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极品少奶奶第九章 逃走的小野猫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九章 逃走的小野猫

极品少奶奶喵不成鱼发布时间:2016-08-19 02:24:45

  温暖晨光透过窗户,慢慢照射进散发着冷冽的房间里。
  黑色大床上的寒绍凛腰间盖着一张薄被,上身赤裸。
  他懒懒的半眯冷目,下意识的扫了眼身侧,可此时已经空荡荡。
  寒绍凛眉头立即不满一紧,但只是一闪而过。
  知道醒来,他肯定已经不在,不过他倒是来得快走得快,一点留恋都没有。
  坐起身,寒绍凛赤裸着身子走进浴室,不久就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挤下沐浴露的那个瞬间,一双带着雾水的勾人凤眼突然窜入他脑海。
  寒绍凛身子震了一下,快速的环了一眼浴室,总觉得耳边依稀还能听见许墨玉那诱人的声音。
  “我这是走火入魔了吧!”
  寒绍凛甩了甩头,烦躁不止的的他突然拿起一旁的浴巾围上,大步流星出浴室,拿起手机拨通手下电话。
  “许墨玉这个人,我要你二十四小时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汇报给我。”还没等那头的人开口,寒绍凛已经冷冷吩咐。
  西门愣了一下,随即道,“这听着是男人的名字吧!这家伙惹你不快了,要不我帮你解决他?”
  “如果你嫌活得太舒服了,尽管试试。”走过吧台倒了杯酒,寒绍凛话里的认真度不假思索。
  听言,正喝水的西门呛了一鼻子水,我们家教主什么情况,语气这么认真?
  “教主,那方便打听一下他什么身份吗?”西门笑嘻嘻试问。
  寒绍凛自己也愣想了下,随后才勾唇回,“你第二个主人。”还没等西门回话,说完挂断。
  西门盯着手机看了一会,仿佛压惊般的喝了一口水,然后又喝了一口。最后猛的把整瓶水一口气喝完,这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第二个主人?我真的没听错,真的假的。
  所谓的第二个主人,那不就是我们的少奶奶吗?可是男的吧!西门立马出门往“白昇”总部赶去,拨了个电话吩咐人找出许墨玉的资料。
  而此时的“黑捷”总部,许墨玉坐在办公室里跟手下们开会,待他们一一汇报完,许墨玉翻了翻手上的资料,没有接话。
  众人你看我你我看你,也没人敢打破这个现状,犽奇觉得气氛有点压抑,开口道“老大,您突然回来是不是文件寒先生已经签字了?”
  虽然觉得这么短时间内不可能,可犽奇还是询问了下,手下们也十分在意这问题的答案,都洗耳恭听
  许墨玉终于把头抬出资料,面无表情抬眼扫一眼帮里的弟兄们,随后落在一名陌生男人身上,许墨玉知道,他就是寒绍凛派过来协助的人,“白昇”的二堂主
  “老大?”见许墨玉沉默着没回话,犽奇轻唤了声,而被盯着的谢迦莫名有一股凉气冲入脚板底的感觉,礼貌的低首打招呼,许墨玉不以为然,目光淡淡带过
  “百分之五十的平等继承权”许墨玉淡淡说完,把文件甩在桌面上
  众人闻言一阵错愕,随后高兴得手舞足蹈,嘴里说着真不愧是老大,老大威武之类的话语,不是拍马屁,还是出于真心的敬佩,可是只有“白昇”的二堂主谢迦眉头紧锁,不敢置信的拿过文件翻看
  签字署名真的是教主的亲笔,这是怎么回事?教主居然真的让出一半的继承权,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吧!
