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快穿之黑化boss求放过007 攻略病娇医生(6)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007 攻略病娇医生(6)

快穿之黑化boss求放过顾槐笙发布时间:2017-03-24 08:28:53

  知道了是风格的恶趣味,萧湛还是保持着弯腰的动作,没有直起身来。
  萧湛的手依旧放在风格的胸腔处。
  呐,你不累吗?风格死瞪着萧湛的乌黑发亮的发顶,心想。
  过了一会儿。
  “高中生现在很厉害啊!”萧湛直接坐在风格的床沿,似笑非笑的说道。
  “啊?”风格闻言,一脸懵逼。
  他这是啥么意思来着,他文化着实不高,实在听不懂。
  萧湛轻笑道,“怎么?我很帅?”一双狭长的眸子紧紧锁在风格那张还有些苍白的俊脸上。
  风格像是被他的笑容给迷惑了一般,点了点头。“你比我还帅。”说完之后,风格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眼里闪过一丝懊恼。
  呸,我在搞什么啊?!萧湛是个男人,男人!帅什么帅?!我才是最帅的!
  风格现在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嘴巴子,叫你被那个变态迷惑,没看过男人笑吗?我的天!
  “所以,你才撩我?”萧湛这句话成功让风格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风格突然发现,自己刚才那一出绝对是作死。
  “那个,萧医生啊!我没有啊,刚才我真的胸闷疼痛。”风格心虚的咳了一声,然后十分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我身体十分不健康,几乎没有做过什么事,只要时间长了,我身体就受不了。”
  萧湛的目光移到风格的腹部,然后伸手戳了戳。然后,露出一抹令人琢磨不透笑意。
  “喂,你干嘛呢?”风格一脸防备的瞪着萧湛,用力拍掉萧湛的手。
  看着行为过激的风格,萧湛的眸子沉了沉。
  “怎么?撩了我就不打算让我还回来?”萧湛敛下笑意,声音沉沉地,连带着他的脸色也变得沉沉的。
  风格看着这样的萧湛,心里有股不安渐渐升起。
  “你没事了,去办理出院手续吧。”声音依旧是低沉带有磁性,却没有一丝感情,反而添了几许冰冷。
  萧湛站起身,跨着大步离开了风格所处的病房。
  风格抿唇看向他离开的方向,终于松了口气。
  刚才那个模样的萧湛简直就是……怎么说呢?就是让他感觉很害怕,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死气,让人浑身战栗。
  【系统提示:叮————攻略对象萧湛对宿主的好感值为25%。宿主加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系统那个神出鬼没的电子音又在风格脑海里响起来。
  风格有些抓狂。
  没有理会系统,风格一个翻身,下床。从那边的一个专门放着他衣服的柜子里拿出一身黑色的休闲服。
  风格拿好衣服,就走进卫生间换衣服。
  而此时的萧湛坐在他的办公室,手里拿着病号资料,目光紧紧的盯在上面,似乎想把纸看穿。
  “扣扣扣————”一声敲门声响起。
  敲门的男子没等萧湛开口让他进来,自己就旁若无人,自顾自的走进来,一屁股坐在萧湛的对面,嬉皮笑脸的说道,“没想到萧大刀也会查别人资料,呐,这些都是,不用谢我。”说着,将手中的打印好的资料放到萧湛面前。
  萧湛头也不抬,目光瞥了那些资料一眼,直接开口问道,“这些就是他的全部资料?”
  “那当然,我出马还会不齐全?”男子生怕萧湛小瞧了他,说着,还拍了拍自己没有几两肉的胸膛。
  “嗯,出去吧。”萧湛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直接让他出去。
  “真是的,玩完了人家,就让人家走,哼。”男子一脸哀怨,剁了剁脚,愤愤的离开了萧湛的办公室。
  时间过的很快,二十分钟悄然而逝。
  萧湛放下手中的资料,揉了揉额头,目光眺望到了窗外。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快穿之黑化boss求放过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代孕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他是蜜糖味 冉风糖
  •我假装要走,你却真的没挽留。
  北川高中作天作地的女校霸许雨笙,看上了华语高中的伪学渣喻枫瑾。
  后来转校真心追求了一段时间,奈何那男人性格让人琢磨不透,脾气阴晴不定,最后无果放弃。
  回到北川高中后,她该玩玩,该吃吃。酒吧电玩棋牌室,台球网吧溜冰场,野的没边。
  某天,在一个清吧。
  许雨笙跟一个男生说说笑笑,正巧被喻枫瑾撞到,男生眼神从未有过的凌厉,盯着她看了十几秒,却最后化为一声冷笑。
  当天晚上,许雨笙从网吧回来后,发现小区门口一个欣长的身影。
  喻枫瑾逼近她,俯身在她耳边呵气如兰,“才几天不见,不认识了?”
  声音低沉性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薄怒和醋意。
  •人美路子野的不良少女假正经实则超能玩的少男
  •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书中的城市名地名请勿考究
烟火欲燃 顾初尘
  你是我无言以上苍的渴求。
  她以为齐燃不过是清冷的高岭之花,他温和,友善,实则冰冷,生人勿近。
  他给她的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爸妈,包括地址,包括生日,包括行为作态,他除了一个名字,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用层层巫师的黑篷布将自己裹在无边的深渊,她将自己剖开血淋淋地站在他面前。
  “我没说过承诺的话,你听好了。”
  “我若背叛你,下地狱任凭差遣。”
校霸他新上任 花狸子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学生,你是第一个!
