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换一换

书名 换一换

作者 换一换

首页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第1章 守灵
设置
白天模式 夜晚模式 选择字号:

第1章 守灵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傅清发布时间:2020-02-11 23:00:28

  灵堂外飘着层层的白幡,她跪在灵前,一身素白麻衣勒出细瘦身段,新嫁守寡,操办丧事,又连着守了几日的灵,女子越发清瘦。
  已至深夜,烛火摇晃,灵堂里的安魂香气渐渐随夜风淡去,前来吊唁的人早就散去了,丫鬟们也嫌累,能偷歇的也都悄悄歇着去了。
  灵堂里空荡荡,只有她一人端端正正跪在灵前,时不时向火盆里填一些纸钱,火舌舔舐纸边,发出细微噼啪声。
  听着身边侍女小声的抑制的哈欠,韩雨霏也隐隐生出了几分倦意,夏夜不算寒凉,可风里还是带着几分细微寒意,微风将她皙白的后颈吹的冰凉。
  又跪了许久,珠帘被人轻轻掀起发出轻微声音,步伐略微沉重不似女子,韩雨霏略微侧首,眼前却划过一片鸦青袍角,带着浅淡的佛手柑气息。
  “嫂嫂。”
  韩雨霏有些怔然的抬起头,一时没太反应过来这是哪个。
  她嫁与武安侯府大爷陆斯然不过三个月,大爷身子一向不好,甚至三个月里病倒昏厥的时间足有两个月,可府里的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因为大爷体弱,她这个新妇嫁过来三个月,连房都没有圆就成了寡妇。
  眼前这位,就是武安侯,她的小叔子。
  大爷虽然较他年长,却是庶长子,一个庶子出生在了嫡子的前面,这身份着实尴尬得很。她听大爷说过,就是因此他幼时吃过不少的苦,就连这病根也是被年幼淘气的陆斯年在冬日里推进冰湖,才冻出来的。
  两人素来不和,鲜少同时出现,甚至就连她与大爷的新婚,这位也没有到场。
  算起来,三个月来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二爷,只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戏剧化的场景。
  叔嫂两人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婚礼,而是在丧礼上。
  韩雨霏苦涩一笑,并未起身,只是轻轻颔首示意,“侯爷。”
  她以为这个向来与兄长不和的人,也许也就是示意性的来祭拜一下就会离开,却未曾想他端端正正的为二爷上过一炷香后,竟也掀袍跪在她身边的蒲团上,与她一同守灵。
  不知怎的,她想起大爷死前,形销骨立的躺在床上,有时神志不清时紧紧攥着她的手,带着强烈的恨意一遍遍的喊着二爷的名字。
  她的心忽然寒了下来。
  “侯爷,天晚了,这里有妾身守着就可,您还是早些休息去吧。”
  陆修远错愕的转头看向她,却发现这位素未谋面的小嫂子虽未明说,可眼底却隐含抗拒之色。
  他沉默着攥紧了手,缓缓转头,深深凝视了一眼那红木棺椁,嘴边动了动,最后只能颓然站起,“夜凉风寒,嫂嫂也多注意身体。”
  男人恭敬守礼的起身,向她鞠了一躬后,缓步走出灵堂。
