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直播魔王娇宠我第79章 给你的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79章 给你的

直播魔王娇宠我逢月发布时间:2020-10-10 18:30:00

  白慕冉看着昭叶扬起的灿烂笑脸,竟与记忆中沈将军的面庞有几分重合,她晃了晃神,笑道:“不必与我客气。不如你上来,我送你回城吧。”
  昭叶想了想,若是回头去知宿阁查古典?那是自寻死路,倒不如蹭个车回城。
  她刚想点头道谢,看着白慕冉那张与自己有些相似的笑脸,嘴里的话突然就硬生生吞回了喉咙里。
  白慕冉眼里都是对她的善意,就像绣冬一样,更何况眼前这位是亲生母亲。
  算了。
  她不敢。
  ……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直播魔王娇宠我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快穿之宿主他是盛世白莲 锦落寒晞
  许董事长为了磨一下自家儿子的性子,要把那位拽天拽地又作死的基佬太子爷—许墨书送来体验新开发的快穿游戏!
  复仇系统?流星系统?攻略系统??!
  滚,劳资只杀劳资想杀的人,劳资只做劳资想做的事,劳资只追劳资想追的人。
  不过这个攻略男神系统还真不错,一个个男神都帅得……合不拢腿……
  许墨书高高兴兴地撩了一个又一个美男,最后出了游戏后就被某个美男一个壁咚:“撩了我,需要负责的。”
  狐妖邻居:“我看过繁花似锦,但是它却不及你的笑;我踏过万水千山,却不如你的身边。”
  痴情鬼王:“墨书,我原来没有认清自己的心,如果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此生我定不负你。”
  博士男友:“快,书书,再叫声老攻来听听。”
  而系统蓝咪就这样看着许墨书拿下一个个攻略对象,不由得感叹。
  宿主他真是一朵盛开的盛世白莲啊!
  …………
  本书原名《快穿之颜控宿主他撩完美男之后》 又名《宿主他的金手指超多》
  本文1V1,主受,攻都是同一人。
  主角金手指超级多而且还玛丽苏。
  颜控戏精任性还情商超高的许家独子受—许墨书VS帅气有心机宠夫还挖坑给许墨书跳的CEO攻—纪初楠
  …………
  既然看到这里,就是缘分,还不点阅读点收藏,不要再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世界不止这些,但是因为作者很懒,就只打到这里了。
  建议可以有,但是请不要恶意杠本书,请不要评论五星以下的评分,评分我很看重,谢谢配合。
  书中一切都是扯淡,看看就好。
她娇软可欺 温执愿
  糖和你的区别是糖甜于口,你甜于心。糖化水入胃,你化毒入骨髓。
  ——沈折南
  文案一。
  北朔高中校霸,破天荒的开始学习了,这到底是人性的扭转,还是道德的恢复?
  姜姈知视线落在旁边刷题的学霸大佬身上,思量许久,没忍住问他。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学习呀?”
  校霸大佬刷题的动作一顿,轻笑着回答。
  “因为我未来女朋友是学霸,我得娶妻随妻,认真学习啊。”
  姜姈知闻言,明了的点了点头,神情带着几分佩服。
  “那你女朋友可真厉害。”
  大佬放下笔,往后一躺,盯着她语气意味深长道。
  “是挺厉害的。”
  不然怎么将他勾得死死的。
  文案二。
  某人死死的抱住小姑娘,将头埋在她的颈窝。
  姜姈知用力推了推,结果对方丝毫未动。
  小姑娘怒了,生气道,“你干嘛啊?放开我!”
  “不放!我都好久没看见你了,抱抱怎么了。”某人又将她抱紧几分,语气委屈。
  “才一天没见。”姜姈知无语。
  某人松开抱着她的手,俯身吻住她的唇,低声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姜姈知被他吻得迷迷糊糊,浑身发软。
  —
  此生唯一的执念是你,哪怕用命来换他也愿意。
  因为她值得。
  …
  娇软学霸姜姈知vs闷骚校霸沈折南
  北朔高中八卦部每天在线毒舌一问。
  ——今天沈校霸追到姜学霸了吗?
