翻身下马,牵着缰绳走过去,随手拨开迎面扫来的竹叶,脚下步子一踏,便踩入了竹叶林中。鞋底压着一片堆积得厚实的枯枝烂叶,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她四处打量了一下环境,觉得此地应该没设什么用来试探人的陷阱,才稍稍放心了些,扯着缰绳往前走。
  凉风穿过竹林,从缝隙间穿插而来带起阵阵竹叶摇晃的声音,前方也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脚步声。
  昭叶的步伐放慢了些,眼睛谨慎地盯着绿影重重的前路。不一会儿……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大佬求饶命 曾初末
  [搞笑软萌受vs腹黑闷骚攻]
  一朝重生,让沈席生变成了全能小受受。
  系统:宿主,快!这个世界的男主正在等着你去拯救!
  沈席生:????
  系统:宿主,这个世界的Boss已经黑化,快感化并解救他!
  沈席生:????
  某身心愉悦的骚男:自己送上门了,还想逃?做梦吧!
  沈席生:啊!老公求饶命…
  QQ2312961876,网编禁加,否则举报!
当扛把子遇上不良学霸 明七夏
  遇见原铮之前,秦岚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屌的人,直到他遇见了原铮。
  抽烟要抽出最屌的姿势,考试要考出最牛逼的成绩,打架要打出最牛逼的气势!
  秦岚托着下巴盯着他同桌,满脑子可爱想日。
  所以,搞男朋友也要搞最好看最帅气最牛逼的那个!
  一次分班,让众人眼中动不动掀桌子干架的某校霸跟专注于挑事儿三十年的某学霸,做了同桌!!
  刚开学就干了好几架还要死不活的做了同桌,七班同学战战兢兢的等着世界毁灭,却发现……等等!
  他们在干什么??!
  这剧本好像不对啊!
  逗比二缺自恋痴汉秦x扮猪吃虎淡定铮
  ───────
  耽美,甜宠无虐,校园,强强,苏爽
  小甜甜甜甜饼!从头甜到尾!
  1v1,有n对副cp,(存在感不强)
穿书之黑化徒弟惹不起 虾虾
  他,灼华,从小备受病魔的折磨,在二十三岁的这一天,他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想却穿越到一本修真小说里,上天给了他一副健康的身体,看着小小的南臣,灼华心想,这次,我定要好好待他。
  他,南臣,本该是天之骄子,十岁筑基,有个很疼他的师傅,却不想他师傅是个伪君子,杀了自己的父母,把自己当成他的鼎炉来培养,甚至只要看见一个公的就扑上去。自己得魔书,成为魔尊,却不想还是死在了他的剑下。再次醒来后,回到了六岁的时候,重活一世,南臣发誓,定要灼华血债血偿!
霸佬被班长弄哭了 你可知晓
  又名《那个狗贼》
  我和狗贼的爱意情浓!
  主角:祁然×莫南星
  傲娇猫系学霸×可凶可萌犬系校霸
  ~~~~~~
  来自六班八班同学的一线消息:
  号外号外,班长被校霸袭胸了!绝对真实一手消息!
  号外号外,校霸被班长弄哭了?!是报仇?还是情趣?!
  八班同学:莫南星天天来我们班偷班长,受不了!求你放过后门玻璃吧,它是无辜的!班长我们给您送过去!
  祁然:喵喵喵???咱是不是兄弟?!
  八班同学:不是!
  六班同学:八班的祁然天天勾引我们班体委!体委你是六班的!别老向着外人!
  莫南星:我家祁小然哪里是外人!他是内人(娇羞ing~)
  六班同学:(md,要不是打不过......)
  祁然:狗贼你特么放开我!我要刷题!就差一步了!
  莫南星:题哪有我好看?
  祁然:滚蛋你个丑逼!
  莫南星:呜~
  祁然:你特么别哭哇!你最好看行了吧!我不做题了好吧!
  莫南星:那你做我?
  祁然:......
  莫南星:我做你?也行!
  祁然:滚蛋!你个狗贼!
  ~~~~~~
  【青春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配角和感情线比较多,文笔不好请见谅】
  [来几个小可爱催我捕捉一下我,动态捉到我赶紧把我提溜回来码字,请务必不要留情!]
  (欢迎捉虫,‘的’‘地’‘得’这种就不用了hhhhhh)
对你了无分寸 熙筱妍
  傅黍生的好看,是医学界的翘楚,年纪轻轻就参与了无数的重大手术,从未失败。
  他为人高冷,与谁都保持着一种天生的距离感。
  直到有一天,傅黍在工作总结大会上发言,白净的手腕上多了一条粉红色的小皮筋。
  众人哗然。
  救命是谁摘走了傅医生这朵高岭之花!