  “这份文件还需要跟教主合对之后才能知道真伪”觉得事情不可能是这个发展的谢迦严谨道,笔直对上许墨玉无表情的脸
  他话一落,众人愤怒目光瞥向他,突然空气中沉淀着一抹整装待发的火药味
  许墨玉抬手平息手下们的浮躁,低头不紧不慢的点燃一根烟,凤眼突然一抬,一抹犀利瞥向谢迦,犹如一只无形的冷箭,瞬间射中他的心脏,压制着他无法动弹
  “你请便”许墨玉绅士的打了个让他随意打电话过去询问的冷清手势,余光透着抹凌厉
  谢迦呼吸急促了几分,看着许墨玉那明明面无表情,却带着魄力的脸,有种莫名的心惊胆颤
  这就是“黑捷”里地位德高望重的老大吗?本以为老爷子不在之后,这“黑捷”会群龙无首,可被教主派来这之后才发现,“黑捷”虽然人心大减,但仍被管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这男人身上那股威慑力完全不输于教主,难道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真的拿到了教主的签字,按教主那早打着呑掉“黑捷”的野心,不应该会变成这样才对啊!愈想愈不通的谢迦,最终还是拨了号码,可却不敢直接打给寒绍凛本人
  “谢迦,你这电话来得正是时候,正找你有事呢?”西门那懒懒散散的嗓音响起
  谢迦听西门这么一说,一愣“西门哥您找我有事?”仿佛怕自己听错一般,谢迦再次确认
  大伙听见西门这两个字,呼吸不由自主屏了下,西门谁,那可是寒绍凛身边的左右手,谁不认得,倒是许墨玉不疼不痒
  “你不是被教主派去接手“黑捷”了吗?那个许墨玉是个怎么样的人?”西门翘着二郎腿懒懒翻着资料寥寥无几的许墨玉,好奇问道
  什么样的人?谢迦不自觉抬头看了眼正低头处理事情的许墨玉,想到刚刚他那一瞥,有些背脊一凉
  “你小子倒是说话啊!”没见谢迦回话,西门嚷嚷道
  开小差的谢迦连忙道歉,随后道“人我是不知道,但现在他拿到了“黑捷”百分之五十的继承权,我正要问西门哥这是否属实”
  百百百分之五十的继承权?西门闻言差点没大叫出声,卧槽!无疑真的是第二主人
  “是真的,以后少,啊不,许墨玉先生要是有什么吩咐,你只管听从就好”
  谢迦一愣,可西门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说什么,领命之后挂断电话
  到底什么情况啊!虽然领命服从了,可谢迦还是搞不清楚寒绍凛在打的什么主意,总觉得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谢迦二堂主已经问完了吧!结果怎么样”许墨玉不看他,淡淡的询了句,可这却让谢迦倍感压力
  “是,西门哥让我以后好好听从许墨玉先生的安排,不得有异”谢迦话语里比刚刚多了一抹尊重,微低头回道
  听从我的安排?这是寒绍凛的意思还是西门的意思?可许墨玉似乎也不想去深究,对他来说,怎么样都无所谓,现在只管保住“黑捷”就好
  “散会吧!”许墨玉也不回答他,淡淡吩咐了句,大伙兴高采烈的散会走人,总觉得这一个月的心头大石终于落下了
  待手下陆陆续续走出去,许墨玉才松了一口气,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扶上酸疼的腰身,暗地里骂寒绍凛的不节制
  “老大你怎么了,脸色苍白得好恐怖”刚想走出去的犽奇恰巧看到许墨玉这一痛苦,担心上前
  “我没事别声张,把门关上”催促犽奇关门,犽奇呆呆的恩了声,赶紧把门关上
  犽奇,许墨玉的心腹之一,一名黑客,没有他搞不上手的信息,是“黑捷”里人人都怕的电脑高手,可却是个长着一张娃娃脸,身材清瘦的男孩子
  “老大,要不要给你叫张医生过来”见许墨玉又往腰身揉捏,犽奇说着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只不过是睡眠不足罢了,最近北区那边的夜总会事情处理好了吗?”
