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快穿之花式撩男手册第20章 嫡女难为(十九)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20章 嫡女难为(十九)

快穿之花式撩男手册舍言发布时间:2019-07-12 22:05:34

  众人也跟着奉承了起来,夸赞她的声音纷纷响起,苏傲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复又看向已经退下去的苏颜,他的女儿不是傻子吗,什么时候竟有这般才艺,他竟毫不知情。
  太后又瞧了瞧苏颜,这女娃方才被众人嘲讽的时候便一声不吭,现在也是,荣辱不惊,是个好孩子,太后的目光从苏颜身上收回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苏倾,脸色有些发青,怎么会这样,大出风头的不应该是她吗?
  苏颜应该什么都不会然后在大家面前出丑,那之后就算她脑子正常了也依旧会被人看不起才对啊。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苏倾想不通,她默默的压下心中的不适,按按捏紧拳头,告诉自己,不管苏颜怎么样,仇她肯定要报,她就不信重生一世知道未来的她还是斗不过苏颜。
  而且上一世是她太大意了,对付苏颜太明显,肖泽又处处护着她,她才会斗不过,苏颜自己什么都不会,这次是个意外,意外。
  苏倾给自己下了一剂定心丸,嘴角扯出一丝牵强的笑,端着两杯酒,其中一杯递给了苏颜:“姐姐真厉害,妹妹怎么不知道姐姐还会舞剑呢?”
  苏颜接过酒杯,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此刻也懒得在伪装了,转了转手中的酒杯:“妹妹不知道可就多了。”
  苏倾愣住,微微皱眉:“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心里清楚,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傻子了,你也没必要装下去了,收起你那虚伪的脸。”苏颜既以打算不再与苏倾在演下去,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你!苏颜!注意你的言辞!”苏倾气的捏紧手中的酒杯。
  “注意我的言辞?”苏颜冷笑一声。
  “按理来说,我乃嫡出而你是庶出,应尊呼我为大小姐,嫡庶有别,叫你一身妹妹是给你面子,现在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叫我姐姐了。”苏颜漫不经心的神情一收,冷着脸凑近苏倾,一字一顿道。
  “你,配不上。”
  苏颜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冷冷的看了苏倾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你!”看着苏颜走远的背影,苏倾难以置信,前一秒还被……
本章剩余精彩内容需要到手机App里阅读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快穿之花式撩男手册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拐个奶包做老婆 喵不成鱼
  那夜情迷,他是个懵懂的少年,他则是不知名的上流人士。
  尚小杰被陌生男人骗上酒店,过后才知道那个暴戾的男人是他姐夫。
  “混蛋,畜牲,你放开我。”他眼泪簌簌掉落,拼命反抗。
  “混蛋这个我认,可畜牲?怎么?完事就不认人?”
  睡了尚小杰,最后他却冷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个我勾勾手指,就乖乖贴上来的男妓罢了,你尚小杰真以为自己是个宝?”
  尚小杰哭得肝肠寸断,“穆斯法,我恨你,我会让你后悔的。”
  五年后回归,尚小杰身边多了个小鬼头也完美蜕变。
  尚铭銘,“小杰,那个人是不是我爸爸?”
  尚小杰,“不是,小杰才不认识那种人。”
  穆斯法怒气腾腾,“尚小杰,你要带着我儿子去哪里?”
  他笑得洒脱,“当然是嫁给别的男人,反正你也管不着。”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黑化快穿:宠个漂亮哥哥 南冠君子
  # PS:女主是死神#
  系统管理局被非法入侵,姬芮身为最年轻的一代少女主神,被迫上任,去清除入侵分子。
  .
  “小破统,这个人有点问题啊!”
  在姬芮拿着匕首对目标人物比划了无数下之后,她果断扔掉匕首,伸手一挥,一柄巨大的弯月镰刀出现在她的手中。
  她将巨大的弯月镰刀靠在肩旁,姿态肆意,眉目间染着些痞气。
  俊美的少年倚靠着墙,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地冲她笑。
  姬芮:“……”
  你怕我啊!你怎么不怕我?
  【主神大人,要不然您先对他好点,然后等他放松警惕,再…】系统暗戳戳地出馊主意。
  姬芮想了想,随意道:“那行。”
  .
  “主神大人,你喜欢我?”
  “嗯。”
  “呵…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不骗你,乖,你过来就好。”
  #游走在刀尖上的爱#
  .
  豪门少女×养子少年
  教主少女×魔域少年
  医生少女×轮椅少年
  捉妖少女×妖精少年
  总裁少女×败家少年
  (女宠男,小虐大宠,结局HE)
宿主是朵黑心莲 墨歌
  “系统,什么时候能回去?”
  “快了。”
  “啧,垃圾系统。”
  “……”
  没事,她云汐很快就能回去报仇了。
  “云汐,你负我这么多世你不该赔偿我吗?”
  卧槽——!
  “系统,这男人我能杀了吗?”
  她只想独自美丽啊!
  ps:尝试虐文,哈哈哈哈嗯,是快穿,嗝~
宿主一心搞钱养boss 简潇潇
  馒头一度觉得自家瓷妹儿有病。
  [你不是打人不打脸吗?]
