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黑化前任甩不掉第5章 苏木怎么了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5章 苏木怎么了

黑化前任甩不掉凉檀发布时间:2019-06-12 13:45:06

  苏晚梅清醒过来,听到窗外声声惨叫,脸色有些难看,她哆嗦着唇瓣望向苏木。
  苏木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看向窗外。
  他会保护苏晚梅周全,但他也不会让对方被他养的手无缚鸡之力,他希望她也能拥有自保的能力。
  苏晚梅看着苏木冷漠的侧脸,实在看不出对方到底是不是吓傻了,于是踏着艰难的步子缓缓走向窗边。
  她开口想跟苏木说什么,眼睛却率先瞥见了窗外的景象,还没来得及出口的话语停在喉间戛然而止,噎得她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无边的恐惧瞬间溢满了五脏六腑。
  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给人颓废阴沉的感觉,没有一点希望的色彩。
  小区里绿化带很多,环境非常优美,但此时却显得格外血腥可怖,地面上到处都是黑红交织的血液,大片大片的化开,血泊中倒着数具人类骨架,上面还残留着些许血滴和肉渣,一只只血肉模糊行动缓慢的人形怪物四处游荡。
  苏晚梅惊恐的瞪大眸子,想把目光收回来却怎么也做不到。
  然后她就对上了一张倒过来的脸,那张脸血肉模糊,眼窝深陷,长满了锋利獠牙的嘴占据了大半个脑袋,那只丧尸是从楼上摔下来的,虽然很快就栽了下去,但苏晚梅还是看清了他的脸。
  苏家是单栋老式住房,只有两层,洛北遥搬出去后,家里就只住着他们母子俩了,在这种时候,自然没人关心这个倒霉蛋是不是来行窃的小偷,苏晚梅此时满脑子都是那张狰狞腐烂的脸。
  在极度恐怖的情况下,苏晚梅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惊恐的连指节都僵硬的打着颤。
  “呕……”
  不知道是不是大脑某个点突然被拨了一下,苏晚梅终于承受不住弯腰吐了起来,但由于刚醒什么都没吃,所以只能一个劲干呕。
  等苏晚梅吐够了,苏木这才扶住她将窗户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声音,方才尖锐惨烈的惨叫对比着现在的静谧死寂,只显得更加吓人。
  苏木开口,“妈,末世了。”
  苏晚梅看着对方冷静自若的模样,只觉得自家儿子失忆后和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但他这样反而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原本慌乱恐惧的情绪居然缓缓平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苏晚梅无比庆幸苏木信了网上的末世帖子,所以家里屯了不少物资,不然他们估计就要饿死在家里了。
  苏晚梅特别害怕,去厨房做饭都要苏木陪着,他就在一旁打下手,顺便学习怎么做饭,毕竟现在有了空间异能,他可得好好利用利用。
  热腾腾的饭菜,可比干粮果腹好吃多了。
  苏晚梅只做了一个菜,因为末世爆发外面都是丧尸,她不敢再浪费食物,同时又非常担心家里的食物迟早会吃完。
  “妈。”苏木给苏晚梅盛了饭,淡声道,“你有没有呼吸困难的感觉?”
  苏晚梅微微一愣,吸了口气有些紧张的道,“没有啊,木木,怎么了吗?”
  既然不会感到呼吸困难,那就证明苏晚梅也觉醒了异能,苏木摊开手心凝出一把冰锥,“妈,我觉醒了冰系空间异能。”
  苏晚梅活那么久还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她瞪大眸子试探着伸手摸了摸浮在苏木手心上的冰锥,冰凉的触感惹得她猝然收回手指。
  她不敢置信地道,“这,这是什么回事?你手上怎么会有……”
  苏木收回冰锥,耐心给她讲解着,“我看帖子上说,携带病毒的陨石坠落在蓝星上,会导致所有生物都受到感染,撑得过的人要么是异能者要么还是普通人,没有撑过的就会变成吃人的怪物,而且成为异能者的几率很小,异能有很多种,我的冰系异能可以用来攻击,空间可以存放物资……”
  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苏晚梅可算是听懂了,苏木又道,“空气里有有害物质,普通人吸入会感到呼吸困难,你既然没有不舒服,那应该是有异能的,来,我教你怎么运用异能。”
  苏晚梅照苏木说得感应体内异能,试了好几次惊喜的在丹田处发现了阵阵能量波动,就像抽水一样将能量缓缓挪到手心,一根青翠的藤蔓从洁白的掌心钻了出来。
  苏晚梅吓了一跳,伸出手指去拨那截藤蔓,是从她血肉里长出来的没错,但她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就像是和她的血肉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苏木嘴角微勾,“不错,是木系异能。”
  木系异能者在末世是非常抢手的,因为土地污染严重,蓝星爆发末世一百年后才有研究人员制出抑制病毒的药剂,使土地能重新种植作物。
  同时木系异能者还能催生植物,在食物匮乏的末世有不少人招揽。
  觉醒异能的惊喜冲淡了苏晚梅对末世的恐惧,但她还是有些不安,直到回房时手机铃声猝然响起。
  苏木转动门把的手一顿,顺声望向苏晚梅,却见对方看了来电人时面色一喜,接了电话开了免提冲苏木眨了眨眼睛。
  “苏姨,你还好吗?”那边传来洛北遥沙哑磁性的嗓音,带着微微的倦意,却性感的不行。
  苏晚梅太过激动也没注意对方的称呼,看了苏木几眼又道,“我没事,木……”
  意识到苏木跟洛北遥已经分手了,苏晚梅话语一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听到苏晚梅陡然卡壳的声音,那边洛北遥的声音顿时拔高了几度,不难听出其中的在意,“苏木怎么了?”