  /本书1v1,男女主双洁。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本文超级甜,可放心食用。
  /本书又名《沈校霸今天哄骗到娇妻了吗》《大佬他今天又在学习》《亲眼见证校霸追妻的那些日子》《全校都在磕我们cp》
锦医谋:世子爷他伪高冷 乐逍遥
  “吾名司凛琛,字长潇。”
  “真是巧了,我前世叫陌漓,今生唤陌漓潇。”
  “潇之一字,你说,我们的缘分是不是命中注定的?”
  —
  陌漓潇作为戚国的和亲公主跋山涉水的前往燕国,奈何和亲对象在他们成亲的前一天翘了辫子。
  和亲对象没了,但两国和亲的约定还是在的。
  皇帝一纸婚书,将她许给当今战王的世子爷,官居锦衣卫指挥使的司凛琛。
  他们约法三章,一年后和离。
  一年,他们棋逢对手,一场势均力敌的权力追逐游戏就此展开!两人皆是站在权势巅峰的人,谁也不肯让谁。按她的话说那就是:主导权,握在自己的手掌心儿里更让人安心!
  然,她的笑靥如花,终是直直的撞入他的心窝。
  一年后,男人将收拾好了包裹的她逼至墙角,语气霸道,“想走,窗缝都没有!”
  —
  多年后,她趴在男人胸口,手上在他胸口画着圈圈,“不是说棋逢对手,要斗上一斗的吗?现在怎么处处都肯让着我?”
  男人闻言,笑的低沉魅惑,“夫人不是说,喜欢只是棋逢对手,爱才是俯首称臣吗?”
  “话是这么说,可你也没少欺负我。”她小声嘟囔。
  “乖,所有事都可依你,独独那件事,不行。”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插入她的纤纤玉指,轻轻一带,将她搂入怀中,薄唇凑到她耳边,吐着雾圈儿,语气暧昧的不行,“我是男人。”
  —
  那年,我的灵魂越过宇宙去寻你
  脚步同前世一样的不疾不徐,一样的义无反顾
  你笑意浅浅,深情内敛:
  “潇潇,下一世,换为夫来寻你罢。”
  —
  【本文慢热,存稿多多,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快穿攻略:病娇反派请冷静 云宴九
  (双洁)(更新时间不定,因为没存稿)
  作为一个总裁,花宴最喜欢的便是钱,他梦想着有天自己成为言情小说的男主遇见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清纯女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结束了自己钢铁直男的人生。
  666:“宿主,快,反派他又黑化了。”
  花宴:“滚犊子,我不干了,这个死gay,居然想扳弯我,门都没有,劳资可是要当男主的人!就让他黑化去吧!”
  ——
  某反派:“你好可爱,为什么这么可爱,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
  某反派动手动脚:“我不信,一点都不像,我需要验证一下。”
  花宴恼了,“我都说了,我是男的!”
  某反派,“什么,我没听清,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花宴,“男的,男的,都说了几遍了!”
  某反派:“真巧,我也喜欢男的。”
  花宴懵逼,“唉唉唉??”
  #反派套路太深怎么破?钢铁直男心保不住了,求解决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快穿之大佬求饶命 曾初末
  [搞笑软萌受vs腹黑闷骚攻]
  一朝重生,让沈席生变成了全能小受受。
  系统:宿主,快!这个世界的男主正在等着你去拯救!
  沈席生:????
  系统:宿主,这个世界的Boss已经黑化,快感化并解救他!
  沈席生:????
  某身心愉悦的骚男:自己送上门了,还想逃?做梦吧!
  沈席生:啊!老公求饶命…
  QQ2312961876,网编禁加,否则举报!
夫郎如此软糯 小漫妮
  古代穿越 强势偏执攻x乖巧软糯可怜受 攻宠受 种田发家致富 细水长流文
  陈南,退休特种兵,因车祸穿越到了拥有第三性别(哥儿)的异世,成了建水村的疯哑落魄秀才,邂逅了明艳哥儿苏糯儿,那个软糯可怜的小孩,他的小孩。
  第一面,小孩救了他,他心悸了。
  第二面,小孩饿着肚子干活,他想,这孩子不乖,不好好吃饭,该罚。
  第三面,他反救了胃病发作,突然倒地的小孩,一块糕点便把小孩惹哭了,他心疼坏了,跟在小孩后面,偷偷护送他回家。
  第四面,他是偷偷跑去看小孩的,他听说小孩被欺负了,他更加怜惜小孩了。
  第五面,他和小孩幽会了,他同小孩表白了,小孩答应了,还说自己会很乖很乖,让他不要不要他。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我的乖小孩。
  ……………
  后来啊,他们天天相见,厮守一生。
  一见心悸,二见缘定,三见情深…
  这异世一场,起点是你,终点也是你,我的小孩,我陈南的小孩,我陈南的苏糯儿。
反派师尊:徒儿你做甚 慕花寂
  坐电梯遇到电梯坏掉是什么感想?