  馒头捂着眼睛看着被君瓷踩在脚底下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君瓷盯着小混混的脸,默默的移开了视线,缓缓吐出两个字,“他丑。”
  —
  [瓷妹儿你为什么要剪人家头发?]
  馒头看着准备来教训宿主的人被踩在脚底下拔光了头发。
  君瓷盯着手上乌黑乌黑的头发,“太黑,嫉妒。”
  —
  蛇精病+自恋症+大佬风范+武力值爆表的美女宿主等你来撩。
  君瓷:撩什么?
  作者:撩美女。
  君瓷:没错是我,撩吧。
  (注:快穿文快穿文快穿文!30+个位面等你来撩!)
穿书:系统,你们剧情不对 浮末
  叶凉秋觉得这个世界简直玄幻了,吃个鸡蛋被电死不说,还要被一个辣鸡系统强行绑定,穿越到一个耽美文去。
  【简节无用,本人很懒很懒很懒,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果感兴趣请大家先看文。不喜勿喷,如有类似纯属巧合。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最后再说一句,各位宝宝,如有意见和疑惑,咱多多交流,评论里等你,不管是谁,我只要看见评论肯定会回。
  浮末,浮生若梦的“浮”,夏末初秋的“末”。
  如果有想加我QQ号的读者们,3525351095
  回复:浮末
我男朋友甜分超标 夜江执
  今日微博热搜话题:
  #论有一个直男学霸男朋友怎么破?#
  温初言想说,没情调,没浪漫,还动不动就吐槽她!她表示日子很难过!但是她一点儿也不想换男朋友!
  “先生,我今天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先生,我想和你牵手!”
  “先生,我想被你摸摸头。”
  “先生,我想什么时候才能睡觉一翻身就能躺倒在你怀里啊?”
  乔琛放下手中的笔,微微弯头看着每天都在撒娇的姑娘:“整天想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想点实际的。”
  “比如?”
  “比如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
  ·闺蜜文《你是薄荷味的风》子阶无双。
  ·闺蜜文《凉城小巷旧少年》顾景闫。
  ·喜欢麻烦尊重我,请勿一切形式的转载抄袭谢谢。
狐狸折桃花 默凉
  年少成神,身为九尾狐族史上最小的狐帝,涂迟玉打娘胎出来唯一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追了紫宵宫的陵颐神君两万年,眼瞅着就要叼回窝儿,哪里想竟被离微宫心黑手黑的器灵一刀拍进了混沌虚空……
  时秦:狐域中公狐狸母狐狸各个千娇百媚,作甚偏要抓着本君不放?
  涂迟玉:没你香,没你软(桃花)
  古代位面,病弱皇子x冷艳摄政王
  娱乐圈,国民男神影帝x禁欲总裁
  武侠世界,正直少盟主x邪教女装宫主
  民国世界,军阀少帅x民国大佬
  星际ABO,伪Omega小少爷x联邦元帅
  灵异位面,小狐妖x嫉恶如仇捉妖师
  青春校园,雅痞校霸x阴郁学霸
  修真界,合欢宗炉鼎x剑宗太上长老
  监狱风云,小奶狗狱警x凶残狱霸
  西幻世界,血仆x血族亲王
  ……
  总,九尾狐帝涂迟玉x桃花神君时秦
  PS:本文主攻,1v1且he,宠的基调上微虐。
  心机腹黑少年小狼狗x冷艳霸道神君,这是个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
快穿之我家的倒霉宿主 妖影
  叶妖妖安静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
  “我…就这么死了?”
  新婚半年的丈夫出轨男闺蜜,她被丈夫和小三灭口了?NO!不!她是被替她打抱不平的“正义之士”给捅死的。
  “你想复活吗?好运来系统为你服务!”
  “宿主,你下楼梯的时候小心点,很有可能会摔断腿哦!”
  三个台阶的楼梯…你确定?
  “宿主,睡觉的时候小心点,床会塌的”
  新买的床…你确定?
  “宿主,不要站在这儿,会被车撞的哦!”
  旁边有一颗这么高的树…你确定?
  ……
  “宿主,宿主,快快气运之子在那,快追上他!”
  “哪里?在哪里?我的好运运你别跑!”
论驯养的反套路 锦陵
  燕朝商业繁华,满街都是各类大狐狸老狐狸小狐狸。
  作为四大狐狸之首的萧渐离表示有点糟心,大家都是狐狸,搞什么男女歧视,母狐狸怎么了,非得她嫁人才能当狐狸吗?!
  萧渐离摇着狼尾巴,扯了扯身上的狐狸皮,细细一想,算了,还是招婿吧。
  随意找了个夫婿就往府里养,养了好几月才发现自家夫婿真可爱,萧渐离抱着自己的狼尾巴,看着自家小小个的夫婿,阴森森露出獠牙,她要把自家夫婿驯养成最乖巧的宠儿。
  而许素眨巴着眼睛,任由披着狐狸皮的野狼将他捏圆揉扁,乖巧得不行……
  野狼驯养了好几年,忽然有一天发现,不对啊,除了自家夫婿,她身旁再没了第二个能让她觉着满意的人啊物啊,难不成……她被反驯养了?!
  萧渐离惊慌望向许素,许素还是眨巴眼睛,笑得无比可爱,但他身后那摇啊摇的狐狸尾巴,却是藏不住了……
  这是一场驯养与反驯养的漫漫长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