  “侯爷,怎的这么快就出来了?”小厮刘贺疑惑的提着白色丧字灯笼上前为陆修远照明。
  陆修远背着手,仰头看了看大院上高悬的明月,苦笑一声。
  “呵,大哥不想见我。”
  刘贺唇边翕动,有些激动的说,“侯爷怎么这般想!您为了参加大爷婚礼紧赶慢赶才结束边疆战事!出了这般的变故,您也不想!您对大爷素来敬重,大爷又怎会不想见你!”
  他垂下眸子,月光撒在他纤长的睫羽上,在他清隽的脸上投下落寞的阴影,他沉沉的叹了口气。
  “大哥他素来与我不和,我幼时失手将他推入湖中,他恐怕至今仍记恨着我,无论我解释多少遍,他始终不肯解开心结。”
  刘贺唇畔微动,却到底说不出安慰的话,只能随着陆斯年沉默离开庭院。
  幼时的事,他也是记得的。
  那是大爷十七,二爷十四岁,天色阴沉暗淡,飘着清雪,二爷早早地去进学,却看见一向体弱的兄长正站在湖边,肩上落了一层雪,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随二爷上前。
  “大哥?”
  大爷听见二爷叫唤,缓缓回过头来,浅淡的朝二爷笑了笑,两兄弟间关系从小就受大人灌输淡漠得很,难得大爷对二爷亲近的笑了笑。
  二爷欣喜的上前,他站在不远处,冬日的风有些大,他也听不清两人交谈了什么,只是转瞬间,他就看见两兄弟撕扯了起来,而后大爷坠入湖中。
  二爷站在湖边面色惨白瑟瑟发抖。
  他那时年纪也小得很,但也明白,早晨人少得很,如果二爷现在走了,那么大爷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二爷头上,二爷就可以不用再受其他贵族子弟嘲笑。
  因为这样一个庶出的兄长,让武安侯府蒙羞,让二爷进学时也受了许多人嘲讽。
  可二爷还是救了,他下湖拖着奄奄一息的大爷上岸。
  大爷因为体弱陷入昏迷。
  二爷本来可以隐瞒下来,只说他是路过,但是他还是原样和老侯爷说了,至于两人是因为什么起了言语冲突,无论老侯爷怎样问,他都不肯说。
  二爷从小就带人温柔有礼,虽然夫人与薛姨娘之间关系不好,大爷与他关系不亲近,但他也始终待每个人都恭恭敬敬,对大爷也是像个哥哥一样尊敬的。
  他不知是因何起的争执,但总归不会是二爷的错的。
  老侯爷也是相信二爷的,但是二爷却始终不肯说出个缘由,为了体明公正,老侯爷最后只能罚了二爷。
  二爷刚刚下水救了大爷,身上也是冻结成冰块的湿衣服,又受了老侯爷十道鞭罚,当夜就发了烧。
  他看着二爷小小一个少年,背上密密麻麻的鞭痕,血肉连成一片,和衣服糊在一起,说不出心里有多疼。
  后来老侯爷还是来看了二爷,将他抱在怀里,依旧是问他缘由,病的糊涂的二爷在老侯爷怀里泣不成声。
  老侯爷知道二爷心性,并未被这件事干扰,仍旧疼爱着二爷,可大爷与薛姨娘那边的人却借此传出了二爷年纪虽幼却心思狠毒的谣言。
  当时永安侯府盛眷之下,危机四伏,老侯爷深知人言难防,二爷一事小说是孩子品行不端,大说便可是他管教家宅不力。
  他无法顾及二爷,只能将尚幼的二爷送至冀州,直到两年后,这谣言逐渐被忘却了,才将二爷接回。
  二爷本来温和的性子,经过此事,更是变得谨慎谦恭,让人挑不出一丝一毫的错处。
  老侯爷对二爷心怀愧疚,只能在别的方面加倍补偿,可二爷已经渐渐大了,又离家两年,心里早就有了结,两人再难亲近。
本章完