  被困在电梯里半个小时是什么感觉?
  问题是当你以为你终于能出去了的时候,你发现你穿越了又是什么鬼设定!!!
  穿越就算了,还要整天被系统逼着走反派boss线,好不容易洗白一点,下一秒又被泼黑了!
  日常还要养着三个娃子,重点是其中一个娃子还整天惦记他!
  我拿你当儿子养你却整天想着如何上我是怎么回事?
  于是,墨子言在日常总会遇到这样几种情况:
  师尊,那个魔物长的好可怕,求抱抱
  师尊,弟子晚上一个人害怕,师尊陪我一起睡吧
  师尊,听说昨天二师弟抱你胳膊了,你能不能告诉弟子他是用哪个手抱的?
  师尊,亦师叔他有那么好看吗,你为什么一直在看他?
  墨子言无奈扶额中:你师叔他是男的啊……
  帝惊鸿冷哼一声:徒儿也是男的啊,师尊为何只看他不看我?
  “我能回家吗?或者系统你把男主先弄走也行啊”墨子言崩溃的看着系统。
  系统:【检测到男主心情值下降中,请宿主留意环境变化保护自身安全】
  好吧,我错了!
  可是男主他,好像真的不正常啊!!!
  *
快穿:为什么我总拆cp 一世长情
  穆希:“你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
  季子铭:“不行。我睡了你,又怎能不对你负责任呢?”
  穆希:“哦!那你继续吧!”
  季子铭:“……”亲亲,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穆希抬眸看着那脸委屈的男人,恨不得上前
  打醒他。“拜托,大哥你是男主啊!你的女主在
  等你英雄救美呢?我一个无名路人甲你就放过我吧!
  穆穆,我执着了千年,换你一回首。如若有人敢来阻本君,我定屠他个片甲不留。你是我的,我的。
  铭,这四海八荒的景可愿陪我看?这上古天劫可愿陪我渡?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可会坚守?
  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双手一一奉上。陪你渡这劫有何不可?
  我不喜欢男人,但我喜欢你。这羁绊已解不开了。
恶魔老板是前任 喵不成鱼
  【老板学长攻VS秘书学弟受】
  最近刑箫有一件烦心的事,重逢的前任渣男成了他新老板不说,还被他儿子给看上了。
  那个小子说什么?让我给他当后妈?我可是个男人啊!
  “那个小少爷,您是不是搞错了啊!男人跟男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寞小肖叉腰傲气道,“我说可以就可以,你跟了我爸爸,绝对吃香喝辣的,还有花不完的钱钱哦!”
  可这不是叫我卖菊吗?谁干啊!
  而且,还是那个该死的人渣,谁想跟他扯上关系?
  天天被寞小肖骚扰的刑箫脑子烦到冒烟,自己老板还没个正经的一旁调戏他,对他动手动脚。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叫什么事啊!送上门的老公?还买一送一?饶了我吧!
我把宠物养歪了肿么破 淡薄重利
  他是双头龙,是万物里的怪物,被人嫌弃欺辱,被族人抛弃于苦海,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高贵的血统却连低等畜牲都不如,被人追杀至冰雪寒岛,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时,一只血色变异天灵狐从天而降,从此,他们开始了自己的宠物生涯。
  沈天泽“哥,有人打落落的主意”
  沈天涯“呵,居然敢跟我们抢男人,走,去咬死他”
  众情敌“还真咬,你们身为龙的自觉呢,啊,救命啊,啊,有两个脑袋就了不起吗,你们这个怪物啊啊啊啊”(被某狐一拳揍飞)
  倾落提剑将某双头龙护在身后,好笑的看着众人“身为一个男人,要是连自己的宠物都护不住,那还有什么用”
  腹黑双头龙攻VS天然呆狐受
  我养的只是宠物。。。。
  简介无力,请看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