  “那件事一直是谢迦在跟,我们也没太过干涉,毕竟那块地盘是当初划出来给“白昇”的管理区,不过听说现在还没处理好”那块地盘可是块肥地,许多人都觊觎着,当初老大会选择划分给“白昇”想必也是想趁老爷子去世这一事拿“白昇”压那些蠢蠢欲动的贼人,可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不买账,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明叔可是个老狐狸,我们得需谨慎,卫叔那边可有什么动向”问到卫叔,许墨玉表情似乎有些担忧
  “卫叔倒是最近很安静,本以为他会趁老爷子不在补我们一刀,可到现在都没什么异常的举动”犽奇说道,可却觉得哪里不对劲,而许墨玉一听,心里的担心似乎被戳中
  (明叔,北区帮派老大之一,为人狡猾,几年前重新分划地盘的时候“黑捷”有一家夜总会被分到了北区,老爷子当年德高望重,明叔勉为其难让那家夜总会留给“黑捷”管理,可却要求要一份分红,现在老爷子一去,明叔就开始蠢蠢欲动)
  (卫叔,同明叔一样,都是北区五帮派其中的一位老大,跟老爷子有过节,是个城府深的老头)
  “把卫叔和明叔最近的动向全部都给我挖出来,一个小细节都不许漏掉”
  “是”犽奇虽然不明白许墨玉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严肃,可他知道这一定是要有大事发生,赶紧夺门而出
  北区那边一直都是明叔的心头恨,当初老爷子还在的时候他勉强妥协,但现在老爷子已经不在了,他居然能按耐得住不出手,这其中必有猫腻
  许墨玉扶额想了想,心里假设几种可能性,最后发现事情真的愈来愈不妙,一个大胆的猜想在他脑海里形成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极品少奶奶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重生之我被强宠了 喵不成鱼
  江晟从高楼坠下,以为自己已经死翘翘,可谁想知,他竟然魂穿了,而且身体的主人还怀孕了?
  卧槽!他妈跟老子开玩笑的吧!这不是个男人吗?怀孕了?
  江晟就差没有气到吐血,可让他更加想吐血的还在后头,这副身体的主人是一名财阀总裁的代孕情人,然后,什么?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脸?why?
  裴伺琰挑眉,“哦?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不闹着要自杀了?”
  手下恭敬回,“对,不仅如此,还突然大吃大喝,一点也不像那个胆小的江晓。”
  听完的裴伺琰勾起一抹肆笑,“呵~有趣,想通了要乖乖给我生儿子的意思?”
圈养游戏 喵不成鱼
  他寞少楠,人称多情公子哥,常常流连于花丛中,顾忘返。
  他沈铭睿,人称霸道型男,同寞少楠一样,都是社交好手,只要手指勾勾,女人到手。
  俩人就读同一所大学,但却从未有任何交流,突然有一天,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就形成了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怎么?不说好你做0号吗?”沈铭睿看着不满蹙眉的寞少楠,嗤笑了声。
  而寞少楠则好笑的看着沈铭睿,俊美绝伦脸上是带过一抹慵懒,“你到底试不试?不试我找别人。”说着作势就起身。
  “谁说我不试?但前提条件,我得是1号。”话落,没等寞少楠拒绝,疯狂掠夺。
  而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他们的关系断断续续的持续,可事情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红着眼,眼神冰冷,“放我走。”
  他却勾起一抹肆虐笑意,“想走,去哪?你寞少楠休想逃离我。”
  本是一场无心的游戏,却把俩人都囚入一个叫爱的陷阱中,但他们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爱意,一味的伤害对方,一味的侵占。
  最后,这场游戏的胜利者是谁?又或者,从始到终都被这场游戏束缚住的人是谁?
  请观看圈养游戏,它会为您讲述他们的故事。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精分学弟是小狼狗 殇十泪
  【病娇攻!病娇攻!病娇攻!!!】
  b大新任校草言泽木,对外高冷礼貌疏离,一副冰山雪莲别爱我,没结果的样子。
  然而祁阳却知道,学弟又奶又宠还有了小女朋友,整天找他请教,怎么哄计算机系的女朋友,空留学妹们羡慕嫉妒恨那个不知名讳的女人。
  可偶然间,祁阳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学弟不是奶狗是狼狗。
  那个所谓的女朋友并不存在,只是接近他的理由。
  一直在找的猥亵过他的变态就是小学弟。
  拍了暧昧照片威胁他的,依旧是小学弟。
  ……
  奢华的别墅里,青年脸色苍白的蜷缩在角落,黑暗让恶魔无所遁形,他身子颤抖着。
  “言泽木……一切都,都是你的计划吧。”
  言泽木:“阳阳学长不是已经肯定了吗?事实证明,我的计划是正确的不是吗?现在学长,只能依赖我,也只会相信我。”
  “学长,我想独占百分之百的你,容忍不了有任何人来抢走学长。”
  祁阳:“疯子!!你就是个变 态!”