下载手机写小说APP

随时随地写书、看书、听书,与作者互动互关讨论~ 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

小寡妇艰难求生日常

章节目录

相关书籍

全站最热

赫少的代嫁小新娘 喵不成鱼
  徐阳一十八岁,高中生,因为自己的同胞姐姐结婚当天跟女朋友私奔了,被自己老爸硬塞上礼堂代嫁,莫名成了本是要叫姐夫的男人的老婆。
  “看清楚了,我可是男人。”徐阳一怒瞪着明知道他是个男人,还对他上下其手的赫景阎。
  “男人啊!”赫景阎大手摆弄着徐阳一的脸,一抹坏笑勾起,“脸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无所谓吧!”
  “啊!?你脑子是不是被夹了,你无所谓我有,从我身上下去。”作势要起身,可却被身高比自己高出许多的赫景阎轻松的按回床上,“你爸把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人,逃?往哪呢?”恶狼肆意勾唇,危险十足。
  赫景阎,赫赫有名的不败战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赫家大少爷。
  而徐阳一呢?家里只不过是暴发户,所以惹不起赫家的他,只能委曲求全,坐上了人人都垂涎欲滴的赫家大少奶奶之位。
  片段一: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进部队里边来了。”
  赫景阎:“我家这小猫咪不听话啊!没事,让他打进来。”
  下属:……
  片段二:
  下属:“赫少,您老婆打了狱长。”
  赫景阎:又给我闹事,没事,帮我送个果篮给狱长,让他消消气。
  下属:……
  徐阳一就是个麻烦肇事者,走到哪,哪出事,而赫景阎是不紧不慢,帮他后边擦屁股,不过代价嘛!可是很大的。
我家师尊有点饿 糯米咸粽
  仙门师尊受戏逗影帝魔神攻,结果反被掳回魔族当......当山寨夫人?
  让六界闻风丧胆的魔神大人渡劫失败变成“小煤球”,无意之中被仙门第一仙尊无墨救下,但却发现对方正研究着......食用自己的一百种方法?
  无墨,一个顶级吃货穿越到了异世,看到什么都想炖一炖,烤一烤,导致六界谁看到他都想跑!
  无墨:“哎?前面那只寿桃精,你别跑,快到本尊碗里来!还有那只乌龟精,怎么两条腿站起来跑,嘶......吃起来定是爽口弹牙!”
  .........
  “大师兄,你发现了吗?我们的师尊变得有点奇怪,他.....他每天都很饿??”
  大师兄不悦道:“为何如此说?”
  “师尊前几日,把那魔尊放架子上当猪烤了。”
  大师兄一本正经:“那魔尊作恶多端!活该!”
  “昨日师尊还抓了妖皇的契约兽过来,说要红烧!”
  大师兄一脸疑惑:“......当真?”
  “嗯,今日师尊又捉了海鲛郡主,说是要吃生鱼片呐!”
  大师兄一脸严肃:“好,那我去给师尊磨刀!”
  众人:“???”
  :
  无墨一本正经:“逆徒,放下你的......鞭,本尊不吃这玩意儿。”
  逆徒:“师尊不是什么都吃吗?怎么就不吃弟子的?既然不吃,那帮弟子试试好不好?”
  无墨黑着脸一咬牙:“好!那本尊吃,要油炸的!”
  逆徒:“......”
  :
  魔神攻日常戏精附体,为讨好师尊,每个月都带着仙门弟子攻打自家老窝!
  爽文X3,爆笑,情有独钟,HE!
  :
  前期各种沙雕,爆笑屠宰现场,各种装逼满天飞,后期各种大型掉马,崩人设,现场!双洁,强强联手!
  :
  腹黑魔神大师兄攻 VS 一本正经吃货师尊受
  再次声明,这不是正经修仙文
她娇软可欺 温执愿
  糖和你的区别是糖甜于口,你甜于心。糖化水入胃,你化毒入骨髓。
  ——沈折南
  文案一。
  北朔高中校霸,破天荒的开始学习了,这到底是人性的扭转,还是道德的恢复?
  姜姈知视线落在旁边刷题的学霸大佬身上,思量许久,没忍住问他。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学习呀?”