  一朝重生,不良老大成校霸,史无前例,惊天动地,这里有全市最混乱的学校,全校最差的班级,全班最烂的学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每天都是鸡飞狗跳,当一切没有了秩序,又由谁来维系这个岌岌可危的集体。
  师生情,同学情,兄弟情,青春励志大放映。
  校霸新上任,打脸不停顿,撩最美的校花,带最拽的兄弟,交最极品的男朋友。
他的小欢喜 日川
  敷衍高冷男神X流氓女神经
  向神明悄悄祈祷,梧桐花开后他也一定要在。路的尽头是他,海的尽头是他,纵是万水千山,这个人也一定要是他。
  .
  在冬日的微风下,姜茶注视着前方的少年,眉目里有着淡淡的笑意。
  她追了上去。
  “温书行。”
  “嗯?”
  “我爱你。”
  短短三个字,想说的都在里面,足矣。
  .
  她想起以前每次腆着脸调戏温书行,温书行都红着脸,原来他早已心动,等着姜茶这条鱼儿上钩。
  推闺蜜文冰雪梅子《金牌律师英年早恋只为钱》
  我爱谢聿!!
羊入狼口,班长大人求放过 易生所至
  【心机腹黑攻VS单纯沙雕受】
  千哲言打死也不敢相信是自己亲手将自己送到了项纪寒的怀里,幻想中的大学生活被一封来自男生的告白情书打破。
  “项纪寒!我被男人盯上了。”
  “哦。”
  “你是班长,你要保护我。”
  “你说的,别后悔。”
  四年后。
  “什么!那封信是你项纪寒写的?”千哲言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防了四年的人竟然是自己亲自求到自己身边的。
  为什么当班长?
  如果是班长,那么即使我们不是恋人,我还是有借口保护你。
  为什么要变成我讨厌的人?你明知道我讨厌gay。
  知道,但你什么都不知道,包括我喜欢你,只能是你,必须是你,喜欢到心里容不下其他人。
  雨滴降落的时间是每秒十米,我该用怎样的速度,才能将你挽留。
  腹黑班长在线追妻,我爱你,没有任何目的,只是爱你,用尽所有勇敢,哪怕遍体鳞伤,也没关系。
  每天18:00准时更新哦,放心入坑。
吻安,鬼神大人 黎呦
  举头三尺有神明.
  八方听客,一方凡人,七方鬼神
  在清明节遇到诡异的纸人后,她跟随作为风水师的二叔去了博物馆,邂逅了一具千年不腐的古尸,那是一个穿着唐朝敛服的俊俏少年。
  很快千年古尸摇身一变成正常人出现在她家里。
  接二连三的诡事在她身边发生
  在超市碰到“早已死去”的收银员
  朋友变成一具吃人的腐尸
  电梯里面的红衣女鬼
  浴室里面的血色鬼婴
  公交车里只有一个活人
  她什么时候又招惹上了养鬼师那般难缠的人物?
  在城市的夜里,无数血腥,冥界动乱,百鬼出逃。
引凤栖梧:暴君是个妻管严 乐逍遥
  凤汝咿穿越了,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遇到了暗杀。
  幸好系统也跟着过来的。
  但是——
  异能清零?!
  积分清零?!
  守护兽被封印!!
  没关系,咱慢慢来,总会攒回来的。
  空间系异能一开,什么瞬移、时间静止、隔空取物、通通信手拈来!草包?呵——
  真是瞎了你的钛合金狗眼!
  ......
  坑货系统:主人,前方有人能救你!
  看着身后紧跟的一群杀手,凤汝咿欲哭无泪!朝前狂奔。
  看到面前一身玄衣的男人的那一刻,凤汝咿直接像八爪鱼一样扑了过去,“哥哥,有人追杀我!!救命啊!”
  杀手:“既然是一伙的,那么都别想跑了!”
  某女偷笑。
  只是凤汝咿没想到,这一扑,就再也甩不开了!
  后悔了有木有?
快穿系统:反派女配虐渣渣 一败涂地
  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
  冷清强大的女王陛下一时好奇绑定了女配虐渣系统,从此开始进入各种位面,攻略各路男主。
  都说自己为什么要遇上渣男,可墨潋滟的目标就是遇上渣男,玩虐他们。
  不怕你渣,就怕你不渣。
  (原创首发,杜绝盗版,谢谢合作)
暮色杳杳隔山海 南风渡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
  相逢在黑夜,北风吹得凛冽。
  你的眉间细雪落在我心底,不肯散尽。
  _
  “遇见你的那一眼,我便知道自己输了。”
  安锦鲤扯着苍白的唇,眼里荡漾的不是星光,熄灭了的灯火。
  暮念轻轻揉着她的长发:“你不知道,我的苦衷。”
  漫漫长夜的蜷缩,终究薄凉。
  _
  少年鹿楚温澄,眉目冷淡,但他一笑整个世界都亮了。
  “你的眼眸,很清澈,一直一直惊鸿入梦。”
  暮色浓深,杳杳星光,终究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