  ----
  三初双洁
  病娇年下攻vs清冷学长受
  年龄差3岁
  攻真的有病【狗头】
快穿之宿主疯骚不走心 空余
  身为国际刑警的安久做过的任务数不胜数,然而这一次,上一秒还在执行任务,下一秒就眼前一片漆黑,等到好不容易能够看见的时候,却只有一个白色团状物体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什么鬼!
  ————————————————————————
  团子:“宿主,男主和女主在一起了!”
  安久:“我知道。”
  团子:“宿主快上把男主抢回来!”
  安久:“……好。”
  安久:“怎么还没完成任务?”
  团子:“呃…”
  就知道你这个满脑子不正经的系统不会轻易放过我!
  注:本文1V1!【划重点!】攻不是精分!
  高冷总裁攻×炸毛刑警受(这是主要的,不包括穿越的世界里的人设。)
  闲来无事写的爽文,不喜勿喷,么么哒
总裁的靡途 云浅寒
  爱情的世界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爱上一个冷漠的人,势必要承受一段不对等的爱情,淌过岁月的长河,用尽所有的温度都无法将对方融化,是等待注定的枯竭还是放手离开?
  尚宸睿,你不爱我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我爱你
重生之情深刻骨 陌上情花
  于倾嫁给景琛十年。
  十年,他的温柔只给了她。
  十年,他的霸道只给了她。
  十年,他的真心只给了她。
  可是十年来,她给他的只有冷漠。
  直到景琛累了,想要放弃,说出了离婚。
  于倾冷漠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景琛绝望落魄的离开了。
  他走后,于倾终于忍不住捂着被子哭泣了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张检查报告默默的再次流泪。
  胃癌晚期,活不过三个月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回应景琛的爱,她只有放弃让他离去。
  躺在病床上,面对死亡,于倾的心里只有遗憾: 景琛,别怪我,我也爱你,真的爱上你了。
  闭上了眼睛离开了人世。
  不曾想,还会有睁开眼睛的那一天,回到了过去,这一次,她要跟景琛好好的过日子。
穿越之王爷太撩人 空余
  二十一世纪宅男特种兵一枚,做任务的时候被兄弟背叛战死沙场,本以为就此消亡,却不想睁开眼又是一片新的世界。
  系统:【宿主可以为我取个名字。】
  简白:那就…姓秦吧,和自己一个姓感觉是在养儿子,就叫秦靳。
  系统:【……】
  萧云:简先生去哪儿?
  简白:……啊,随便逛逛。
  萧云:是吗?逛到本王寝宫来了?
  简白:……
  主攻,冷淡闷骚帝王受x强悍痞气忠犬攻,不喜勿入,谢谢合作。
  本作属于慢热型,后面的剧情更加精彩,各位客官不要错过哦。
  本作纯属精分作者原创,如果有人抄袭,我弄不死你也要烦死你,哼哼,后果自负。
念南以北 归缓
  慕念南离开的第一年,苏以北想,她的生活,大抵是废了,酗酒、赌博、打架、斗殴,人们都说,离开了念南的以北,变了,彻彻底底的变了。
  慕念南离开的第二年,苏以北依旧浑噩度日,终日与酒为伴。
  慕念南离开的第三年,苏以北突然清醒了过来,从“浪荡公子”摇身一变,成了帝都出了名的金牌摄影师。
  后来,再次相逢,昔日亲密无间的恋人,却成了众人眼中的陌生人。
  当金牌摄影师,遇上事业有成的昔日恋人。
  是破镜重圆?
  亦或是恩怨纠葛?
  ————————————
  后来,两人重归于好,
  后来,慕念南几经周折,从昔日同学那里,知晓了他走后,苏以北的所有遭遇。
  那日,他狭长的眸子微眯,唇角微扬地揶揄:“听说,我走后,你在班里打架,还喝的酩酊大醉,闹得老师都不得安宁?”
  “呵。”
  苏以北一声冷笑。
  外表云淡风轻,可心里却风起云涌。
  谁TM还没个荒废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