  校霸大佬刷题的动作一顿,轻笑着回答。
  “因为我未来女朋友是学霸,我得娶妻随妻,认真学习啊。”
  姜姈知闻言,明了的点了点头,神情带着几分佩服。
  “那你女朋友可真厉害。”
  大佬放下笔,往后一躺,盯着她语气意味深长道。
  “是挺厉害的。”
  不然怎么将他勾得死死的。
  文案二。
  某人死死的抱住小姑娘,将头埋在她的颈窝。
  姜姈知用力推了推,结果对方丝毫未动。
  小姑娘怒了,生气道,“你干嘛啊?放开我!”
  “不放!我都好久没看见你了,抱抱怎么了。”某人又将她抱紧几分,语气委屈。
  “才一天没见。”姜姈知无语。
  某人松开抱着她的手,俯身吻住她的唇,低声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姜姈知被他吻得迷迷糊糊,浑身发软。
  —
  此生唯一的执念是你,哪怕用命来换他也愿意。
  因为她值得。
  …
  娇软学霸姜姈知vs闷骚校霸沈折南
  北朔高中八卦部每天在线毒舌一问。
  ——今天沈校霸追到姜学霸了吗?
  /本书1v1,男女主双洁。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本文超级甜,可放心食用。
  /本书又名《沈校霸今天哄骗到娇妻了吗》《大佬他今天又在学习》《亲眼见证校霸追妻的那些日子》《全校都在磕我们cp》
快穿之宿主疯骚不走心 空余
  身为国际刑警的安久做过的任务数不胜数,然而这一次,上一秒还在执行任务,下一秒就眼前一片漆黑,等到好不容易能够看见的时候,却只有一个白色团状物体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什么鬼!
  ————————————————————————
  团子:“宿主,男主和女主在一起了!”
  安久:“我知道。”
  团子:“宿主快上把男主抢回来!”
  安久:“……好。”
  安久:“怎么还没完成任务?”
  团子:“呃…”
  就知道你这个满脑子不正经的系统不会轻易放过我!
  注:本文1V1!【划重点!】攻不是精分!
  高冷总裁攻×炸毛刑警受(这是主要的,不包括穿越的世界里的人设。)
  闲来无事写的爽文,不喜勿喷,么么哒
我靠嘴炮c位出道 卿见
  阮倾是个水军头子,真正意义上的水军,控评反黑拉踩彩虹屁样样精通。
  直到她为她爱豆打榜的时候嗝屁了,穿到了她前几天看选秀节目被她喷的体无完肤盛卿的身体里。
  #盛卿恶意拉踩某当红小花#
  #盛卿选秀黑幕#
  #盛卿巴结导师#
  阮倾:???不,你们听我解释。
  后来黑粉们发现,盛卿真的样样不行。正当他们跑去找圈里最牛逼的水军团队时,发现和他们统一战线的水军们叛变了??
  水军a:相信她叭,卿卿是最棒哒,加油呦。
  黑粉:快住嘴,你黑她花瓶矫情的微博还没删。
  水军b:她已经很努力了,你们为什么要扒着以前不放呢。
  上一条动态是十分钟前,发表内容:就算她现在改变了又怎么样,狗改不了那啥,盛卿改不了废物。
  黑粉:???打脸还是你们狠。
  /
  在又一次营销号曝出盛卿黑料反被她黑粉撕的体无完肤的时候,盛卿的粉丝后援会对他们发出了入会邀请。
  后援会:大锅!加入我们吗!
  黑粉:谢邀,只想当盛卿这个傻逼女儿的老父亲。
  我们可是职业黑粉!
  …
  后来黑粉头子的ip被某大佬当场扒出来,一直冲在最前线被众多粉圈怒骂键盘侠的那个人,竟然是圈内的顶级流量顾朝。
  顾朝v:怎么说呢,掉马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吃瓜吃到自家身上的顾朝后援会:怎么说腻,就很秃然。
重生古代当王妃 叁尤
  一朝穿越进宫被催生娃,悲催啊,老子是男的,生个蛋啊生。
  ----------------------------------------------------
  醉酒醒来发现自己失身,罪魁祸首还躺在床上睡得正香,一气之下。
