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浊酒慰风尘第十四章 密信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十四章 密信

浊酒慰风尘莺梭发布时间:2019-06-11 15:38:57

  出了门,白路刚想迈入另一个门槛,岂知他脚到中途,突然停滞不前。原来前方拐角处出现了一个手执长鞭的狱卒,白路侧身闪避,身手甚是敏捷。
  狱卒晃晃悠悠走了过来,手中随意地挥舞着鞭子,有时能够到天花板,有时又抽得地面啪啪直响。白路心道,若不先下手为强,即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于是见时机成熟,便一跃而起,左手持刚刚得来的长剑架于其肩膀,右手则死死地捂住了他的嘴。
  狱卒一惊,浑浊的眼中闪现出一丝亮光,口中发出呜呜呜的低声呼叫。白路料定他不敢轻举妄动,又将长剑送入了他喉间几分,在他耳边小声道:“方拓住在哪里?”
  此人眼球向左侧斜去,指尖微微一颤,身子却是一动也不敢动,白路心有余悸。不过瞬间,他的判断果真不假,那狱卒的长鞭已经悄无声息地朝着自己的手腕缠去,对方使劲一拉,白路的左手便被拽了过去。
  狱卒剑下脱身,当即伸手扼住了他的喉咙。白路不敢发声,只觉胸腹间剧烈刺痛,越来越热,犹如满镬蒸气没有出口,直要裂腹而炸,窒息身亡。白路明白,以自己现如今的左手剑法,倘若始终只守不攻,怕是这条命片刻便被夺了去,于是左手向前乱刺,只求挣扎脱身。
  他也不知向前刺了几剑,只是登时觉得咽喉脱却紧箍,俯跌下去。同时前方“扑哧”一声,有几滴黏稠的血浆溅在了他的脸上。白路跃起,却见狱卒小腹插着自己的长剑,瞪大眼睛倒在地上,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才使他死不瞑目。
  白路满脸迷茫,不敢相信是自己所为,但事实上确是自己的长剑插入了对方腹中,便也不再狐疑。
  为避人耳目,他环视左右,见蓬草堆放在一旁的角落,即刻拖着狱卒的遗体藏入了其中。
  他整理一下衣衫,但见破烂已极,深冬又实在寒冷,便将死去的狱卒外套取过来穿在身上,虽然穿了这碎骨帮山贼的衣物,心中甚觉别扭,但总胜于破了十几个口子的烂衣服。况且这样一来,也便于掩人耳目。
  白路用手草草地梳理了一下头发,手中拿起长鞭,剑别于腰际,装作押狱的样子,蹑手蹑脚地推开了另一扇门。
  这次他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注意到了狱卒死前那一个左斜的眼神,心中判断这该是方拓的房间无疑。
  屋中的床上并没有人,白路向内张望,想要瞧瞧方拓身在何处。
  没等他反应过来,只听得里屋传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像是荒原上呼啸而过的风声:“去给我找点吃的!”
  白路辨别出此人正是方拓,便走向他的跟前,虽是勉力装作神色自若,但一颗心忍不住剧烈异常地跳动,脸上也已变色。
  “你去给我找点吃的来,有酒有肉最好,否则杀只鸡也成!”
  白路凭借几年来经营客栈的经验,装出一副油腔滑调的神气,殷勤地说道:“帮主,这深更半夜的,大鱼大肉对身体不好,还是不要……”
  “你要不去,我当即宰了你,去给我烧汤水!”话音刚落,里屋里浮现出一个身影,眼中露出凶光,向白路上上下下地打量。
  白路被这目光瞧得心中发毛,慌忙中低头遮掩,生怕被看出破绽,于是连连答道:“是,是!”
  ———
  伴随着“呜呜”的声音,热水开始翻滚起来,气泡慢慢浮上水面,又一个接一个破裂。见方拓的可怖表情,白路一直远远站在他房间外,不敢靠近,此时水已烧开,这才有理由再次进入方拓的房间。
  令白路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再次进入房间中,一炷香的时间不到,方拓已然倒在床上,身体起伏,传来阵阵鼾声,时不时地口中冒出几句白路听不懂的呓语。
  白路轻手轻脚地靠近,唤道:“帮主,帮主!”
  没有人回答他。他又惊又喜,提高了嗓音又唤了几声,方拓依旧没有醒。今日孤鸿门前来拜访,耗尽了碎骨帮的精力,反倒帮了白路大忙。白路一边心中感谢上苍,一边搜索钥匙在何处。
  像刚刚一样,他翻找了窗前的柜子,几层的东西被翻找了不下三遍,他不愿放弃任何一个细节,可依旧一无所获。他甚至怀疑,碎骨帮是不是集体将所有钥匙藏在了同一个地方,而不在某一个人身上。
  正这样想着,白路的目光移到了方拓的身上,面前之人并没有苏醒的迹象,他松了口气,同时心道:“莫不是在方拓身上?”
  他向前凑了几步,从头到脚打量了方拓一遍,却惊喜地发现其腰带上别着一个不起眼的圆环,显然是圈放钥匙的地方,可令人失望的是,上面只有一个个钥匙孔,一串钥匙也没有。
  “难道有人先我一步,盗走了它?”白路不解,静静地凝视了一会儿那个圆环。
  这时,方拓突然一转身,口中喃喃道:“水烧好了吗?”