  “啊?木木……木木没事啊,我们都好好的。”苏晚梅迟钝的反应过来,忙解释道。
  同时又惊异的看向面无表情的苏木。
  不是说没感情分手了吗?
  可她听阿遥明明很在乎自家儿子啊。
  确认了苏晚梅和苏木没事,洛北遥再三叮嘱两人不要出门,这才急匆匆挂了电话。
  苏晚梅咽了咽唾沫,冲苏木道,“木木,你和阿遥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木撇过脸,神色复杂的回了一句,“妈你别管那么多,我自己的事会处理好的。”
  明明之前洛北遥表现得那么讨厌他,没想到心里居然还没有放下原主。
  苏晚梅急了,“你们是吵架了吧?现在都末世了,你怎么还那么任性?要是阿遥……呸呸呸我这烂嘴。”
  她抓着苏木胳膊不准他进房间,“你必须给妈一个交代。”
  “妈。”苏木任由她拽着,“是我对他没感觉了。”
  苏晚梅神色一僵,突然想起什么,“你不是失忆了吗?等你想起来就好了,你那么喜欢阿遥的。”
  苏木垂眸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他单身那么多年每天只顾着杀丧尸增强实力,根本不擅长处理这些儿女情长的破事儿。
  单身多好,不需要有喜欢的人,软肋还是要越少越好,他有苏晚梅一个就好了。
  他的亲生父母死在了丧尸手里,被救下后成为了救命恩人的养子,然后又进入了军队,直到他十八岁那年养父母在任务中牺牲,他再次孑然一身。
  苏木含含糊糊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苏晚梅还想给洛北遥打电话,却惊讶的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了。
  她抬眸看向苏木,有些无措,“木木,能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你现在只是失忆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吧阿遥弄丢了,等你恢复了记忆一定会后悔的。”
  苏木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看来还是要和洛北遥继续周旋下去。
  真特么烦。
  别说被洛北遥操了,就是让他去操他都做不到。
  搞不懂基佬面对跟自己一样的身体构造怎么下得去手。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黑化前任甩不掉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快穿之牧式上位攻略 帝九墓
  沈牧之,一个掌控网络王国的黑客大神,智商爆表,颜值爆胎。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使一个国家倾家荡产,没想有朝一日居然会栽在小电影上。
  一次入侵Z国总统的电脑,被突然蹦出来的小电影给害死,从此走上被系统奴役的道路。
  …………
  情景一:
  系统:“宿主大大,快把女主闷了扑倒打包带走,这样你就是男主啦!”
  沈牧之:“欧啦!劳资这就去!”
  某男主一手持刀放在江牧之的脖子上:“慢着!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沈牧之跪地求饶:“大大大大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男主:“嗯,这就对了,要强也是强我啊!”
  沈牧之:“……”他是不是听错了?
  见风使舵的怂逼系统:“宿主,那就快把女主杀了,这样你就是女主了!”
  沈牧之:“我去你大爷的!女主死了男主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男主意味深长笑:“没错!死也不会放过你。”
极品少奶奶 喵不成鱼
  寒绍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叱咤人物,可却因为驾鹤西去的爷爷一纸遗书,不得不娶一个男人回家做老婆。
  而他许墨玉,为保住帮派兄弟的性命,不得不嫁给傲气冷血的寒绍凛。
  寒绍凛勾唇冷笑,强行摁住许墨玉,“我娶你回来可不是摆设用的,作为老婆,不应该尽点义务吗?”
  他话语没有半点人情味,强行侵占。
  而淡然目空一切的许墨玉只是带怒凤眼一紧,冰冷手枪抵上他头顶,“看来寒教主是吃饱了撑着想挨子弹啊!”
  年下冷血攻VS智商面瘫受
  且看他们两怎么突破这层关系,又怎么把对方囚禁于‘城府’之中。
黑化前任甩不掉 凉檀
  一朝穿越到三百年前末世爆发前几天,震惊的发现自己依附的身体居然是末世强者洛北遥的对象。
  他忍不住吐槽原主,榜上富豪抛弃了前男友,刚分手没几天就爆发末世,被甩的前男友还成了末世里最强者。
  打脸啪啪啪,这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吐槽渐渐弱了下去,被他吐槽了无数次的原身居然是他的前世??!!
  1V1,双洁。
引凤栖梧:暴君是个妻管严 乐逍遥
  凤汝咿穿越了,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遇到了暗杀。
  幸好系统也跟着过来的。
  但是——
  异能清零?!