  “卧槽尼玛,北冥傲寒你他妈的趁着我喝醉对我动手脚”陌肖黎一脚把北冥傲寒踢下床“去死吧”
  “北冥傲寒他妈的吻也给你吻了,咋还不起来”陌肖黎喘过气来,开口的第一句就是叫北冥傲寒起来。
  “哼,谁告诉你这就结束了,这只是开始”北冥傲寒冷冷一笑。
  阴晴不定大总VS神经爆毛受
  亲爱的读者们好。作者有话说
  里面的sp各有个的故事,作者厚脸皮的讨要😁😁😁😘😘
  (本文纯属原创,禁忌抄袭)
他又苏又甜 程然
  “顾舟孓(jué),拜托你就委屈一下,栽我手里好不好?”
  “我姜桃确实不求上进,只求有生之年能上顾舟孓。”
  .
  姜桃在给国民顶级男神顾舟孓接机的路上出了车祸不幸去世,她哀嚎不已:还没亲眼见到男神,怎么自己就死了?
  结果醒来后,发现自己意外的重生到十年前顾舟孓所在的高中。
  居然和男神在一个班,而且还是同桌?
  可是男神好像对她很冷漠......
  不过这不要紧。
  姜桃迅速振作起来,使出浑身解数去攻(勾)略(引)顾舟孓,就不信他不动心。
  被大叔骗钱,顾舟孓分分钟把骗子送进警局。
  被白莲花算计怎么办?根本不用自己动手,顾舟孓帮她搞定一切妖艳贱货。
  可顾舟孓就是不承认喜欢她!
  姜桃(咬牙切齿):珩木嘴硬哪家强?高一一班顾舟孓!
  顾舟孓(勾唇一笑):你过来亲我一下,试试硬不硬。
  姜桃:?!
  顾某人的高冷只是外表,实际上是个斯文败类?
  不过...她好像更喜欢了qwq
  .
  “喜欢你,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蓄谋已久。”
  “我一定是为了和你相遇,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傲娇软萌少女vs高冷毒舌少年
  扮猪吃老虎x斯文败类
  .
  1v1。
  傲娇。
  甜宠文。
  .
  原名:《罪名为你》
哎我的大宝贝 未辰微微
  “宝贝,帅哥要不要”
  “不要”
  “要一个呗,不收钱,一碗面条就跟你走,实在不行半碗也能凑合”
  方知遥黑着脸一巴掌呼在了宋一念眨着卡姿兰大眼睛的帅脸上“念哥,咱能不能要点脸,为了一碗面都出卖色相了?”
  “完了,宝贝,我离不开你了”
  “你又犯什么病”
  “你抓住了我的胃就等于连心一起抓住了,所以我离不开你了,来,亲一个,大宝贝”
  方知遥低头指了指地板“看见没,满地的鸡皮疙瘩”
  念哥,以后靠你罩着了,你总说我太能忍,可唯独喜欢你,我怎么忍都忍不了
  有幸遇见你,余生可期。
男友养成记 云浅寒
  〖耽美文!不喜勿入!〗
  那一年乔君恋十三岁,父母意外离世,被送进孤儿院。
  那一年宋书南二十一岁,从孤儿院带走了乔君恋。
  “以后叫我哥哥,我会好好照顾你。”
  “你不觉得叫书南更亲切?”
  那一年乔君恋十五岁,生气的敲开宋书南的房间。
  “宋书南,不要随随便便带人回来乱搞!”
  宋书南你就不能等我长大吗?
  那一年乔君恋十八岁,宋书南二十六岁。
  “沈帆求你放过我哥哥。”
  “宋书南的弟弟……长得真是‘娇艳欲滴’你陪我睡一晚上,我就放了他!”
  “一言为定!”
  好遗憾啊,宋书南,我长大了却再也配不上你了。
  那一年宋书南三十岁,看到了他曾放在心里深爱着的乔君恋,他一天天等着他长大,他却在四年前背叛了自己。
  出卖我的时候,你可曾犹豫过……
  你回来了我却不会原谅你!我们的游戏开始了。
  当爱成伤,曾经的爱是否还能止恨……
暮色杳杳隔山海 南风渡
  爱如捕风,恨如朝露。
  相逢在黑夜,北风吹得凛冽。
  你的眉间细雪落在我心底,不肯散尽。
  _
  “遇见你的那一眼,我便知道自己输了。”
  安锦鲤扯着苍白的唇,眼里荡漾的不是星光,熄灭了的灯火。
  暮念轻轻揉着她的长发:“你不知道,我的苦衷。”
  漫漫长夜的蜷缩,终究薄凉。
  _
  少年鹿楚温澄,眉目冷淡,但他一笑整个世界都亮了。
  “你的眼眸,很清澈,一直一直惊鸿入梦。”
  暮色浓深,杳杳星光,终究落幕。