  白路忙退后几步,道:“烧好了!”
  几秒钟过去了,见没有人回答,他缓缓抬起头,发现方拓并没有醒,登时长叹一口气,似乎要将刚刚的紧张感全部融入到空气中,不留一丝在身。
  白路抬眼,只见方拓刚刚的转身,使得长裤的口袋中露出了一张米黄色纸的一角。他伸出两指,小心翼翼地将它扯了出来。
  这张纸叠得方方正正,不过放在口袋中,给压出了几道痕迹。白路将其展开,发觉这是一封书信。
  他口中念念有词道:“碎骨帮众宾:昨得手书,反复读之。后与弟子商议,愿与碎骨联合。上下一心,共伐清玄。热挚之情,溢于言表。”
  署名是孤鸿。
  白路错愕,他猜得不错,果真是孤鸿与山贼联合了,只可惜害了清玄,亦害了百姓。
  正思虑间,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之后是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大哥!”门外之人叫道。
  白路明白来者是任昀,见方拓身子微动,即刻便要醒来,四下张望之时,便顺着敞开的窗子逃了出去。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浊酒慰风尘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凡尘道诀 大文刀
  渺小中的伟大,平凡中的不凡。鸿天大陆的蝼蚁灵魂穿越至地球,体味酸甜,获得挚爱。为了寻找爱人,他重回险境,经历生死。为了保全一界,他大公无私,杀戮无数。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天要诛我,我便屠天。
食指才是大佬你说气不气 域达
  老书《我死不了你说气不气》正在火热连载中,独家新颖爆笑玄幻,莫要错过!
  白水穿越了,但他彻底裂开了!
  别人穿越各种无敌金手指,各种机缘,各种撩妹秀操作……
  而白水的金手指竟然是自己右手的装逼食指!
  一根会说话,会装逼,看起来一无是处的食指!
  而自己的体质更是传说中的天残废体,这种体质能觉醒道心就是烧高香了。
  就在白水绝望的时候,这根奇异的食指展露出了神奇的能力。
  于是,白水开始牛逼大了……
  “什么?灵石不够了?别慌,看我用手指点石成灵石,一百万块够不够?”
  “还差一株千年灵草?等等,随便给我来颗杂草,我把它点成灵草,一万年级别的可以不?”
  “哦哟?你是背刀宗第一强者?等等,我点化一下大黑,好了,你能打赢我的狗再说!”
  最后,白水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指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大佬!
  玄幻新颖爽文,别具风格,莫要错过!
木子的北宋生活 凡秀
  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神出鬼没 渡我不渡她
  “作为百年来第一个从炎黄大陆渡劫成仙的天才,我能请问一下,您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我以前是抓鬼的。”
  “后来呢?”
  “后来跑偏,成了修真者。”
  “那您成功了吗?”
  “看我这幅嚣张跋扈的样子,你说呢?”
  “……”
  “最后一个问题,那您掌控数个异界大陆,从管理上来说,累不累?”
  “干我屁事啊!”
史上最强记名弟子 白色巧克力
  我真的只是一名“废柴”记名弟子,但是你们最好别惹我,否则头给你们锤歪
渡灵纪 空巷来风
  蜉蝣朝生暮死,蟪蛄不知春秋,人生百年将尽,树存千世亦朽。
  生灵不甘欲于天争命!
  修灵气,褪凡胎,自成世界,万物朝拜,翻手之间犹如天神!
  踏破仙途,回首间却发现,自己竟然也是朝拜之人……
  走大道尽头却觉自身难渡,万物之灵皆掌命魂,渡吾自身,成就无上圣灵!
美女的超级保镖 问鼎
  狼牙特种队队长回归都市,保护妹妹,邂逅冰山女神,斗日本天才,灭黑暗势力,建造商业帝国,谱写一曲轰轰烈烈的都市大风歌!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海贼王之郁金香家族 【龙葵】
  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
  弃族的王位上,只有王与王拥抱着取暖!
  我们是支配大海的黑暗,地下世界的王族!
  上天创造出生命,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到底可以残酷到什么地步!
  在强者面前,任何的挑战,都是越级的放肆!
  郁金香家族全员参上!
  。
都市丹尊奶爸 是任非人
  一代丹尊重回都市,本以为可以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田园生活,却总有些人不懂事,没事就想来露个脸。
  狼人,吸血鬼 ,教皇,天使,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这时,因为某人,这天下局式也在悄悄改变,他抬手灭星辰,随手灭岛国,核武都解决不了的怪物,吓得各国纷纷求和。
  正在欧美那些家伙还在担惊受怕的同时,我们的始作俑者却过上了在家奶孩子的悠闲生活。
我的美女总裁 小手冰凉
  如果你拥有一个可以玩转一切的“骰子”,你准备摇出什么点数?如果你拥有一座私人岛屿,你准备在上面干点什么?如果你拥有逆天财富和绝顶人脉,你是否会选择平庸?拥有这一切的萧逸,为集齐“琅嬛古玉”开启宿命封印,一脚踏入都市,不曾想却成了各大家族所争抢的“天选之子”。当“骨灵骰子”解开全部封印,是否能窥得天道,看清前世今生?“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这唯一的变数,便掌握在人的手中……
  版权提供方: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