  积分清零?!
  守护兽被封印!!
  没关系,咱慢慢来,总会攒回来的。
  空间系异能一开,什么瞬移、时间静止、隔空取物、通通信手拈来!草包?呵——
  真是瞎了你的钛合金狗眼!
  ......
  坑货系统:主人,前方有人能救你!
  看着身后紧跟的一群杀手,凤汝咿欲哭无泪!朝前狂奔。
  看到面前一身玄衣的男人的那一刻,凤汝咿直接像八爪鱼一样扑了过去,“哥哥,有人追杀我!!救命啊!”
  杀手:“既然是一伙的,那么都别想跑了!”
  某女偷笑。
  只是凤汝咿没想到,这一扑,就再也甩不开了!
  后悔了有木有?
1胎2宝:总裁爹地,轻点宠 南北
  为拯救破产的家族,她被迫献身未婚夫,却不料误惹未婚夫的叔叔!
  一夜强宠,十月怀胎,她生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
  四年后,天降萌宝,她被一大两小缠上——
  “嫁给我,债务我背,资产你花,整个殷城横着走,考虑一下?”他将她抵在墙角,霸气满满。
  她回以一笑:“萌宝留下,你可以滚了。”
  “偷生我的宝宝,你必须对我负责!”男人笑容危险,将她猛圈入怀,从此一路宠妻至上,人神共愤。
  版权提供方:天天阅读
末世重生之温柔冢 萌萌心情
  初次见面,少年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眉眼一弯,笑着说:“怎么办,还真是不巧呀……”
  少年漂亮的脸蛋在昏暗灯光的照映下显得格外精致,白皙肌肤似乎泛着盈盈光亮,单看上半身,像是无端坠落人间的天使。可是脚边散落的几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以及少年手中的短口消声枪破坏了如画的景色。
  面无表情的男人抬眼看了看前面混乱的状况,接着便迈开双腿,向前走去。仿佛没有觉察到周身发生的变化,像往常一样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即使在路过少年时,也只是像个普通的过路人,眼神淡淡的径直走了过去。
  看着男人像个无事人一样径直走过去,少年偏了偏头,接着便垂眼看着手中的枪,像是之前的男人从未出现过一样,浅笑低声道:“准度还是不够,浪费了一颗子弹……”
  ①冷淡攻×温柔扭曲受,何遇×洛书言
  ②甜文不虐,攻宠受
不良少年驯养手册 三川
  傲娇不良少年VS高冷猛男家教
  [文案]
  身为房地产大户的独子程子叙,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都犯过,凡是混道上的都要喊一声:“程爷”
  直到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沈易然
  初见时,互相不屑。
  “就你个猛男还是个家教?”
  “你配吗?”
  程子叙翘着腿,人字拖还在抖动着,嚣张跋扈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轻笑一声,不语。
  几日后。
  男人扯着程子叙的衣领,程子叙抱着门,哭喊道:“我不上课,呜呜呜我不去!”
  “啊啊啊…我学我学!”
  程子叙抱着沈易然的大腿,流下了两条面条泪:“我要吃辣椒炒肉…”
  [正剧+高甜]
  被扣有“侵犯女学生”的他,在黑暗中拉了他一把,却再次陷入了万丈深渊。
  那天,他什么也没想,他只想带他看看黎明。
  他磕磕撞撞走了一路,不过是在途中点了一次灯,竟然照亮了自己的一生。
  “一直陪着我吧。”
  “无论什么身份。”
  原名《败类不斯文》
  别名《家教太爱我了怎么办》《驯养不良少年的日子》
  收藏不迷路\原耽禁抄袭\不走烂梗剧情
快穿之我在万界留下传说 南风不凉
  谢你一生宽忍,容我半世疏狂!
  死?死又如何?也许只有死亡才能结束痛苦。
  可老天爷似乎连死的权利都不给他。
  任务?什么任务?老子凭什么听你安排?
  世界救世主?我靠,老子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凭什么去拯救世界?
  什么?可以帮我重塑肉身?那,那就来吧,反正老子什么苦都吃过了,难不成还会怕你几个任务不成?
  闫晨宇向天举三根手指发誓,他绝对不是为了重塑肉身才答应做任务的,他只是看着系统可怜罢了……
  片段:
  “闫晨宇,跟我在一起,我护你周全。”那年秋天,人流鼎沸的闹事里,一个人迎着午后的阳光,单膝跪在路中央,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笑容灿烂的向他表白。
  那个时候他真胆小,站在人群中愣是没敢迈出一步。
  “你乖乖过来,我保证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他也不恼,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停止。
  他想迈步上前去,可突然却看到了周围人的目光,那目光中,一个个都充满了厌恶,每个人都刻意跟他保持着距离,仿佛在无声的控诉他恶心。
  他受不了这种气氛,所以他跑了,他没敢过去,没敢去捉那只能护他周全的手。
  直到他被抓进监狱的最后一刹那,他听到他大喊了一声:“别怕,我会保护你。”
  他会保护我?墨景深,我现在很害怕,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