  被高岭之花拿下的温楹表示委屈屈:“救命明明是我被摘了!!”
  _
  温楹作为当今热度最高的网文作者,雷厉风行的女强文火得出圈,哪知生活中却是个拥有幼态萌脸的软妹。
  软妹软不自知,气呼呼的发微博澄清。
  木木盈V:谁家软妹骑机车?
  下面配图是自己的粉色春风NK。
  评论区炸了锅,纷纷议论原来木盈是个酷姐。
  直到一条评论横空出世,迅速占据了楼层最上方。
  Hiraeth V:我家的。
  底下还获得了该博主的秒回。
  木木盈V:是先生家的,先生家的。
  粉丝以为自家房子塌了,点进Hiraeth主页一看,还是经过微博认证的大V用户。
  而那个人介绍上的名字,不就是温楹在微博小记中多次提到的医生先生——傅黍吗!
  粉丝:救命!我嗑的cp成真啦!
  _
  很久很久的以后,温楹在新书《我的H先生》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情人是一个无比优雅而浪漫的词汇,我只用在H先生身上。
  H先生,我一生的、忠贞不渝的情人。”
  _
  “人们把一见钟情和见色起意划上了等号,可他们不是我,怎么会明白我见到的倾城绝色。”
  ——傅黍
  _
  小甜饼、食用愉快
  _
  PS:是《狐妖》一定程度上的衍生文,背景小部分重合,时间线一致。简单和《狐妖》中的女二为同一人。
我跟女主抢男主 韩国明星
  泰白不是小白,对,他才不是一只小白!他可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有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面容,不仅才华横溢,学富五车,而且温柔体贴,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可是……喂喂喂!为什么我没有女朋友.!!
  还有二十五岁生日遭遇车祸什么鬼!!没进阎王殿反倒系统上身什么鬼!!让我去各大小说什么鬼!!最后任务什么……系统有种你再坑我一点!!!
  说好的让我做人生赢家呢!!!
  系统:宿主,有了一个多金多才多帅的男主你不就是人生赢家了吗?
重生后我妖颜祸世 鹤归゜
  #锦书难托思君归,笔下付尽心中情
  一入宫门深似海。
  前世的温诗颜入宫十余载,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尝尽世间冷暖,她曾飞上枝头变凤凰,也见证了家族灭亡。
  一朝重生。
  温诗颜一改往日的忍气吞声逐渐露出锋芒。
  一身傲骨无处藏。
  -
  这一世,孤卿寒再一次打动了她。
  半壁江山双手捧着献给她,只为博美人一笑。
  四皇子大婚之日。
  温美人穿着火红的嫁衣坐在床榻上,鲜红的盖头遮住了她的倾世容颜。
  “殿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上心的。”
  ……
  “我本无相思,后来见你一面春风,至此一念相思自笑痴。”
  说罢,孤卿寒深情地望着温诗颜。
  “你是我的唯一。”
  -
  桃花弥漫开十里。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张灯结彩。
  “礼成。”
  孤卿寒转过身来,唇角带笑,眉眼如初地看着眼前妖艳的女子。
  她将是他此生唯一的挚爱。
  -
  【腹黑且半直男×天权第一美人】
  本书原名《桃花弥漫开十里》
  /练手文&处女作
  文笔有待提高 不喜勿入 阅愉QAQ
臣在下:陛下别乱来! 小筱兮
  “朕看上你了!”
  某使臣一个激灵,拿着酒壶摇晃起身“陛下…臣…臣还能喝…”
  “朕再说一遍,朕看上你了,赶紧侍寝!”
家有鬼君:赔了阳寿又亏钱 雨十汐
  关键词:灵异,逗逼,人鬼恋,HE
  cp:心口不一捉鬼师x怕黑超怂软萌鬼
  ————
  远近皆知的光明医院大门口有一家花店,看病探望有果篮花束出售,死了人寿衣花圈也一并包圆。
  五弊三缺,偏偏命缺。
  某开花店的捉鬼小哥白天卖花,从人手里赚钱;晚上就抄起符咒接阴活,从阎王手里讨阳寿。
  这夜眼睁睁见一怂包被厉鬼吓得灵魂出窍,成了怂鬼。怂鬼阳寿未尽,只能跟着小哥做几个月跟班,算是见识了各种稀奇事。殊不知捉鬼小哥竟在暗地里盘算着借尸还魂。
  ————
  八万阴兵,千年毛僵,蛊虫血,怨婴泪……
  轮回难料,因果纠缠,如何从命运的洪流中抽身而出,魂情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